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邵彦《赵孟頫和王希孟的世界》 >[第2集]邵彦:赵孟頫研究的难点和趣味点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赵孟頫和王希孟的世界》邵彦:赵孟頫研究的难点和趣味点
 

  主讲人介绍: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绘画史、书画鉴定的教学和研究。2015—2016年期间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高级访问学者。

 邵彦

邵彦

  导语:

  2017年秋,故宫博物院两年一度的大展再次掀起“故宫跑”的旋风。大展以《赵孟頫书画特展》和《千里江山图: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双展的形式,展现了绚丽多彩的艺术图景,呈现了巨大的时间跨度、学术深度和信息含量。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邵彦老师以新颖独到的视角就两个特展分别做讲解,并为美院师生特设双展导览讲座。

 

  主题:赵孟頫和王希孟的世界

  第二部分:赵孟頫研究的难点和趣味点

  赵孟頫研究的难点还是作品真伪鉴定,虽然辟了一个专厅来展现他现在已经被定为伪作的,但是恐怕还远远不止,就像我个人认为前面展厅里就有一些值得怀疑的作品,除了我个人认为,也有一些其他的学者也已经指出展厅有一些作品靠不住的,等会儿来看几个例子。

  另外一点就是,虽然美术史上有这么一个习惯,就是你去研究哪个艺术家,哪个艺术家就是大师,你研究哪一段,哪一段就得是高峰,你要不怀抱着这么一种狂热的劲头,你很难在那种文山画海的轰击之下坚持下来。那么赵孟頫当然是大师、是高峰,这是毫无疑问,可是他是不是就像历来的记载、历来的批评家所说的那么完美,其实在历史记载中赵孟頫可能也并不完美,是今天的人把他想得很完美、很厉害。

  但其实要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赵孟頫的书法水平是很不稳定的。一方面是我个人觉得,后面还会有讲,我们最后是要认识这个艺术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个人觉得他不是一个才子型的人,他是一个学霸型的人物,而这个学霸主要是靠他的母亲天天耳提面命,你看看人家的孩子,这么逼出来的,他没有厌学本身也是一个奇迹。

  所以后来董其昌说的南北宗论,董其昌、莫是龙、陈继儒几个人都避而不提赵孟頫,晚一点沈颢才发现赵孟頫哪去了?放哪里好?才把他放到南宗。其实我体会董其昌他们的心思,不管画风,暗暗地把赵孟頫视为一个北宗的人物,这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赵孟頫这种成功的方式就特别像禅宗里的北宗所说“集劫方成菩萨”,就是苦练出来的,没有功劳有苦劳。

  像书法当中他六体兼擅,六体兼擅这确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他能不能同时把六体都写好,我是深表怀疑的。因为书法这个东西实际上是需要不断地练习才能维持比较高的水平,就是今天成名的大书法家每天都还是在非常刻苦练习,书法家有点儿像跳水运动员、体操运动员,只不过跳水运动员、体操运动员是要训练他的整个身体在空中腾跃的时候才不至于动作变形、失态落水,那么书法家只是训练他的肩肘手腕,可是这也是像跳水、像体操一样非常精密迅速的,就是在3.5秒之中你要完成团身转体三周半,要前空翻720度,这个是非常难的,所以每掌握一种书体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练习,就像王铎这样的大家都还说他是要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就是一天做基本功练习,一天进行创作,写别人的订件。所以赵孟頫他一个人要六体兼擅,我想有些作品、有一些书体就照顾不到,水平发挥摇摆得很厉害,这恐怕是赵孟頫的一个很突出的现象。

  我前一阵听了一个工作坊,当时有一个作报告的青年学者说他研究文徵明的小楷,他从文徵明同时代人作品的那些题跋当中采集的小楷,他觉得这些样本就比较可靠。但是赵孟頫我们通常会采集他画上的那些字体,可是采集下来以后一看会很失望,就是看着画是很好的,可是画上那些字体水平也是波动非常大的。

