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邱志杰: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 >[第2集]邱志杰:关于“非遗”参展

视频信息

名称:邱志杰: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邱志杰:关于“非遗”参展
 

  主讲人介绍

  邱志杰:艺术家与策展人,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开始介入当代艺术活动。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总体艺术工作室主任,硕士博士导师,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院特邀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

邱志杰

  导语: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教授讲述中国非遗在威尼斯的凯旋,并分享他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活化和创新的理念。

  2017年5月10日,中国传统非遗大师首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参与到威尼斯双年展这一世界最重要、历史最悠久的艺术活动当中。此次展览,中国馆以“不息”为题,以当代和民间紧密互动的方式,阐释中国文化和艺术永生的奥秘。

  主题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

  第二部分:邱志杰:关于“非遗”参展

  那么在开始构造这些艺术作品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两张画,这两张画都藏在北京故宫,我把这两张宋朝的宋画代表作,当做这个展览的引文,引用的经典。一张是《骷髅幻戏图》李嵩的,一张是南宋马远的《十二水图》,这两张画我们都可以看到,它涉及到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独特的时间观 生死观。它都指向了不息的意象。

 骷髅幻戏图 宋 李嵩 纸本设色 纵24x26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骷髅幻戏图》这张画,其实我们有更多的大量的研究,研究了货郎的形象,骷髅这个词的这个意象,甚至它和庄子的关系,它和全真教的关系,因为在《骷髅幻戏图》这张画的对页上,黄公望题了一首诗,黄公望在晚年,其实是全真道的道士,这张画画了一个,似乎是很超现实的民间生活场景,这个郫县木偶无穷后推,骷髅跟婴儿,然后还有哺乳的妇女,民间货郎在一个驿站,在一个路边的五里,侯一个里程碑送别人的地方,或者是旅行者落脚停脚的地方,他在上演一出戏剧。

  他是生命教义的一出戏剧的演示者,而我们知道这张画,也是跟我们中国绘画里边,很悠长的婴戏图的传统,又连接在一起,所以庄子谈骷髅,庄子谈骷髅里面的不息的一种生活哲学,在这张画里面找到一个有趣的,但是并不恐怖的一个落脚点,马远的这十二张画,画的水各种状态,他有时候平静,有时候激昂,有时候顺,有时候逆,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到一种对中国,中国人对能量的一种,生命能量的一种近乎哲学的一种表述。

  我们讲气韵 讲文韵、有盛有衰,有像水起伏动静,顺其自然。就像水奔腾不息,有源头它就滔滔不绝。这张画实际上也是地图,你们看到它一会儿长江万顷,一会儿洞庭风戏,一会儿秋水回波,一会儿黄河逆流。但是它更加是时间的,我们人类的这种胸襟和达观,在这么两张宋画里面,被完整地构造出来。

 

艺术家邬建安

  那么我找到这两张画,其实是邬老师也很早就开始,拿《骷髅幻戏图》,在跟姚蔚芬老师在做文章,这两张画就成了激发我们,参展的四位艺术家来进行反映,来提出新的创作,以及合作的一个机缘,我们刚才说邬老师一上台说机缘,这个词在我们这个展览里面,依然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关键,然后我们的那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人间。

  我们知道,我在这里放了,中国艺术的异质的各种版本,异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在作数,跪在地上在。即使在简体字里面,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棵草,依然可以看到谦卑的夏圭的膝盖骨,连脚都有,勾起来的脚都有。那么因此我们在艺术里边,从来就可以看到土地,看到它和落叶的联系,那么我们的不息,是我们的精英跟民众,有着一种持续的互动。

 

艺术家邬建安

  我们的民间在几千年的中国艺术史里边,一直在扮演一种永不枯竭的,源泉和母体的职能,中国艺术的创作者,不只是书斋里面的读书人,从敦煌的匠师,到苏州的信阳,从写汉简的一个小官吏,到写墓志铭的北魏的,不知道什么人,他们都在参与着中国艺术的创造。

