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3集]杭侃:宿白先生论“云冈模式”

视频信息

名称:杭侃: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杭侃:宿白先生论“云冈模式”
 

  主讲人介绍

  杭侃:江苏省南通市人,男,1965年5月生。1982年考入郑州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86年7月分配至河南省古代建筑研究所工作。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文博学院),师从宿白先生学习历史时期考古学,1998年获博士学位。1998年到上海博物馆工作。2003年11月调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任副馆长、法人代表。

杭侃

  导语:云冈石窟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大型石窟群,又是当时统治北方中国的北魏皇室集中全国技艺和人力、物力所兴造,因此,它所创造和不断发展的新模式,成为了北魏境内兴造石窟所参考的模板。杭侃老师将在总结前人云冈石窟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近几年的对云冈石窟的勘察,对云冈石窟的洞窟开凿次第提出了自己新的看法。

  主题:《云冈石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第三部宿白先生论“云冈模式”

  那么前面交代了一个背景,后面我讲的是北大对云岗石窟的研究,这是我导师,今年95岁了,他是中国石窟寺考古学术界公认的考古的创始人,这是他的字和题词。

宿白先生

  宿先生他讲这个云冈为什么重要我们为什么要研究云岗,他讲云冈石窟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的大型石窟群,又是当时统治北中国的北魏皇室。我一定要强调北魏皇室,皇家还是皇家,皇家集中全部的集一人力和物力这么兴造的这么一个石窟,我们就讲到他不断创造和发展新的模式很自然成为魏国石窟所参照的典型,所以甚至一直到远处。

  河西走廊开窟历史早于云冈的敦煌莫高窟都不例外,都受到云冈的影响,佛教艺术的传播,当然总的趋向是从西往东的,但是不是每一波都是从西往东,他有从东往西的时候你比如这个时候,云冈石窟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的一个石窟群,而且这个石窟群的艺术非常好,这个就是向一个大石子的一样,投在水里面,一波一波往外穿,那么云冈石窟影响范围之广,延续时间之长,都是其他任何石窟所不能比拟的,在东方石窟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对它的研究在很大地位上成了研究东方早期石窟的关键。

云冈石窟分为三期

  对它的研究深入与否,直接影响一大批石窟研究工作,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重视云冈的原因,那么云冈石窟分为三期,第一期为昙曜五窟,第二期是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前493以前开凿的石窟,他开凿完之后呢他迁到洛阳去之后,这个地方还是很重要,平城还是很重要,他当然大量的人都迁到洛阳去了,可是这个北边平城呢其实还有很多人在那里居住,包括一些我们史书里面很多的贵族还在那些地方那些贵族有一部分还是比较守旧的,他们还曾经想策动一个政变,孝文帝做得的那些汉化的事情,反对的人很多,其中包括它的的太子也很反对,在大同官员甚至想把它的太子劫持到大同,这样一来就等于说是个复辟吧,大家就可以知道政治是很厉害的。

  所以云冈等到第三期的时候还是大同有很多贵族在,昙曜五窟16到20窟,是为这个五个皇帝雕刻的五尊大像,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呢他们的平面是一个椭圆形的,他们有点模仿僧人修行的那个草炉,那种形状。那个造像主要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主佛形态特点高大,占据窟内主要的位置,主要的空间都是由这个大佛来占领,这个是昙曜五窟的连续的平面图,这个平面图这个17窟这是主佛,18窟的主佛,19的主佛,19窟呢他这个旁边这个三世佛,两个放在的这个耳洞里头了。

昙曜五窟平面及题材布局示意图

  那么这个也是三世佛。只有16窟,16窟一个是主佛占的位置小,第二这两个佛没有雕出来,这个石窟16窟是经过改了,大家在看一遍这个的20窟,其实这个软弱岩层,如果说我们断代,佛像的断代,为什么我们一看就能段出来大概的年代主要我们这个脑子里有不同的图谱,像这个就是云冈昙曜五窟的20窟,这个是16窟,16窟和20窟这个就是我刚才说褒衣博带式的袈裟,那么和这个呢差别很大,这个像的原因是后来改了,头和身体的比例也可以看出不协调。大家这边到的是云冈石窟的20窟的左手立佛,右手的立佛坍塌了,这是18窟的,这是老照片,这是云岗中期的洞窟,云岗中期的洞窟很多都是仿木结构的窟檐,这是就是我说的鹿野苑石窟,这个就是鹿野苑石窟,就是孝文帝他爸修行的地方,一二窟、五六窟、七八窟,这大家都不能否认一二窟、七八窟、九十窟是双窟,大家都承认,但是学术界基本上也都把这两个第五和第六窟当成双窟,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双窟。

