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武海成《战争与和平》 >[第1集]向思楼:绘画创作三部曲(上)

视频信息

名称:武海成《战争与和平》向思楼:绘画创作三部曲(上)
 

       全国美展·四川版画论坛——获奖版画家谈全国美展与版画创作

向思楼

        主讲人:向思楼,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协会会员、教育部学位中心论文评审专家、四川省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研究生导师。

  向思楼:我的那个讲座。它的题目是板块创作三部曲。这个小标题,就是谈我的人物的版画创作,这个人物板块创作三部曲是哪三步曲?第一就是我们在生活中间去采风,去收集素材。第二,收集回来的素材,咱们怎么进行艺术的加工?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手段?思考些什么内容?它的艺术特色在哪里?第3个板块作品创作完了以后,这个板块咱们这个作品去了哪里?它的流向,它的传播,它为社会服务,它的功能,老百姓和观众反映他们的态度。三部曲第一是采风,收集素材。第二是艺术加工,第三是板块的去处。这三部曲我知道那个画画的人都不太喜欢听高谈阔论。这个在上面紧说也没什么意思。我这个地方呢,三个部分都是用大量的图片和照片来给在座的来分享,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地方愉快地度过一个下午。

川西高原

  现在我们开始讲,这个和我们的人物版画第一就是文化这些人这些形象。这些模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这个板块人物呢,主要是藏族和彝族,他们分布在四川的西北部,大家看看这个中国地图,中间是四川盆地。四川的西北部甘孜阿坝,这一带就是藏族人居住的地方。四川西南部这个地方就是西昌,彝族人居住的地方。我的人物的形象主要是来自这两个地方。那么到川西高原去一路上它是很艰辛的,这个山高路陡,有时候是坐汽车,有时候是要搭别人的拖拉机,有时候要走路,看着在云里雾里,这两个人是我的朋友,这个川西,大家都知道这个条件自然条件比较恶劣,你看这些山这些路它都是很艰难的,有时候从早上走到晚上,能到一个小镇,到这个县城,那么就是说我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爱,对这些人也非常喜欢。那么从1979年开始,明年就应该40年了,近39年以来,我是十多次到了川西高原去采风,到红原到若尔盖,然后到马尔康,川西十几个县都去过,每一次去都要付出代价。因为我是高血压,我也高血脂,血糖也偏高,去了那个地方有生命的代价,十多次30多年这个地方,我给大家选几次跟大家一起分享,我是怎么去找到这些模特的,怎么跟他们交流,怎么得到第一手资料的,那么这个是04年的时候我去红原县采风,04年的时候,当时我在黑水县,我们租了一个面包车,翻过垭口山,从山上盘旋而下,然后再翻雪山,正好翻在那个雪山山脊的时候,大家看看,大雪纷飞,有好多过往的他们都在撒纸钱,天气特别冷,开始在山下还穿衬衫,到那个地方马上穿毛衣,把那个小毛毯拿过来,把脚裹得紧紧的,很多人都在地方。

  然后下山以后慢慢的就到了红源那个草地的边缘,你看看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生活的情调,满眼都是浓郁的生活,藏族的生活情调,他开始关注我们了。你看他有牦牛拉的东西,这个柴火我们在前面在旁边走,他已经在关注我们了,然后我们慢慢慢慢的靠近他们的村庄。你看后面一个小山丘,前面他那个房子全部是那个石头片,这个房子比较简陋,坐在草地上,大概是5月份5月中旬,这个草还没还没有绿起来。你看这是他坐在门口悠闲自得的,很开心。在这玩这个这个样子,然后你在村庄里面走,你就会看到这些藏民,他们就是当地的牛粪,他们把它收起来,烤火做饭。很好的那种燃料,然后慢慢在靠近靠近个村庄,他们觉得很陌生的人,他也不太了解你,不知道你是谁,所以说我们一般的办法,就是第一已经慢慢靠近他,他也听不懂汉话,第一你给他给他讲一次香烟,然后又把他香烟给他点起来,他觉得很亲切。然后第二呢你就慢慢给他给他几颗糖,我们包里面都有饼干的一些东西,成都带的这位老大爷专一点,他很开心。慢慢他戒心就就慢慢就放开了。到了这个靠近的时候拍他,他就没这么紧张了,他就乐意给你做一个动作,你看他慢慢他就配合你了,然后你把数码相机里照的照片拿给他看,说你看看在这照片好美,看一看他很开心,反正也想办法要接近他,因为你不懂这个藏语,然后你看到在院子里面转,老太太的形象都蛮好,这个笑得很慈祥着,头巾也很好看。