  那么每次在这个精英知识分子,在面临困难的时候,在文明甚至于面临段阶的危险的时候,他们总是可以通过重访民间,重新去寻找自己的文化基因,因此民间就像一个母体,它始终在寓意着一种,我们叫做“沉舟侧畔千帆过 并树前头万木春”,它始终让一个文化有机会,能够起死回生,这个民间就变成了一种,永远存在的一种反冲,一种矿藏,一个深渊,那么我们的艺术家就开始了一场,其实早就开始了一场,反复的重访民间的过程。

  在这个时候我们相信,我们每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并不是对个人天才的估计,而是在一次一次地重访民间里去,凝聚起一种集体的能量,这是为什么,我们有了这个艺术家的名单,汤南南 汪天稳 邬建安和姚惠芬,那么两位传统大师,是不是要称之为民间都是可疑的,实际上汪天稳老师认为,皮影是宫廷艺术,皮影其实是来自宫廷。

艺术家汪天稳在中国馆

  那么苏绣其实是一种极其精美的艺术,我们说实话,一个农妇是不会穿着,刺绣的衣服去下地干活的,那个刺绣还真的是给宫里做的,当然我们可以称之为传统大师,两位传统大师,一个是大西北的粗犷的 质朴的、苍凉的东西,一个是江南的这种婉约的精巧的,美到让人头晕,那种传统书信的这个光洁,这个平滑,光洁雅致。

  那么两位所谓的学院当代艺术家,一个邬建安老师常年的,从剪纸和皮影里面吸收营养,从中国的神怪故事里面吸收营养,一直在营建一座生机勃勃的,意象繁复的一个花果山,而杭州的汤南南老师,他一直在用水墨作为自己的出发点,从中发展出摄影和录像,他的录像也经常是,颜色非常朴素的一种深死海,所以这里面形成了一个,山和海的关系,实际上在更深的层次上,两者又是互相转换和互相交叠的,就像鲲会变成鹏,山会变成海,我们看到的汤南南的那件作品的标题,就叫做铸浪为山。

  第二个关键词是合作。整个这个展览里边,其实形成了一个互文性的,一个交叉合作的一个创作网络,就是这个展览里边的每一个艺术家,都会和这个展览其他的,两三个艺术家去发生合作,然后还有一场,连我也觉得其实有更多的艺术家都卷入,几十个人卷进去的一个,大型的这个皮影表演,那么这样一种交叉的跨,就没办法统计这个作品单元的,这么一种合作,其实是带有非常强烈的,这种互联网时代的特点,这个合作大量的信息的交换,都是由现在的这个条件所支撑出来的。

《铸浪为山》 汤南南作品

  我们可以来看一些案例。这个是邬建安老师跟姚惠芬合作的,一套《崖山系列》,就是根据骷髅怪系统展开的,我们看到他八幅作品,用了一模一样的构图,这是一个值得大家注意,值得大家讨论的问题,因为他把注意力引向了真仿,在这一次合作里面,姚惠芬老师被迫放弃了,传统的苏绣办法,由追求和谐,转而追求冲突,转而追求不和谐追求矛盾,在画面中制造矛盾,制造冲突,最后又去解决它,苏绣历史上所有的真仿在这批作品里面,几乎全都复活了,而且还发明出了非常多新的真仿。

  下面看到的右下角,这些是汤南南的水墨画,右下角这幅我们看到发出的荧光,这个是姚惠芬和汤南南,合作的《遗忘之海》,这个诗的光泽去跟墨发生对话之后,产生出非常奇妙的效果,就是水墨画的颜泽跟诗的不同方向,但是实际上同样颜色的诗的色泽,在不同方向的组合产生出了光线,让既是山又是海的画面,变出一种非常神秘的光泽。

