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傅无为《阿比•瓦尔堡的《马奈与意大利古代艺术》: 一幅心智方面的自画像》 >[第2集]傅无为:毕生研究的总结性成果

视频信息

名称:傅无为《阿比•瓦尔堡的《马奈与意大利古代艺术》: 一幅心智方面的自画像》傅无为:毕生研究的总结性成果
 

  主讲人介绍:

  Uwe Fleckner(傅无为):德国著名艺术史家、汉堡大学教授,现任德国图像学核心机构瓦尔堡档案馆(Warburg Haus)馆长。德国艺术史是世界公认的艺术史发源地和学术最高峰,傅无为教授代表着德国艺术史最活跃和具有国际眼光的中生代力量。他所领导的瓦尔堡档案馆是图像学理论的诞生地,近年再度成为全世界艺术史、图像学最关键的研究基地。

Uwe Fleckner(傅无为)

  导语:

  此次傅无为教授的讲座集中于瓦尔堡对马奈的研究。1928 年,瓦尔堡有机会深度了解和研究法国印象派艺术大师马奈的创作,从而激发了他贯通古代与现代艺术图像模式的研究方法,探索图像背后人性的显现与文化历史的流传。傅无为对此研究最为重要和最具颠覆性的一点是,瓦尔堡对马奈作品进行的图像学分析和研究,也是对自我精神状态、心理与智性的投射,犹如勾画一幅情性的自画像。对于这位饱受精神疾病折磨、一生都在与狂躁抑郁抗争的艺术史、文化史学家而言,历史与当代图像的研究在其身上发挥着治疗作用。因此,他也借用马奈名字(Manet)的拉丁语源构成的座右铭鼓舞着自己:“Manet,Manebit!”(坚持,坚持下去!)

  主题:Manet,Manebit!(“坚持,坚持下去!”)阿比·瓦尔堡的《马奈与意大利古代艺术》:一幅心智方面的自画像

  第二部分:毕生研究的总结性成果

  诚然,德国艺术评论家对马奈的看法终于在1928年发生了变化。现在,在表现主义的首要影响下,马奈在大部分情况下是被视为一个历史人物,“同时既革命又保守”;他与先前艺术,比如语委拉斯凯兹的关系,被认为是“一座依然可以通行的桥梁,将我们与一个伟大的过往时代联系起来。”然而,一个艺术史学家对一个现代主义画家如此关注,甚至将他视为一种改变艺术范式的历史模式的见证人——这一事实在上世纪20年代是很不寻常的。但是,在观看过柏林的马奈回顾展后,总是作为“越界者”的瓦尔堡就开始着手相关工作。

拉斐尔《雅典学院》1510年到1511年间

       到了1928年5月,他把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纳入了《记忆女神图集》(Mnemosyne-Atlas)的第一个以摄影形式记录的版本中。在这个尚不确定的早期图版中,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是如何吸纳古代艺术的论证只是试探性地联系到了古代作品,其例证包括拉斐尔于1510年到1511年间创作的《雅典学院》(The School of Athens)(梵蒂冈, Stanza della Segnatura)、创作于1512年的《Galatea的胜利》(Triumph of Galatea)(罗马, Farnesina别墅),以及1516年修建的Agostino Chigi的墓葬礼拜堂里的一幅穹顶镶嵌画——其所根据的是拉斐尔的一个设计。

       《草地上的午餐》被置于这个图版底部的边缘处,作为瓦尔堡对文艺复兴之后到自己时代的一种预告。在这个图集后来的版本中,瓦尔堡的论述要具体得多,因为他讨论到了绘画主题具体的流转变迁,并围绕着“外光派绘画(或露天画, plein art)取代奥林匹斯诸神”是如何实现的这一问题,研究了所有与拉斐尔和马奈相关的绘画材料。