  你看她背后那个金色的那个金童跟他那个色的衣服,这个对比画油画也蛮好看的,这都好看,画板绘也好,我是要去找那些形象,看着老太太就端端正正坐下来了,给你做模特了,他没戒心了。让你拍吧,你要个什么角度,她就给个什么角度!看着老大爷就形象多棒,满脸沧桑,要在洪源那个地方,80多岁的老大爷找的形象不太容易,你看他很开心的,很开心这脸上丰富,戴着耳环,很有特色,然后好,这些中年的女同志,她们穿戴也好,看看这橘红色的那种头巾,这个桔红色的头巾,那个粉的亮的这个衣服,他跟那个深深的背景衬托,这个亮暗的关系,画油画也好,版画也可以,所以说只要他同意,你就拍吧,你看这老太太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反正你在那个村落里面呆半天,也就走上走下到处找她,关系好了以后,他们都跟你做模特了,就是2004年的时候我去我去了一个公园,这个2003年5月份的时候,也许是现在县城呆了两天了,没什么希望,后来我又在县城租一个面包车,我要在高高的山上去,我去去找人去找那种风土人情。除开风景以外,主要是去找模特,找我心中非常喜欢的那种形象。你看那个上山的这个路是满艰辛的,怎么就山上的那些藏民,他们自己跑出来的那个三轮车,这种鸡公车往上面走,去过黑水的图,应该知道这个顺着这个沟往里面走是去马尔康,然后远处这个雪山应该是达古冰川,又在那个山上去,这个去了一次遇到一个险情,下山的时候他就面包车这个弯都转不过来,因为弯太急了,一个轮胎卡在沿沿边上非常危险的地方,它面包车四个轮胎,其中有一个轮胎到外面去了,其它三个轮胎它还在路上。

  当时这个小子让我下来,快下来,我一看过后,我觉得我的腿都打软了,轻轻的下来,根本不敢出大气。然后他去找藏民,拿手机出来,把这个车放在路上,咱们又下来,去山上去找模特。然后上到山上,你看他这房子稍微远一点,看这个藏族的这房子很美,经常上加上后面那种群青颜色的那种深深的山,把这个亮亮的房子衬托出来,远处还有雪山,近处绿绿的那种,5月份把这些核桃树出来了。画油画也是一张很好的画也好看,画版画也可以看。那么在往近距离在近走,大家看看他这个藏民的房子,很有民族特色,你看这个建筑的形式,包括它的色彩,包括中间用白大化的这种图案,非常的好看,非常的坚硬,非常庄重。做板块也美。这个藏族这个房子,我后来我长期都讲过一个课题,我想画,把这个跟上海那个经贸大厦,经贸大厦比较起来话,跟那个德国那个科隆大教堂比较起来话,跟法国那个巴黎圣母院比较起来话,东西方的建筑,东西方的审美趣味,它们相差在哪里?但是没找到最好的方式,但是我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东方人的智慧,在中国人的智慧,对藏族朋友的智慧,他们的这个房子原生态的非常的棒,造型也好看,色彩好看,如果哭得大一点,就中西方联合起这个对比去研究,他蛮有意思,这个大家要有一种审美的眼光去看他,你看他这些独特的造型,中间这个是厕所高档,我在英国在美国讲学的时候,问很多朋友,他们都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有时候我跟他们说,有时候不说,他要问你说就是厕所,他觉得很不讲卫生。