  汤南南还和姚惠芬,合作了《填海》系列,这个是我们看到上面蓝色的,其实是投影,是汤南南做的海浪,在姚惠芬绣的岛屿的四周做了环状的,反复包围这个岛屿的海浪,所以这个岛屿随着涨潮和退潮的这个涨落,其实岛屿在忽大忽小的发生变化,这个是三颗陨石落在水里,汤南南为了配合姚惠芬绣的这三颗陨石,做了水下的录像的效果,让这个陨石处在不断地向水底下沉的效果。那么在展厅中间,我会看到的光线,这个鹅卵石是那种,水泥带着红砖扔在海里,扔了三十几年磨成的鹅卵石的东西。

《不息-移山填海》多媒体皮影表演现场

  姚惠芬绣了这几颗鹅卵石,汤南南又为她配上了,太空中的星空不断走的录像,使抠像流出了鹅卵石的位置,等于录像装的白光,照亮了那个绣出来的鹅卵石,那么这个鹅卵石看起来就像,在太空中不停地向纵深处在飞翔,这个是汤南南和汪天稳老师合作的。

  《逍遥游》系列的皮影,中国馆,我们把灯箱,中国馆原来油库的墙上,有拱形的窗户,我们给嵌入了东形的灯箱,室内三个,室外七个,室外则是邬建安老师跟汪天稳合作的七座山,这七座山分别是花果山,我们归隐的终南山,神仙待着的鳌山,南宋皇帝跳海的崖山,还有那个门的上方那个是,(帕米尔高原 昆仑山西北)的不周山,这个是汤南南和邬建安老师合作的,《光》的系列,是用邬老师在他的作品,《五百》发展出来的,剪辑拼贴办法,跟汤南南的水墨办法,合成的一件作品。

  我拿出这张大家非常熟悉的画面,这件作品我临摹过一千多遍,所以那句话牢牢地嵌在我的心里面,说“后之视今 亦犹今之视昔”。最后一句话说“后之览者 亦将有感于斯文”。这句话一直到北岛写的,“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它是一个意思,他是每一个中国人深处的一种历史意识,中国人曾经武则天造出无字碑,这样奇怪的纪念碑,中国的纪念碑,像泰山摩崖石刻,它是层层叠叠的题跋,我记得李白来到《黄鹤楼》的时候想写诗,写不出来,因为上边崔浩的诗,“白云千载空悠悠”写在上面。

汤南南装置方案手稿

  李白叹了一句说:“李白到此不能言 崔浩题诗在上头”。然后这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李白一直牵挂着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他一定要回答崔浩一首好诗,二十多年后李白终于在南京,写出了一首《登凤凰台》,“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用的是崔浩的韵,中国的诗人是这样的,每一个诗人在写作的时候,都牵挂着前朝的诗人,同时牵挂着未来的使臣。

  他们在西湖边,在泰山上,在北京 在南京,一次一次地在完成这样一种,跨时代的对话和跨时代的雅集,所以对我们来说,艺术绝不是某一个,生死由命的艺术家的个体创造,我每一个艺术家个体都是会死的,但是艺术是不死的,我们在被不断地卷入一种,历史牵连的集体创作,是一场跨越千年的雅集,跨越千年的唱和,所以我们题诗前,我做了大量的研究,现在让大家看到的这个非常简单,实际上我的那个思维导图。

  打开来会涉及到200多个艺术家,事实上它还可以进一步推广涉及到,更多的艺术家。我在展厅里做了一面重要的墙,一面文献墙,在这面文献墙里,我展出了每一个艺术家的师承,邬建安的老师吕胜中先生,吕胜中先生的老师冯真先生,冯真先生当然也跟徐悲鸿先生学过画,但是他在苏联留学的这个老师是莫伊谢延科,莫伊谢延科的师承可以一直追溯到,其实他跟马列维奇是师侄,当然都可以一直追溯到列宾。

策展人邱志杰(右一)在展览现场向观众介绍中国馆内的艺术家师承

  汤南南的这个,姚惠芬的老师两支,姚惠芬是仿针绣跟乱针绣,两支苏绣创新脉络的传承人,她的老师牟志红,牟志红的老师金静芬,金静芬的老师沈寿,沈寿其实可以认为跟她有关的老师是张骞。

