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普遍与特殊:何为亚洲性 >[第3集]酒井直树:政治美学

视频信息

名称:普遍与特殊:何为亚洲性酒井直树:政治美学
 

  主讲人介绍:

  酒井直树:美国康奈尔大学亚洲研究学科讲席教授。他曾在比较文学、思想史、翻译研究、种族主义与民族主义研究以及文本性历史等领域发表著作。先后出版:《翻译与主体性》(明尼苏达大学出版社,1997年)、《过去的声音》(康奈尔大学出版社,1991年)、《作为语言和民族的日语的死产》(Shinyô-sha, 1995年)、《美式和平的结束和蛰居族的民族主义》(株式会社岩波书店,2017年);他也参与编辑了多卷丛书,其中包括:与桑德罗·马泽德联合编辑《翻译》专刊:《翻译的政治》(2014年)、《翻译、生物政治、殖民的差异》卷4、与苏哲安联合编辑《痕迹——多语种文化理论与翻译系列》(香港大学出版社,2006年)、与柳玄珠联合编辑《跨太平洋的幻想》(世界科学、2012年)。酒井直树同时担任“痕迹”项目的创始编辑,该项目是韩语、汉语、英语、西班牙语及日语的多语种系列。

酒井直树

  导语:

  酒井直树教授与孙歌教授这两位长期致力于研究与表述亚洲问题的学者将就近期他们在该领域的思考分别发表主题演讲,并在演讲之后结合亚洲近代以来的历史进程展开对话,针对目前的国际关系格局以及迅速推进中的亚洲一体化的新现实,探讨今天该如何认识亚洲这个范畴,以及亚洲这个范畴在进入我们的历史,重新审视那些在既定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中所被忽略的问题时所具有的超越性视角。

  主题:普遍与特殊:何为亚洲性

  第三部分:政治美学

  进入下一个话题,也就是再回到之前的那个亚洲和理论的问题框架里面,为什么我们会在讨论这两个概念,放到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非常不和谐的或者是不协调的感觉。

  如果一个人他是亚洲人或者是亚裔的话,我们通常不会期待他有很强的理论功底,或者是他从事理论的工作这样一种预设,其实反面还有另外一个预设,就是如果这个人是西方人或者是欧洲人的话,通常我们可以期待他在理论方面有比较强的能力也好,或者是潜力也好,但是这两个预设就像硬币的两面一样,这两个预设之间的关系在国际上通常被称作对位的东西。

  比方说西方人也好,欧洲人也好,就那么执著于把欧洲和西方跟亚洲区分开来,其实问题的症结的根本可能存在于西方的这个身份认同本身,充满了焦虑或者是充满了危机感,当时30年代法西斯之所以抬头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因为在当时的欧洲社会里面,在很多社会阶层里面,都有一种广泛的焦虑的情绪、不安的情绪,而在20世纪初的时候,关于欧洲的这种神话性概念的建立,还有它在现代国际社会当中的优越性地位,已经在西欧国家里面获得了广泛的认同、认可和支持,也就是地位非常稳固的一种想法。

  虽然说20世纪初的时候,在西欧人里面都确信他们的优越地位,这个事情已经成为事实,但是在文化资本经济积累,还有技术技能,还有科学知识上,欧洲社会的这些中层的人民其实远远还没有那么自信,虽然知道自己好像是在一个优越的地位,但实际上也不是特别确信这个事情,所以如果有人指出一个替罪羊给他们,他们很容易被这种言论所吸引,所以在一战和二战期间的这段时间里面,成为替罪羊的,就是非欧洲或者是亚洲元素入侵的象征就落到了犹太人的头上。

 展览作品 《机能丧失第三号》 陈界仁 约8分钟 1983年 行为表演,超8mm影片转DVD

  所以我想要提醒大家的是20世纪初的这些反犹的潮流,其实也是一个反移民种族主义的问题。80年之后今天来看,刚才那些要素就是文化资本经济实力,还有技术知识、科学知识上面来说,可能现在欧美社会的这些中下层的人民就更没有自信,说他们比非白人的这些亚裔或者是其他非欧洲群体的这些人有任何优越感,他们就更难有那种自信了。

  在20世纪初的时候,马克思·韦伯曾经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西方在数学和科学上、科学理性上取得了如此高的成就,今天如果有任何社会科学家还问这样的问题的话,只会成为一个笑话,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人可能有点儿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相关性,然而尽管如此,指认替罪羊的这一套说法在今天仍然有效,而且它越来越有效,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欧盟的一些成员国,包括日本都还是非常受欢迎。

  作为纳粹的反犹运动的受害者,胡塞尔当时对于纳粹提出的这种欧洲文明的观念予以了回击,因为他自己被当时所谓的这个欧洲人性,他已经失去了参与欧洲共同体的资格,在他自己的国家里面,所以他的抗议的方式就是提出一个跟法西斯的民粹主义完全不一样的,从完全不一样的角度去重申所谓欧洲人性的使命到底是什么,而他重申的他自己的这个理论里面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强调欧洲人性也好、欧洲精神和理论之间的紧密的关系,整个欧洲的哲学也好、思想也好,是在朝向这个理论的方向发展的,而这一点是中国和印度人没有的东西。

展览作品 《cosmos》 崔正化 2017年 5000个塑料篮子

  我在这个研究领域工作了近四十年,这个领域里至今西方和非西方地区的区别,还是作为某种教条式的存在,依然存在,哪怕在今天很多做区域研究的一些从业者也就是学者还是把他们自己定性或者是定位为一个西方人,但是如果问他们是不是像胡塞尔那样致力于目的论式的欧洲精神也好,人性论也好,他们是不是对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研究水平或者是专业程度感到非常骄傲,是不是确认自己就是一定比非西方的学者更加优秀,答案是否定的,就是根本已经完全不是这样的了,但是他们在理论上有的时候是非常千疮百孔的,能力不足。

  所以如果在今天的学术界里面再去讨论西方和亚洲的分野,是不是还有意义或者是必要,不过今天的政治氛围就像刚才提到的跟20世纪30年代非常的相近,尤其是在后工业社会的各个国家,包括美国、日本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或者是非常广泛的这种反移民的种族主义运动,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历史或者是时代背景下,我们是不是还有必要再回到最初区分西方和非西方的这种人类学差异的讨论上去,因为时间有限,就以这个问题结束发言。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