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 >[第2集]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下)

视频信息

名称: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上)

  主讲人介绍:

  M.Philippe CINQUINI,艺术史学家、“杰奎琳文化艺术”总监、法国里尔大学科研室研究院。

菲利普·杰奎琳

  主题:菲利普·杰奎琳:吾师之师——巴黎画派与学院承袭(上)

1、法国艺术家苏弗尔皮 

 我们刚才谈到徐悲鸿和他的法国老师柯罗蒙之间的一些联系,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位的中国艺术家和法国艺术家,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吴冠中先生以及他的法国老师苏弗尔皮。如果有朋友对这一个主题,这一个方向有一些研究的话就会知道吴冠中对于苏弗尔皮的评价是非常高的,他曾经在自己的《回忆录》和自己的文章当中把苏弗尔皮比作自己的“父亲”。

  现在我们大家看到的这一张作品就是二楼展出的苏弗尔皮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后面的海报是不是这张作品,虽然是同样的作品,但是它的画框和屏幕上看到的不一样,实际的画框是我在电视机上看到的这一张,这一个画框是有200年历史的路易菲利普时期的画框。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3年在上海的中华艺术宫的展览现场,展览是“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这是我们初次尝试把法国艺术家苏弗尔皮的作品和他的学生吴冠中的作品放在一起做一个比较性的展览。是展览的图录。

中华艺术宫展览现场

  苏弗尔皮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学院派画家,他实际上更倾向于是一个立体派的画家。所以这个当中我们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院,就不是刚才所说的学院艺术提供养分孕育前卫艺术,这个正好是相反前卫艺术反过来给予了学院艺术非常多的改变。

2、立体主义

  这是在1915年至20年左右产生的一种“艺术运动”,这种“艺术运动”是回归古典的一种艺术运动。所以这里表现的一个作品的主题还是非常古典的主题,但是整个表现形式成为了一种非常“立体主义”的一种表现。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在当时的法国非常著名的一本关于美术的杂志叫《LE MOTIF ANTIQUE DANS LA PEINTURE MODERNE》这本杂志重要程度相当于我们现在知道的《美术》杂志。

  这一本杂志当中可以看到提到“立体主义”的时候非常自然地用了两张作品,上面是苏弗尔皮的作品,下面是毕加索的作品,当中完全没有芥蒂,所以说苏弗尔皮和毕加索在当时都是同等重要的艺术家,对于“立体主义”而言。

  苏弗尔皮在战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法国艺术家,这张照片看到的是1939年在纽约的国际展览会上他的海报当中使用的是苏弗尔皮的作品。他的风格可以看到非常的“装饰风(装饰艺术风格)”。

  这一张是当时在纽约的国际展览会上面法国馆当中使用的一张作品,非常巨幅的一个丰碑式的作品。同样的作品可以在1937年在巴黎举行的国际博览会上看到。这就是刚刚提到的东京宫是为1937年的国际展览会所建造的一个场馆。

  回归到这张作品《泉边的裸女》他的主题是《泉边的裸女》,主题非常古典像安格尔一样,但是对于一个画家来说这个主题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主题。这是这张作品的细节,我们可以从细节当中看到一些立体主义在创作作品的时候他们试图将这种新古典主义运用到立体主义的一些对于作品的一个创作上面。

《泉边的裸女》

  野兽派同样也是和立体派是差不多的时间产生的,但是野兽派并没有持续非常长的时间,因为它的颜色太过于鲜艳。但是立体主义由于它的创作背后有非常多的思考,所以它是一种非常有智慧的艺术类别。所以说不管是从技术上以及思想上,这种回归新古典主义的思想来说立体主义是一种非常具有思考性的一类艺术。

  苏弗尔皮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传承这种立体主义意志的艺术家。非常有代表性的这样的艺术家有普桑、大卫、安格尔。这张作品可以感受到他的一种“平衡”,有素描的影子在里面,但是对于细节的描绘并不落后。如果说细节非常少就过于简单,但是细节太多过于繁杂。这张作品的色彩上面也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平衡,相对来说毕加索在对于色彩的运用上面就没有那么好,我们可以这么说,就是毕加索在色彩上还是比较差的。这张作品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它的一个“材料/质感”,它的“质感”同样也是非常平衡的。

