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田志力《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 >[第6集]田志力:用漆器建立健康生活韵律

视频信息

名称:田志力《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田志力:用漆器建立健康生活韵律
 

  主讲人介绍:

田志力

田志力

  田志力:影像艺术策展人,漆艺研习者

  导语:

  田志力的前半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当年的美廉美超市从1999年创业时资金不足300万元,在短短6年的时间里开店23家,净资产增至9000万元,增长了30倍。然而他在获得了财富和名誉之后没有激流勇进,而是选择悄然隐退,并在五十五岁那年半路出家,开始了修复器物的生活。他以大漆为介质,对陶瓷、紫砂、玉器甚至是竹器、木器进行修复。大漆,是从漆树韧皮部流出的纯天然浆液,无毒,还具有防水、耐腐、耐高温的稳定特质,是修复珍贵器物的优选。

  “五十五岁之前我从事商业,学的都是谋生的手段,现在学了手艺,才知道手艺比手段高明无数倍,”田志力说,“修复这门手艺,是一种精神上的修为,更是一种内心的安放。”      

  主题: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

  第六部分:用漆器建立健康生活韵律

  所以不管漆艺也好,什么也好,我通过学漆器,有一个干点就是,用漆器建立健康的生活韵律,我们现在生活太粗糙了,非常的缺少仪式感。我去了很多朋友家吃饭,只有一两个朋友很重视餐具,摆放的也很好,陈设的也很好,让我感到很受尊重。大部分人家基本上都是快餐盒,塑料制品,很没有仪式感,就这一点,有时候我们想西方人他挺有仪式感的,银盘子、瓷盘子,擦的干干净净,甚至都放在柜子里,吃饭的时候才拿下来,而且他的餐具是不经手的,是摆放在那儿。

  其实我们东方人有时候是需要温度的,我们的碗,饭碗、汤碗有时候是捧在手里的,但是我们今天捧的不是塑料,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破瓷器。好瓷器有多少做成了碗,古代做成碗的瓷器有多少,除了皇家的,老百姓的碗都是粗的,都是没有样的。

日本漆器

日本漆器

  但是我们有时候看看日本,日本的漆学自中国,从唐开始学,今天收藏在全世界的好的漆器都在日本,它的正仓院的系列收藏,非常漂亮,非常的美,它的很多的日用器的制式,日本我前面说过,它是一个色彩审美的国家,它的很多的器物的形都是从中国学习过去的,传到今天的。今天日本人的家庭生活里,有60%是漆器,它的漆器就让它的餐饮和它的生活的韵律非常好,它有一个特别健康的生活韵律。他们要收拾漆器,要打理,要摆放,要陈列,让生活有仪式感。

  前边我分析商业,也是我们一天到晚的在喊食品安全,你们谁家的冰箱一个月消一次毒,没人做,我原来做连锁超市,全国十几个食品安全专家,我特意讲过,电视台给我掐了,不让说,说你提冰箱一个月要消毒,这得跟冰箱厂家商量,这影响太大了,为什么不消毒,冰箱里很多细菌靠冷冻根本无法杀死的。很简单2%浓度的84擦一遍就完,没人做,所以谈什么食品安全,你家里的冰箱都这么脏。

  然后我们自己包饺子,不用速冻,为什么要速冻?速冻是-38半个小时之内,让它形成微冰晶状态,它才能包吃住,要放在-18度的低温环境里才能存住,因为菜、肉、调味品、面混在一起是生的,我们现在家庭经常自己包完了,吃不了搁冰箱里,以为就冻上了,严重的致病菌。其实在我们生活里头粗糙已经泛滥到各个地方了,我们今天谈有机,说我们得吃有机,有机怎么好?你真了解有机吗?我们的食物链里都是有机,你控制得住吗?产量够吗?我们小时候都吃过宝塔糖吗?打虫子药,为什么要吃它?食品安全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食源性的疾病全国性的泛滥,它的改变就是人人都吃药,先把虫子打掉,然后用强烈的敌敌畏这种杀虫剂杀,我们今天终于杀了,再回去还用粪肥,看看食源性疾病还能不能控制,所以有些是辩证的。