  另外一个老师,姚惠芬的另一个老师,是可以追溯到任嘒娴,任嘒娴的老师是杨守玉,杨守玉的老师是吕凤子先生,吕凤子先生在1940年,做过国立艺专的校长,那个时候中央美院跟杭州,北平艺专跟杭州艺专,并向为国立艺专,所以实际上吕凤子先生,曾经是国立艺专的校长。

  这面墙追溯得非常的远,从汤南南的硕士导师,上海大学的秦俭教授,我们追溯到秦俭教授,在南师大的老师宋正音,追溯到宋正音在日本的老师,梅原龙三郎,从梅原龙三郎追溯到,他在法国的老师雷诺阿,当然我们从徐悲鸿 林风眠,都不难追溯到大威德,就是法国学院派传统。

  然后从汤南南的博士生导师我,追溯到我的书法老师郑玉水,郑玉水的老师马海兰,马海兰的老师弘一法师,弘一法师在日本的老师黑田清辉,弘一法师的中国老师印光大师。或者我的哲学老师陈家瑛,家瑛的老师熊伟先生,熊伟先生的老师海德格尔,海德格尔的老师胡塞尔,胡塞尔的老师布伦塔诺,布伦塔诺的学生弗洛伊德。这个网络实际上是可以把世界上,所有的人连接起来的,汤南南在集美大学的老师徐里先生,徐里在福建师大的老师,林以友和薛行嘉,林以友的老师蔡威廉,薛行嘉的老师胡振宇,然后就到林风眠,就到蔡元培。

中国馆展览现场作品

  然后还有一个广军先生,教给的邬建安画画,在邬建安考美院之前,那么广军的老师是黄永玉,黄永玉在集美大学读过书,黄永玉又创回集美的这些,甚至创回到福建莆田的一些民间画家去。

  每一条师承的家族数追溯上去,都会把我们追溯到,意想不到的远方。那么我们发掘这么一张,无尽的师承表会把雅集描述成,一种学习者之间的一种连接,而每一个这样的连接点,都叫做中国。这个结点就叫做中国,所以中国一个不断的把能量卷入,把能量吸纳进来的一个漩涡,只有自己空的东西才能包容,只有善于消化的人才会不息,所以我这次特意请姚惠芬老师,绣了《骷髅幻戏图》这张画。

 苏绣大师姚惠芬再现《骷髅幻戏图》

  这张画是她的祖师爷,杨守义的刺绣作品,刚好也对应了《骷髅幻戏图》这张画。他可以追溯到非常远,从黄永玉追溯到集美大学,又可以追溯到谢图巴先生,谢图巴先生,范院长谢图巴生在集美大学,教过黄永玉,然后同时高剑父在那边教过他,当然吕胜中先生的这支线索,我们可以追溯到冯真老先生,也可以追溯到良子跟吕胜中先生,合作过的大量的民间艺术家。

  所以这条线里面你看有法国人,有日本人,有德国人,有法国学院派的,印象派,有俄国人,有苏联俄国的系统,沈寿其实当年是去日本考察,带来了苏绣的重要的一个变革,那么他去日本考察的是什么呢?是明治美术绣,明治时期的美术绣,但是明治美术绣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明朝来的,是把明朝的东西,跟西洋的装饰绘画的一种结合,这是非常,有空我们可以来专门,其实是可以用来上一门课的,是这样一种,等于有点儿像做美术史的方法。

  我在汤南南的老师我,我在浙江美院的老师韩黎昆,韩黎昆的老师赵延年先生,结果我发觉赵延年先生,最认的老师是李华先生,在上海美专的时候他最接受,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是李华先生,那么赵中藻的老师的老师傅抱石,傅抱石的老师金原省吾,这是傅抱石为金原省吾刻的印章,然后金原省吾所有的关于唐宋绘画的书,都由傅抱石,由日语译成金文的,那么金衍的老师,这条线索在日本又可以追溯到非常远。

