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第4集]对话: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对话: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导语:

  表现主义的出现可以说是德国为“经典现代主义”所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表现主义艺术家拒绝对具象的题材进行模仿式的描绘,他们更倾向于对具象进行抽象化的处理,他们的目标是透过这个世界的表象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因此也就对绘画的表现方式进行了彻底的革新,颜色完全脱离具像,摆脱了其描述性的功能。“西方绘画的回归:吕佩尔茨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展”第四场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

  主持人:

  朱青生:北京大学历史系艺术史教研室主任

  对谈嘉宾:

  乌尔里希•威尔姆斯博士(Dr.Ulrich Wilmes):慕尼黑艺术之家美术馆主策展人

  黄笃:特邀嘉宾策展人

  郭红梅:中央美术学院副研究员

  主题:绘画的复兴——德国新表现主义与中国当代艺术再思考

  第四部分: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黄笃:我自己不是一个德国艺术的专家,我是一个策展人,所以我只讲一下Wilmes教授讲座的一个理解。

 

黄笃

  这个讲座非常系统的把历史和艺术史结合起来,这个有意思。而且刚才这个讲座里面特别重要的,我认为把德国的新表现主义和它的历史渊源做了一个很清楚的勾画,很重要一点光讲了一个在绘画上建立了一种新的秩序,打破了另外一种图像的界线,当然他很重要讲的是一些战后的德国的历史图片思想的反思,以及68年后的运动等等,跟吕佩尔茨或者是伊门多夫这样的一些关系,当然这个讲座本身也是一个比较严谨的,比较系统的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视觉艺术的历史,比如德国在20世纪80年代、70年代,28年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影响。

  这个展览给我的一个启发,就是艺术的发展发生的方式是怎么回事,艺术创作的方式是怎么回事,实际上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架构,如何理解艺术的内在性以及它的张力和扩张性,这个扩张性当然可以讲德国艺术的影响远远跨出了德国的本土。比如说刚刚也拿出了美国的艺术家弗朗西斯这样的抽象性受到德国的艺术的影响。当然我想就是说德国的艺术影响不光光是刚才我讲新表现,刚才老朱在前面讲的包豪斯,包豪斯实际上对美国影响很大,希特勒上台之后把包豪斯给关闭了,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夫妇后来到了美国去了美国著名的黑山学院,他们受邀去讲课,实际上把包豪斯整个教学的理念带到了美国,所以实际上美国的现代艺术影响着很重要的一个渊源,我认为是在黑山学院。

  黑山学院的教育的核心是来自于包豪斯的教育的理念,所以我想Wilmes这个讲座里面还讲了很重要的一些细节,比如说讲到了绘画作为图像的一种提问,向社会提供一种提问,还有参与绘画作为绘画本体的一种形式的延展,在很多方面给我很多的启发。

 

论坛现场

  基弗尔的作品到后来慢慢地脱离了绘画,实际上他的媒介不断地在被夸张,把他放在一个历史的情境里头去,基弗尔把它更加融入历史观里去了,我想吕佩尔茨更多的是在一个形式上造成一种语言的紧张,实际上Wilmes教授已经讲得非常非常全了,当然伊门多夫刚才也讲得很好,今天他提供的一些作品让我们很感动,其中有一个作品伊门多夫写了一句话“你的艺术到底是什么立场?”画面里有一张这样的一个话,反映了对现实的一种关注、对现实的一种政治性的一种批判性在里面。所以这个演讲对我、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具有启发性的。

  我想问一个问题,也是我困惑的一个问题,在德国的艺术,比如说像博伊斯的两个学生伊门多夫和基弗他们走向了两个方向,伊门多夫更加介入到真实的现实社会,基弗更加走向抽象性的、带有瓦格纳式的音乐式的英雄主义的一个方向去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或者是驱动力,使得这两个艺术家走到了两个方向里去了?

