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赖少其百年作品展艺术特色 >[第2集]陈祥明:融西润东——赖少其新徽派山水再探

视频信息

名称:赖少其百年作品展艺术特色陈祥明:融西润东——赖少其新徽派山水再探
 

  主讲人介绍:安徽电气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教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安徽省社联委员、省文联委员,安徽省诠释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华全国美学会会员,安徽省哲学学会、省绿色美学学会副会长,安徽省美术理论研究会副会长。

陈祥明

主题:陈祥明:融西润东——赖少其新徽派山水再探

  陈祥明:尊敬的北京画院的各位领导,在座各位画家、各位专家,今年赖少其先生百年诞辰末世还真,赖少其艺术研究展开幕式暨学术研讨会,今天在这里举行。在开幕式及研讨会上,领导和专家学者们对赖少其先生的绘画艺术做了高屋建瓴的关照与评价,做了多维度的深入探索与讨论,发表了诸多赋予启发性的不同见解,提出了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和值得关注的理论。这既充分说明赖少其先生作为二十世纪最后圆满收官的艺术大师他本身所具有的一种艺术魅力、艺术张力和艺术的潜在影响力,也说明美术界、学术界,包括北京,对赖老艺术的认同、崇高和崇尚,至少是引起了一些思考。更说明大家期望通过对赖老的艺术历程、艺术建树、艺术风格、艺术变法、艺术思想的透析、理解和诠释,来推动当下中国绘画艺术的推沉、创新和繁荣。

赖少其作品

  我报告的题目是《熔古铸今,融西润东——赖少其新徽派山水再探索》,主要讲五个方面,一是托起新徽派,新版画崛起到山水变法,把他的艺术发展历程再简单的梳理一下。第二是半生黄山缘,诗古人与诗造画。昨天我们看到很多的绘画,特别是第一阶段留下的那些绘画,黄山画以及他晚年的一些山水画,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很多他的发展路径。第三是熔古铸今,挥写雄健浑厚的壮美黄山。他的黄山画是什么样的一种风格。第四个就是融西润东,书写墨色交响的诗意山水。他晚年的山水为什么和中年、早年的山水不一样?我们试图做一些探讨。最后赖少其新徽派山水的贡献和对我们的启迪。我想特别是年轻的画家比较关注,之前在讨论的时候很多人关注这样一个问题。

赖少其作品

  第一个问题,托起新徽派,新版画崛起到山水画变法。刚才于馆长已经说了,赖少其先生的人生历程非常的纷繁复杂,但是要梳理起来也是非常清晰的,他的发展轨迹是非常清晰的。30年代的版画,革命版画,我们暂且不说它。

  他后来主要分为三个阶段,50年代—70年代中期的新徽派版画,刚才介绍了不少。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新徽派国画。1986年之后到他的末年是山水变法时期。那么这三个时期,赖少其先生都创作了不同留守风格独特,可以说有很多是标明画史的艺术杰作,其中占有非常重要地位的,能够受得起历史检验的就是黄山画艺术,希望大家能够关注。

赖少其作品

  在新徽派时期,我就不说了,他主要是继承了明清绘画的木刻的传统和精华,他又利用了西方的这种版画的效果和构成,包括刀法,不光是中国的,比如说石版画的东西,他都吸收了。更重要的是,他用这样一个西方和中国相结合的木刻,反映了我们的时代,反映了现代生活。这是引起当时包括中央领导和文化界领导引起重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笔墨当成时代了。这个背景我们不能忘却,这和赖少其革命者的这样的背景是相联系的,和他作为文艺界的领导这样一个政治地位相联系的。

