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5集]杭侃:巩义佛教实验考古

视频信息

名称: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杭侃:巩义佛教实验考古
 

  主讲人介绍

  杭侃:江苏省南通市人,男,1965年5月生。1982年考入郑州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86年7月分配至河南省古代建筑研究所工作。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文博学院),师从宿白先生学习历史时期考古学,1998年获博士学位。1998年到上海博物馆工作。2003年11月调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任副馆长、法人代表。

杭侃

  导语:云冈石窟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大型石窟群,又是当时统治北方中国的北魏皇室集中全国技艺和人力、物力所兴造,因此,它所创造和不断发展的新模式,成为了北魏境内兴造石窟所参考的模板。杭侃老师将在总结前人云冈石窟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近几年的对云冈石窟的勘察,对云冈石窟的洞窟开凿次第提出了自己新的看法。

  主题:《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五部巩义佛教实验考古

  有了这些工序之后,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现在加一个在另外一个地方做得的一个实验考古,这个当然也是北魏时期的一个洞窟,巩义的石窟,原来叫巩县石窟也是北魏时期开凿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洞窟,我们现在就是北魏帝后礼服图在龙门被盗了,在巩县被盗了,在龙门还有,这个地方也是特别漂亮,我们现在就是模拟找了一块三体,模拟他里面的一铺造像,这铺造像我们先把它做了正摄影,拿着这个影像图请了河北定州的石匠,请了这个石匠他们现在如果要雕这身像呢他们能雕,他们就说能够用电动的东西就用电动的,我们在作实验考古的时候,不告诉他我们像做什么,我们只告诉他我们给你这么一个正射影像,你们看你们怎么做。

原龛正射影像图

  第二个就是说你们只能用手工,不能用电动的东西,当然他们挺不理解,这个也好说,又一次我去测绘一个塔,测绘这个塔的时候呢,我们觉得塔的周围有一些迹象,我们就找了一个民工,希望民工给我们清理一下,这个民工说好,一看我们的价钱挺好,就开始刨,我们就说慢一点呢慢一点,结果他就慢一点,过了一会,他又快了,我们又说慢点,结果说了第三回的时候,民工就说,人家给我钱让我干活让我干快点,你们怎样会叫我干慢点呢,这个同样我们不是要快,我们就要去手工去做,我们看他怎么样去做,后来第一步在这么一个掩体上面,我们就看这个坎,现在这个坎自然的掩体结果他们拿到之后是倾斜的,所以要他们怎样去布置这个坎呢?

  他们就在那费踌躇了,最后两种方案,一个是顺着岩层,一个正设的,垂直的,后来我们就发现他观察他们怎么去开的,他们这一批人呢是抡大锤的,这一批人呢他们是一组,他们是干得的最初的活,他们就把地面抛荒,大概的平了之后,这批人该走了,这批人没有更好的雕刻技艺。这批人就是在这个做完了之后这些东西全是拿锤子捶出来的,捶成一个平面,基本上捶到这个程度,然后贴纸,然后开凿,这个是第二批人,就把大概的形状和辅助的这些衣纹给开出来了。开出来之后,你会发现不同的工序,会发现他们最后是把这个脸留下来了,这个其他的衣纹,尤其是这种衣纹,其实他们弄错了。

 

造像粗成形

  这个衣纹我们后来检查的时候他们弄错了,弄错了以后他们改,这个猛一看不专门研究的这个的他们做得的还可以,那么最后告诉大家结论,他们也是佛头是最后,佛头是大师傅来,他把这个佛像面部都凿好之后这个像是凿完了。这个是最后,然后经过打磨,最终完成的切断情况,他们分了三个组,分成了不同的组这一铺向实际上要这个,最主要的工序我把他拉出来了,这最后的情况,我们得到什么结论呢,就这一个过程,就这边是他在开凿不同工序中用的不同的工具,这些工具我们应该加上我们在计算开了这一铺像用了多少工。

  大家看到的这个钎子,实际上他的硬度要比古代硬,就是这种情况,他们基本上要用一天要磨半年,重新在磨半天。大家可以看到了吗这些比较平行的,这是他们用不同的工具开出来,这我已经讲过了,用了十几种工具,这点大家看到云冈石窟的第18窟,这开凿洞窟的过程中会出现问题,这第18窟看起来比较小,这个恰恰是我说的的软弱岩层,大概有一米,在这个石窟开凿的时候他怎么办,再开凿18窟的时候把他剔出来,重新取得的比较好的石质把他填进去,填上去之后再加上衣纹、加上彩绘就看不出来了。