  你说是厕所,她有时候觉得很开心,这个是他的民族的特色,没什么非议的。你看他这反正总之时刻因地制宜,一些藏族的房子,这个房子不多了,慢慢会消失,但是我们来保留在这里,没准三年五年以后,以后我退休了,可能想法成熟了,把这个跟西方的那种现代化的建筑结合起来话也可可以,这个去了这个山上拍照片还不行。遇到好的位置要去写生,速写本马上打开,这个属于是雪水非常的凉,脱了鞋子一过去完全是雪水,脚冻得不得了,所以说你要画你要画个图,找最好的地方,除开画速写,还拍照片,就是十几年以前,当时没有数码相机,也没想也没也没有这个手机,就call1个美年达,当时买的彩色胶卷嘛20多块钱,交36张,蛮珍贵。我很多照片都是用相机拍下来。这个山上除开这些人以外,风景蛮好,大家看看。3000米以上的藏区,空气非常的透明。阳光下面白墙。石头砌的墙,是羊圈的,你看这个云这个像莲花一样,它有厚度,因为我要画油画。这个参考作用。看经幡在风中听起来,静静的高高的山上,感到非常的惬意。然后你在那个院子里面去转,会发现他们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你看的那个房子,两处掉的厕所,在村民出来的时候放牛放猪,这个太阳过来以后,把眼睛眯小点看,上午11点的那个光斜射,很有画面感有画面感。

  这个咱们在外面完了以后,我还要想办法还到他们家里去看看怎么到他家里去得了,就去找他那个村子里面就是上小学的那些孩子。上五年级六年级的时候,他能够说汉话,他能跟我交流,他们追上追下来看看你们拍照,我就跟他们说,我们说是成都来的老师,是画家,我们想到你们家里去看看,这小孩他明白了,他这个回去跟tnnd时候,他说有画家程度来讲它,想进来看看。在我们就找个机会去进去了,你看这个有,那天中午,我们是早上上山的,到了终点这家就留我们吃饭,吃饭他就一间房子。大家看它这个格局就是火茶,大大铁架子上面有锅里面在煮这个酸菜汤,就是个萝卜叶子,萝卜叶子干了以后得到酸菜汤,这个茶壶里面好像是奶茶。这个大家看这个这个这个角落里面一个白的就是青稞做的那个饼子,他要请我们那天中午是要吃青稞饼子的,然后吃酸菜汤,完了以后呢这个旁边这个缸里面是杂酒,青稞酒。都可以吃喝,我也去喝了,淡淡的没什么味道。不像酒,也不像咱们这个醪糟,也不像啤酒酸酸哒,淡淡的,味道一般,这个里面有两张沙发,这个沙发大家看看这个比较破旧,比较烂的,上面放了一点东西,可以睡觉。因为晚上在这儿睡觉。他这个家里这个状况就是这个样子,中午在家里成了一顿饭吃完了走了,我们给他付钱,非常的客气,他走出来走在这个路里面。

         你看有老太太,12点中午正午的阳光,太阳从头顶上掉下来,就像模特一样,真的是模特一样。光线很好,满面沧桑的头发比较比较乱,然后呢这个脚丫子好像是很长时间没洗过,我们开始跟他拍照。她也不理解,就是拍完了以后她就跟那些小孩说,她说这些拍照的要不要钱?我们给她拍一张照片,她给我们五块钱一张,我们都不要钱,谢谢你,谢谢你了,这种形象是非常精彩的,一会大家看后来我的很多创作里面,前面这些形象都有都有,就是我收集素材,你跟他们关系好,然后你慢慢在院子里面转,这种感情进了他就会做理想的那种角度,给你拍,让你拍开心,把衣服卖头巾,把它整理得好好的,比较好的让你拍。有新衣服的他也拿出来,你看这个老太太93岁,她是成天就坐在这个门口,一天,从早上起来到晚上坐在这个地方,手里拿那个转经筒在这祈祷。我第一眼看到她是这个皮鞋,做这个皮鞋,这个完全是文物,现在找不到你在哪里去找这个纯粹的皮,做的这个东西闪闪发亮,我用手去摸它是软的,这老大爷这个脸上就特别有意思了,脸上的特别意思,我做了很多局部的特性,我估计一个焦距1/2都是放在她的脸上,大家看看他那个,好棒好舒服!所以说,我说回来在成都是找不到好的模特,你在哪里去找这种模特,你拿再多的钱找不到那种模特,找不到就是藏族的山上才有,在深山里面去才有。