  第二阶段,新徽派国画时期,这是建树最大的一个时期,主要是弘扬了新安画派的传统,师古人兼师造化,一方面需要古人,一方面学习自然造化,以黄山为师,这后面我还要讲。他的代表作有很多,这个地方展出的是极小的一部分,我现在看到的黄山画作品至少在500幅以上,是我看到的真迹。这一时期的山水画尤其是黄山画作品,造型厚实朴实,画面变法丰富,传统的线条非常清晰,具有气势。文人画的这种风骨表现得也很强烈,同时把木刻的这种工艺和西方绘画的色彩悄悄的融汇其中,为什么讲悄悄?这时候你看到还不是很亮丽,我们在所昨天展出的一楼看到的黄山画还是黑的颜色比较多,不是很亮丽,到了后时期就非常亮丽,非常接近印象派的色、光以及构成,给人的那种感受。在7、8年前,上海和北京的一部分画家们看到以后,认为黄山画艺术发展到今天,赖少其应该走到高峰,甚至是最高峰。我在文章中都引用了很多,我这个地方因为时间关系不说了。

赖少其作品

  范曾曾经有一个说法,他说新安画派一直到黄宾虹,这条线一直走过来,他说亲切高远,气质华美,认为深邃并充满诗意的,并且为我们心灵打开了另外一个广阔的天地,也为我们的绘画带来一个新的前景的,那恐怕就是赖先生的黄山画艺术。他做了这样的一些解读,他并且说,赖公笔底无娇艳,他画得非常的沉稳,不娇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赖先生的声色、天真纯朴、诗词优美,而这是很多艺术家所推崇的。

  第三阶段就是1986年之后,我们讲的丙寅变法时期到末年山水的变法,这个时候,我们有人认为是他变法的关键,是他人生的关键也是他艺术的关键,认为这个时期及其后的山水的价值最高了。关于这个问题,我要给大家说明的是,理论界仍然是有不同的看法,认为他晚年的山水和他的花鸟,之所以好,因为和人生境界融为一体,他的画画的是人生,画的是生命,画的是生命的体验,包括他的幸福、向往、追求、遗憾等等,所以他很高。那么不同的观点,固然是这样,绘画是造型艺术,它还是有技法在里面的,从技法上来看,并不是很完美和完善,这可能和活到百岁的画家是不一样的,你说一定是最后死前的画的画得最好?死前十年画的画就不好?这在逻辑上是说不过去的。我们可以看到中西方绘画,有的人年轻的时候画得很好,老年的时候反而画得不好。但中国有一个人书俱老,人画俱老、人文俱老这样一种传统,西方也有。但是中国同样有非常年轻的时候,他的艺术就达到顶峰,所以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有疑问的。昨天在会上有不同的专家显然就谈了这两种不同的观点,因为时间关系,大家有没有交锋和研讨,我在这就提供大家,特别是年轻的专家学者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有时候我们不要去人云亦云,至于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一会在说。

赖少其作品

  这个丙寅变法是赖少其先生艺术生涯的转折点,80年代中期开始进入了90年代,这一时期赖先生主要把传统的笔墨线条,特别是刀刻,铁画银钩式的线条和来自印象派的绚烂的色彩融为一体,在赋予意义的时候,来赋予鲜明的色彩与东方的差异性。我认为这个赖先生可能是更加折中的,我后还会讲到。这一时期创造了大量的作品,不管你赞成还是反对,他是创造了山水画的高峰,他为新徽派山水乃至中国山水开辟了一个新的可能的广阔前景。这是我把整个线条梳理了一下。

  第二,半生黄山缘,师古人兼师造化。

赖少其作品

  一个画家要师法自然,师法造化,他一定要找到他脚下应该找到的土地。就像潘天寿(音)先生说“雁荡山及其雁荡山的方形的石头,最适应他的笔头”。所以他的画,画得都很大气,石头都是方形的,很完整,大块石头,占满画面,小花小草加以点缀,改变了宋代小幅花鸟画的风格。那么赖少其先生,他就认为黄山是个大画院,他自己说我与黄山有半山之缘,刚才已经介绍了,1939年在皖南参加新四军,进到上饶集中营,后来出来了。1959年被发配到安徽,后来调任安徽省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文联的领导,他应该当时也有情绪,我们看到很多诗当中,还是能看出来的。但是他确实爱上了这块土地,爱上了这里的自然风景,这里优美奇特的黄山,爱上了这种的厚重文化,爱上了这里新安画派的丰富的艺术及其传统。他自己的说法,他说“我是始做黄山客,以为黄山游,最终成为黄山山中人。”他有一方印章,是自己刻的,“黄山人”。

