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4集]杭侃:云冈石窟研究的新角度

视频信息

名称: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杭侃:云冈石窟研究的新角度
 

  主讲人介绍

  杭侃:江苏省南通市人,男,1965年5月生。1982年考入郑州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86年7月分配至河南省古代建筑研究所工作。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文博学院),师从宿白先生学习历史时期考古学,1998年获博士学位。1998年到上海博物馆工作。2003年11月调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任副馆长、法人代表。

杭侃

  导语:云冈石窟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大型石窟群,又是当时统治北方中国的北魏皇室集中全国技艺和人力、物力所兴造,因此,它所创造和不断发展的新模式,成为了北魏境内兴造石窟所参考的模板。杭侃老师将在总结前人云冈石窟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近几年的对云冈石窟的勘察,对云冈石窟的洞窟开凿次第提出了自己新的看法。

  主题:《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四部云冈石窟研究的新角度

  都做了这么多的工作之后地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之后,云冈石窟还有可做的地方吗?

云冈石窟研究的新角度

  实际上云岗你要深问下去,它的问题特别多,如果大家问我很多问题的我话就是关于云冈的问题可能有很多回答不上来,这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事,我后来跟导师谈过这些事他说你们现在知道就是没有解决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要多得多,这样一来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时候,我们就在想,云冈石窟日本人研究成这个样我导师研究成为这个样子了,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做工作,这是一个工作,我就想,这是我们一个新的角度。

  云冈石窟开凿的时候有许多发愿文,就是我为什么开这个洞窟,凿这个像,但是到现在为止呢因为砂岩上,很多东西没保存下来,我就觉得作为一个外国学者来说,往往写一篇博士论文,首先他要讲研究对象,我要采用什么方法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们考古学地城学类成学的研究方法,我看到了很多论文上来不管是写什么都是利用考古地城学类成学的方法,总的原则没有错,你要看不同的研究对象,向云冈石窟呢他这些东西题记什么的都不存在了,但是他存在大量的我后来说的因为各种包括政治斗争,他留下的古凿的窟坎还有未完成的窟坎,等会我会解释什么叫打破关系,这些遗迹现象呢在云岗石窟里很多。

斗拱分位图

  我就先说一下我比如一个建筑,如果是比较高等的建筑他会用到斗瓮,我们的研究其实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古建筑里其实也可以用。这是我们研究的一个寺院,它的建筑颜色其实都是后来替代的构件,这个也是,就是说替换的构件,这个比如说研究龙门的时候,我前面讲了这个古阳洞里面龙门石窟这一个800多方题记有,有19品是非常好的,但是呢你研究龙门必须研究这儿题记,但是云岗的没了,莫高窟的实质更差,它当时有坍塌的情况这样迫不得已要修,要修的时候大家看到的环氧树脂加固了之后它就像一层塑胶壳一样,这样一来洞窟之间有很多关系。

  我们在云冈观察到的关系被早期的修复,不可逆的修复,我们现在的修复讲可逆,不可逆的修复破坏掉了,这样一来每个石窟都应该有它不同的研究方法,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打破关系,所谓的打破关系就是我们如果这些地层没有经过地质上的后世的扰动,基本上是一层一层这样的,不一定是水平层,一层一层这样的,可是你后期你挖了一个垃圾坑,垃圾坑这一块本来这一块是沿途一跟这一样的,结果你挖了一个垃圾坑呢,垃圾坑就成为打破了,这个垃圾坑把这个地层打破,那么假如说也是这里头也是含有遗物的,原则上这个东西这个里头出的东西就比这个单位出的东西要晚。这个就是我们所谓的打破关系。那么打破关系在平面上怎么反映呢?这个牵扯到到后面的结论,这么一个大的的本来是这样连起来的,后来你挖了,你后来一挖了以后呢的你自己的它是一个圆形的,一个完整的,肯定它晚它早,而且他打破了这个,小的圆坑,这样一来,这个里头出的东西是最晚的,这个就是我们称为的打破关系。

