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举世聚焦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东方艺术巨制的传奇与赏析 >[第2集]对话: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的百年流传故事

视频信息

名称:举世聚焦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东方艺术巨制的传奇与赏析对话: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的百年流传故事
 

  嘉宾介绍:

  陈奕名:雅昌艺术网副总编

  孙炜:学者、长期关注艺术品收藏市场

  殷华杰:北京保利拍卖中国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

 

从左至右:陈奕名、孙炜、殷华杰

  导语:

  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于12月14日开始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举行预展,12月16日开始在北京四季酒店开始拍卖,其中齐白石旷世巨制《山水十二屏》更是有望创造中国艺术品拍卖的最高价纪录,特别邀请两位嘉宾讲述本件作品背后的创作与流传故事。

  主题:举世聚焦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东方艺术巨制的传奇与赏析

  第二部分: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的百年流传故事

  陈奕名:刚才殷总讲说,我们经济和政治的话语权在逐渐上升,其实我们更重要的是文化话语权,我们跟西方艺术品这种价格的体现,可以看到整个中国艺术品的价格不断地回归和上涨,是我们文化话语权和文化自信力的一种表现,刚才提到这幅巨制的传奇,孙老师是黄将军和郭秀仪女士这样一个资深的研究者,这样的一个文化学者,刚才您讲到第一次流转,其实我们现在回溯整个这个画,中国话叫传承有序,这个时候您说第一次流转转到黄琪翔将军和郭秀仪的女士手上,有什么故事吗?

  孙炜:这个故事比较多了,刚才殷总说到在1954年,实际上这个前后陈子林先生就转手了,我是多年前出过《清风见兰:郭秀仪的艺术生涯》这本书。在1957年齐白石去世的时候,就办了一个齐白石的遗作展,这个作品就出来了,上面已经就署名郭秀仪收藏,这已经确定了。

  那么我们现在说陈子林收藏了将近30年,他是1925年做的,也就是我们大略就是30年,怎么传到黄府去的,黄琪翔郭秀仪家去了,这里面有一个中间人,一个关键人物叫刘金涛,刘金涛现在都知道了,是一个裱画名师,就是说陈子林到了解放初期,他想把这个画卖掉转让掉,就找到了刘金涛,刘金涛第一个去找的谁呢?

  两个都是名人,一个是艾青大诗人,艾青读大学的时候他是学美术的,还有一个就是工艺美院的院长张仃,他们看到这个十二条屏激动的不行,刘金涛先生的描述,看到了这个简直跪下来看,但是因为囊中羞涩,买不起十二条,所以他们俩就提出俩人各买两条,也就是四条,陈子林说不行,因为收藏家对自己的作品多是非常爱护的,不能把它打散,所以又叫刘金涛代找下家。

 

黄琪翔郭秀仪夫妻

  再找下家就找到了黄琪翔郭秀仪,刘金涛跟郭秀仪它的渊源在哪儿呢?就是齐白石。这个要说到黄琪翔是国民党,我简单介绍一下黄琪翔和郭秀仪的身份。

  黄琪翔他一直是读军校出来的,从广东陆军小学到武汉所谓的陆军中学,就是武汉第二预备学校,一直到保定军校毕业,他一路是正科出来的,那么他在保定军校的时候,他的学生是谁呢?国民党副总统陈诚,关系非常好。他们保利这回还有陈诚的东西,黄琪翔在一辈子当中,他跟几位重要的历史人物,像陈诚、周恩来、张发奎,包括邓演达,交情都非常深,那么这是其一。

  他到了1946年晋升为上将,后来二战结束以后,他是国民政府驻德国军事代表团的团长,一直到了1949年,他跟国民党决裂,1949年的9月,他在周恩来的直接安排下,坐轮船到了天津港下船,然后直奔北京,那个时候第一届政协的预备会结束了,但是他赶上了一届政协。

