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薄松年《一件难得的宋画番骑图》 >[第5集]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下)

视频信息

名称:薄松年《一件难得的宋画番骑图》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730期】薄松年:番马画出现的社会原因

【雅昌讲堂第1731期】薄松年:契丹族番马画画家——李赞华和胡瓌

【雅昌讲堂第1732期】薄松年:番马画的发展与考证

【雅昌讲堂第1733期】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上)

 

主讲人:著名美术史论家 薄松年

  提到第四个我们想到另外一幅画,在故宫博物院保存着,是一套册页画《骑士猎归》,对页有乾隆皇帝的题字,一般发表只发表这一部分,恰恰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四猎骑图》最后一部分非常相像,这是一个册页。

  我们可以想象到可能这种册页原来一共也是有四幅的,和那个完全相同,这种图式在社会上流传是同类的一个图式,所以这张画画的比那个要好一些,是不是原本的东西呢?我们也不敢说,因为有同类的图式,常常在社会上反复临摹,但是故宫这幅画的是好的,这两个都是宋画。

《骑士猎归图》 旧题赵伯骕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张画有一个题名宋朝一个大画家赵伯骕是宋朝的皇族,赵匡胤的后代,他有一个哥哥赵伯驹,从开封靖康之乱跑到杭州,在杭州做官,他真正拿手的画应该是山水画,着色山水、青绿山水,和番骑图也完全不着边,但是常常看到一些宋画的题字,有很多没有款,会找一个画家,这个就是赵伯骕,现在故宫展出这张画知道题字是靠不住,所以“宋人番骑猎归图”,不提赵伯骕的名字,这个原来也是一套画。这是一个长卷,第四幅在检查箭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神情刻画得很好,不只是他的神情刻画得很好,马的神情也刻画得很好,马在传奇,是一个累的神情。四匹马,第一批马是信步往前走,第二匹马是停止了,在休息,所以这匹马是这样的神采,画马要画出神采,宋画是这样,唐代也是这样的。

  举一个跟这个比较相近的例子,我们在新疆现在讲吐鲁番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在唐代的时候,唐太宗建立自己直属的政权,有大量汉人的墓地,墓地里面现在发掘了,现在到吐鲁番旅游有一个汉人墓地阿苏塔纳,墓室有一扇屏风,一扇屏风画了四匹马,我把一匹马给大家看一看,这个马也是非常累的样子,所以有一些画有一些互相影响。

《骑士猎归图》 题字

  这张画后来到南宋的时候在画后边有一个题字,这个题字是南宋末年,参知政事何梦然,浙江东阳人,下边题了四句话,这四句话整个内容希望能够正结束,达到一个安定。在当时安定不了。南宋政权非常腐败,当时有一个宰相叫贾似道专权误国,所以何梦然的地位是副宰相,参知政事,但是在政事上也无所作为了,有一个题字,他的职务,当的官,从当官里面查了一下宋史,他题这个字的时候是在宋礼宗年间相当于公元1261年,1279年南宋亡国,可以有一个断代最早在南宋末年。

  最早推一下,前边提到“宣和二年”,可以信也可以不信,这张画的断代可能在北宋末或者是南宋时期,前边他的字我的看法是改成横卷以后才题上去的。我们看到在一个小的册页上边,如果原来一个小册页上边题上那么大的字“宣和二年三月休日”,跟整个构图格局是不伦不类的。那个时候也没有那样的故事,改装成横卷以后再题上去,一直到南宋末年何梦然收藏为止,才出现这样的横卷。

《四猎骑图卷》 宋人 原清宫藏

  所以这张画,我们可以看到有几个东西:

  第一个作为分类来说,是属于番骑图这样一个大类,在胡瓌、李赞华这样的一个类别当中发展起来的,和郭忠恕是没有关系的;

  第二,原来它是一套画、一个册页,表现番骑内容不同的情景,到后来改装成横卷;

  第三,它在艺术上应该说这张画虽然也是一个临摹本的,原作是不是像故宫里边传为赵伯骕的东西是不是原本,不敢说,但是那个画是比较好的。

  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在开封,根据记载有一个画家刘宗道,画娃娃非常好,南宋画娃娃非常受欢迎,他有时候画娃娃的样子出现以后他常常画一百多幅再卖,为什么呢?他要保护他的版权,恐怕别人临摹,同样的东西画一百多幅再卖,整个绘画的商业活动发展起来以后出现的现象。