《不息-移山填海》多媒体皮影表演现场

  因此呢,师承图和皮影表演变成了,整个展厅里的两个主要的亮点。那么我们下边来看,这场来设计到这场皮影表演。

  在威尼斯其实实际上,在威尼斯没有人会去说,哪个馆不好,会有人说哪个馆很好,会口耳相传,大家都是用假头的。今年的中国馆展厅里永远挤满了人,因为我们的这个皮影表演。意大利馆在开幕的时候,特意来求我们暂停,因为他们要在户外做开幕式,如果我们在这个里边正在演的话,他们的客人就全都会赖在我们的展厅里不走,所以当然我们就给他面子,因为意大利馆的策展人,也是我的朋友,就是给他面子,我们特意为他提早的,其实提早就没人看,因为一般11点以后才会有人,现场那些老爷子很开心,那些陕北来的老爷子出尽了风头,对 这是一些图片,等一下大家可以看到表演现场。

  我们现场其实是用,大家可以看到有三个幕同时在进行,A幕是老爷子表演的,B幕是由我们央美的国美的研究生,再加威尼斯留学的中国孩子,作为志愿者七八个人的一群表演,C幕很奇葩,是大家刚才看到的,一个机械臂的朋友,由三个幕,A幕是《愚公移山》,B幕是《精卫填海》,C幕是《鲲鹏变化》。

《不息-移山填海》多媒体皮影表演现场

  这个录像是由一个小组在这里,进行现场的切换的,有时候用录像,有时候用动画就是它的光源,像这个就是动画,就是录像,使用录像当光源解决了,以前皮影过渡贴那个画布的,那个下沿的问题,同时我们也顺便把那个字幕,打在这个录像的上方,解决了老外听那些唱词的问题,当然他创造出非常多的可能,就是我们把皮影表演先拍成录像,再把录像代替灯光来打在幕上,所以录像里边的皮影,跟真的皮影的互动,形成了这次表演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关节,一个结点。

  好 我们可以来看一眼,我答应要给大家看的录像。这里这些都是录像,我不知道这些是录像。我们可以先看一些片断。然后大家要记得这些是同时在发生的,所以其实展厅里面是非常的乱的,然后因为舞台也是敞开的,后台也是敞开的。所以观众是可以跑到后面来,看到这些表演者的。

  这个是在演出的最后了,所以最后是出现了威尼斯,也出现了克拉拉山,愚公移山我们移到最后,是落到了意大利,挖了两千年到现在都没有挖干净的,就是米开朗基罗的那个大卫用的,是克拉拉大理石,所以最后的这个其实是克拉拉山,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个,有人在甩渔网,用渔网做海浪,那么这个就是录像的浪,然后这是真的皮影跟录像的浪在配合。

艺术家汪天稳

  这是汪天稳老师,汪天稳老师从到了威尼斯这个彩排,锣声敲响那一天,嘴就没有合拢过,开心死了,好多年没有演过皮影,其我们有一个魏老师,特别爱出风头,每次谢幕他都会被老外围住一通合影。

  那么整个策展的思路,整个布展的思路,其实是三个核心概念,一个是集市 雅集;一个是庙会,一个是剧场,这个剧场我们当然可以看到,它有全厅,有观众席 有包厢,甚至是有包厢的这个位置,雅集的意思是每个艺术家,比如说这个区域,基本是这个区域,这个黑的录像区域是汤南南,这边这个汪天稳老师,是从户外往这边走,姚惠芬老师是从这里走,然后向中间聚集来贡献出一场,中部是一个合作区。

  那么庙会的特征是,同步发生,东西互相渗透,同时我们在视觉上,特别在意用漏的观念,那么我在这里可以给大家稍微看一眼,这是我们当时在规划展厅时候,所做的这个三维的动画效果,那么我记得那一天中展的袁总,走进展厅的时候跟我说,一把揪住我说,志杰太厉害了,他说我们当时看你的方案,那些评委都说邱志杰这个动画时,这个效果能实现就太牛了,关键是能不能实现?