  为什么那么多人把它当成双窟,这在于我前面提到过五六窟有仿木结构的窟檐,它们是一组的,这个就是说很重要的问题,你看这个窟形,他不是,我后面还会讲,第二期的洞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一期的主要是三世佛,第二期地上都变成了这样的小坎,而且人物的服饰跟第一期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说这个就是释迦多宝双佛并坐题材,法华经里头的。这你看第二期洞窟里不光是服饰,然后地面装饰有出现很大的变化。这是就是中国式的塔,这个一般来说是塔刹上面有三个尖,就得解释呢就是佛法僧,我们平常说的皈依三宝。这个就是云冈石窟的第六窟的佛转故事。

云冈第6窟

  佛教艺术他也有套路的,其中他很多地方表现是佛的一生,佛的一生最简单的是四相称道,复杂一点是八相称道,云冈石窟的第六窟呢,就不是四相八相了,整个一佛教故事就30多扑就画下来了。因为她在宫中,因为它是文武双全,她在宫中呢你看他拉着箭,很多人拉着箭,他的力量比别人大,射的比别人准,就是文也行武也行,都比别人强,那么这边这个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城门。

  这个是一个飞行的天人穿着华盖,这个地方佛经里四天王,捧着白马,然后这个题材叫逾城出家,就是它的父亲不想他出家,这里面故事很多,就把他看守的非常多,还是他决心的出家那怎么出家,这个时候城门什么的都关着了,只好在这个神力的帮助之下,天王都托着马的腿,逾城出家,翻过了这个城门出家了。这个同样也非常好比,这个还是20窟的袈裟,你看这两个肩膀包括面向都非常雄壮,这个是第二期的第六窟的中心塔柱上的佛像,你一看一对比,佛事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结合到龙门石窟,像古阳洞里面的的秀骨清像,大家就可以看得出来,实际上看多了,断代是不难的

云冈第5—13窟

  大家再看一下五窟六窟,七窟八窟,一个另样。很多人认为它们是一层组的窟。云冈石窟的发现就是这样的,近代的重新发现的云冈石窟是1902年,早年日本的一个建筑学家在里面做过一个简单的报道在1909年的时候一个法国人出版了发表了一批照片,1925年刚才提到的一本书,5至14世纪的中国雕刻。里面实际里面提到了,那么等到1919年的时候,陈先生他当然非常厉害的,他当时就从文献的角度写了武州山石窟寺,我们在营造学社,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他们,我刚才说到了石窟里有很多中国式的建筑,北魏建筑我们知道中国现在的最造早的地面上留存的古建筑木构建设是唐代的,而是是唐代偏晚的,可是在日本保存了隋唐时期的不少的木构建筑,再往前也没有了。

  这个就是说再往前我们要去怎么研究呢在石窟里保存了很多,包括壁画里头保存了当时的很多的建设形象,这个文章发表的很早,1933年也是个经典之作,日本学者对云冈石窟也做了很多的研究,那么尤其是1938年开始,他们组织了一个团队,连续工作了八年,八年里面,我们的一个搞拓片的,这套书等会大家会看到主要是文字图纸,然后相片还有拓片。他这个体例我导师不管是什么方向都要求读这套书,大的体例比较好,我导师主要是让大家编写体例,那么他们逐年开始调查,其中呢当时后来这个日本战败投降之后他们没有全部完成,主要完成的是1到20号,其中说18窟的图纸还丢了,中国政府后来发现了还给了他们,有出了一本书。

《云冈石窟》

  这样就是说云冈石窟后来出了以后在1951年1956年作为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精神研究所的报告,出了16卷32本,全文英译。1975年的时候,这个云冈石窟第18窟的图纸中国政府为了中日友好,找到之后有给他们又给了云冈石窟地18窟的单行本,最近又出了一本2006年出了云冈石窟的遗物补编,应该算起来是18卷,非常不容易,全文英译,这个到目前为止,这套数的原版已经卖的非常非常贵了,这套书为什么要说呢这套数出版了之后,日本的天皇是接见了,获得了日本的很多奖项,那么为什么是这样呢?

  当时日本在战败了之后国内也存在一个文化自信的问题,他们就把这套书出来之后为什么会得到那么高的奖赏,不纯粹是因为学术,那么比较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别管看那么多全集,比如,包括敦煌出全集包括石窟寺出了那么多我可以非常清楚的说,那些数在学术研究上没有特别大的价值,这套书是一个石窟报告,就像认得的病例一样,这个报告就是在你向要的基础材料。我们对一本报告的要求全面细致的客观地记录了当时遗迹遗物到底是什么样的真是状态。那么是我们对它的的要求这样的,这套书当然不是说全部完成了,但是他测的这些窟基本上达到这个要求,所以这套书是非常了不得,如果看他当时怎样拍的他当时还留了一些影响资料,他当时怎样拍的呢?

  其实就像我国的这样的小桌子,我们读小学的课桌,这样的课桌一个一个摞起来,那个一二十米的洞窟就这样摞起来测的的相当准,当时的那种技术,测的相当准,我自己做石窟调查我也画图,我最多的一天大概画了七身,我们说一铺造像,一铺三身,一铺五身,一铺七身,最多的一天画了一铺七身,佛菩萨什么的,但是那个画的非常粗,那天是因为上山特别不容易,上山要赶快赶下来,已经是测的特别特别粗的了,那个是一铺七身,大家可以看这个石窟里面几万身造像,如果要测要测的什么时候?