  《四猎骑图》也是同样,现在看到有册页,原来是册页,现在是横卷,这张画可能会有临摹很多本,但是我们说只有这样一个全部的形象保留下来了,这也是非常难得的,给我们可以看到这样比较完整的少数民族行猎的,这个可以说是第三一个。

  第四:刻画一些民族特点特别是刻画神情是刻画得非常好,应该是不错的,这个是兴冲冲,这个是向天了望,后边看箭等等,也是体现人物画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物画的水平。

《石渠宝笈》关于《四猎骑图卷》的记载

        这张画是清宫旧藏,流传有序,《石渠宝笈》里边有明确的记载,上面题什么“宣和二年三月休日”等十六个字有一些具体记载,这张画在乾隆年间被收进来的,后来到宣统以后一直到民国年间,到民国二十二年被投到宫廷外边去,溥仪赐给他的兄弟溥杰。

  这里边还有一个故事,不熟悉的朋友,我要强调说一下,现在提到一些宋画,常常人们有一种观念都在台北,宋画都在台北,大陆没有什么东西,这个观念是大大错误的,我认为宋画台北和大陆是平分秋色的,民国以后溥仪出宫以后文物都被民国政府所接收,后来成立故宫博物院,经过查典,后来故宫博物院这些宋画全部在48年以后运到台北去了,台北宋画非常有名的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郭熙的《早春图》,这是非常经典的,怎么说?大陆有《清明上河图》,有宋徽宗的大批绘画都在大陆,有没有?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有这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怎么来的?有一个事情是我们需要知道的,后来“辛亥革命”以后优待清室条件这拨财产没有动,这也是我们革命不彻底的一方面,没有动他,没有动他以后溥仪渐渐长大,知道早晚在这个地方呆不长,就通过他弟弟溥杰每天进宫上学的时候一点一点往外偷东西,偷什么东西呢?偷卷子、偷册页,大的《溪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那么大偷不出去,所以偷卷子,一卷子就带出去了地神武门的门卫把关也不严格,《千里江山图》、古版的书等等。

  像《四猎骑图》原理也是一个卷子就带出去了,大批的东西后来已经到了宫外,成立满洲国,溥仪把这些东西带到长春,日本一投降,这些东西有一部分带着走,到后来他被捕以后截获了,还有一些东西烂在长春伪宫,被人抢了,这些东西流散到社会上又慢慢收回来,所以这是大批宋画存在的这样一个流通过程。当然他偷当然要偷好的,要偷《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等等,这些是台湾比不了的。但是《四猎骑图》这个东西是送给他弟弟溥杰的,后来流到国外去了,现在流回来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一个事情,这张宋画也是有一定的价值。

  继续说一点后话,这样的番骑图表示少数民族涉猎的番骑图在元明清时期还在继续,特别是元朝和清朝这种题材还在继续,和整个辽金时期不一样,辽金时期只是半壁江山,还够不上半壁江山,元朝是一个统一大帝国,清朝是封建社会最后的辉煌,康熙、雍正、乾隆是最后的辉煌,他们也都喜欢射猎,蒙古族射猎是他的一种传统活动。

《元世祖行猎图》 元 刘贯道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我们看一看到元朝的时候《涉猎图》成为一个什么样子,《元世祖行猎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元世祖就是忽必烈,当然元朝最初建国的成吉思汗,那是蒙族帝国,到忽必烈才建立元朝,定都北京、大都,所以他叫祖而不叫宗,这张画是汉族的画家刘贯道画的,河北人,比较好的画家,这也是画射猎,当中是元世祖,骑马的这个是元世祖,旁边的人物各自不同,有老的、有年轻的等,这个气派就非常大了。

  清朝的《射猎》和元朝又不一样,他是作为对本民族的一种武装力量的锻炼,从康熙到后来每年都到那个地方去,八旗子弟永远表示一种武力的旺盛,那种射猎带有很强的政治内容。我们看一看清朝画的一些《射猎图》,看一个局部《乾隆行猎图》,承德一带的环境,乾隆在那儿射猎,周围布置围场,没有局部,还举行一些其他的活动。

《塞宴四事图》 清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塞宴四事图》山里边行猎,广场上举行一些体育表演、摔跤等等,这种射猎图表现皇朝的盛世,这个发展起来政治意义、所表达的社会内容就更扩展了。

  我今天讲的把个番骑图放在这样一个大的题材,大的时代里边来讲,还讲到古代一些绘画临摹、改造、填款、对人物神情的表现、绘画里面的情绪等等,有很多事情我也还没有弄懂,但是让我来讲,我只有在这儿信口雌黄地来讲了。讲了一个半小时,大家该休息了,有什么问题可以讨论一下,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