  然后袁总说以我对志杰的了解,我觉得他能搞得定,他说结果你们不但实现了,是120%全都实现了,其实我们在这儿之前,因为我差不多每年都在威尼斯,那么去年2015年我参加主题展,上一届,中国馆人手不够,我还把我的助手派到中国馆来救急,所以基本上我之所以放这段录像,是要建立一个对比。就是我们臆想的东西,跟最终实现的东西之间的一个关联,所以这个其实在录像里面,大家可以很清楚地去身临其境的,有点儿像在展厅里走一遍。

  这是师承墙,这个是汤南南的无底海滩,都是人的背影,看着大海背影面对着观众,这边是我们的地图的部分,然后展厅里边有一个油罐,这个油罐没有拆,那么以前都是把它包起来的,我们这次汤南南做了一个雕塑,这个雕塑站在油罐前面看着面壁,看着油罐的地面,其实他的眼睛里面突出两个录像,是打在这个油罐上,把整个油罐也变成了,作品的一部分了。

艺术家邬建安作品《大河的诞生》剪纸拼贴绘画(局部)

  二楼是邬建安的大河的诞生,巨大的剪纸拼贴的作品,其实这个是有点儿声音的这个录像。然后在这里挂了一个书信,因为板是我们搭的,所以我们可以在楼板上打洞,所以这个书信,其实是在地上穿的一个洞,它通过丝线穿过这个洞,跟楼下的一块刺绣,其实是联结在一起的,镜头马上转回来,我们就可以看到了,它不转了。这个地方就相当于是包厢,二楼包厢的一个位置,同时这个暗的区域,为邬建安的这个巨大的皮影。

  九重天提供了一个暗背景,使它能够在正面看来,形成了一种剪影的效果,亮的剪影的效果。这是我们墙上的灯箱,而中部是表演区域,好 那么我们来看,它和现场的效果,整个现场其实我在布展的时候,是要求必须确保每一件作品,不能单独被拍到,不能干干净净地被拍到,拍到这件作品一定得捎上那件作品,所以邬建安这个雕塑的这种漏的特点,包括皮影雕刻漏的特点,在这里都起到很好的作用。

《九重天》  邬建安作品

  那么我所要的铺天盖地的效果,地板你要留给观众走没法弄,事实上我们最后是用灯光,在地板上制造了,非常丰富的已知的效果,真的把铺天盖地地做成了,那么这是那个油罐,这个人站在,很多人都以为是一个真人,有一个外国观众在后面排队排了好久,等着要看这个录像,他录像里边就是一个人看着的海,远处的海,然后慢慢拉近,慢慢拉远,就一个人对着这个油罐看到海,这个大概这个作品叫《明还》,光明的明,归还的还,大概是每个人看到的分解,其实都是他自己内心的这个意象。

  好 这是从二楼看过去,以及屋顶的效果,那么到了现场是这样的效果,这次的灯光也打得特别的用心,我们夸奖这个赞助我们的灯光公司,他们大概达到他们职业生涯的顶峰了,就是这么难打的灯光都给打出来了。

  这个灯既不能刺观众的眼睛,不能从正上面往下打,其实有一些碑是平着扫过这个皮影,从侧面打量皮影,让它发光变出一种灯箱效果的。那么我们在展厅里,规划了非常严格的灯光的一二三四,就是最亮的是投影屏幕,第二亮的是灯箱,然后是邬建安的《九重天》,这些树林的这些铜塑,其实是用很热的光打的,但是它跟周围的这个的反射,它形成了一种光的,特别流动的一个效果。

  而这是二楼的这个崖山系列,和《大河的诞生》,我们看到了这边挂了一个,地板窗棂的口垂到下面,文献区的一个桌面上,是这么一个效果,那么我们在地板那个丝线缝在上面,然后又连到下面挂着下面的,下面这个是在腾空在桌子上的,这张桌子是汤南南用来做,皮影的工作坊的一张桌子,《寻海记忆》这件作品,是邀请了全世界的四千多个小朋友,来画大海,汤南南在补画中间形成了,一个水墨动画,那么这个动画是会长的,所以在现场也一直在邀请小朋友,来现场来画这个大海。这是邬建安的《大河的诞生》系列,是一个U字形的结构,形成了一种全景体验的效果。

