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田志力《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 >[第5集]田志力:认识漆艺

视频信息

名称:田志力《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田志力:认识漆艺
 

  主讲人介绍:

田志力

田志力

  田志力:影像艺术策展人,漆艺研习者

  导语:

  田志力的前半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当年的美廉美超市从1999年创业时资金不足300万元,在短短6年的时间里开店23家,净资产增至9000万元,增长了30倍。然而他在获得了财富和名誉之后没有激流勇进,而是选择悄然隐退,并在五十五岁那年半路出家,开始了修复器物的生活。他以大漆为介质,对陶瓷、紫砂、玉器甚至是竹器、木器进行修复。大漆,是从漆树韧皮部流出的纯天然浆液,无毒,还具有防水、耐腐、耐高温的稳定特质,是修复珍贵器物的优选。

  “五十五岁之前我从事商业,学的都是谋生的手段,现在学了手艺,才知道手艺比手段高明无数倍,”田志力说,“修复这门手艺,是一种精神上的修为,更是一种内心的安放。”      

  主题:从商业到大器:日用即道的得心安处

  第五部分:认识漆艺

  另外,有时候我们会说漆艺、漆器,漆艺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说漆器,因为漆器就是一个漆艺制作的器物。漆艺应该首先把它理解成漆的工艺,因为没有坚持日用技道的观念,在道器观上不知道道器一体或者是道不远人的这个理念。就容易自我的把漆艺高格化。漆艺把它直接就解释成制漆的艺术,它就变成艺术了。实际上漆艺的工艺来理解的话,是漆的工艺,工艺对应的就是匠人,而艺术对应的是艺术家,我们今天的所谓工艺美术也好、做漆的匠人也好,特别不屑于跟工艺美术为伍,特别不愿意说自己是工艺美术的,特别愿意说自己是艺术家,我觉得这真是一个不好的认识,既不科学也不真实。

清康熙 描金文房四宝漆器砚盒

清康熙 描金文房四宝漆器砚盒

  我们前面聊过做艺术家是有特殊规律的,其实你做匠人就是做匠人,而且我们现在社会上谈工匠精神一说。说工匠精神也要进入到艺术界,艺术界也要发扬工匠精神,发扬什么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干嘛要在艺术界发扬,艺术家要有才情,要有理念,他要说事,他或者批判或者批评,他要表达,你让他弄工匠精神,像我这样早晨8点钟起来就开始做漆,一件器物要做三个月四个月,这一个板子我整整擦了一年,一百遍擦漆才有今天的这种温润的感觉,所谓的擦漆就是把生漆擦上去,然后马上用棉布把它擦掉,擦到棉布上一点漆的痕迹都没有,留了一层气在上面,这样反复擦一百遍,每次还要放到阴房里干一天,然后再擦,无限的重复,重复出来的产品,将来是一个可能,就是像古人说的那种圣贤时的产品,它也凝聚了我们个人的能量。

  在一件器物上,这个东西呢它是臂搁也行,其实栗老师纠正过我说这叫禅板,是过去的僧人修行者放在腿上,夏天热的时候,他手俯禅板来悟禅用的,因为臂搁没有必要做这么大,小一点写字,所以一个禅板,你要加进那么多的能量进去,要进行重复的劳动,那才叫工匠,所以不要轻易地把这个工匠精神跟艺术混为一谈。

  至于这个工艺,日本为什么他的漆艺也好,他的手工艺也好,传承的特别好,是跟一个特别重要的人物有关系,叫柳宗悦,他可以说是日本的民艺之父,他说我们的生活是因为有工艺,工艺贫弱,生活就空虚。这是他的原话,没有工艺就没有生活。所以我们有时候把艺术和生活对立起来了,这个我觉得非常不好,而且柳宗悦总结的民间的工艺,他认为这个工艺应该表现为民众的、实用的、多量的、廉价的、寻常的,这样才是好的工艺。

  另外他认为寻常是平凡世界的缘分,这个认识也特别好,他把工艺也分级,分成贵族的工艺、个人的工艺和民间的工艺。

  所谓贵族的工艺就是宫廷化,中国历史上有果园厂、清朝的造办处等等,是为皇家服务的。今天我们也有只做国礼的特别的匠人和工厂,这也是所谓的贵族工艺。个人的工艺就是个人创作的艺术品。再一种就是民间的工艺,我认为我做的就是民间的工艺。因为什么呢?可能这个板上打了一个叫《幼学琼林》,有多少人看过这本书?

《幼学琼林》

《幼学琼林》

  《幼学琼林》跟《三字经》一样,是一个开蒙读物,过去私塾必读的书,程登吉,明代人写的,《幼学琼林》是过去小孩开始认识科学知识,就是从这本书开始认识的,我祖父1949年离开大陆,在我大概六七岁文革时期刚可以通信的时候,大概1969年1970年的时候,给我寄过几本书,其中就有这本书,那个时候看其实也是懵懵懂懂的,包括《三字经》看着都觉得好笑,我看的都是什么革命之类的,小时候都是那样的文字,但是慢慢的它潜移默化对我有影响,其中有一句话,它说“凡今人之利用皆古圣之前民”。它就告诉你今天我们所谓利用的器物也好,技术也好,都是值得尊重的,都是圣贤,这个认识就在我心里留下了。

  另外它说“然奇技似无益于人,而百艺则有济于用”。我觉得也很重要,这些淫巧之技、奇技,它其实对人没有什么直接的益处,就跟我们今天做的很多奇怪的那些工艺美术品,都是那些摆在那儿的东西,它跟我们的实际生活日用距离其实很远,所以只有用的才能传下去,中国的古代的,比如说器型也好,器物也好,之所以流传,是民间的用,所以我们这个百艺,也就是我们学习漆艺、学习这些东西才真正的有技于用,实际上就是以圣贤为助长,就会优于很多。

  所以,柳宗悦说的那些分类也好,他认为的民间工艺也好,其实我们中国明代就有了,只是我们失忆,没有学习。这是一个幼儿读本,我们看没看过这样的书,有没有过这样的教育,是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和社会的虚拟化等等的,人们的身手心都在分离,没有结合,完全虚拟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