  这光线11点半打在脸上那个斜光,在我们的教室里面找不到。在四川找不到,可能在北京也找不到,所以说必须去那一看这形象,看他脸上着丰满的那种肌肉这表情,淡淡的一种忧伤。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你看他凑过来又是一个形象。你看这多棒,深深的背景,黑白对比非常强烈。这老太亮部这样脸的亮度很干净,但它不是空的。第二部他有反光,很厚重,他也不是全黑。用那个照相的那种术语说他是很饱和的一种色调,我正需要这个东西。如果暗部全是黑的没希望了,如果亮部全部是雪白的也没希望,他也不说话了,你这不怎么撑的开,说他从早到晚12个小时都坐在地方晒太阳,晚上就回去睡觉了。我们好不容易把她叫醒,她把眼睛撑开,配合我们这张照片非常的感动,我拍了好几十张这个这个照片,这老头他开始他不太理解,我们拍他的时候你看他那个表情,他的内心他很愤怒,他很蔑视我们。那个时候我们拍照片不是像现在手机远远的这样一举,咱们是单反要拿到眼睛上去,对镜头,他一看他第一次他就板起面孔,板起面孔他很不开心。然后我们过去告诉他,我们就说我们是他不了解我们是谁来干什么的,我们三个朋友,三画家,我们说我们是成都来打的是大学老师,我们是画家,我们要拍你的照片,我们会去画画。

  他有些他要问你的话,我干什么,把魂给我拍走的话,这这这是一种情况。另外一种,你跟他拍了照片,他要你给他付钱。第三一种情况是你给他拍的照片,他给你付钱。他很复杂,但这老头完了以后我就跟他说了以后,他马上开心了,我们不是敌人,不是坏人,马上就要配合,这这个真正这个表情给他拍,我反复拍这个他这这脸上,这个人,太有意思了,你看那个脸上像青铜一样,好坚硬满面沧桑,我正需要的那种形象,那种坚定的那种高原的那种老人的那种面庞。唉有意思的就是我给他拍了以后要走的时候,他家里有一瓶啤酒,可能是他的宝贝,他的什么亲戚从成都给他带去的。马上打开,用一个土碗到起来,让我们喝啤酒。这样一下子就感动了,就这个不得了,不简单。对人的那种善心。我是04年去拍拍了以后回来作画,以他的肖像做了好像两三张,照片也拍了,然后回来给他写了好几张很大的很精彩的照片。大概过了56年,过了六年的样子,我又去,我估计他会老些了,可能会跟陈伟形象更好,我去找他驾车从那个黑水县一座山上很危险很危险,那个轮胎两边尽可能是十几公分,那么开车的都是高手!我去走在半路上有修路,有些房子的一些人就问他说,你去哪里?你开车去哪里?去山上很危险!

  我也没办法跟他对话,我就把那个照片去给修房子的那些工人看,我说我去找他。他从照片去装修房子,所有人都告诉我,他说他已经死了。就是今年春节死的。春节12月份我是5月份去的,所以说很伤心,想起来很伤心,很好一个人,一个老头,下次我去见他,说他没见到我的照片了,这个完了以后出来他这个房顶上玩很好的地方,房顶上很有诗意,蓝天白云,成绩一般,他们很坚毅,他那种表情,她那种状态,他穿的衣服在着那种天空下闪闪发光,蓝天白云,经幡吹起来,很有情调,要用艺术家,用诗人的眼光去看它是非常美好的画面。然后呢这种我就去另外一个地方了。到凉山2000年2002年,2003年,2009年四次,我都凉山去采风,彝族从藏族的形象转到一种去凉山,我看是有一年火把节去的时候,因为我是高血压,在成都身体蛮好,有时候一个月不吃药也没问题。我去凉山的时候,当天晚上从普陀回来,在宾馆发高烧40度,差点死掉在这地方。我先是在布拖,就是凉山州十几个县都去过。不管是外面,还是他的家庭,一会我会给你看,我去他们家里那种状态,这个是在不同的这个牛羊市场拍照拍。