  这个是个苦活,大家都不愿意干,到了我们现在的大石窟全拿不出来报告,我们能拿出来花了非常多的钱然后都是弄一点照片,这个照片大家知道为什么这个体力要结合在一起呢,就比如说我们的造像我拉不开的,假如这一副相是七身的,这七身拉不开这个距离,比如挡着了,我们这个拍照片的时候角度会受影响,一铺七身拍出来是一铺五身一铺六身,不是一铺了,我们拍了六身或四身,这个在研究上没有办法用,当然你可以说我从艺术之美。第六窟那一身菩萨印成门票的那种,那是一种,但是作为真正的考古报告最详实的基础材料来说,大石窟只有这一套,这个就是我们已经做了我们建国已经这么多年到现在我们拿不出来。

中国石窟寺的研究分为两个阶段

  那么这个是一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徐苹芳先生,现在已经去世了,他对北京史,贡献特点大,他一篇文章讲五十年代之前和五十年代之后考古学方法区别在于那儿呢,在这之前很多从美术是角度,在这个之后从考古学角度研究这个石窟,这个就不多讲了。这个从考古学的角度最追求是这几个层次,这个考古学的清理,比如说是这个敦煌石窟原来掩埋起来了,清理完以后要记录,我们要研究造像的洞窟,壁画的类型组合与题材的研究,第三个步骤是分区分期,因为不同的地方他的石窟它的面貌不一样,它的每个地方他有他发展的序列,这样分期分区。第四个是关于社会历史艺术史综合的研究,我可以尤其讲第二点的时候我举一个小的例子,一个小的例子是什么:就是说张大千大家都知道吧。

  张大千去敦煌调查过,还甚至破坏过一些壁画,张大千在哪儿去画画的时候,临摹壁画的时候其实去得的人蛮多的,有一个调查团,当中有一个后来我们称之为百岁老人的,他叫石璋如,这个老先生呢他基本上见证了中国考古的学诞生和发展的过程,前些年他在台湾去世,之前呢他是台湾研究院的院士,当时他负责去测绘这个敦煌石窟,当时有这个任务。结果呢跟张大千就会合在一块了,张大千非常好客,当然有钱,结果就给他们当向导,张大千带着他们去看石窟。

四个研究程序

  现在去敦煌石窟一定躲不过张大千,他有一个编号,可是你去看张大千的编号时,张大千呢他对感兴趣的他编了,对他不感兴趣的他没编,这个石璋如先生呢跟了一天他就不跟了,为什么不跟了呢他跟那个日记里说,他跟张大千发现张大千领的时候他兴致的跟大家讲敦煌笔划,但他发现他是是跳着讲的。他觉得哪个洞窟重要,这样就是说和我们的研究为什么就说日本人病历式的就是你检测到什么东西当时能认识到的东西都在里头。那么这个是有差别的。所以他就说了,我第二天就不跟他们去了,因为他们做艺术史的我们是做考古记录的,他就没跟这就是区别。

  那么从50年代起我们院藏的的比较老的照片,这是云冈我导师带着当时还有外国朋友,几乎每年都去云岗,在云冈石窟的研究里面,这张大家拍一下就行了,最主要的是什么呢,宿白先生的研究并不是说纯碎的就是艺术史的那种样式论啊,不是纯粹的,他包括跟文献结合起来,他利用的文献里边其中有一篇是非常少见的,是永乐大连里面的一个一篇文章,叫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辽和金都把大同当做西京,他们是多京制度,都当成西京,重修大石窟寺,那么在今朝的时候,这个地方叫大石窟寺有这么一块碑,宿先生作了全部的记录,这样它的研究并不完全是就是样式那一套而是,他跟文献的切合在一块了,这两点都遭到日本人的质疑,当时抄的大金西京武州山石碑。

研究团体照片

  这样一来呢在1978年的时候,宿白先生就发表云冈石窟分析试论。到1980年1981年的时候,当时调查云冈的日本人长广敏雄你看用的词。我导师就是说呢我查到的就是只有这一篇文章他进行了这个回应,一般他要求我们你文章发表出来别人说什么就说什么,他这一篇文章必须回应,长广敏雄说驳宿白的云冈分析论,他一个是对宿白先生的云冈石窟的分析进行了质疑,也质疑了文献真实性,牵制到方法论,我们不多讲。

  我们讲一下结论,82年的时候,宿白先生与日本的长广敏雄教授讨论云冈石窟的某些问题,这样一来到1990年的时候,为什么日本学者有这么大的反应呢,前面我说过的,日本学者对中国石窟的系统调查,他们当然觉得成就非常大,这个时候宿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所以日本学者反映是比较强烈的,经过了几个会合之后呢长广敏雄终于承认从文献学角度出发,宿白先生的推论当之无误,因而切实符合逻辑承认分析论,分析论上,中日学者有较大的差别。

上传日期:2017年11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