工程问题

  我们开凿的这个情况里也出现了,这个地方还不是软弱岩层,实质还是一样,就把他剔出来了,也是补了,补到这个地方大家看不出来,实际上是补过了,就是它的衣纹错了他都改过了,但这个衣纹改的并不太重要,最主要的是它的头像,这一来我们讨论比较多的问题,这个是云冈石窟第三窟他没有完成,这些石头一米见方,他采出来这么多石头不会白丢的,开采量特别大,他会怎样用呢他会用当地用这块比较完整的会做磨盘,甚至小的会做砚台,做建筑构件,包括在冯太后陵里面发现采自云岗的这些石头做建材,他们不会浪费,这是他们采石的,我们做了一个示意图。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讨论很多相关的文化。除了我们观察到的问题,学术界都认为第五第六窟是双窟,但我不这么认为你看这个窟形式不一样,我认为第五窟恰恰是可能是为献文帝开的窟,那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个窟实际是第五是最大的石窟,最大的窟并不是昙曜五窟,也不是19窟,实际上是第五窟。那么第五窟延续的了什么呢,一个是一身主佛,然后两边就像三世佛一样,这边两边又开了两个小像,这个就是平面还是成和这个长方形不一样,还是成一个椭圆形的。然后第二个就是说三世佛的最主要题材,祖尊占据了大部分面积,这都跟第一窟一样。关键是什么呢?这是第五窟的,这是第六窟的这两个像向本身之间差别很大,这是第五窟的立佛,这是它的平面图,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立佛这个地方已经透了,最薄的地方只有两公分。

云冈石窟第五窟、第六窟平面图

  现在大家去云冈石窟去看的时候呢看着一个地方露着光,这个一定是工程上他失误了,他不是一组双窟,这个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情况,在拐过头来,还是看双窟是比较接近的,这是它的的平面图,这是它的的立面图,学术界如果像我这样排,我排了就是昙曜五窟之后就接着是第五窟,第五窟的年代呢在二期年代最的一个,学术界把它排的得很晚,基本上是迁都洛阳了,派到第二期洞窟的最晚段,这个就出现了一个矛盾,你去怎么解释,我是觉得学术界之所以把这个洞窟当成这个云冈石窟第二期最晚的石窟呢原因在于他们认为看到的这种形象肯定是晚的这目前是看到的形象,那早期形象是什么形象我说的那些接云冈石窟昙曜五窟的之外,最主要的还有一个大家看到这个云冈石窟这个外面的圣光了吗,就是我说的能接昙曜五窟的。

  这种是火焰纹的,刀把纹的火焰纹的,那这种纹的我为什么说前面那么多,才把结论说出来呢就我们观察到的施工的过程,他恰恰是这些东西他是装饰性的图案他认为不重要他是先开凿的,这个祖尊是最后的,尤其是祖尊的面部是最后的,这么大一个工程肯定要开凿几年,但这个过程当中他碰到了冯太后于献文帝之间的斗争,那么皇帝都被废了,这个皇家工程也就被停下来了,这我就觉得他停下了,等到孝文帝真正掌权了,他又给他的父亲的这个洞窟重新完成了,重新完成个成像就是呈现的第二期晚段的情况,我的结论就是说这个洞窟是第二期最早开的,为献文帝开的洞窟。然后呢中间停工了,在孝文帝在再掌权的时候他又把这个窟给在完成了,这是大家看到的这种情况,这个就是我说的这些东西,包括我说的这个对比。

北魏时期的云冈面貌

  那这是我的的结论我就不再多说了,这些证据细部的证据蛮多的,那么这个就是我们就可以从这些调查里看到不同的情况,现在拐回来回答一个问题:云岗时期整个北魏时期云岗是个什么面貌?我先把结论说道前头,这个前面没有多大的地方,金代的时候快到金代的时候,他那个武州川水的水量比较大他一发洪水的时候就把石窟给淹了,官方就派了几千个士兵,大家现在去云冈还能看到这条河,但是他现在离云冈石窟比较远,至少在金朝的时候,他是非常靠近这个地方,也就是说,它的没有足够的地方建寺院,把寺院建在这个上,这些在考古里面能印证。

  这是第三窟,第三窟前面呢如果去过卢沟桥的话,古代的车辙这个车辙离这个洞窟非常进,这个地方走不了几个人就是武州穿水,那这个地方没有什么重要石窟,所以他不是说把所有的河道都改了,它是改昙曜五窟前面那一部分的河道,他改到哪里,有幸这两年就发现了,就是现在去云岗的时候,大家可以观察这么一块地方这个就是当时的河岸,当是的河岸就是我站在的地方,我站在的地方恰恰是看这个佛的头是最好的地方。这样就是他这个当时的昙曜在设计这个石窟的时候,一定是考虑到这个地面了,考虑到每个洞窟它的观赏的角度礼拜的角度,最好的角度他开的。

云冈石窟

  这就是昙曜五窟当初的设计,这个里面又回到原来的情况,凿石开山,山堂水殿,烟寺相望。那我的解释是什么呢?它当时的水面离的很近,从现在发现的 云冈石窟寺院来看,就是那个寺院在这个山上的,但是水比较近,这样寺院木构建筑倒影在水里面,所以这个叫“山堂水殿,烟寺相望”,而不是说,现在我们去参观云岗的时候,在大水面上建了一个寺庙,这个云岗堡,这是云岗补,这个地方是我们经过考古发现也是获得十大考古发现,都是寺院遗迹。

  这个是西边这一处,它是一个以塔为中心的,这边都是僧房。在早期我们没讲寺院的发展,早期呢寺院以塔为中心的,我们发现了这么一个寺院,这是他寺院上出现的建筑构件,传者无穷,希望皇权永固的意思。这个是寺院当时发掘的一个情况,这是大家现在去看的云冈石窟,现在他们建的山堂水殿,烟寺相望的这种情况。跟我的理解不是特别一样,但是我的理解当然不一定对,我觉得是从考古的迹象推测过来。

  我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11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