赖少其作品

  他在1986年定居广州以后,他自己说,我几次回来,上黄山,日行梦里在黄峰。就是说我晚上白天的都在想着黄山。赖少其一生当中多少次上黄山或者说在黄山呆了多少时间,很难统计,可以断定,在中国现代画家当中能够与此相比肩的,特别罕见,绝无仅有。我举个小例子,我专门考证过,这次去黄山的时候,他的画都完整的,78幅画都保存着,就是65岁,也就是1980年4月到9月,大概有半年时间,他在黄山作画,五上、五下,他就没有回到合肥,就在黄山脚下上山,先后作了丈二匹的作品11幅,还写了不少书法,现在保存的非常完整的有78幅完整的作品,几乎是每天一幅。其中有11幅是丈二匹的,他上黄山作画之情可见一斑。他的作品和书法加起来肯定超过万幅,他是一个文化界的领导。所以大家知道,市场炒作的时候,绘画数量也是非常重要的,你没有数量也是不行的,当然质量更重要。

赖少其作品

  前面于馆长讲到,黄宾虹对他的影响比较大,我觉得他对黄宾虹最重要的一句话,他的践行就是师古人师造化,他一方面是重传统,有序传承,那么他传承的人很多,他临摹过的画家,现在可以考证的,从画面看起来至少这些人,像陈穗(音)、戴丙孝(音)、石涛等等人,至少有30多件,这是可考证的。在这些画家当中,我觉得至少有三个人对他的影响是最重要的,第一个就是,这个人对他的影响主要是格调,他的格调很超逸。第二个就是陈穗,对他的影响主要是浇墨,干裂秋风,润泽秋雨,但是同时又像春雨那样绵绵和柔润。下一个就是黄宾虹,黄宾虹浑厚画姿,黄宾虹讲追求黄山画黄山,主要不在于它的外在形态,在于它的内美。他把黄山内美理解为就是浑厚华姿,那么这三家对他的影响比较大。

赖少其作品

  这个大自己也有说法,他说但愿此生常做黄山客,浇墨干笔写河山。这个他除了师古人,师黄山,以黄山为师,有这么几个方面,首先就是他抒发的不是黄山的外形、形貌,昨天已经讲了,不似之似画黄山,不似之似而似之。这个话是谁说的呢?是石涛讲的。石涛有一句话叫“书尽其风打草稿”,他在黄山呆了十几年,黄山派的开拓者。他说画黄山要不似之似,要以不四之似似之。你看这个,以不像来像,不像之像。这一点黄宾虹是认同的,那么实际上赖少其也是认同的。所以这就是我们昨天讨论的,说写生怎么写,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画的写生而不仅仅是像西方那样,背景写生,亦步亦趋。所以赖老在晚年的时候,黄山夜雨,就是挂在二楼正厅的那幅大的,实际上是回忆十几年以前的忆写黄山。

赖少其作品

  忆写黄山除了他,还有张大千,张大千晚年大概有70、80幅画品,他早年三上黄山,他晚年是忆写黄山。那么赖少其先生和这些大师们追求的是什么呢?就是黄山的神髓与内美,陈穗(音)用枯笔写黄山,润做春雨,干裂秋风,一干一润,他认为是得了黄山之神髓。黄宾虹的晚年画山头是非常黑的,你到皖南去,那是青枝绿叶。为什么是黑的呢?北宋人画山水,大山头就是黑的。我们在中午看山的时候是黑的,在皖南下雨的时候,看深山也是黑的。所以黄宾虹他经常说,北宋人画山水,雨夜行山中,深深深厚,他说这个东西不错,很好。得黄山之内美,你不要看青枝绿叶。所以黄宾虹有几个时期,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就是白宾虹到黑宾虹时期。黑宾虹时期的画就是漆黑一片,我曾经单独写过这方面的文章,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不细说了。这是对赖少其先生影响比较大的。

