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张辉: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 >[第3集]张辉:从明式家具案子的演变谈类型学及明式家具上没有真刻款

视频信息

名称:张辉: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张辉:从明式家具案子的演变谈类型学及明式家具上没有真刻款
 

  主讲人介绍:

  张辉:明清家具史学者、收藏家。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主编《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

张辉

  导语:

  张辉老师有着二十余年的明清家具研究与收藏经验。他分别从材质、器型、艺术价值等方面分析了古典家具的优劣辨别,并结合宣明典居紫檀郎世宁花鸟顶箱柜、福寿罗汉床、八棱四出头官帽椅等多件单品作出了具体分析。他提出了四大标准,在传统材、型、艺三大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点“数据化”,即把大家公认的,一些高手公认的好的型、好的比例数据化。

  主题: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

  第三部分:从明式家具案子的演变谈类型学及明式家具上没有真刻款

  下边进行实例的讲解:我先选的是什么呢?是夹头榫案子里的云纹牙头的演变,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先要把它分类,分类以后再分式,分式后再分型,你要把它分到最低那个层别上,把它同类的、有共性的东西分在一起,你再先后排队,它就非常科学了。案子里头有夹头榫,有插肩榫,还有平头榫,我们先把夹头榫拿出来,夹头榫里头又有不同的牙头,有直牙头的,就是刀子牙板的,还有云纹牙头,我们现在就来剖析云纹牙头,梳理这个,看它是怎么走的。像这件器物,我觉得是代表着比较早期的这种牙头的形态,小小的牙头,带有原初的状态,它很拘束、很内敛,我们不敢说明晚期的,起码明末的时候是敢说的。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圆座 6.7×26cm

  那么,儿子一辈必定要超过父亲一辈,后来他们在制作的时候就要变化,这个云头的变化,我们看它就稍微地往内卷的一些,刚才是小小的一个牙头,内敛了一些。我写这本书的意义,一个是确切某个器物做年代定性,再一个意义是什么呢?是作为一个方向性的一个宣扬吧,就是我们宣导是这么一种排队的,这么一个发展观,可能某一件东西并不见得那么准确,有待后人来甄别,我们在资料不那么给力的情况下有的是勉为其难。

  这件东西实际上它有一点稍晚信号在哪里呢?它的牙头实际上是小小的,比刚才那个有点儿发展,它是方腿,这个方腿应该是更多的往晚看一些,但是我们权且用在这些,我们现在主要是分析牙头走向。这个牙头就更内卷了,卷的很细细的了,它就是后人要超过前人,原来很规矩、很老实,我现在后来的就变得更活跃、更花哨,就在变化。那么我们就是通过这个排列就看到哪个早,哪个晚。当它这个牙头继续内卷的情况下,它这个木头是有横花的,它有许多横碴后,就有力学的毛病容易断,这个时期人们就发明了什么呢?转云纹的时候它留一颗豆豆把它固定住,搞雕塑的人知道,有一些构件要有一些连接点支撑它,但是这个云纹转得是更活跃了,更圆润了,更生动了,我们看起来肯定要比前面的那个晚,如果一般人不官什么年代,没有早晚的观念,他肯定喜欢这个,这个更活跃,更优美、更圆润,我们再走。

  我们就不能多举例子了,我们就是先从这种演变排出来了早晚,你们可能说,你这种排列有道理没道理。是不是像游戏一样在玩儿。我是有学理依据的,还要提到考古类型学。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实际上是有两个算大咖的教授吧,一个北大的教授俞伟超,还有一个是吉林大学的教授是张忠培,这两个人他们早期都有自己研究专项,但是他们也都搞考古学的理论研究,俞伟超他写过一本《考古类型学的理论和方法》,在文物出版社出的。是早期方法论研究的一个小专著。

张忠培

  还有就是张忠培,张忠培后来就当了故宫的,这两个人后来都加官晋爵了,张忠培到了故宫当院长了,俞伟超到历博当了馆长了,俞伟超有几个经典的语言,我把它给大家说一下,俞伟超说,每个有形的器物不管是生产工具,是武器,是器物,是建筑,甚至绘画,你只要有形,它一定是有序发展的,这个发展是有序的,是循序渐进的,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一定是能够梳理出它们的早晚的。俞先生和张忠培先生两个人在学术观点上是有争论的,一个说对方保守,一个说对方好像是从国外怎么怎么样,就是二道贩子一样的理论,张忠培先生还有一件事就是上任没多久就赶上1989年运动了,故宫里头驻军,驻军以后起火做饭他坚决反对,