  还有一点要说到郭秀仪,郭秀仪是大家闺秀,郭秀仪的祖父的哥哥是谁呢?叫徐润。徐润可是中国的一个民族大资本家,有中国茶王之称,我书里多有介绍,我不具体说。

  还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因为大家一直以为郭秀仪是一位官太太,其实不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郭秀仪是第一批青天白日勋章的获得者,到了九几年咱们国家举行抗日战争胜利的纪念会的时候,有三位抗日女战士向她们敬礼,其中之一就是郭秀仪,而且郭秀仪是唯一获得勋章的抗日女战士。

 

郭秀仪夫妇与齐白石合影

  我们再接着说,说到为什么跟齐白石有缘,里面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笑话,就是说郭秀仪怎么就拜师齐白石,这其中涉及到一个人,老舍的夫人, 1950年郭秀仪他们到了北京住在哪儿呢?住在奶子府胡同的16号,对门十二号是罗隆基,新中国第一届森林工业部的部长,是一个著名的民主人士。老舍先生也住在那儿,住在他的隔壁,老舍跟黄琪翔他们家非常熟悉,因为什么呢?1938年的时候黄琪翔做军委会政治部主任的时候,他的第三厅的庭长是郭沫若,郭沫若就组织了当时的一批的文化人,组织了抗敌这么一个文化的组织,老舍当时是一个总务处处长,这些都有资料,他们很熟。

  就是这个时候,郭秀仪跟胡潔青也就是老舍的太太,俩人关系非常好,跟姐妹似的,胡潔青平时老舍外出的时候,胡潔青也用老舍的书房,在那儿涂抹画画。有时候郭秀仪就去看,跟着也涂两笔,那个胡潔青就说,你怎么画得这么好啊,这就到了1950年,就是黄琪翔和郭秀仪跟着老舍他们夫妇到齐白石家,当时已经开始买他的画了,因为这个机缘买了,突然有一天郭秀仪跟胡潔青到了齐白石家里,齐白石忽然问她听说你要跟我学画,这个郭秀仪毫无思想准备,但是郭秀仪这个人特别机灵,郭秀仪说她当年39岁,她说大师我这个年龄还能学吗?还来得及学吗?就是这个意思,齐白石说了一句话,他说“人要是能活100岁,你还有60年的时间可以作画。”就是这样的,郭秀仪说好吧我就拜师吧。

  拜师当中还有很多趣事,比方说她们一起拜师的一共有四位女的,全是女弟子,一个是胡潔青,第二个是郭秀仪,第三个是陶圣安,第四个是高尚谦。陶圣安是谁呢?陶圣安是当时杨虎的夫人,杨虎这个人是一个历史人物,简单说一下,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时候,在上海大杀共产党的,当时有一句话叫“虎狼成群”,虎就是说的杨虎,群是指的陈群,他是双手沾满共产党鲜血的人,但是后来在工作上,他是政治上完全倾向共产党,以后到解放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

 

齐白石

  那么高尚谦是谁,高尚谦是一个美女画家,她一度在北京画院,她当时这个是资料确凿的,当时罗隆基是一个钻石王老五,他们俩正在谈恋爱,是这个关系,她们四个人就拜师。拜师还有一个,因为郭秀仪是一个特别新派的人物,胡潔青很传统,就是说拜师咱们按照传统,老师在上坐在太师椅上,弟子要行跪的,郭秀仪说我就出礼金就行了,我不下跪,胡潔青说拜师哪能不下跪呢?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但是齐白石有言的,就跟郭秀仪亲自说的,说当时看到刘金涛说,他说我的画全是交给刘金涛裱的,一个刘金涛人老实;第二家里比较困难,齐白石一直比较照顾他,那么郭秀仪听了老师的话,从此以后家里所有的画,都是找的刘金涛,她对刘金涛非常好,刘金涛只要一到郭秀仪家,郭秀仪第一个就声张要烧红烧肉,因为当时经济比较困难,2010年就是保利办郭秀仪的展览的时候,刘金涛来了,我在边上,刘金涛看着,就是黄琪翔郭秀仪的儿子黄向明,他的小名叫黄龙,看着大声叫黄龙,他的耳朵有点儿重,黄向明先生就去跟他打招呼,两个人就回忆到当年的时候,很感动,刘金涛老先生坐在冷椅上淌眼泪,这个感情就能回忆到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艰难。