赖少其作品

  再就是赖少其以黄山为诗,来体会古人的笔墨精髓,用古人的笔墨之长来写黄山之神。这个很有意思,他今天说,我以老年来写花卉,我以梅青来写黄山。我以苟道人来写山水。经常有这样的词,用古人的笔墨来表现眼前的山水。反过来他又用眼前山水的体验和明艳,修改、改进和完善、提炼古人的这样一种画法。

  所以他曾经讲,三家笔写黄山,石晰、陈穗、梅清,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赖少其是以新安笔墨风骨,用黄山派的气韵,引进了宋元笔写黄山的深情,他画荒山有几句话,斩钉截铁,铁画银钩,铁打江山,思与不思。

赖少其作品

  我们看看他下面的绘画就可以理解,所以他有一句话,说光思古人不行,光思造化也不行。他的批评有些人,他说学古人越似,离古人越远。太离古人越远。他说为生活不得真,无法与,我整整70年,为之其所,自然其予。

  就是说我诗画自然还远远不够,他讲了两个方面,你不能光思古人,也不能光思造化,他实际上把两个东西,相互关照、对照起来加以体验和选择。所以他非常像古人,又不完全像古人。不像古人又像古人。他画的黄山是黄山,又说不出来是黄山的哪一个山峰,似与不似。

赖少其作品

  他的笔墨斩钉截铁,铁打江山,他实际上是追求一种早期木刻式的,后来金农的那种笔墨完铁,那种书法非常厚重的那种语言。

  他最后讲,我思造化,造化为我。就是所有的造化都是为我服务,我学它是为什么呢?它得为我服务。我思古人,古人为我。我学古人的目的是为了让古人为我服务。我觉得这是讲得非常有道理的。

  第三个是,熔古铸今,写浑厚的壮丽黄山。

赖少其作品

  他的国画主要贡献刚才说了,是黄山。这个黄山有很多大量的诗文都写黄山,我觉得有两位老先生说黄山美,美在什么地方?你说泰山的魁伟,武夷的秀丽,华山的俊秀,新旷心怡的云彩,我觉得都言不及意,当代美术家也是著名的美术史家郭英石感叹,黄山美的岂有此理,他说艺术有时候就要,你如果把艺术讲得很俗,就不叫艺术了。王朝文(音)在黄山观石的时候说,黄山石砌,砌得不可理喻。不以言表。这个石头怎么长,长得不可理喻,不可言表。正因为这样,这些石头才值得看,值得品、值得画。

赖少其作品

  所以赖少其先生讲,黄山是一个大宝库,处处是画,叹为观止。但是他无从下手,那么他要追求一种神髓和内美,而这种神髓和内美前人不断的探索,(01:27:39)都想在这里发现一些新东西,他们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赖少其先生在他们的鼓舞、引导下,他在发现了黄山具有一种雄健、浑厚、动人心魄的一种大千气象,一种阳刚之气,一种壮美之风。你看他的画和新安画派的冷峻、沉寂、孤寂、孤僻是完全不一样的。在黄山的艺术大师中,渐江(音)的消舒、淡怡、得亲民之气,是从静悟当中得来。石涛的沉默优雅的冷峻之气,是从尘雾当中得来。石涛是笔翼纵横得豪放之气,他是从而来。张大千是瑰丽迷气象博大,他是神游忆写黄山而来。早年是神游,后面是忆写。刘海松(音)也画黄山,壮客雄奇,光似肖像。他也是从黄山几十年似有而来。黄宾虹的浑厚画姿,意境深远,是笔墨清静和抒发自然而来。