《浴马图》

《浴马图》

《秋郊饮马图》

《秋郊饮马图》

  这两件画看起来差不多,一件是《秋郊饮马》、一件是《浴马图》。《浴马图》这件是近年已经有学者指出恐怕不太对头。他的线条非常精细,而且有很多细节,这个细节当然很有趣味,因为这匹马正在拉屎,尾巴翘起来,然后屎一团一团的掉下来,有还落在半空中的,有已经落到水里的,还激起几圈涟漪。这是一种非常宋人的画法,非常写实精细的画法,赵孟頫会不会这么精细地继承宋人的画法这个可以讨论,但是把这两件放在一起,我们有一个感觉,看这个坡岸树石还有点儿像人物的画法,人马的画法差别其实还是蛮大的。所以这《浴马图》可能是同时代人的作品,跟赵孟頫有一些渊源关系,有人认为就是虞龢组织的作伪。

《秋兴八首诗卷》

《秋兴八首诗卷》

图册翻拍图

图册翻拍图

  再看这一件《秋兴八景》,写杜甫的诗,但实际上只写了四首。这一件其实本身也有争议,因为写的跟赵孟頫通常的书法不太一样,我这儿找了一张画册上翻拍的图,这儿说是自己40年前写的,“此书是吾四十年前所书,今人观之未必以为吾书也,子昂重题。”有这一段,那么前面书法写的不太像就都说得过去了,很多人都看到这一段以后觉得,噢,这是一个说得通的理由。

  那么书法写得怎么样,我们先不去管他,我觉得这件作品有一个不太说得通的理由,就是里面的错字特别多,大家可以跟我一起找一找。

  第一首好像还没什么错字,越到后来错字越多,第二首开始有了“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南斗望京华。”杜甫的原文是“每依北斗望京华”,这个错的匪夷所思,我们在北半球,校准方向望的是北斗,为什么要望南斗?如果说是为了避家讳,好像也找不到赵孟頫要避北字的理由,可能是作伪的那个人需要避家讳。

  “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这个槎应该是有一个木字旁的,但是没有也还说得过去。

  看第三首问题就多一些,“千家山郭静朝晖,一日江楼坐翠微”,杜甫的原诗是“日日江楼坐翠微”,这个写字的人可能觉得一日对千家比较好,就是杜甫的诗写的不够好,应该替他改一改,改成“千家山郭静朝晖,一日江楼坐翠微。”后面又改了,就改的不大好了:“信宿渔舟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原文是“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改成了“渔舟”,意思也说得过去,大家想用渔人好还是用渔舟好?我感觉是用渔人好一些,渔人对燕子,第二个字相对更虚一些,如果是渔舟第二个字太实,从句上没有问题,但是从那种诗歌美学的感受来说,渔人要比渔舟灵动,跟燕子的对仗也显得更加工稳。

  然后倒数第二句“同学少年俱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原文是“同学少年多不贱”,就是现在参加同学会的那种感受,满桌的同学都是在讲买房买车,我一句话也插不上。“同学少年多不贱”也好,“俱不贱”也好,意思是差不多,但是声韵上有很大差别,“俱”字是一仄声字,“不贱”两个字也是仄声字,“俱不贱”造成这个句子七个字结尾三个字都是仄声,这叫“三仄调”,这是诗歌声韵学里边的大忌,而用“多不贱”就是一个平声两个仄声字,平仄仄,就没毛病。所以“同学少年多不贱”这是对的,“俱不贱”是胡改了,改错了。

  还有最后一首,前面都对的,最后一句 “回首可怜歌舞地,秦中自出帝王州。”原文是“秦中自古帝王州”,秦中自古帝王州这句话想想大家都耳熟能详,那么秦中自出帝王州,这已经不是句意美妙不美妙,声韵完美不完美的问题了,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病句。

  《秋兴八首》这种诗,在古代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是不需要抄的,都应该是背诵默写,这是文学修养最基本最打底的一层东西,一定要背诵的。所以如果写出一些同音字的错字这是可以理解的,小时候背诗可能有些字就光背了音,写没太留意,但是在赵孟頫身上也不太可能发生;而这个“秦中自出帝王州”我想一定是抄错的,因为古字和出字的字形有点儿像,抄错意味着这个人还不能默写《秋兴八首》,这是什么文化水平?在今天无所谓了,但是在古代一个不能默写《秋兴八首》的人应该是文化水平很低的,所以我想这个人绝对不是赵孟頫,更何况这个字写的跟赵孟頫确实是有距离。