  Wilmes:伊门多夫和基弗尔他们两个是博伊斯最为重要的两个学生。在报告当中我特意地没有提及到博伊斯,也是有我自己的考虑,这两个学生他们最终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创作道路,这也跟他们的导师约瑟夫·博伊斯在面对学生的时候这样一种绝对坦诚的态度有关,博伊斯在当老师的生涯当中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事情。

  在70年代开始,博伊斯他开始公开地反对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日益僵化的这样一种招生体制,当时每年都会有几百个学生来报考,当然最终一个班可能最多才能录取十几个学生或者最多二十几个学生,当时博伊斯他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后来成为招牌式、宣言式的这样一段话,简短地说“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博伊斯他是想让每一个想要学习艺术的年轻人都能够得到接受艺术教育的这样的一个机会,所以他上课的时候,他的这个班级对所有人都是敞开的,最后在那段时间他好像每年都有一百多个学生,他的这种做法招致了当时教育部长的反感,他把博伊斯给开除了。这个逸闻趣事式的一个历史,也从一个侧面展示出博伊斯他面对学生的时候是一种特别开放的态度,而且他对于自己的作品也是持一种自我批评的态度,他的这种精神也被他的学生传承下来。

乌尔里希•威尔姆斯博士(Dr.Ulrich Wilmes)

  刚才在报告当中我展示了几张基弗早期的作品,其中就有基弗他本人出现在画作当中,他当时是在完成毕业作品的时候构思了这个系列作品,也就是他到法国、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去,让别人拍照,他做出来希特勒时期落后的这种方式,就是希特勒这种静谧的方式,他让人把他拍摄下来之后作为他创作的一个主题或者是背景,其实他的这种创作方式和内容都是很有挑衅性的行为,博伊斯对于他这个画的主题和他的做法其实是持一种拒绝的态度,但是他仍然允许他进行这样的创作。

  所以博伊斯他在教授学生的时候始终是怀有这种绝对开放的态度,他鼓励学生按照自己的意愿和自己的想法去发展,造成他的学生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这两个艺术家伊门多夫和基弗他们的艺术我们可以进行一个这样的总结,基弗的创作,他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回顾式的,他总是会在作品当中体现出对于德国历史和神话的一些处理,想要用德国历史和神话的一些传统元素的传递到今天来表达他对今天的一些看法,而伊门多夫他是一种前瞻式的、面向未来的一种创作的主题、理念,他最开始早期的创作是进行,就是对社会主义这样一些思想的宣扬,然后在70年代他和当时生活在前民主德国的彭克两个人成为非常亲密的朋友,之后伊门多夫就创作了“德国咖啡馆”这个系列,他主张的观念是德国的这种艺术以及艺术家之间应该进行密切的合作,包括其中有一个作品就是一只手穿过了柏林墙,他始终认为艺术应该发挥本有的这种功能,能够帮助分裂的两个德国,最终能够结束这种分裂状态。

  郭红梅:刚才Wilmes博士他的演讲高屋建瓴,简洁而深刻令我深受感动,也引起我多方面的共鸣。

  Wilmes博士他首先从绘画中的抽象性语言和描述性语言这样的一个艺术史理论探讨的大背景下展开的讲座,而且指出了当时断代的特征就是大讨论的结果就是抽象艺术,以美国抽象表现主义以及极少艺术和随后的观念艺术成为当时艺术世界的现象语言,这个也随后影响到Wilmes博士指出的以及艺术在社会上的地位,表现在1968年的第四届卡塞尔文献展,整个的展览基本上都是展出的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极少艺术。

 

郭红梅

  这样的一个结果当然也暗含着一个冷战的并且意识形态之间对抗的结果,可是随后到了60年代末,Wilmes博士也指出了艺术经历了风格上一个非常大的转型,这个时候以德国新表现主义为代表的意大利超前卫以及美国就开始了一个新的艺术历史的进程,这也波及到了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那就是随后的第四届1968、第五届是1972年的卡塞尔文献展,在这一届上,因为我们三位都是策展人,所以我在这块引申一下。

  卡塞尔文献展在第五届,它在整个展览史上不仅仅是关于德国新表现主义的。首先卡塞尔文献展第五届1972年是首次引用了策展人制,是瑞士的赛斯,一个大学者,一个博物馆馆长。他把文献展变成了事件性的文献展,从而让德国新表现主义整体的面貌在卡塞尔文献展上展出,从此改变了1968年以及之前威尼斯双年展和卡塞尔文献展关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极少艺术的抽象性语言绘画的这样一个历史有所重叠。