  我们接着说,就是说这个刘金涛找到了黄家,就把这个事告诉他了,十二条屏,因为在黄琪翔家是这样的,男主外女主内,都是郭秀仪作主,郭秀仪说就买了。您知道当时多少价钱,新币4万5千,这在50年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个几千块钱贪污要枪毙了,这是一个天文数字,然后没二话就交割了。

  因为陈子林跟收藏界的人很熟悉,收藏界的人咱们说句俏皮话,付款的时候总是不太利索,碰到这么一个收藏家,这么利索行,陈子林就非常感动,因为当时就是行话说的拉纤,这两家不见面了,交接完了陈子林就跟刘金涛说,央求他你带我去看看,见见面,因为交易完了,刘金涛就带着陈子林来拜访黄琪翔过去,你看陈子林拿了一张齐白石的大桃子,要送给他,说你们这么爽快,这么好的人家,你看我开的价你们都没还价,就像你刚刚说的这种东西太伟大了就买了。你猜猜郭秀仪说了什么?当时齐白石还活着,郭秀仪说:我哪能要您的画,您要转让的时候,您家里已经发生了问题了,您要是硬要给我,咱们按照老师现在的行情价,我把钱给你,就这么着,这个是交易完了。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 立轴 设色纸本 180×47cm×12 1925年作

  交易完了这个画我再简单地说,就是到了这个画,其中有一次离开了他们家,就是1966年8月文革爆发了,发生了抄家。

  殷华杰:刚才你说交易的价格是多少,45000多的新币,那个时候新中国实行人民币改革,一万换一块,就是45000新币,这里面我们现在没有这个概念, 45000是多少,但是我上个月曾经看到一个历史资料,就是当年在1952年1953年的时候,也是新币转换的时候,要修一个船闸,那个船闸是国家使得钱,都是国家拨款的,当时拨款是7万多,一个船闸当时的整个修理建设费用是7万多人民币,而我们这个画是4万多,就是说一个船闸在当时在新中国建设里面也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了。

  孙炜:我继续说下去,这个期间,有一次抄家以后,后来到粉碎四人帮以后,到了80年代的时候,退还抄家物资,这些东西又回来了,是谁去拿的呢,黄琪翔和郭秀仪的外孙叫于峰,于峰先生是骑着自行车把这十二条屏拿回来的,这十二条屏当时已经裱成轴了。

  不久就到了1986年,这又是一个结点了,1986年有人来敲郭秀仪的家门,这个人是台湾来的,台湾来的是谁呢?叫白先刚,白先刚是白崇禧的第六个儿子,他第五个儿子非常有名叫白先勇,是一个著名的作家,那个时候黄琪翔已经去世了,黄琪翔70年文革中就含怨去世了。郭秀仪就很高兴,这是白家小六子,就是你小的时候我都抱过你,因为什么呢?

  黄琪翔是粤军的将领,白崇禧是桂系的将领,但是这两个地方派系的军队历史上一直非常纠结,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但是私人关系都不错,曾经好到什么地步?就是1938年黄琪翔出任军训部次长的时候,军训部部长就是白崇禧,当时李宗仁就说我们三个以后养老的时候,大家都在桂林一起养老,这个就派了谁呢?派了他的太太郭德洁去买了桃花江畔假山下最好的地方20多亩地,就是李宗仁太太,就是建了黄琪翔的公馆,他们是准备养老的,这一处公馆现在还在,现在都编号了,是5号公馆,就说明黄琪翔跟白崇禧的关系非常熟。跟着白先刚来到郭秀仪家的人,有位台湾人,台湾人是谁,我们现在是说也是他们行家里非常著名,就是著名的收藏家画商王台庆先生,至此王台庆就跟郭秀仪建立联系。

齐白石 《山水十二屏》(三屏)