日用漆器

日用漆器

  如果我们生活粗糙,没有细致的安排,没有仪式感,那怎么可能有一个好的生活,有一个安全的生活呢?很奇怪。因为有时候就是把双刃剑,DDT禁了这么多年,但是非洲因为DDT每年有上百万人死亡,因为疟疾和蚊虫的天敌没有了,任何药都杀不死它了,它们就肆意泛滥。到今天,那个花蚊子我们仍然得小心,谁被叮了,也传染很厉害的疾病,而且这个已经有病例了,国内好几十起。

  我做超市,曾经绝迹了多少年的霍乱菌,居然在我们的店里发现,三里河店正对着国家工商总局,就在它的生鲜区,我们自己的化验室检测出了霍乱菌,在淡水的水生生物里,其实都是很后怕的,因为那些鲢鱼、胖头他们喂鸡粪,为了有机,鸡粪鲢鱼吃,所有滤食性的鱼类它是鳃过滤营养,它吞那些粪,甚至人粪,好多朋友有过养殖经验都知道,最后就造成了霍乱菌复活。所以所有的海鲜都得消毒。

  都是因为我们生活粗糙造成的,我们的追求在改变,我们应该追求的好多东西,我们没有真正的去追求,如果生活没有仪式感,一直这么粗糙下去,我们这个闻名世界的美还在哪儿,持续的这种虚拟化,每个女孩都是一张美图秀秀的脸,连张照片都没有,家里全家的合影不再有了,全在电脑里呢,没有一张物理的照片放在那儿。我就觉得漆器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你得擦试、打理,拿出来也有品位,我们现在喝茶茶席上摆了全是瓷器和日本铁壶、银壶、金属漆,一直没有漆器。

  所以有时候并不是生活活粗了就舒服,活粗了的时候,我们没有仪式感,就不去细究这些美的东西的时候,你可能丢失的就是未来,你生活的文明就会离你远去,是这样的一个方式。

田志力制作漆器

田志力制作漆器

  我55岁才开始学漆,我不可能为古代的圣贤续绝学,我的工艺学习能到一个多高的地步,手艺好到哪儿去,不可能。漆因为从绘,到做好,到精,到绝,这是天地之别,像我们这个岁数,一般的漆艺研习者,你能做会就不容易了,到做好做精做绝太难了,天地之别。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了解这些古器之美,比如说我做的这些花口的,葵瓣的,绫花口的,包括学宋的那个鹧鸪斑,梅花口的东西,我对中国传统器型从唐宋以来的这五大花口,我就能掌握的很好。

  建盏也是,我们特别喜欢喝茶,特别喜欢建盏,大盏小盏,撇口、敞口、束口、扁口,这四种型,我通过修复的过程,就把这个型了然于心了。因为我天天手上捧着它,每天都摸一遍,都要做一遍漆,这一个漆盏的修复大概要将近20遍地的漆和十几遍的推光开青。器型在你手上这么长的时间,我觉得是能赋予我能量的。你可以了解古器,还可以了解器型,我觉得这个意义有时候会大于为圣贤续绝学的意义,古圣的那些其实很难继承真正的绝学。

  再一个,文章里边有一个叫得心安处,我理解它可能是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找到一个安放之地,一个就是安和平静。其实对我来说,我更多的是安和平静。这个是我学习漆最大的一个收获和体会。

  过去做商人是为了获利,大部分的商人获利以后就想奢侈,想花钱,自以为是的当收藏家,买古董,买名人的字画等等的,其实没什么意思。

  我通过学漆才明白,其实人生里最大的奢侈是时间,从我退休那天起,我就有大把的时间,一直到我死,当然人都得死,谁也活不回去,我有大把的时间,45岁退休,我要再活到75岁,我有30年的时间,但是我想想,企业创业也就用几年的时间,但是我大部分的时间在干活,如果我把这个时间消费在美好的事物上,那才是真正的时间的奢侈。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