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北川富朗《艺术唤醒乡土——濑户内国际艺术节》 >[第1集]北川富朗:艺术唤醒乡土——濑户内国际艺术节(上)

视频信息

名称:北川富朗《艺术唤醒乡土——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北川富朗:艺术唤醒乡土——濑户内国际艺术节(上)
 

  主讲人介绍:

  北川富朗:艺术总监,策展人。1946 年生于新泻县高田市(现上越市),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北川富朗策划的主要展览包括:奠定现时高迪风潮基础的「安东尼・高迪展」(1978-1979年),巡回日本全国80所中小学的「给孩子的版画展」(1980-1982年),动员全国194 个地方、共38 万人参与、以反对种族隔离为主题的「向种族隔离说不!国际美术展」(1988-1990年)等。现主要担任「大地艺术祭 越后妻有艺术三年展」及「濑户内国际艺术祭」的艺术总监。

 

北川富朗

 

  导语:

  乡村文化建设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意义的话题之一。特别在中国,这个农耕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悠久的文化传统大量沉淀在乡村生活之中。但是今天的中国也像经历过现代化的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正在面对我们自己的乡村危机,传统生活方式的解体与经济形态的衰落导致了传统文化逐渐丧失掉生存的土壤。这种发展的进程不可逆转,但因为发展而遗失的传统文化却着实令人痛心,更何况在传统文化中常常饱含着一个文明藏在最深处的情感与智慧,是迎接未来不可知挑战的稳定剂与定盘星。如何在今天拥抱传统,使文明的今天与昨天不发生决然的割裂,是我们要面对的课题与挑战。

  北川富朗先生在日本越后妻有与濑户内海举办大型公共艺术节的经验,这可能是最具启发意义的当代尝试。如何借当代艺术的力量唤醒沉睡的乡村,激发传统文化的活力,连接都市消费与乡村的生产方式,这些都是北川先生在二十多年的实践中不断追问并向前推进的思考。北川富朗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为大家阐述艺术如何带动地区振兴的实践,分享他的艺术原动力。

  主题:艺术唤醒乡土--濑户内国际艺术节

       上半部分:

  大家好我是北川。濑户内国际艺术节是在日本的濑户内海进行的,大约在十年前与越后的大地艺术节合并以后,它们相当于是兄弟关系的艺术节。图像上显示的是在濑户内海一共有12个岛,在这12个岛上有各种艺术节的会场。

濑户内海的岛屿分布图

  这是2010年为止,在红点圈的区域内形成一个会场,13年到16年加上了左边的高剑岛等,再加上高松和宇野这两个地方的港口,就形成了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的会场。相当于属于日本的中部,就像母亲的怀抱一样,从莽古开始这就是一个非常平静的海域。

  我想追加一句,日本跟世界上的潮流一样,与其跟海洋接近还不如说在内陆的地区建造很多的高楼大厦,这样更显得现代化一点。特别是里面直岛和泉岛这两个地方,因为亚硫酸的影响侵蚀,岛上的山都显得光秃秃的。这个岛是因为投掷了很多工业的废弃物,就变成了一个废弃物城。这个是麻风病人集中的一个岛。曾几何时,这是能够自由往来的岛,因为刚才我说的种种原因,就变成大家敬而远之的岛。

  30年,我们通过艺术进行了改造,让人们重新回到了对海洋和对水的重视的境界。这个艺术节是从2010年开始的,2011年的时候日本东北发生了大地震,这个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使很多人失去了家园和亲人,我就是为了让他们重新感受海洋跟人之间的交流的这样一个必要性,我在这儿重新举办了这样一个艺术节,一面安抚人们失去亲人的痛苦,另一面就是大家重新认识海洋与人类的关系。

  我2006年在直岛这个地方进行了这样一个艺术活动,当时是请了贝勒森这样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是进行幼儿教育的,公司的负责人叫福五,我请他来帮我一起进行这样一个活动,我们在那儿建造了很多营帐。

  福五先生在很多地方建造了美术馆,迄今为止他一般都是在属于自己的岛上面进行一系列艺术活动,建造美术馆等,他请我帮他一起进行这样一个设计,我们就在濑户内海也进行了这样的活动。

  福五先生不光是修建美术馆,而且也兴建宾馆等等,他邀请安藤忠雄先生跟他一起进行建筑创作。我从2006年开始参与了他们这样一个活动,地中美术馆是安藤先生设计的,我也参与了其中。地中美术馆从外表来看没有一个很固定的形象。

安藤忠雄设计的地中美术馆

  安藤先生的作品不是从外面看出它多么有魅力,而是通过这个作品看见天空,看见海洋,他这个作品就像一个照相机一样,这是他的建筑的一个魅力所在。这个窗户就是开设了这样一个方法,非常巧妙,从通过精心设计的窗户我们好像可以看见一个移动的空间、移动的海洋。

  艺术对于振兴地方来说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作用,像大地艺术节也好,像濑户内海也好,我们进行了这样一个实践的活动,从现在开始,我也想说一下艺术跟振兴地方的活力有什么关系?