交互合作示意图

  这个是《寻海记》的工作坊,这边就是那个《寻海记》的动画,墙上是它相关的资料,以及那个小朋友画的海的原作,汤南南号称他从这些小朋友的画里面,学到了大量的水墨的技巧,这也是汪天稳的《风雨雷电洪》,这边是姚惠芬绣的,看不见了,这边是汤南南跟汪天稳合作的,那个陨石会飞的那个录像。灯箱,这是我们皮影正在彩排,这边是文献区,我把楼板拆掉了,文献区的样子,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我们的文献区,我们的前言是用诗打出来腾空挂着,所以能走过的时候,这个前言是会漂的。

  每天有人在这里画画,帮汤南南生成他的新的录像作品,这是他的文献区,拐过来我们可以看到一面实物墙,这是一批实物文献,等一下我会涉及到,这里面我们看到有吕老师的大公鸡,这张可是原作,是吕老师去年受他的版画130%,去年吕老师送给我的,这是吕老师的老师,冯真先生的代表作《娃娃戏》,这里边有邬建安的硕士毕业,考察的初记的文献,有中国营造学社的出版物,有当时的沈寿和张謇合作的《雪宦绣谱》,有宗庆文先生编的《民间》杂志,有艾青编的1946年出版的《西北剪纸集》,中国最早的整理戏班剪纸的一本书,1946年在张家口出版,艾青跟江丰出版的,也有庞薰琹 雷圭元的《中国图案的研究》,整个新年画运动的史料。

  这边我特意放进了《张飞审瓜》,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皮影动画片,这是汪天稳老师在文革期间制作的,《奇袭白虎团》、《智取威虎山》等等样板戏,以及这里边有一个,只有这个小小的《李铁梅》,是李山喜先生的作品,是这次汪老师告诉我的。

汤南南

  然后户外这是我们原来的计划,以及最后展出的效果,那么我们注意到户外的秋耕等等,一些鹅卵石,这其实是汤南南的作品,汤南南的性格非常的低调,看到老外偷这些鹅卵石,他竟然不敢上去阻止,所以这些鹅卵石每天都在减少,这些东西蹲在墙根,看来很像是这座房子在海里面,被磨成的鹅卵石,特别特别的像是房子的组成部分,所以观众在户外,如果从这个门进入的时候,他将不会意识到这是一件作品,然后他来到展厅里面,发现好多角落都扔着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在展场里面,起到一种千丝连带的作用,让整个展场有一种气如游丝的敏感,所有的作品都互相影射。

  楼上的某个角落又有几块,这边可能是有一大堆,这样的鹅卵石,那么它其实也在散播到世界上,更多的地方,我们一共运了三吨的鹅卵石过去了,在户外我们把汤南南的,全球沙滩考古计划,这个作品做成了一个帐篷,因为我比较熟悉威尼斯,我知道每年夏天,人们从军械库的路口,走到军械库尽头的中国馆的时候,基本上都属于虚脱的状态,特别是出太阳的时候,因此我知道一个帐篷会多么受欢迎,那么我还在帐篷里面,放了很多躺椅,这些躺椅特意选了,波浪的造型来配合帐篷的造型,所以观众其实是会躺在这个帐篷里面,来抬头阅读上面的,全球沙滩考古计划的文字和图像的。

  最近我持续的跟他们在互动,这个帐篷现在天气越来越热,越来越受欢迎,下面每天都坐满了人。那么全球沙滩考古计划这个作品,是汤南南把全世界各地的,沙滩上的漂流物拍下来,再拼成一片巨大的沙滩,那么再请人,再用考古的办法,然后请大家来推测,这个东西应该从哪儿来,所以就可能有一双拖鞋,是韩国的一对情侣在海边吵架,然后或者在海边戏水,然后这个拖鞋,就被冲到了菲律宾,又从菲律宾被冲到了厦门的海滩,他的这个海滩来自印度,来自台湾,来自福建,来自日本,也来自威尼斯。