  就这么拍就可以了。但是你不准对着他的脸拍,近距离拍你不行,但是还是整个小孩子跟他说这种小孩他会汉语。你说什么什么,我们去干什么,他开心了他就来了。这个是一个支部书记,抱两只鸡,我跟他当先合影,合了以后他才愿意做模特,这些人,基本上他都是这个步骤,他的养鸡,就是有喝酒的习惯。早上抱一只两只鸡在城里面去卖卖,到天黑它卖了,就打一碗那个白酒喝了就回去了。如果是晚上没卖掉,把这两只就抱回去了,明天又来,明天下午卖掉了,喝一瓶酒又回去。我看很多男的,他就是用个绳子套在那个鸡的腿上,像玩鸟一样,就睡在那个街边上。这个鸡一跳他就把这个绳子一拉,抱在怀里,然后鸡又跳又一拉,所以他们有喝酒的习惯,在这个布拖县城,它的这个农贸市场非常繁荣,他都家家户户的养猪,它猪膘肉就很肥的,这个肉很肥,我不知道他卖不卖得掉,这个街上蛮好看的有猪,有鸡羊,这个鸡好看的就是那个色彩很好看!我叫你照的目的是画油画,不是做版画。这个色彩好看,大家慢慢看,像花衣服一样,中间这这这个老太太坐的地方,她反正不开心,我拍照的时候她不开心,没有关系我照着她的鸡,你把相机比到她脸上,她不开心,她板着脸的时候,你把镜头往下移树,我说我拍鸡,然后趁她不注意,我又上去拍她的脸,没办法的事要脸皮厚一点,后面还有好多好玩的事。

  你看这个街上这这种形象蛮好,你看这些妇女穿的衣服,民族特色,阳光射在身上,在喂奶的聊天的。你把背景去掉以后,处理一下,就是一张版块,如果要画一个画那种色彩也蛮好,就墙上。你看这个漫反射,微微的柔柔的,大家看这个色彩很丰富。在这个地方去了要小心。在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很多朋友告诉我要小心小偷很多很多,还有一个抢你的东西。那大概是1999年的时候,早一点了,后来我反复去变化很大。这个城里面呢,进入宾馆也行,都蛮好,那个时候去还有一些陷阱,你在街上走,你想拍照片,来了一些好的形象,你就拍相机,一举起来他就跑掉了,跑掉了马上就会过来一个青年,他就靠近说,他说老师你想拍我叫一个过来,我说好吧,天下掉下来你可以叫过来,他就去把这个人叫过来了,接过来1233那拍照走了就20块钱一张。上套了,然后你在那个不同的郊区这些农民家里旁边那些草垛上面去拍,他那个地方会有很好的这种场景,她不做声,然后拍了照片,你走的时候走不掉了,五块钱一张,拍了30条三五一百五十块钱,你不给钱,他要拿石头来砸你,所以说当时我们去的时候那个条件不太好,我们住在布拖县委政府招待所,我想如果他来打我们,我们就往县委招待所跑。这里有当官的可以保护我们。

  这个这次有意思,03年11月份,我记得03年11月15号是10年一出的过年,那次我去在彝族的家里过了一个晚上,我要去采风,我要去这个讲真事的那个材料,最生动的那种素材,要到他们家里去住一晚上。你到那个深山的艺术家里去住,一般的去不了也没关系,怎么谁接待一样。所以说呢刺激我的一个学生,西昌学院的一个老师,西昌学院的一个讲师,当年川师大的学生,现在他欣赏语言,就是他有学生就是我的徒孙,咱们三代人是以徒弟。徒孙。他这个这这个涂层它的家就在一个地方。他在什么地方?好像我在地图上看了一下,是那个喜德县。我那个什么很偏僻的现场,各县交界的地方,我是早上坐公交车,坐到西昌去布拖这个高位的山上。下车以后咱们就走路一直从早上9点走到晚上6点,差点就走哭了,路上路上也没饭馆,好,到了这次大家看我在山上就开始拍照片,就这个地方才有瓦房,你看这个包烟那个地方,我我今天晚上我在这住,我看看他是什么状态,走到她到家门口的时候就碰到他奶奶和爷爷,他爷爷你看它部署在地里面,这个是萝卜,就是萝卜。它这个它拔起来以后就放在地板上让我们吃,这就是水果。他交代我们,就像我们成都人你朋友来了,你给他吃苹果一样吗?是吧?才挖出来它这个水果,它一下子放在地上放在地上满是泥。