  我们看这个照片,我们不能想象这是一个什么地方的海洋,或许是济州岛,或者是青岛,最多我们获得信息这是一个夏天的海洋景象。但是看见这个照片,我们马上就能知道这是濑户内海的直岛,就是说我们这样一个艺术就能赋予这个地方一种活力,赋予地方一种生命力,或者是话语权。

  说一个冷笑话吧,这样一个建筑物,没有拿螺栓、螺帽把它固定在一个地方,或者说有台风来的话它会被吹到海里面去。一开始刚设置的时候,在濑户内海行驶的船只看见了这么一个巨大的东西、怪物,还以为是一个新型的炸弹。最后为了防止它被吹走,就把这个南瓜里面打了几个眼,把它固定在岩石上面。

这个波点南瓜成为直岛标志性的艺术品

  下面一个作品就是在一个旧家里面我们进行了改造,这个里面点点的是LED灯,设置了一些灯光。大岛这个地方一开始有很多麻风病人,这个岛上生活了很多人,从1955年开始大家都已经知道麻风病是可以用药物进行控制的,但是直到1996年为止,这些麻风病人都被固定在一些设施里面生活。95年、96年以后,他们确实是可以回到自己家,或者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但是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也有各种各样的疑虑,到现在为止也还有62个人在这里面生活。

  正因为刚才所说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其实对麻风病还有各种各样的差别对待,或者是人们异样的眼光,一开始在大岛这个地方要进行这样一个艺术节的活动,一些官员就表示了疑虑,我跟他们说如果大岛这个形象不能改变的话,濑户内的艺术节就毫无意义,然后我说服了他们,首先在大岛这个地方推行艺术的活动。

  年前我开始一个活动的时候,当时这个岛上还有100多个麻风病人,我在这儿要进行一个艺术节的活动,当地的人还是比较反对的,因为他们不想把当地的这些不好的东西让大家看见,所以为了这个事情我进行了大量的工作,说服他们同意我的想法。展览本来就是把真实的面貌给别人看,经过我的努力说服了当地的那些麻风病人,让他们以真实的面目面向世间,展示他们现在存在的生活环境。

  我在正式担任艺术编导之前,我是看见了这样一张照片,受到了很大的震惊,为什么人居住的地方,建筑物能够这样令人觉得不愉快,或者说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建筑和艺术其实是更能够让人产生愉悦,必须是这样一个情况才能被称为建筑和艺术。现在日本还是有13个国立的麻风病人的疗养所,唯一的一个在里岛上的还是这个大岛“青松园”。

  我首先做的就是用大岛的黏土做一些茶杯、碗什么的,还包括用大岛所产的橄榄油等等做一些点心,就在这儿用当地生产的东西做了这样一个咖啡。曾经在点心店工作过的职员用当地的这些材料做了一个叫“六方烧”的,里面放着豆酱。以此为契机,我们也拍了一个小电影。为了带大家在这个岛进行游览,包括艺术品、艺术设施的游览,我们也进行导览,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宗教,每个宗教有自己各自的不同的设施。

六方烧

  在夏天我们搭置了各种账篷,让孩子们来参加夏令营活动。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孩子带到这个岛上去,因为这些麻风病人在上这个岛之前都是进行了绝育手术的,所以他们没有孩子,这个岛上也没有孩子,但是他们在这个岛上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过世以后没有后代,当他们从这个岛上消失以后,这个岛上还有什么样的快乐?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怎么样鼓励他们继续在这个岛上快乐的生活?我们举办了各种各样的夏令营活动,让他们感到快乐,同时也让这个岛有一种生命延续的可能。

  在这个岛上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活动,麻风病人首先有可能眼睛先看不见,所以我们在这个岛上做了一个广播电台,让这些孩子们去参加这样的实践活动。

  在这个岛上,我们让孩子们参加各种各样的儿童剧创作,不光是有日本的孩子,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他们虽然语言不一定通,但是他们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进行交流,想达到的一个目的就是海洋是世界上贯通的,海水是流通在全世界的地球上,通过这样一个交流,想取消人跟人之间心灵的障碍。

上传日期:2017年09月0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