3、安德烈·曼尔

  非常不一样的一张作品,这张作品是ANDRE MAIRE安德烈·曼尔的作品。刚刚我们提到的苏弗尔皮,苏弗尔皮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学院的一个画家,但是现在看到ANDRE MAIRE安德烈·曼尔他就是把巴黎画派这样的艺术发扬到外国去的一个典型代表人物。这张作品是非常典型的在当时我们所谓“丰碑式”的一种作品创作类型。他不仅仅是可以体现在小尺幅的作品上面,如果创作成一张非常巨型的尺幅作品也不会失去它的“美感”和“平衡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主题还是非常古典的,他呈现的是一个“母子关系”。这一张作品他表现的主题和他绘画的方式非常适合在大尺幅的场合下,像油轮等等这样的地方做一些装饰性的作品。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在上面近距离观察这张作品,我在这里并不把这张作品形容成一张“素描”作品,而是一张“绘画”作品。

4、艺术家们的作品

 这里看到是著名的越南现代艺术家里普的作品,里普是安德烈曼尔的学生,他是当时ANDRE MAIRE安德烈·曼尔在越南创办的美术学院的学生。

  这里也可以看到左边是林风眠的作品,右边是潘玉良的作品,这两张作品同样与安德烈曼的作品有非常多的相似点。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这里也有一本安德烈的画册关于这个艺术家有非常多的出版物,这张作品叶如收录在这本图录当中,可以看到这张作品。

 

林风眠和潘玉良的作品

 当我们在提到学院承袭和巴黎画派的时候,我们谈到很多的艺术家,这里要给大家介绍的是弗兰兹·勒布拉这个艺术家。这张作品的中文名字《生命与精神》,法文直译是《人偶》,这张作品在预展现场可以看到。

  蒙帕纳斯“蜂巢”,这张作品创作于现在看到的蜂巢艺术区如果有机会到巴黎也可以去看一下这个地点是在蒙帕纳斯,虽然现在是禁止进入的,但是可以想办法混进去。这是1900年为巴黎世博会而建造的一个建筑。当时这个建筑后来被重新改造为一个艺术区。和《蜂巢》一样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小窗口代表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面都有一个艺术家住在那个里面。

  这张照片我们看到是弗兰兹·勒布拉在她的《蜂巢》的工作室当中,非常显然的在旁边可以看到《人偶》的那张作品。比较普遍的一些做法是当时有很多的艺术家他们给“人偶”穿上衣服,这样他就可以模特帮助他来描绘衣服的一些细节等等。

  这是《生育精神》这张作品,是非常独特的一张作品,这里可以看到她的面部表情,这张作品是非常神奇而且独一无二的一张作品。

  从“蜂巢”向着“大皇宫博物馆”。在“蜂巢”周围都是非常著名的前卫艺术家像苏丁、夏加尔这样的艺术家,在这样的一个艺术氛围当中他的作品入选到了沙龙展,然后在巴黎的大皇宫博物馆展出。

  这就是当时的沙龙展,艺术家协会沙龙展的展览图录。对于“沙龙”这样一个话题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当时有非常多的沙龙展、不同名称的沙龙展,但是可以统一叫做“巴黎的沙龙展”。这里可以看到最下面的这张照片上边现实的是登记的弗兰兹·勒布拉艺术家的姓名和她的出生地和现在的地址,她的地址就是蜂巢的地址。而且这张作品的背面在画布的背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弗兰兹·勒布拉的签名,这张作品的名称《人偶》、地址、他标注的“蜂巢”这几个字,而且在画框的背面也可以看到“沙龙展”的一个标签,这里是非常有诗意的一个现象,如果把她的两件参展作品连在一起读上面是“人偶”,下面是我的肖像,就变成了“人偶是我的肖像”这样的意思,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这张作品并不是描绘人偶的一张肖像作品,而是对她自己的一个“自画像”。

 