赖少其作品

  那么赖少其雄健浑厚,阳刚壮丽,是久做黄山客,沉前体悟修炼和升华的结晶。他大量的题跋都谈到了这个方面,他这种发现,我们说画家是一种发现,与其说是发现,还不如说是一种建构,发现是建构是相联系的。你说石涛为什么那么画?有人讲是一种躁动,是一种鲜血。渐江(音)非常沉寂和孤寂,八大山人也画过少量山水,石西(音)画笔得比较多,皖南山水。那样沉郁,按照我们说很郁闷,是山水本身吗?是他的一种发现,也是他终得心缘的一种结果,实际上是一种建构,他画的是他眼中的,更是他心中的,是灵魂深处的体验过的那种黄山,而这种东西才是画者最难的,那就是情感。

赖少其作品

  所以赖少其的绘画绝对是有情感的,看了以后你很激动,不管大幅、小幅。如果我们仅仅从绘画语言的表面层面上去理解他,我觉得是不够的,你没有办法理解。你说这幅画是有版画特色,那张画是有西洋画特色,那张画是有新安画派的特色,这种理解我个人觉得是不够的。

  赖少其笔下的黄山有一种博大雄浑,壮丽的,我称为铁火印象。有的认为是血铁印象,我不大喜欢用“铁血”或“血铁”那样的字,用铁火印象。这和他革命战时的体验,革命战时对人生的体验,对黄山,对他流过血,抛头颅撒热血的那种体验是相联系的。

赖少其作品

  所以他的一些诗,比如说“青松欲以章华盖,龙井云彩下翠微”他就是把这种革命者的体验,融汇到了画家的心目当中。所以他创作一个具有铁火印象的,按照克莱佛贝尔(音)的说法是有意义的形式,这个有意义的形式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所以他是独特的。

  那么中国画是有笔墨的,他追求的是什么?用一副对联可以盖过,这就是“笔墨宛如铁,金石掷有声”,就是笔墨宛铁,像铁画银钩那样,像金石那样,掷地有声。他追求这个东西。有人说赖少其的字怎么写得这样?你去看他50、60年代写的小字,学二王的,写的非常明动。但是到了70、80年代,他就不这样写了。

  而且他认为,白描如今锉刀,是最见功利的,所以他对陈穗(音)、梅清(音)这些古代大师,干墨、浇墨、笔法技艺以及金农的漆书进行了长时的临习,他说我临习它们干什么呢?是古人为我。我临习黄山干什么呢?是黄山为我。

赖少其作品

  昨天有些专家们认为,他在临摹古人的时候,是不是有创新?那回答是肯定的,有。他在写生的时候是不是创新?也是有的。所以他是反对就古人临摹古人,就写生而写生。这是我回答昨天一个专家的疑问。

  我认为他师发自然与师发古人的结合,写生中有创作,创作中有写生,这是他不同一般的地方。

  这个例子,上一次在合肥的一个展出,就是他的精品山水,既展出了他早年的临摹的山水,也展出了他晚年的变法山水,也展出了我刚才讲的黄山山水,也展出了一些不是很完整的写生作品,有30多幅。这次如果也10幅、8幅的写生作品就比较完整了,这个有早期黄山的,有晚期变法的,还有他的写生作品就非常完整了。

赖少其作品

  从那个地方看到,如果我们是一般的大学生、研究生看他的画,赖老先生,你为什么这样写生呢?可能有这样的疑问。他的和对景写生和我们现在用西画的体系的那种写生,和我们现在的美术学院的教授们指导的写生,有很大的差异。你看看他的写生就知道了。他有这样的说法,我在用磨墨人的笔墨来写生,我用浇墨写生,我用梅清(音)的线条写生,我用渐江(音)格调来写生,是这样的东西。他又说这种写生是我心中的意象。他在写生当中已经融化了古人的东西,已经把自己的心灵放进去了。

  就像当年潘天寿写生,说老师,怎么你去看的雁荡山,花是那样长的?雁荡山有很多的花,为什么只画小花、小草?那个石头都是方形的,雁荡山的石头那么大,都是方形的?雁荡山石头也不都是方形的?