  郭秀仪有一点特殊情况就是什么?郭秀仪解放以后一直没有出来工作过,始终是全职太太,她没有收入,黄琪翔70年故去以后,她在王台庆先生的游说下,把她收藏的一批非常精的作品,主要是这个十二条屏,还有和平鸽,还有九条幅,这都是非常著名的,这个就由王台庆弄了。

  那么我简单的再往下说一下,就是1989年开始交易的,当时是怎么卖的呢,我今天带来了一点东西,可以给大家看看,这个是80年代郭秀仪请人拍摄的照片,就是它这个,作为留存,因为当时的信息都非常不方便,那么王台庆是怎么卖的呢?我先保密,他跟郭秀仪交易的价格。但是先说王台庆,王台庆在台湾帮着一个大银行家买东西,这个银行家谁呢?郑乔志,菲律宾的大银行家,有一千多家银行,王台庆就跟郭秀仪谈好了,以后先是找郑乔志,这个郑乔志收藏有一个特点,凡是你要来卖给我东西,我要打七折,这个王台庆就受不了,然后就继续找下家。

  找到了谁呢?就是台湾现在非常著名长流画廊也叫长流美术馆的馆长,这个就是黄承志先生,这个殷总他们都很熟,当时协议的价格是多少呢?100万美金,我没说郭秀仪跟王台庆的价格,王台庆跟黄承志先生的交易价格,但是这么大的数量,你想想八九年也是非常巨大的一个数字,因为当时台湾隔着海峡相互之间,也不是很坦然吧,那么怎么办呢?就是黄承志每一次给他10万美金,然后王台庆或者说是他太太王嫂,我多是跟王台庆先生核实过的,就背到台湾去了。

  这样十二条屏一直交易到什么呢?一直交易到90年,这十二条屏才完成了交易,这个我后来看那个黄承志先生写的文章,他说等交易完成了,他说悬吊在空中的那一颗不安的心终于落地了。黄承志这个也出现了,黄承志最早长流画廊就是台湾出的,这个书是我从赵总那儿切的,这是多年前拿回来的,长流美术馆这个是。

齐白石 《山水十二屏》(三屏)

  殷华杰:王台庆我补充一下,大家都知道新中国以后,我们是现在一种由于我们那种新的制度,还有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对中国传统的艺术以及艺术市场这一块,我们一直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形成,中国所有的经营都是国家文物店,或者是国有的画廊才能经营,一般的私人是不允许经营的,而艺术品呢?除了在国家博物馆以外,其它的都基本上是在私人的手里边,如果要经营交易的话,那只能私人与私人之间来进行交易,而这个在我们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上当时不是那么允许的,所以这样的一个艺术市场也几乎是萎缩的。

  另外再加上我们又经历了文革,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经历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包括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些艺术家,当然齐老爷子过世的比较及时,我说的话有点儿不恭,57年他过世的,没有经历过我们后来的这么多的大风大浪,大家都知道后来的很多的画家,包括我们所提到的那些像老舍等等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都受到了一定打击,到牛棚的到牛棚,自杀的自杀,所以中国的艺术品其实在那个时代应该是经历了一个血雨腥风的时候,经过了一个非常衰落的时候,特别是文革对中国传统的艺术的这种破坏,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断层。

  这种断层也影响了我们的艺术市场,使我们的艺术市场,从古代到民国到后面经历了一系列的空白,实际上是从1949年一直到我们的改革开放1978年,在这个之前,我们是没有艺术市场的,我们中国的周边特别是华人聚居的地方,比如说台湾,比如说香港,比如说新加坡,包括马来西亚,这些华人他们在有效地继承了、传承了中国的文化以及中国的艺术,再加上他们的经济先于大陆崛起,尤其是台湾、香港,当时都是引领在华人世界里面,是属于经济最发达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富起来的一些中国人,再加上他们对中国传统艺术并没有产生像我们在大陆的这种切断,所以他们对中国的文化经历了有效的继承。

  那么对中国的艺术市场,其实也是进行了有效的继承,这里面我们所知道像台湾包括我们刚才所提到的郑巧志,以及黄承志这些著名的企业家以及收藏家,像在香港,我们有很著名的收藏团体敏求精舍,在台湾有清玩雅集,都集中了最顶尖的企业家,最顶尖的富豪,也是最顶尖的艺术品。