巴黎的沙龙展

 看到这张作品的时候估计会想到她把自己的肢体作为一些肢解,从当中可以感受到一些德国的这种画派对她产生的影响,包括像杜尚的艺术等等对她的一些影响。

  蒙马特高地的图片:提到巴黎画派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提到一个地方就是巴黎画派的发源地蒙马特高低。这里我选用了一张图片,这张图片是非常著名的圣心大教堂,就是巴黎蒙马特高低标志性的建筑。我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可以和小孩一起玩儿、一起看风景。

  《蒙马特-荒地》但是现实当中我们提到巴黎画派的发源地蒙马特,看到的并不是圣心大教堂旅游胜地的一面,而是在高地的背面看到这样一个“荒地”的场景,我们称之为Maquis荒野的意思,在当中看到很多的平民区,乱七八糟的建筑。这确实是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但是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多的艺术家、画家等等。在这个画面的左方可以看到“风车”、“正在建设中的圣心大教堂”,因为圣心大教堂建了将近三十年。这个是巴黎画派的发源地蒙马特,其实是在20世纪初1900年刚开始在巴黎蒙马特开始巴黎画派,十五年后巴黎画派的艺术中心转向了蒙帕纳斯。

  这是非常典型的“蒙马特高地的街梯”、卡尔维略街、蒙马特最著名的一条路;这是我不知道是拍摄于什么时期的卡尔维略街的照片,两张。

  这是一张戴尔德维兹的作品,然后是卡尔维略街,1940年代左右。这张作品可以称之为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一张作品,也是一张非常典型的装饰艺术作品。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样的一个细节在这条路的旁边,可能我们现在下方可以看到一个人物,旁边有一扇门。

 

戴尔德维兹的作品

  这里可以看到让·戴尔·德维兹本人。上面是戴尔·德维兹,这是他们在戴尔·德维兹的画展开幕式的时候拍摄的照片。这是1959年时候的照片。我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德维兹是不是蒙马特之后最后一位艺术家?”但是我这边可能这张照片是马克莱,他可能才是最后的一个蒙马特高地的艺术家。

  马克莱的一张作品照片,一张《静物》作品这·张作品最精妙的地方在于我们看到虽然说当时的蒙马特是一个非常贫穷、非常黑暗的一个地方,可能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老上海”这样一个情况,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背景的出上,背景的墙面上透出了前方苹果的三种颜色。

  马克莱的照片,马克莱在20年代的时候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但是非常可惜他最后是贫困而死。和其他很多的艺术家一样,比如说像梵高一样。

  这里看到的是一张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巴黎画派第三阶段的一个法国巴黎左岸的作品。这张作品他的创作背景其实是经历了“黑暗时期”,“占领年代”、“自由解放”,伴随着存在主义哲思的生活的喜悦,我们可以想象当时所有巴黎的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老的影像资料虽然说都是黑白的,但是实际上当时他们所有的衣着、所有的布景等等都是采用了这张作品里面的这些颜色、这些元素去表现一种欢乐、喜悦的一种心情。

  我刚刚也看到一个非常著名的歌唱艺术家在介绍当时的巴黎、蒙帕纳斯,以及巴黎在50年代的情况,在40年代末展现巴黎的情况、巴黎的色彩、巴黎喜悦的气氛。

  这张作品的创作者是雷米·赫托,改变左边看到的这个艺术家,这个艺术家和非常著名的组合“亚克兄弟”有过非常多的合作,他给亚克兄弟组合做过非常多的视觉艺术设计。这张作品非常独特的一点是它的质感是非常壁画的一种质感。

 

雷米·赫托的作品

5、巴黎画派和学院遗产的联系 

 最后结束这次讲座之前,我还是回到我们在最初第一张照片里显示的右下角是西美楼的庭院的场景,可以看到古典的雕塑。左上面是蒙帕纳斯的一个咖啡馆,虽然不是玻璃圆厅咖啡馆,但是蒙帕那斯非常著名的一个咖啡馆。我之所以要在结束的时候重新回到这样一个两张照片对比的情况,是为了向大家再次阐述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巴黎画派和学院艺术(学院遗产)当中存在的这样一些“联系”,不管是在艺术家还是在他的创作等等都是我有非常重要的一些东西的。

 

西美楼庭院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