赖少其作品

  潘天寿的石头就是方形的,大石头是方形小石头也是方形的,小草是点缀在石头当中的。雁荡山也有很大的花卉,那是他心中的选择过的写生。所以写生有没有创作,我个人觉得在大师那里已经不成为一个问题,而是我们现在的学院派对西画引进之后,我们对写生的一些理解,弄得不好会束缚学生。

  我在安徽大学研究生班上课的时候,讲创作的时候,我也说这个道理。

  还有一点希望大家能够关注,他重写形,但非常重视写神,他有个典型的点墨法,我们都讲线条,一讲赖少其的线条,这个点在中国绘画当中是非常重要的。赖少其讲,董元(音)用点写春山,米芾用墨点写烟雨,石涛善用墨点称他为恶墨。我用墨点掺以西法写神秀的黄山,不可可否?所以他有些画,像雪台远眺、群山拔起、铁打江山万里,这个地方有几幅,丹霞之风,秋山等等,满纸皆点,这个点已经不是线上的点缀,这个点已经构成了许许多多的型,比起古人,赖少其先生更加变化多端,有中锋点、侧峰点、竖点、横点、斜点、干墨浇点、石墨韵点,以墨带色点,以色带墨点等等等等,他有一幅没有展出的画,你们如果有什么一定找来看一看,尤其是年轻的画家,就是雪台远眺,就是点、线黑白的,山头是浇墨点,沟壑是用干墨点,(01:38:40),松树用线和杂糅一点砸点,黑白枯荣等等等等,这个他画的山、水、树,不同的点,比黄宾虹还要过之而不及,他特别是把墨点和色点,把墨块和色块,把墨线和色线交织在一起,真是交响曲。

赖少其作品

  所以他的这些点法,有人称之为点墨派,完全可以和西方的点彩派相比较,这个是在全国历史研讨会上,有两位专家学者专门讲到他的点、点墨和点彩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大家一人他是画版画出身的,他的线条如何如何,你注意他的点,点和线,点彩和点墨之间的关系,希望大家注意。

  第四个是融西润中,书写墨色交响的诗意黄山。就是他在丙寅变法之后,这批诗意山水。那么这个之后的山水,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它就不再是写实,而是虚、情、诗情、诗意这种表现。赖少其有两段话,一段话就是过去中国画以水墨为主,但是我特别喜欢印象派的画,苏联称之为石外光派,它是科学的。它所谓的丙寅变法,他认为主要就是在中国画的基础上吸收西画,而且形式上多用方形,而不像中国古代,他还有一句话就是,黄宾虹有两个老师,第一个要求他先要写实,要像写字一样作画。第二个老师说写实不易,写虚更难,所以他评价说,写实是基础,是手段,写虚才是激动与夸张,是艺术,是目的。他讲的是黄宾虹,实际是通过他来讲自己。我们学西方现代美学的都知道,有一个西方的传世学,有这样一个观点,当一个画家,一个艺术家在诠释别人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诠释自己。当他在诠释一幅画好坏的时候,他实际上也在诠释自己。

赖少其作品

  比如我这个人就喜欢这个小姑娘,长得很苗条,我喜欢好。那实际上,你在说她好的时候,你在诠释自己喜欢这种线条的。如果这样说,这个小姑娘长得胖胖的,长得很丰满,这个小姑娘长得好。那实际上就是诠释自己内心的标准,就是这种标准,这种尺度那才是最美的。