  1928年秋天,瓦尔堡前往意大利,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接触到更多绘画和文本材料,用于建构他的理论,并在罗马的Hertziana图书馆(Bibliotheca Hertziana)举办的一场展览上报告他当前的研究状况——这场展览题为《Domenico Ghirlandaio工作坊中的古罗马艺术品》(Roman antiquity in Domenico Ghirlandaio’s workshop)(伴随着一场讲座)。

Marcantonio Raimondi复制的版画帕里斯的裁断

       在意大利期间,他也致力于了解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在图像学中的谱系关系。在1928年12月访问蒂沃利(Tivoli)期间,瓦尔堡在Nicolaes Berchem的《帕里斯的裁断》中发现了一例17世纪中期对拉斐尔的绘画创新手法的改造——这幅画藏于埃斯特庄园(the Villa d’Este)。引用歌德的说法,他把这一例改造利用描述成是“位于古代石棺、拉斐尔和马奈之间的一个古怪好笑的‘前颌骨’(“incisive bone”,区别猿与人的一个骨骼结构)。”

       将其视为是一个主题从古代流转迁徙到当代的过程中一个缺环。他将这一发现,以及《草地上的午餐》都呈现在他展览讲座中展示的图版上,借此图版将17世纪荷兰画家对古代艺术的吸收利用阐释为是一种“能量的反转”(inversion of energy)。展出图版上的整个罗马绘画系列对瓦尔堡这一时期的研究提出了方法论上的最大挑战:“探讨这种方式的意义:恢复古代艺术中的情念模式(Pathosformeln),以满足基于能量传递、强调表现价值的历史理论。”

  然而,当瓦尔堡仍在罗马期间,他已经注意到古代和现代早期“帕里斯的裁断”中描绘的人物形象,与马奈的田园牧歌情调的户外景观之间,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对立。基于这种对立,瓦尔堡单独提炼出一个图像系列总结其研究。这组系列不仅针对马奈这位法国画家,在“马奈与意大利古代艺术”这个标题下,他制作了五幅图版,其中一共包括了250多幅复制的图像——在完成了这一主题的几场私人讲座之后,他把这些图版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亲密的同事格特鲁德·宾。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

       这些集成在一起的图画排列,从丢勒早期的创作对于古代艺术中情念模式的升华,比如其吸收古代艺术而形成的“混合风格”,或发展了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理想化风格”的新风格;扩展到中间的拉斐尔/马奈的图像;再经由中世纪晚期占星术的图解,延伸到取自于太阳系图像学领域的古代和后古代的描绘、法厄同的陨落(the fall of Phaeton,Phaeton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一个人物,曾经驾驶太阳战车,致使地球要燃烧起来,宙斯将他从战车上击落,他由此殒命),以及各种飞升(ascension)的场面。

  瓦尔堡用四幅图版围绕中间的拉斐尔/马奈图版,构成了一个框架。四幅图版包含了基本的画面的结构整体(complex)——瓦尔堡毕生都在致力于研究这些结构整体(从他有关波提切利的学位论文就开始了)。以上事实表明了这一系列结构图像对于艺术史研究者而言有多么重要。在1929年4月17日写给Fritz Saxl的一封信中,瓦尔堡描述了与这些图画相配合的一个文本。

       他最初打算在纪念德国考古学研究所成立一百周年时,在罗马以一种未经编辑的形式出版这个文本——他计划要撰写一个对《记忆女神图集》的理论介绍,以上文本是作为这个理论介绍的一个结论。他将这些图版作为礼物送给了格特鲁德·宾——后者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关键性的支持,并陪同了他的意大利之行。

       他是要籍此感谢这位女士,认为她在个人层面上是一个重要的“印象方面的协助者”和“表达方面的确认者”。以上事实也说明瓦尔堡认为《马奈与意大利古代艺术》那一系列图版具有一种特殊的重要性:它们名副其实是一个凝练的(in nuce)个人成就的传记,并且是以图像形式(in imagine)传达出来。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