  你要把最后一个“古”和“出”的差别放到一边的话,说前面这几个字的差异是不是版本的问题?我稍微关注了一下,还没有具体的研究,但是发现要找到这么差距的一个杜甫诗的版本还真是不容易。因为前一阵去看了另外一个展览,有陈淳写的《秋兴八首》是完整的八首诗,里边也有极个别的字跟流行的版本不太一样,但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所以我想即使是在明代的吴门,当时的文人读书或者是需要抄书的时候用的版本也都是一致的。杜诗版本历来受到文人们的重视,修订、印刷都是很精细的,不是那么容易出问题的。所以这件东西我已经讲过好多次了,我不相信它是赵孟頫的真迹。

《文徵明临赵孟頫兰石图卷》(上图)明,纸本,墨笔,赵孟頫图拓本,纵29厘米,横64.5厘米;文徵明图,纵29厘米,横63.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文徵明临赵孟頫兰石图卷》(上图)明,纸本,墨笔,赵孟頫图拓本,纵29厘米,横64.5厘米;文徵明图,纵29厘米,横63.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还有这件,这件是两段接裱在一起的,我们当时没法一起拍照下来,所以分成两段拍的。前一段是这么一个石刻的拓片、拓本,后一段是文徵明画的《临赵孟頫兰石图卷》,这俩放在一起说这是临这个的,[石刻]这是爷爷,[画]这是孙子,大家看哪个是爷爷,哪个是孙子。明显石刻是按照这个画翻刻的。这个石头在文徵明生活的时代,正好苏州的刻书条石的风气是很盛的,现在在上博展出的吴门书札展里面也有文人的书札讨论,说我找到一个刻工刻碑很不错的,当时就有这样的人。所以根据文徵明的这个画再刻的碑,这是一个后刻的碑。

  更大的问题在于文徵明这件东西是不是对头,一般认为是对头的,可是我认为可能也不大对头,这个现在也不展开讲了。我们今年系庆60周年编的文集,我有篇论文,前几年已经发表过,还会再收到文集里,我认为文徵明画的这种《竹石幽兰图》恐怕大多数都是他的弟子、门人,以及后来的后世的画家作的伪。所以成了柏拉图说的“影子的影子”,我们都要影子N次方了。

赵孟頫《秀石疏林图卷》元,纸本墨笔,纵27.5厘米,横62.8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秀石疏林图卷》元,纸本墨笔,纵27.5厘米,横62.8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文徵明是有问题的,而文徵明所学的赵孟頫是怎么样的呢?恐怕也有问题,据说对文徵明和他前前后后的人影响巨大的就是这幅画《秀石疏林图》。我写文徵明那篇文章的时候,一篇文章不能攻击两个目标,所以赵孟頫这个只好先不讲。但是我对这件东西也是有着长久的怀疑,这件你可以说他画得很好,也可以说他画得比较奇怪,奇怪在哪儿呢?是和赵孟頫那个时代完全合不上拍。

赵雍《青影红心图轴 》

赵雍《青影红心图轴 》

  《青影红心图》这是赵孟頫的亲生儿子赵雍画的,这个儿子的性格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是赵孟頫这个人的性格肯定是很拘谨的,所以赵孟頫要比赵雍画得更加潇洒放逸,我也不太相信,我还是相信风格即人,一个拘谨的赵孟頫画不出比他的儿子更潇洒的兰石。而且从风格的发展来说,如果是赵孟頫发展出了那么一种潇洒放逸的新风格,到他儿子起码应该往前一步,或者至少不能再退后一步吧,所以赵孟頫的兰石,如果他当时画一个兰石的话,我想基本上就是这个面貌,用他的儿子的《青影红心图》可以作为一个标准件来衡量,跟这个差距太大了。

  这件《秀石疏林图》之所以很有名,是因为拖尾上有赵孟頫的自题,这首诗非常有名,写的是“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方知书画本来同”是多么响亮的革命口号,宣告了文人画新时代的到来,可是,我们这儿没有放这个图,这段书法写的字实在是不敢恭维,当然前面说了赵孟頫水平可以有很大的波动,可是,这后面还有一段柯九思的题跋,字也不是太好。

  我们再来看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艺术家的心理探讨。赵孟頫这个頫字很讨厌,我的电脑经常打不出来,就只好把它打成这个俯,这是有依据的。这次展出了一件作品,赵孟頫署的名就是这个俯字,低眉俯首的俯,而且我觉得他叫这个俯字更形象,这个人的性格就是一个打不开的,一个抽紧了,从心理到艺术风格都是比较拘谨的状态。