云冈石窟中的打破关系

  在云冈石窟里也可以看得到,云冈石窟里面打破关系我们不可以举一个例子,其实日本人注意到了,他们没有作系统的调查,他们注意到长广敏雄在16窟东壁发现了北魏供养人,被同属于北魏时期稍的造像打破的现象,这是是16窟,16窟是昙曜五窟最东边的那个窟,这个大家注意一下看到了吗这是一双脚,这都是脚。而且这个脚呢他保留下一些衣纹,保留下来靴子,这个就是胡服骑射。跟那个褒衣博带不一样的呢,这是早期的供养人,鲜卑族的那种装扮,我们成为胡服的那种供养人,大家想一下,如果我是后面的开坎的话,我们如果想把他破坏掉,就是我可以把它的的坎稍微凿的再大一点,把整个坎凿掉,如果凿掉以后我们就观察不到这个现象了,我们就觉得这个后面的二期的有造的千佛,这个题材,可是其实上不是的,其实他是有意留下来的。那么就是说他前面与一个坎,后凿的坎的这个人呢我把前面这个坎破坏之后并没有完全破坏掉,我有意识之留了他的脚,这个是什么现象呢?

  日本人有一个推测,他说1944年的夏天,我在当地调查时,在微暗的洞窟当中,发现三段千佛的下边,排列供养人的双脚,中间只剩下了一点点香炉脚。回想我意识到,这是被切断的男女的双脚时。他感到非常的震惊,他说有六个男供养人,有六个女供养人,为什么一定要挖掉对发扬人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供养人的用补刻的千佛来代替呢,他说,是命令补刻的发扬人要抹掉以前的供养人吗?他们是一向敌视还是表示一种怨恨呢?因为这个时间非常短,都发生在北魏这个时期,他们就很自然地推测到这个后面是有不同的政治集团。

日本学者解释

  这个同样是一个日本的学者他的解释是隐藏着献文帝于冯太后两个政治集团的后面的血雨腥风。那么云冈石窟这种打破关系是不是就这一处呢?其实不是,很多,那个比如说这个我为什么放到这儿呢?打破关系就在这个位置上,这个位置上,大家看到的这个平面呢也是用不可逆的环氧树脂给加固了,加固了之后这个部分就看不出来了,这个现在的部分就是那边左边,这边是右边立佛的他的投光,它的投光如果复原了应该这样过来,应该这样一道线过来,这样一道线过来了以后,

  这个是释迦多宝坎二期的,这个释迦多宝坎呢他应该到这个位置,那么你看这个一半,他也是一个释迦多宝坎,这个坎比较大,这个坎复原之后差不多到这个位置。那么这个一复原,可以就说明一期的这个立佛的投光在二期的时候被打破了,那么这个是什么原因呢?我的推测就是说这个就牵扯到云冈石窟的二石窟,它的洞窟是什么时候塌的,那我现在可以把结论告诉他们,我的研究是它是在云冈石窟在开凿过程中它就塌了,这个塌了之后所以二期就重新利用这个坎,限于时间关系,我们知道孤证不立,所以所谓的孤证不立,不能说只有这么一个证据,其实相关的证据很多,这个塌了之后呢牵扯到云冈第一期的洞窟整个一个他是怎么设计的问题。

云冈石窟

  那么这个大家可以看的比较清楚,如果复原下来,肯定是打破了,另外一个大家要注意一下,这个是云冈,昙曜20窟的主佛,背后的这个圣光,这个圣光是火焰纹,我把他称为刀把形的,就有点像刀把的这种火焰纹。这种火焰纹我为什么提醒大家注意一下呢,后面要讨论的问题也有,这个是云冈是第18窟的,我认为是一个避让关系或是叫打破关系。这个东西它出现裂纹了,我们经常石头和石头之间用这样的,像掐腰一样,腰铁呢把他给加固着,但是加固这之后,这个腰铁用的时候非常长,我们可以现在有科技检测的手段来看看这个腰铁可能大概的时间是什么,但是他另外一个方法你也可以从这些,这些都是二期补凿的坎。

