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 >[第5集]吴昊:从自我创作经历谈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吴昊:从自我创作经历谈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
 

主讲人介绍:

吴昊:艺术家

吴昊

  大家好!我叫吴昊。可能今天跟各位相对比可能我有一点像是打酱油的感觉,我是一个画家,我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的,然后之后呢,我就去了法国留学,其实我很有意思就是说我是天津生的,但是我一直都在北京,但是小时候我又在日本小学是在日本读的,然后回来上的初中、高中、大学在中国,然后后来我在巴黎呆了八年,所以我感觉我一直是一个怎么说呢?类似于局外人一样的,说是北京人吧,我没在胡同里住过,然后哪个地方住的时间还都挺长,我想说的是但是我说跟各位听了当然我很高兴在最后去发言,这样我可以。

  我觉得我在个人生活中的一些经历可能跟今天的这个话题有重叠的地方,然后我想先简单地介绍一下我这一系列作品就是这是一张很老的一张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之后,现在它的这个一件作品,我每天我在巴黎的时候每天都在这儿跑步,我从来没想过说这里原来有一个宫殿,它是在卢浮宫的对面,等于现在是一块空地都是很多巴黎市民在那儿玩儿什么的,我是从2015年、2016年以后两次巴黎的恐袭,然后所有人都在谈论伊斯兰,穆斯林,然后在巴黎法国人就说是第一次古兰经卖的数量特别多,大家都试图去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会发生什么的,然后我就很,因为我喜欢历史,所以我觉得我很不舒服,为什么呢?因为为什么要去发生在2017年在叙利亚、在其他地区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要从古兰经里去搜索?这就像类似于说我们看德国人,关于纳粹的种种暴行我们要从路德,我们要从天主教,我们要从旧约、新约去找东西一样,等于说很不负责任,好像还是试图去主宰别人一样,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自己一直特别喜欢拉雪斯公墓,然后每年5月1号,很多公祭会还有共产党员都要去拉雪斯公墓去纪念巴黎公社死的人,过去其实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代表团经常也去拉雪斯公墓纪念巴黎公社,但是现在好像近十来年很少有中国代表团去拉雪斯公墓,所以我的这一系列作品全部是基于照片,然后我又在纸本水墨上重新画去宫,里边每个房间,然后我在巴黎做展览就展示给我的巴黎很多朋友们,我就想让大家知道不是说只有在《世界报》上当我们看到叙利亚这种爆炸、残酷、废墟什么的,在1871年法国就在自己的首都,当时欧洲最重要的一个城市几乎就是把大多数很重要的像卢浮宫其实大家现在看好像没有什么。其实我们都在现场,所以当然我还是使用这个照片为手段,因为现在好多人说我觉得是用照片,好的一个行为,但是首先问题是他们其实只不过不承认,好多人都在用照片,但是我乐于承认,因为我不在现场,然后呢我接着又关于延伸关于马德里、西班牙内战,然后还有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这是另一个给我感触特别深的就是说在法国的时候经常去朋友家里玩儿,农村郊区,到每一个城市市中心最醒目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死者阵亡纪念碑,就是这个村子里死了多少个人,当然巴黎美院所以一直在提醒着我们就是说到底欧洲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是基于特别现实的,这是关于美国内战的,因为我也是还是在我过去是山水系毕业的,所以我还是喜欢用水墨来表达,但是另一方面我为什么说是局外者呢?因为在巴黎的时候我是唯一一个画中国画的,所以特别古怪,别的同学都是搞装置、行为艺术、摄影、录像,回到国内以后同学们又都是画山水、花鸟,然后好像就我一个人在赶点儿跟他们不一样的事情。这些就是关于废墟的,但是刚才怎么说呢?我觉得我跟大家比划可能我觉得可能为什么说最后关于尊重人这件事情本身,而不在于说,其实我做的一些作也是因为欧洲好像在人权方面走的很前进,然后有很多我觉得特别好的地方比如说像一战,巴黎公社这些纪念活动特别多,但是有一次之后还是会有一些自然而然的行为,比如说你印象中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坐飞机回戴高乐,然后因为大雪延误,所以说我困在机场然后没法坐出租车、地铁也没有,我在机场睡了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早上4点50第一趟我又回到巴黎市区,然后那个时候我是唯一的一个亚洲人,或者说唯一的一个黄种人,然后车里全是黑人和阿拉伯人,是早上4点50从巴黎郊区到城里去干活的,那个时候类似于说刚才先生您说的北京最近发生的事情,当然几件事情不是很相似,但是我觉得关于为什么画巴黎公社其实就是想告诉法国同学就是说过去发生的事情在叙利亚发生的事情也曾经发生在巴黎,然后不能去,好像趾高气扬地去决定叙利亚未来的命运什么,就好像类似于为什么我在北京对胡同拆墙打洞印象不是特别深,因为我天天住在望京,偶尔进城里看看博物馆什么的,然后平时我放假我就去外地写生,但是在中国西部边区的时候也可以发现这种问题,就是说北京已经规划好了,我们要把村子建设成什么样、什么样,而完全不去顾忌藏族的生活习惯,塔吉克族的生活习惯,把村子全部盖成一样的,然后全都是我们设想的和农民和特别高兴的一个样式,只不过可能今天我们过去干的事情不是切身体会到,而且今天咔碴一下回到了北京,回到大家深下班能看得见,还有一个网络的力量,过去只能大家聊天才能感受到现在很直观,就是这些,我只是说,我还有好多想法,但是有点儿缓一缓,反正我给大家介绍一下。然后谢谢!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