  他们两个就开始吃,我那个学生西昌学院呢他没关系,他吃那他当然那个徒孙也没问题。我当时不敢吃,我说我小的时候吃萝卜,它有点冲劲落,我不想吃,天气有冷,最后我学生呢,就说向老师吃没问题,我就搞了一个吃一吃还好吃,没什么问题,不像成都卖的个萝卜,它没冲劲,它比较甜,比较脆,水分也多,就当水果吃了。吃了以后天也黑了,我们就传一下传一下他那个墙周围,你看他这个萝卜干,它这个不是普通周围,它李子树多嘛,这上面你看它就挂这个东西,过了以后,冬天我们该可以来帮你做菜,这个叶子干了以后它也来做菜,煮汤,放点盐,到了晚上8点钟了才开始杀羊。他家里才知道我们的关系,他那个爷爷才知道我是他孙子的师爷。是成都来的大学的教授,是画家,然后这个中年老师是他孙子的老师,他就明白了,他说这不得了,但是在这个师徒三代人到我家里,今天晚上要隆重的招待。所以说到八点钟的时候,我看他轻悄悄的就是哪一只羊杀了。但他那个杀羊那个过程我全看,我要体验生活我也全看。我就我就拍照,他也不用刀。他把这个脖子扭过来,像咱们杀鸡一样,扭一圈,一点声音都没有,就死掉了。死掉了以后,他把用一个席子的东西在地上,它把那个皮剥开,然后把肚子打开以后也没有水,没有水,不像咱们就哗哗地用水冲,把那个肠子翻过来,里面的青草就等抖了一下,可能用那个不调弄了点水,把这个场子稍微淋了一下,就把这个肠子上面还有很多草,就放在锅里煮了。

  他煮那个汤一天晚上我就闻,我在旁边坐着我们就是那个草气味就是羊的肠子那个脏气或者或者肠胃好了以后,最后就开始肉大块的肉可以吃。他把那个羊肝最好的部分是用火烤最好的一块。像指甲盖这一块,就他跟我我也不会吃它,因为一点什么都没有,让我的学生带我吃。最后他让喝汤和那个锅里的汤我也喝不下,我不好说,他他们爷爷他他的爸爸都觉得我是很高辈分的,是他老师的老师,最好的东西都拿给我吃,但是民族习惯不一样,他在汤里面要是成都的火锅搞点辣椒我会吃,他什么都没有就是就是那个青草的味道就很冲鼻子。但我那个学生他说肖老师你想一下没问题,这个是绿色的原生态太我说你吃吧我不吃,后来又叫我喝酒了,什么什么都不吃,我说你给他翻译一下,我跟我的学生说西昌的。我说你跟他说,你说老师他身体不好,他高血压,医生说他这些一点都不能都不能吃酒,也不能我们就羊的内脏也不能吃,最后你不吃他不开心了,他给了我是我是受尊重的人,最好知道他给我拿了块瘦肉,大家看下去,而不是当时在这个地方等那个对羊肉汤的时候,大家在聊天了,也没什么座位,没沙发,就是十十五公分长,一个小凳子做大家做,你看他就一间房子,外面看着是瓦房,是芳芳的近距离里面就是一间房子,每两肩放放在中间,一个火塘,大家看,三面,其中的一面墙上是他的几个柜子,找点什么青稞面。