  大家注意一下没有,这个如果是自然裂,如果这一片的佛像是掀开的可能这个裂缝裂开之后呢就裂到这个小坎上面了。但是这个18窟他不是,18窟这个明窗上呢,它的这个裂缝都避开了,也就是说这些东西东西开凿在裂缝之后,补的这个裂缝之后。这个也是可以证明就是他在第一期的时候出了问题了,我们现在讨论云冈石窟洞窟到底是怎样排的,我的结论是这样的,云冈石窟这个洞窟他原来是以19窟为主,这是第一个皇帝,这是第二个皇帝,这是第三个皇帝,这是第四个皇帝。第16窟,他原来应该在21窟的这个位置上,这边洞窟坍塌了之后呢他临时调到16窟这个位置上去,如果16窟在这个20窟的这边,那他的排法就是中国传统的那种给皇帝排的,左昭右穆,这种排法,他这是一种不得已的一种调整。

云冈16~20窟平面

  这个就是说他的证据也挺多,包括我们从立佛的高度来说,19窟不光面积达最大,而且他的像也是最高,如果是从顶上肉肌的角度来算的话,18和20窟处在一个平面上,一个水平上面,16窟17窟又比18、20窟矮。也是我们一个证据,这里面的证据链我们就不多说这是我刚才说的的那个意思。那么后来日本的一个学者他就是写了北魏佛教造像里面,他后来就接受了,他说按照我认为凿墓制左右各开两个洞窟,他说这样一排,这样一来看起来比较合理的,我主要结论是从打破关系来推,推了以后呢我的结论就是昙曜五窟的布局设计原来是什么样的一个设计。

  我这个文章发表的早了,但近些年我们接着去做这些石窟的时候,发现这种关系特别多,尤其前两年云冈石窟进行了一次维修,维修工程呢我们就是得到了一个机会,爬上去看了很多洞窟,原来没有太注意的洞窟,后来发现了很多迹象,这个就是说在云冈石窟修的时候呢,首先要攒山,这个呢是文献里面的词,他要修整这个面,但这个攒山工程呢这快呢工程量越来小越好,所以这就牵扯到我前面一开始说的那个问题,就像这个龙门石窟、云冈石窟,它都是开凿在河流的接地上面,这个接地本身可以减少一部分的攒山量,但是他细部还是要攒的。我刚才说的攒山难高,费工难就,这是文献里面的词,这个开凿冰阳洞的时候,这个就是《魏书.释老志》里面,刚才说的攒山难高,费工难就。

《魏书.释老志》

  刚开始开通的时候到迁都洛阳之后。皇帝让大宦官首领代金就是大同灵岩寺。那么我们知道这个云冈石窟在北魏的时候叫灵岩寺,灵岩寺石窟。那么准代金凌烟寺是什么意思?就是仿照云冈石窟为高祖文昭皇太后开凿石窟两所,这个就是二圣,是吧。那么刚开始建的时候一开始就是想的的工程太大,结果后来说攒山太高,费工难就。就是挪到现在这个地方,又是一个宦官,为侍中复凿一个石窟,冰阳三洞就是,这么来的,那么这个是大家看到的云冈石窟我们所观察到的不同的石窟攒山的痕迹。

  大家可以看,这个就是攒山的时候,这个是13窟,他先攒出来这么一个地面,其实这个13窟的是个冲沟,我们可以知道攒出来这个地面是准备用的,这个地面原来没有打算用到后期了最晚的时候没有办法了用了起来,我们知道这个洞窟一定是必须换的,这个很多这样的攒山的痕迹,我们就是不太注意的。因为我们过去尤其美术史的研究他一进去就是看哪些像好,他更注意这个,但是我们注意的是很多打破的没有完成的补凿的这些的窟坎。

  这个地方是二期洞窟,他后边搭了很多这个仿木结构的这个窟檐,这个是我说的云冈石窟的维修工程,然后我们上去了。这是我一个学生现在已经工作了,他在一个洞窟里测绘,我们天天在这些洞窟之间爬来爬去,那么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发现了13窟的副窟,所谓副窟我们当时没重视它,大家如果是搞石窟研究的话,像这种的话我们过去把它称为坎,结果一上去发现不对,它其实是个窟,我们在上面可以看到这个其实是窟门的一部分,那么后来坍塌了,这样我们在地下看它是个坎,实际它是带窟门的一个窟,那么我们看到的这一铺造像,很惊讶,那为什么惊讶呢?