  这是赵孟頫相对还比较早期的作品,自己画的一幅自写小像,就是自画像,这个人显得很落寞,其实也蛮无力的,虽然像传说中的顾恺之画的谢鲲,后来赵孟頫也画过《谢幼舆丘壑图》,似乎是一个文人悠游林泉,但实际上他非常无力。

  赵孟頫的家世说起来是比较显赫的,他的祖父、父亲在南宋不但是宗室,而且也当了比较大的官员。但是有很要命的一点,他是庶出,而且在他十一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在那样一个家族里,如果没有父亲的庇护,一个小妾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日子肯定不会太舒服。而他母亲的性格又是非常要强的,经常哭着对他说,你只有好好读书出人头地,我活着才有意思。这样的一种精神压力迫使赵孟頫从小就经常通宵地读书,所以他后来年纪大了以后,身体就不太好,可能跟小时候的过劳积下的一些病根也有关系。

  他后来出仕元朝实际上也是出于他母亲的压力。出仕元朝并不是元廷强征,不出去做官就要掉脑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而是赵孟頫谋定而动,静心地等待了好几次机会,并且选择了最好的,起点最高、性价比最高的一次,就是程钜夫的推荐去做官,程钜夫一推荐他的仕途起点就比较高。对于赵孟頫的母亲来说,南宋的灭亡根本就不叫个事,她就对她的儿子说,新朝用人之际一定有做官的机会,你就好好长本事,好好等待,一定有你出去做官那一天,在这样一个母亲鼓励之下,赵孟頫就去做了官。但是毕竟他受的是儒家的教育,忠君爱国的观念我想他还是有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宗室成员,所以一辈子都处于这种矛盾的煎熬当中。

  更何况,老太太想的比较简单,出去做官就是出人头地,但是真的到了官场上发现你作为一个政治家或者是想干点儿实事的官员,施展的空间也是要受到很多掣肘的,甚至最后发现元朝的皇帝虽然有的看起来对他很客气,还有的对他显得很好,可是归根结底也就是他把当成一个象征、一个摆设,一个文学侍从而已。所以赵孟頫出去做官以后,心里是非常的苦闷,他就写过一首诗说“在山为远志,出山为小草。”在山里的时候有一种药材叫远志,象征自己原来胸怀大志,但是出山以后发现只不过是一种株小草。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长成人中龙凤,可以长大了以后无非都是路人甲乙,即使是做了官在官场上他觉得自己最后还是当了一个官场上的路人甲乙而已。

赵孟頫《行书归去来辞卷》元,纸本,纵25.9 厘米,横139.4 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赵孟頫《行书归去来辞卷》元,纸本,纵25.9 厘米,横139.4 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而且付出的代价,这种沉没成本非常高:那些南宋的遗民虽然穷苦一辈子,但是他们精神上非常骄傲,挺直了腰杆做人,而这一切赵孟頫是彻底的断送掉了,他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而且他也知道将来后人会怎样的骂他。所以《归去来兮词》是赵孟頫从比较早的时候一直到晚年都特别爱写的一个题材,就是不要做官了,我要回乡去,表达他内心的这种灵魂的呐喊。

  这件就是现在发现的署有孟俯,俯首的俯,孟俯这个款的唯一的书迹,这个时候他才四十四岁,而且卷后还有一段启先生也是比较年轻时候写的题跋,启先生认定这一件虽然写的是俯首的俯,但是通过风格、通过各方面的证据,认定这就是赵孟頫的真迹。所以我们也就知道赵孟頫有时候把他的名字就写成这个“俯”。

  启先生题跋前面当然是讲这卷写的怎么怎么好,最后谈到了署名问题,说:“至于此卷署名俯字,观者多疑之,然自用笔结字以至笔墨印章签题跋尾,无一不足以证其真实不虚者。故吾将据此大书以补松雪传记曰:名孟頫,亦书作孟俯也。”他认为这个信息是可以补充到赵孟頫的传记里的,他的名字是有不同的写法,自己也采用了不同的写法。

  这样我们比较简单地把赵孟頫介绍了一下。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3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