  那么赖少其在讲黄宾虹是这样的时候,他说开始像写字一样,开始要实,后来要虚,写实是手段,是基础。写虚才是集中、夸张,是艺术,他实际上在通过黄宾虹在诠释他自己。所以大家看,很有意思,赖老他说不学黄宾虹,他是什么呢?不是不学他,是没有办法学。但是你看他整个的绘画的气象,特别是中年时期,黄山画时期的黑白的处理,是受了黄宾虹的影响非常大。我刚才讲了许许多多的艺术思想,包括他对新安画派的理解,都来自于黄宾虹先生,我觉得这是希望大家能注意的。我说的三个人,渐江(音)、陈穗(音)、黄宾虹,对他的影响,在艺术思想上,不仅激发他,他也受到西方的很多影响,在艺术思想、观念上,美学观念上的高度上,影响比较大。

赖少其作品

  他这一时期,不拘泥于写实,从文实走向文虚,具像走向抽象,从似走向不似。大家仔细看看《黄山夜雨》那幅画,堪称经典。我敢断言,这幅画是二十世纪后半叶,中国绘画的经典。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讲,我们准备专门对这一批画做一个深入的探讨,包括这幅画,还有《合肥秋色》也是这样的,达到了一种极致。

  再就是他不拘泥于国画传统,大胆吸收西画之长,中西合璧,将中国绘画笔墨法与西方印象派光色法有机结合,我们把这些画细细的梳理一下,我们在座的还有几个研究生。一是东体为用,西画为用,就以西并中,我吸收西画,纯粹是为了使中国画更好看,更爱看,中国画黑糊糊的一片,人家说中国画怎么是这样的?水墨画都是黑的。他是以西并中,引进了色彩。

赖少其作品

  二是中西深度融合,互为体用,不拘一格的创新之路。你看《黄山夜雨》在1985年、1986年前后将近10年的绘画,都是这样。这批画大家要高度关注。再就是追求无法之法,归璞返真,那就是他晚年接近生命垂危的时候,他的绘画和生命融为一体的时候,那时候的绘画。比如说典型作品有《天门》、《北海》等等,这些画的黄山,绝对不是黄山,完全把黄山给孵化化了,你说是其他什么山也可以,你要不说它是黄山谁也猜不出来,当然这黄山跟的时间比较长的,一看就还是黄山。里面的石块和松树的峭立、奇特,还是能看得出来。画面笔触捕捉率性,墨色浑然天成,无雕琢、无修饰,或亮丽或沉稳,都很任意,甚至不免很幼稚,一切全凭感觉、直觉,画的真是生命最后的任性。我称之为生命最后的任性,生命觉醒时的任性,生命即将完结时候的任性。我们现在都讲很任性,如果用这个词的话,可以这么概述它。

赖少其作品

  赖少其的晚年的画,我们完全可以用哲学的语言说,他已经摆脱了形而下的束缚,走上了形而上的一种自由,是一种难以言表的一种浪漫诗情,一种音乐境界,一种自由的精神。这是康丁斯基说的,绘画到了音乐境界的份上,那才是真正的绘画。你看,他晚年的绘画达到这个,你再去讲它的形、它的线条甚至色彩,都没有必要了。昨天的专家说这是生命的境界,我赞成,但是他早年的素养我觉得极有关系。

  最后,简单说一说,赖少其新徽派山水的贡献与启迪。我们在座很多的博士、硕士,我曾经和他们一起交流。中国二十世纪的绘画,有两条主线和一条辅线。简单概述一下:主线一是坚守传统,有序传承,借古开今。比如传统派大师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等等,他对中国画是一种内部的突破,笔墨的突破,开拓中国画的新境界。第二个是革新传统,取方西法,融合中西,如革新派大师徐悲鸿、张大千、林风眠、刘海粟,他对中国画可以说是外部超越,开辟中国画发展的新前景。我们的教科书上都这么说的。