  可能之前吃的东西在里面。一面墙。右边那面墙它是牛圈是关牛的,由这边的这个墙是鸡圈。还有一圈关的是羊,牛圈羊圈鸡圈都在这个房子里面,剩一个小小的角落。有一张床一张床是她奶奶,爷爷都睡在床。那天晚上我跟我的学生享受的就睡在他那个床上,其他这些孩子这些这些小孩就是,他旁边来那些人都在家里玩了喝啤酒,一个大晚上12点以后还亮着,就坐在这地方。你看,一直聊不睡觉。我跟我学生在床上睡也没睡着,怎么睡得着吗?左边是牛在叫,右边是鸡在叫,还有羊也叫。我那个书上我有散文在凉山做客写那个文章两万,我详细地记录了我去体验生活,这个鸡一天晚上觉到天亮,我也没睡着,我们也是。他那个床上也没什么盖的,他那个是那个荞。这个苦荞做的那个床垫。我有羽绒像我的学生有军大衣就好像没脱裤子,把那些盖在盖在嘴唇上面,第二天早上天没亮,我们就我们要走,不要我们走。他说明天过彝族年还吃了,过了年再走,这个当天晚上吃羊肉,吃完了,她再看它的剩余价值。吃完了还剩这些东西,这个桥面馍馍还有一些肉,他就奶奶就把它已经把它冻起来了。明天后天有客人来,还要吃这这个奶奶这个这是这这小子的妈妈。

  你看还有一条狗在这个地方眼睛闪绿光吗?他在里面这个吃完了以后,我就说我们在床上玩了两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天亮起来就下大雪了。11月16号下大学,一个走六个小时的路,公路上去这一次是蛮有收获的,后来没画画,也写文章,知道遗彝族人他们家里是什么状态,他们怎么过年,他们的生活习俗,包括他们的那种人文思想,他们的家庭结构,对这种知识,对那种环境的那种了解,09年。这次我去西昌普格县,正好去干这个火把节。好好好有意思,这个普县后面山上那个广场。好多人。这个地方斗鸡。斗鸡,彝族女孩火把节选美,这个上面美女蛮多,穿的衣服也好看,千姿百态。每一个人穿的衣服都不一样,每个人帽子都不一样,一千个人就是一千种不同,他们就是比谁做得好,就是来比美,最后它的斗鸡,谁斗赢了以后要奖励多少酒,奖励多少钱,我就去问,这选美这些女孩选美选上了,然后他也有报酬,可以改变他的生活条件。这个美女有的是,完了以后我要去找老人找肖像,你看在旁边在看那个火把节。这老人很多,但是要慢慢去找他,要把视角转过来,把相机对准他。你看到他很慈祥,脸上很丰富,他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让你拍板,再换个镜头。

  看着老太太,穿的蛮好看的,这个衣服就一那个花边,这个翡翠的嘛耳环,绿的上面有银,做到那个耳环银发脸上也很丰满,有头巾。画油画没问题,做板画的话要有细节,还包括他的衣服上面的绣花,都有信心,你不要看一会儿我们有板块,它就会注重一些细节。除一个村长好像是个村长,这个地方你看他的头发,看他脸上很透明。五拍照片我有一个要求,不是黑白生命的那种要柔柔的,要有中国这种工笔画的那种造型的那种特点。如果说是一边是纯白,一边是黑的那种,我不要,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会要处理,可能会麻烦一些。这老太太看着表情很厉害很凶,我记得很清楚,我出去拍她的时候,她用石头来砸我,她很厉害,第一次我在远远的地方看见她,我就想靠近拍她,她看我有拿起相机,她眼光很凶狠,然后我试探着把相机举起来,她在地上抓石,然后我在拍,抓起来她就来追我,她就我跑了十几米,就是然后她又回去了。她也回坐的地方,远远的我相机有那个远焦镜头。完了再拍她的时候,她还余气未消,她还在恨我,她这个形象蛮好,她就头发包括它这个耳环也好看。一会大家看我一张肖像叫凉山之母,就是她做的是模特很多地方展览收藏,反正是你要去找模特,要付点代价,怕脸皮厚点的,有时候付出点危险,没关系。