  我不知道他反对的对不对,反正当时领导认为不对,就给他免职了,后来十几年故宫就没有正院长,张先生后来当过考古学会理事长,这个也成为故宫历史上一个事件。我说张忠培和俞先生他们在这一点上是共同的,张忠培他有一个具体的描述,说明考古类型学方法是怎么使用的,他讲是在分析不同时期同一类器物的时候,你要把握住一个特征,兼顾其他特征,一直关注着这个特征的演变,最后排出器物的早晚,时间的变化。

清 紫檀木小方几 7.8×13.8×13.5cm

  我刚才是不是遵循着这种学理的方向和学术方法来做的呢?我觉得是,就是盯着这个牙头,看它是怎么不断地增大的,这样得出的结论来我觉得就没问题。俞伟超先生还有一段话,他说这种方法在日常生活中觉得好像不可思议,但是在我们的工作中,是屡试不爽,每次都觉得得到的是非常满意的结果。这就是说我们有学术的支撑,我们做的事情心里头比较踏实。而且我跟一些行家,一些资深的行家请教的时候他们认为明式家具牙头是不断增大,越晚的越增大。

  通过他们的经验也能够印证了这种判断。给古器物进行器物排队,是类型学,有的时候也被叫成器物排队,就是按照特征进行排队,早晚排队。俞先生说,进行器物排队时,有的时候是一条轨迹排列,有时候就要考虑是不是有第二条轨迹,就是一个器物排队的时候它可能有第一轨迹,有第二条轨迹,有第三条轨迹。那么说云纹牙头案子有时又出现了另外一条轨迹,这个轨迹是什么呢?就是出现了托泥,这个托泥在宋代的家具里头是比较多的,就是从唐代箱式结构的家具来的,它必须底下有一个东西托着。到宋代是框架式的,它还保留着这个。

崇祯画像

  到了明晚期,我们看明晚期大量的插图里头,那些万历的时期的插图是坚决没有这个托泥的,到崇祯的版本里头有了托泥了,我们通过这个来看,通过那个亚标准器来看,认定崇祯时期的案子是它有托泥的。有种案子我们就敢往这上想,这可能就是明末状态,它简简单单的有个托泥,有托泥是为什么,实际上也是为了侧面的观赏面更漂亮,尤其是后来,就有了挡板了,在托泥上面它就出现了挡板了,这个时候不但正面牙头在发展,更美丽,更绚烂,它的侧面也变得这么复杂,设计感这么强,这个也是后期超越前期的一个例证。

  我们现在另一条轨迹又进来了,托泥是怎么发展的,这个东西肯定要比前一个年代上要晚,这肯定到了清早期或者是比清早期还要晚一点。这条案子牙头还像云纹吗?它已经发展成像什么呢?像一个花纹的,它已经不断地庞大,庞大到像一个花叶一样,而且侧挡板,也是几个云朵在摞起来,整体这个东西,我觉得就是我们早中晚末分期,它应该就是属于末期的,它是最丰富的一种表达,由简入繁它,达到了最繁的那个状态。

明末 黄花梨小炕桌 28.6×57.5×36.5cm

  这个有托泥,空白挡板,它的牙头很小,但是在托泥上边出现了最早期的一种装饰,就是云纹挡板,后期它就是两个云头了,再后期是更繁复的云头了,这就是按照一个特点进行有序的排列,最后就能排出早晚,这是一个观念,也是一个操作的方法。

  这个应该是刚才的第三个,图案有些排乱了,你们看牙头那块,不仅牙头往里卷的厉害,这五六张图基本上简单地说明了一个演变趋势。早期是什么样的,中期是什么样的,晚期是什么样的,到了最末期它是什么样的,就跟大家做这么一个演示,通过这么一个方法我们不用问行家,你就在书斋里头也能梳理出来早晚,但是最好的办法也是跟一些久经沙场的行家做一些交流,看他们认可不认可,其实他们认可,这一点很重要的,我也很看重的。这应该是最原始的,那个排列应该是第三张。

  这个是第六张,第六张牙头上、牙板上是不更繁复了,更超过前人了。它的挡板上,已经不是云头了,是两个螭龙,这个螭龙而且是有点儿图案性,图案很规范的,很对称的那种,就是晚期,从具象往抽象走的那个感觉,应该是末期了,基本进到康熙晚到乾隆初的这个阶段了。这些就是卷云头系列,我们就做了这么一个排列,有十几张图,通过这么一个分析,大家可能已经了解了我的方法,我的实例的判定和我对整体趋势的判定,相关的方法论和观念。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