 

齐白石 《山水十二屏》(三屏)

  而正因为有这么一个差距,当改革开放的时候,门户打开的时候,中国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的,可以说是百废待兴的,所以呢,这是从香港从台湾进来的到了大陆,发现大陆的文物商店里面,或者是他们头脑里边所认为的那些伟大的艺术家,比如说张大千,比如说齐白石,比如说吴昌硕等等,包括从古到今的这些艺术家,在他们那边都已经是很高很高的价位。

  因为在他们那种经济的平台上面水平上面,他们确实是那个价格,而在我们的时候,每个人的工资在70年代可能才几十块钱到一百块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一百块钱的工资是非常高的了,所以他们到中国的这些文物商店,以及到画家家里面,包括到个人的收藏,个人收藏家家里面看到这些价格,简直就是白菜价,所以他们大肆地进行了一些收藏、购藏,那个时候,中国确实是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初期,你知道用邓小平的话讲,我们国民经济已经经历到一个崩溃的边缘,那么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发展,发展没有钱怎么办,把一切能变钱的东西能变钱。

  所以那个时候无论是文物商店,无论是国家收藏,还是个人收藏的这些艺术品,甚至有一些时候是国家有组织的在文物商店把一些低端的,或者是一些普通的,或者是存世量比较多的进行了一些类似于出口创汇。

  所以在那个时候,背景就是这样,在这件作品也就是当这种中国艺术品完全向外扩散的时候,我们现在不同,现在我们认为就是我们现在要扬眉吐气的,我们拍卖已经二十年,最起码说在我所见到的十五年里边,我们的中国艺术品一直是回流的,就是我们在70年代80年代,把东西往外卖,在40年代之前当时由于动乱,这些商贾名流们是往外走,一直以来应该说是从敦煌的唐人写经那个时候,从八国联军的时候,在中国积贫积弱的时候,我们中国的艺术品一直是向外流的。

  而到了近二十年,这个时候产生了一个转折,甚至到了70年代80年代还是向外流的,包括像这些东西我们大陆留不住,因为建设需要钱,人民也需要钱,我们现代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也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把这些东西舍出去,国家才能够得到建设的资金,而我们现代已经相对来讲比较成功了,并且我们的经济体量,我们的经济已经发展到远远超过了台湾、香港,包括海外,在世界上我们超越了日本。

 

齐白石 《山水十二屏》(三屏)

  这里我再插一句话,齐白石我们为什么说他是伟大的艺术家,这边有吴昌硕,吴昌硕也是我们这次拍卖的十二条屏,为什么说他是伟大的艺术家,你想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或者说一个西方的艺术家,哪个国家本民族的艺术家被另外一个民族大量的去收藏,并且他不是白菜价的去收藏,而是达到一个进入另外一个国家主流的艺术,并且是把他作为最重要的那个艺术家来进行收藏的,我想只有吴昌硕跟齐白石。

  吴昌硕我们初步的统计,在日本可能会有六千件作品,而齐白石在日本要有三千件,这是我想任何一个西方艺术家,还有任何一个我们中国未来的一些艺术家可能都不能实现的一个状况,就是把我的作品卖给一个另外一个国家,作为主流、作为艺术的最高峰来进行收藏,所以齐白石、吴昌硕他们是伟大的艺术家,刚才我们又回到七八十年代,我们中国的那个状况,那个时候我们大量的作品都是在外流,这也不外乎像这种最伟大的作品,还是一样的流到了那边。

  刚才台湾有一个很著名的收藏团体,叫清玩雅集,黄承志也是清玩雅集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长流那个时候叫画廊,现在是长流美术馆,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顶尖的艺术家,顶尖的收藏家,他收藏的东西作品之风,我们再散见于我们这几十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上每每都有他的东西,都有他的收藏,他自己现在长流美术馆到那边去也会看到,而齐白石的这件作品到那儿去以后,就变成镇馆之宝,一直放在那边又是几十年。