  之后一连串的展览就越来越改推以德国新表现主义为代表的这样的一种新的艺术风格上的转型。再回到Wilmes博士的演讲,他这样一个高屋建瓴性的艺术发展的历史简短描述以后,他从艺术史中两个核心问题入手开始了具体阐述,就是德国新表现主义究竟在风格上达到了怎样的转型,从两个核心问题谈:

  一个是画了什么;再一个是怎么画的。那么在画了什么上面Wilmes博士谈得比较深入和具体,给我很深很大震撼的,就是他用画了什么这样一个视角去梳理吕佩尔茨、伊门多夫,尤其是吕佩尔茨他关于历史与现实的关系,西方的文明传统、文化积淀与当下生活经验的这样的一个关系转换,尤其是以生存恐惧来勾画出吕佩尔茨他从历史神话中酒神头部的描绘转换到纳粹时期的一个头盔的头部描述的象征,以及我自己延伸的,这是目前我们在时代美术馆看到的大量的关于海神头部雕塑的经典塑造,中国的艺术家都普遍地更对吕佩尔茨雕塑中的原创力感到极其震撼,而且给予极其高度的评价。

  这样的一个画了什么的具体的阐述,Wilmes博士向我们明确表达了他的历史观和艺术史观,那就是这些题材以及这些具象性但非再现现实世界的语言表现了艺术家主观的感受和心理状态,自我主体性的回归,这一点也是我研究的一个重点。

  朱青生:黄老师刚才的问题也切入到一个我关心的问题,博伊斯之后怎么办?我还有几句话说,之所以我们这么关心博伊斯和这些艺术家的关系,是因为我们在去年的时候做了博伊斯的大展,所以这个问题就变得至为重要。

 

朱青生

  黄笃:我问一个问题,就是在新媒介之后,因为还有一个莱比锡画派,我想问你怎么去看莱比锡画派?

  Wilmes:莱比锡画派其实可以看作是一个新表现主义的继续发展,是从80年代开始兴起的,但是莱比锡画派它并不是一个这样的艺术家团体,它更多的是对这个地区具有很多个体性非常强的这样一些画家的整体的称谓,莱比锡画派就是他的主要的创作流派,我们也可以看到他有一些是抽象仍然是抽象派的画作,但是也有一些画家的作品已经呈现出来现实主义的特征,也就是说莱比锡画派指的是这个区域内很多具有完全不同的历史特质的艺术家他们的一个整体。

  刚才郭女士也提到了在72年的文献展,其实是从92年的文献展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是莱比锡画派开始实现和发展的一个开端,我在画画当中也曾经引用过他的一些评论,他认为在这个时期艺术家在他们的作品当中仍然在继续进行冷战,还包括1972年的时候哈拉德希曼他也曾经对莱比锡学派进行了评判,这些人是具有非常强烈个性的艺术家,这个时候莱比锡画派呈现出一种多样化的面貌。

  去年Wilmes博士策展主办了一个巴塞利茨的画展,所以他对这个时期的画家以及流派有比较深的研究,在60年代的时候他们这些画家追求的是不再用这种具象的绘画语言去表现,而是去引用美国新的发展潮流对具象进行一个抽象化的处理,但是在这个时候其实也有一些画家他们认为不再画具象,其实他是不属于现代主义这样的一种创作意图,也希望能够停止继续进行抽象绘画的这样一种发展,也就是说当时对于具象和抽象是把它看作是互为矛盾的两个概念,就是非你既我的这样一种创作的主题,在后面新表现主义它是一脉相承的美国的抽象派,但是在发展当中慢慢呈现出来一个学术化的倾向。

  在艺术史的理论总结当中提到了莱比锡画派的时候,我们可以这样来做一个总结,就是在莱比锡画派的画家当中,他们的现实主义跟抽象主义不再是矛盾对立的两个元素,而是他们借由画面,借由色彩,有的时候是更强烈的来表达一种画面所要传递出来的内容,也许这个创作者他把他所要想表达出来的信息绘制在画面当中,需要由观察者自己来研究这幅画想要传达出什么样的特点,是他对莱比锡画派的一个总结。

上传日期:2017年08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