  所以在藏区那地方去了以后,首先了解他们的那种风土人情,开始拍吧。过去的话李先生告诉我,他说他在这个藏族拍照片,画别人的时候也是一个小伙子,他相机一举,那个小伙子就走过阿里!来了走到他面前三米了,他在拍,走到面前他还在拍,最后小子一拳都打在他胸上,打的它喘不过气,他说他赢了,照片拍好了,我就是这样,大家看,2007年这个靠近这几年,十年前了,到若尔盖草原上去,我准备了好久,我去做了个采访,我两个学生陪我,我们约好他们从绵阳去,我从成都去,东西都准备好了,我说去画着画着水粉,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去了就住了一晚上,高血压发了。晚上上了一百一,一个晚上我就没睡觉。这两小子睡在旁边,也不知道我的死活。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要走,他们不理解,怎么这么远你来来了就走。我身体不好。那个时候从07年11年前从若尔盖坐大班车坐到西门车站,就是12个小时,早上7点发车,晚上7点到西门下车,我得站都站不稳。我想去外面画油画找一点色彩,那次去你没拍过照片。首先你看它这个天空它的空气很好,然后在路边上走了一下,就若尔盖县城,刚刚下过雨,彩虹非常的漂亮在那个路边上走了一下,一看他们有劳作的那些藏民,你看这个逆光好看,这个人的衣服在头边上,一个白白的光圈晋级光,这个光线柔和大!

  去的时间不长,但是要抓紧时间有点收获。再往前面走走,之间它有草地,在路边停了一下,打草的那些藏民。剪羊毛的也蛮有意思,抓紧拍,这个满地都是牛屎这个气味很大,你不注意脚上到处都是牛屎。然后我们去一个老家一次。你去过若尔盖的人,朋友们去过都知道,离那个若尔盖大概16公里的地方,不远的地方,这个地方,过去是离县城最近的地方,而且原始味道很好的地方。这个是07年去的,我们拍的,大家看一下它这个房子,它就有几个这样的很老的房子,它这个叫做土窝子,是藏族最原始的房子,它的完全的形象是这个样子。挖下去。挖一个坑好像是负一楼,然后上面用石头。泥土涂墙,墙上再用牛粪把它包起来,这个上面是木头木头,上面是泥土,上面长草。就是冬暖夏凉,这就是冬天特别的零下三十几度,冬天很暖和,夏天凉快。这个叫做土窝子,这个土窝子现在没有了。看不见了,当时我去的时候是若尔盖县文化馆一个馆长,我们坐公交车去的去的,他说老师你要想找那种原始的,就就这只有这有了,你去看看,到时候我就拍了照片,这个过了十几年,前两年我又去若尔盖的时候,我开车从那个地方过,我去找这个完全没有了,变了,这地方听起来好像有点像重庆路这感觉了。

  这个汽车我这个地方还要刷卡。是这个样子,到处还买点冰淇淋,那些东西完全是过去一样的,所以说要想看的。原始的东西你在我这里来看,现在没有了。我在这个村子里面有网友在这拍张照片,在地上也是牛粪,墙上也是牛粪,老太太这里念经,你给她拍照也可以,近距离她跟你熟悉了以后,你看她又给你做模特,你在里面找一个村庄,很安静,一到车上每个村庄里头去看,有人你就把相机举起来,抓紧时间有收获。就白发,这个头发很好看,就头发很潇洒。这个美发店做不出来这个样子,他满面沧桑,你看他那种还是蛮蛮贤惠的,这样遇到老头在的地方。也好看,这老太太很坚毅的性格,很自信,早上这个光线出来,倒在他的身上,不管你就拍嘛就是表情不怎么理想,不开心,不管她,也有开心的,你就拍不开心的也拍,她的喜怒哀乐,你都记录。老太太我拍照的时候她很不好意思,一会把那个双手把脸蒙住,你把相机拿下来,她又给你笑,你把相机举起来,她把眼镜弄在头上去,你又拍的时候,她又拿下来给你做迷藏一样,没关系,你就拍好。川西从79年以来39年,去了几次,目的就是找那些模特,找一些形像,找心中的一些形象,收集了善良的他们的形象。 那么第一个部分就到这了。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