  这里面刚才孙炜老师也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人物叫王台庆,王台庆就是10月份我在香港还遇到,王台庆跟他的夫人郭海桃,他们当时讲转手这件东西的时候,是历经艰辛,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70年代80年代,交通是非常不变的,尤其是台湾到北京,从台北到北京非常非常难走的,必须要通过香港过境,那个时候不像我们一天好多班,那个时候一个星期可能只有两班,只有一班,他们是当天晚上从台湾飞到香港,郭海桃跟王台庆他们两个人是在香港的机场候机楼里面过夜的,那个时候可以想象在那种破落的机场里面过夜,然后再到北京来,每一次因为他们的钱也不是那么很多,每一次只能够拿刚才孙老师讲的,就是只能够从藏家那里拿10万美金,先拿一条,用一种蚂蚁搬家的方式,历时一年多才把这一件作品,从北京搬到了那个地方,实现了交易,很不容易。

  当然了,王台庆他们也维持,这种很勤奋的,那时候很勤奋的作为一个艺术商人,也从中国搜罗了很多的非常高端的艺术作品到了台湾,以及到了一些最顶尖的藏家手里面,这个人其实我们现在可能大众对王台庆不太了解,王台庆曾经也是一个电影演员,现在他的儿子可能比他还要出名,他的儿子就是现在台湾比较当红的,叫王大陆,一个很帅的帅哥,我想这里面可能如果你们是追星的人,大家都知道,那个就是他的父亲,郭海桃就是他的母亲,王大陆我那个时候到台湾去的时候,他还在上中学。

  王台庆是一个非常勤奋,也是一个非常低调的艺术商人,经他手的中国艺术品,我想可能有十个亿吧,应该是这样,有十个亿人民币,我记得他四五年前到北京来的时候,他住在古玩城那个地方,有一个叫大东海的,他说我在那里面过夜很好,很吝啬的,爱画的人往往都是非常吝啬的,因为他们有一点点钱都会去做他们的收藏了,而对自己的一些生活是极其简单的,我们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到,所以能够收藏这么伟大的艺术品,都有很艰辛很不容易的故事,必须要放弃很多的享受,才能够达到一种收藏的成功。

  80年代,到了王台庆手里边,王台庆把它转到了我们台湾最著名的藏家叫黄承志,这里面黄承志可能跟孙老师还有一些交往,我上一次在上海,我们还见到了黄承志夫妇,这次可能他也会过来,我们也向这些伟大的收藏家致敬,孙老师你再讲讲这个。

  孙炜:我再说两点:第一点是补充殷总的,就是1955年咱们国家进行工资改革,工资改革确立了,国家工资最高的是谁?宋庆龄500多块钱,剩下来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他们第二是404块钱,黄琪翔的工资是多少?他是介于正部的最低一级,副部的最高一级,部队里相当于兵团司令,大概400块钱,所以这个时候他交易这一条画,这一组画45000就可想而知,这是我补充殷总说的话。

  我想说最后一点是什么呢?咱们回溯一下,1925年到今天,还有八年的时间,正好一百年,这个画在陈子林收藏家的家里,差不多是30年了,可能缺一点,在郭秀仪黄琪翔家时间最长,30多年,到黄承志先生也20多年了,所以大概就这幅画的过程就是饱含了百年的沧桑,好的,我今天就说到这儿,谢谢!

  陈奕名:谢谢二位老师,刚才两位老师也谈到,在这一百年的历史中,其实伴随着历史的跌宕起伏,这幅画的命运和价格,其实也能看到它很多见微知著吧,我们第一次交易刚才谈到45000人民币,其实已经是一个天价,后来第二次交易是100万美金,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当时可能全国人均收入大概也就是100块钱左右,这个时候再次出现在市场上的时候,我们对这幅画怀着不仅仅是一个市场价格上的期待,更多的是一种文化话语权或者是文化自信乃至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一个更崭新的未来的期待,再次感谢二位老师,感谢在场的观众和我们艺术头条的网友,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