摄影《全球沙滩考古计划》之《流觞》400x1000cm  汤南南

  那么另外一个城,包括了海中的这个,正在海中漂着的这个物品,然后他的旁边是邬老师的,第五根铜柱子,邬老师这五根铜柱子,其实邬老师不太有哪个意识了,我有点儿硬把他给解释成,是五行的,午夜,但是他这个午夜是流动的,这个是我们原计划,从二楼看上去的效果,然后这是实际效果,实际上是会打一些折扣,比如说我们原计划要悬挂的,但是威尼斯组委会,不许我们用悬挂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好做了一个架子,这是一点小遗憾吧,但是基本上比较完美的实现了。

  我们原来臆想的那种空间感,这也是从二楼看过去,几乎皮式的方式在看,这些悬挂在空中的皮影。所以地上是交叠的影子,包括观众流动的影子,空间是像灯箱一样的,空间这个是汪天稳的作品《变化》系列,它看起来很像是从我们那个皮影屏幕中,飞出来的一个皮影,有非常多的细节,像在汤南南的录像这个地方,其实在角落里边极微弱的光,照亮了一个苏绣,这么一来,其实整个展厅的效果,我归纳成是铺天盖地,机关重重,千丝连带 内外通透,长路显影 盘根错节,其实就是基本上,我们把空间用到了,任何一个东西都不能在移动,但是同时又是给人一种松的感觉,一种集市的,随意的一种感觉。

  那么这样一种空间的结构的做法,目的是为了建构起一种,清老雅俗,里外中外层层叠叠的唱和对话,它有点儿像一个雅集,一个人写一首诗,然后你布我的韵,他在用你的哪个词来体现一个交叠的关系,他这样积极取一种能量场,就像愚公移山告诉我们,“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我们相信这个是艺术和文明,生生不息的一种运行机制,这也是我们中国人对艺术,该如何永生的回答。

邱志杰画的地图《不息》局部

  因此我们中国馆的命题其实很重要,这次我和邬建安老师,我们这几个艺术家都比较相信的一个东西,是比较怀疑,甚至是否定个人创造的神话,一个艺术家真的是一个个体在进行创造吗?这个几乎已经被当做一个神话,在西方很少会遭受质疑,捍卫个性,捍卫个人创造的神话,在我们这里,我们把中国描述成一个漩涡,是一个结点,是各种外来的力量,不断地卷入的一个东西,中国是一个能量场,是会把周边的营养,把佛教把油画,把所有的,把所有的东西不断地卷入自己的内部,让自己越来越复杂,让自己越来越丰富的一种能量。

  中国是一场雅集,是一种邀请,那么我想到了这样一种东西,一开始只是短短的一行,这是王献之《中秋帖》、这是王濬《伯远帖》,一开始只是一张小纸片,然后有一个人在后面题跋,这又过了一百年,又到了另外一个大艺术家手里,这个大艺术家又在旁边题跋,其实这场创作永远都不会停止,这件手卷会越来越长,长到一百多米,长到两百米,卷起来的时候,它直径会越来越粗,而每一代往上面题跋的人,他们既是美术史家,他们也是批评家,他们往往同时也是大收藏家,或者是大艺术家 大鉴赏家,这样一种创作。

  你要把它当作一件作品,它是一张跨越千年的合作,从王献之开始一直到清朝的皇帝还在,我认为故宫现在应该把它开放,让我们往上题,我还没有资格,起码让范院长往上,还可以接着去写题跋,这场创作不应该停止。那么中国艺术是这样一种不息的东西,那么它至今应该说都没有完成,我们把我们的一次展览,当做是中国艺术史这一件长卷的,又往上面拔上去的一帖,往后可以延绵不尽地去题跋去评论,同时也是崭新的创造,这个长卷会越来越常用无穷尽,这是我们想要向世界展示的,我们做艺术的一种方式。

  好,我把第一部分讲完了。

上传日期:2017年09月2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