13~29窟

  大家可以看这副造像里头我再往底下放两张,这是左右臂,左右臂的佛和菩萨,这个门这边的大家可以看这身像完成了,这身像大概的样子出来了,我们再拐个头它的主尊他的顺序和我们一般想的不一样,我们一般想可能是要开主要的再开次要的,他不是,他先把最外边这个开了,这个完成度最高的是这个,到这身的话,大家可以看得出的是什么情况吗?测这个洞窟的时候一开始包括日本学者这些东西上边都比较残,所以我们一般就是画一个轮廓就完了,我们的学生测这个洞窟我晚去了两天,在上去检查他们工作的时候,他们就也是画了一个轮廓,因为这上边都是残的嘛,残的就是太乱,实际我上去一看,大家可以看的一个什么情况,这个地方有个十字,大家看到了吗,这样延续下来了。

  然后你看他虽然是乱,看起来乱,但他基本上是等距离的,这个等距离不是有意的,这个等距离就是我们现在时刻的工人你要让他去凿这些线的话,凿的也是差不多是等距离的,这在我们后边有实验考古,那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这道线很有意思,他如果是把的像弄完了,我们就观察不到了,这道线是我们测绘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做呢?

  我们恰恰是要在这个头顶拉个水平仪,水平仪上边引出一个垂球,这样我们再投到这上边去,投到这个上面后,来测绘,叫正投影。那么恰恰是我们放垂球的这一道线,垂线,这一道线他保留下来了,这就很有意思,这个地方我不知道大家看到了吗?这比第六窟看的清楚,他的鼻梁不是像我们慢慢的有一个圆弧,那个圆弧其实都是圆刀法雕的了,他就像那个直平阶梯一样,就是我说的“唰”一道下来了,可以看的清楚。

圆刀法雕圆弧

  那么他这个脸呢同样就是,我放一张后面的这个照片,这个就是圆刀法,刀法不一样,这个就是我当时上去之后我就摸这个脸,同学就问我摸什么,我让他们去摸,摸完就是他这个形象跟我们在底下看照片都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那呢?他这一块并不是说我们看的凹凸有致的形成形象,他是凿出来这么一个胚子之后他往下底下减,他是用减递的方式做出来的,你比如说当时这种情况有很多,这是另外一个洞窟,这个洞窟施工分成了左右臂,他这个左臂的完成程度和右臂完成的程度不一样,这个就是洞窟里面在施工的时候可能分成了两组工人施工,我们再做古建在画壁画的时候,经常是这样的,比如左右臂的时候往中间拉一个帘子,拉这个帘子之后呢,这边是一拨人,那边是一拨人,等到你完成的时候拉开,还斗法。这个同样是你看这个完成程度我们就知道它的施工是分组的。

  我们再看一个情况,这身像大家注意了没有,这个像的衣纹都完成了,可是它的脸没完成。这个就给我们当时有个启示,我们就觉得佛像当初开光的时候,我们去请皇帝出行这个仪式的时候,那么他是在什么时候,他一定是在脸部完成的时候,脸部有可能是他最想表现的一个地方,那么我们在后面需要去验证,因为在文言记载过皇帝信武州山,那么为什么去武州山呢?我们往往认为他可能跟大窟工程的完成有关,这个就是我们这次调查发现的,同样这个洞窟也可以发现它的衣纹基本完成了,但是它的面部没有完成,牵扯到一个工序的问题。

上传日期:2017年11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