赖少其作品

  但还有一线辅线就是倾向现代艺术革新的新传统,但坚持相对折中的艺术传统,赖老还是比较折中的一种传统,至于融合中西,沟通古今,最后达到什么?熔古铸今,融西润中,就把古代东西熔化掉以后,然后铸造我们今天的辉煌,把西方的东西全部溶汇了,乃滋润或滋养中国的绘画。这一批画家一个不少,我觉得最为杰出的有两位,一个是李可染,一个是赖少其。他们两个人的风格是不一样的,都是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所以在几天前,北京和上海都有一个同志问我,他说李可染先生、赖少其先生,为什么上海的同志问我?因为赖少其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是华东的领导,他问我他们两个人比较?我说他们两个人都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你可以喜欢任意一个,不可以做一个非此即彼的批评和要求。他们都有自己的特点。我就说当然还有,这个从总体上看,赖少其是属于倾向现代艺术革新的一种新传统,他不同于徐悲鸿等革新派大师,也不同于齐白石等传统派大师,他是从取法古人之对象,借鉴西人之技法,到融合中西之方式,沟通古今之其境,再到个人美学观点之重构,美学风格之创造,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和个性,可以说他这种熔古铸今,融西润中,建树卓越,独标一致。回顾中国绘画史,二十世纪后半叶,赖少其是新徽派的旗帜与代表,其新徽派山水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应该占有重要的一页。

赖少其作品

  因为时间关系,这个启迪我就简单说几句就结束了。

  第一个启示就是他这种建树是长期坚持沟通古今、融合中西。中西古训在我们二十世纪始终是个问题,在现在我们大学教授脑子里面也是一个问题,在我们研究生的眼里都是问题,要找这个坐标。实际上赖老中西古今在他那里是问题,但是他觉得是可以融合,是可以沟通的。这是一点,长期坚持,坚持了半个多世纪。

  第二个启示就是新徽派山水是对从渐江(音)到黄宾虹的优秀传统的有序传承和清醒托新。我曾经专门在全国美术家协会的一个学术研讨会上做了一个报告,讲的就是新安画派的有序传承,传承一定要有序,我们过去的观点好像是全面传承,全面学习,囊括众家,为我所用,这实际上是做不到。传承实际上是有序的。我的老师就说,你去写文章,你也得给画画写字样,先似一家,再似若干家,再旁涉多家,一定要有序传承,不能烂传承,你临摹得很多没有用。所以我觉得有序传承,有序传承基础上还要清醒托新。你托新怎么托?要清醒,不是烂创新,有的人一辈子传承,一辈子托新,实际上他既没有传承好,也没有托新好。我想从赖少其先生这里,我们得到很多启发,实际上中国画的内在里路有三条,一个是师法古人与师法造化的有机结合,外师造化与终得心缘的有机统一,有序传承与借古开今的自觉自律。这是中国画的内在里路。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

赖少其作品

  启示之三就是赖少其的山水画,新徽派山水,综合吸收了不同艺术特长,但又从根本上坚持中国画的艺术本体,你看他的诗写得很好,他篆刻很好,版画很好,他学过油画,西画很好。但这些东西都把它吸收进来,作为他的知识背景,作为他的知识养分,但是他仍然坚持了中国画的本体,比如说中华画的笔墨精神,你看他的线、点,他吸收了西方的色彩,印象派的色彩,但是没有完全放弃中国画的笔墨,他应该是墨色交响,而不是有些专家讲的光色交响,刘海粟先生我们讲他是光色交响,而赖少其先生应该是墨色交响,他既吸收了西方东西,把不同的艺术吸收进来,但是他坚持了中国画的本体,如果中国画的本体没有了,就不叫中国画了。我认为他是融会贯通和创新的一种结晶和结果。

  我就讲这么多,最后希望大家一起交流讨论,希望听到不同意见,希望得到有价值的批评。谢谢。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