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第2集]对话: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对话: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导语:

  表现主义的出现可以说是德国为“经典现代主义”所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表现主义艺术家拒绝对具象的题材进行模仿式的描绘,他们更倾向于对具象进行抽象化的处理,他们的目标是透过这个世界的表象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因此也就对绘画的表现方式进行了彻底的革新,颜色完全脱离具像,摆脱了其描述性的功能。“西方绘画的回归:吕佩尔茨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展”第四场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

  对谈嘉宾:

  Prof.Dr.Dr.hc.multi.Jürgen Kocka:著名历史学家尤尔根·科卡教授

  黄燎宇: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系系主任

  徐健:北京大学历史性副教授

  主题:绘画的复兴——德国新表现主义与中国当代艺术再思考

  2、对话: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黄燎宇:在场的同学年纪比较小,像我们年龄大一点的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史观出来的,对介绍马克思主义、对德国史观阐释的人都知道一点,马克思对德国历史重要的一个批判就是德国人从来不把批判的武器转化为武器的批判,这个是德国历史最大的一个症结,是一个问题。但是在德国,很多历史学家认为这个恰恰是他们的特殊道路。

 

黄燎宇

  我关心的问题就是因为二战之后的德国变了,根据我此前看到的材料,Kocka教授,当然他刚才也反思了,包括他自己,根据我目前看到的材料就是说像Kocka教授他们好像是主张德国要朝西看,因为德国是否西化这个问题一战、二战之前是一个讨论的话题,现在到了他们这一代历史学家不是一个问题了。所以我待会儿还想问问Kocka教授,比如说社会启蒙哲学他们的普世世界观和当时说的历史领域搞特殊的事情,这种论证是不是彻底消失了,德国史学界还有没有这种声音,我关心的就是这两点。

  徐健:我接着刚才黄主任特殊道路的部分,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接到朋友转发的一篇文章,是德国另外一个著名的历史学家在5月8号德国战败投降那一天,在德国联邦议会做了一个主题发言,其中谈到了德国不应该再提特殊道路的问题,这个应该废弃了,应该面向未来了。他这个主题报告反思历史是为了当下负责任的作为,我想他接下来其实要说的话就是共同面向未来,这个主题契合了今天Kocka教授的主旨发言,正好Kocka教授和他是同事、朋友这样一种关系。

  今天Kocka教授的报告我在下头听了,很简短、抽象,但是非常给力。Kocka在台上演讲的时候,我感觉他是很自信的,这个自信来自于哪儿?我想来想去跟他主题报告是来自于理性,因为从头到尾强调来自于他的理性,来自于历史学作为一个科学的支撑,顺便提一下,其实Kocka教授他是70年代出现的德国的历史、科学学派的主创人之一,也是75年德国的一家著名历史学杂志《历史与社会》的主编,所以我想这个作为他的支撑是有很大关系的,所以他整个报告从头到尾谈的是历史学进入近代以后、现代以后,它变成了一个科学。

 

徐健

  我们的历史学者是从18世纪启蒙运动启蒙哲学家那儿开始开启的这么一个进程,到19世纪历史学成为一个实证科学,而且到了19、20世纪,在一代一代的历史学家推动之下,历史学越来越成为一个科学,我们作为历史学的工作者,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历史学家,但是现在有时候也敢说自己是一个科学工作者了,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自然科学相比。

  经过科学化的这么一个过程,至少两个世纪,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是有反复的,历史研究的这些奇才他是不断地发出变化的,历史学家们选择历史题材动机,有的历史学家喜欢做大历史,有的历史学家喜欢做小历史,有的做宏观的,有的做微观的。叙述历史的方式也会有不同的模式,有的人喜欢民主国家这么一种叙述模式,有的人喜欢跳出来,进入更大的视野,全球的、主观的模式,面对历史的态度其实也不一样,有的一直以来的态度就是悲观的,也有的是乐观的、积极的、永远向前的,会有不同的状态。

  无论是哪一种,我理解Kocka先生刚才的报告,其实我说的各种各样的情况,其实历史认识、历史的意义所在都是一个方向导向未来,不管我刚才说的悲观的、乐观的、宏观的、微观的、民主国家的、还是全球史观的等等都是面向未来的,这个东西是没有变的,因为这是历史工作者必须要具备的一个时间的观念。而这个时间观念就是我们历史学核心的要素,体现在什么地方?就是它的连续性,也就是说过去和现在联系在一起,也把现在和未来联系到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Kocka先生充满了自信,就是来自于历史这么一种认识。

  我在八年前见过他,这次见到他已经是八年之后了,但我感觉他还是八年前的容颜,永远都是那么年轻、精神抖擞的这么一个状态,我想可能就是这个历史的意义。

  在座有很多是我历史学系的学生,当然也有一些不是历史学系,但是更热爱历史的年轻的未来的历史学家,学习历史会有这样的一个非常好的精神面貌,因为它是面向未来的,它是充满了理性的。这是我的一点感想。

  Kocka:关于刚才徐老师说的自信我想说两点,首先这两位中国的同事我觉得他们的言谈举止当中也是透露出自信。

 

尤尔根·科卡(Jürgen Kocka)

  另一点我之所以这么自信也是因为我年纪高的原因,因为当一个人越老他就会越懂得怎么样自信地言谈,这是我们历史学家的一个优势,比起事业才刚刚开始的年轻人来说,我们当然会更加自信了,这也是我们历史学家的优势,比如说像数学家他们二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事业的巅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继续地变化。可是我们历史学家是越老越好。

  刚才黄老师提的一个问题就是历史科学和文学艺术之间的关系,我现在讲两点:第一点是我之前提到的,我们这种嘲笑未来的历史的思考,这不仅仅是我们历史学家之间讨论出来的结果,同时也是来自不同方向的作家们一起讨论出来的结果。比如说18世纪德国著名的文学家莱辛,他不仅写作剧本,同时他也对启蒙的强调进步、强调宽容的历史观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举的第二个例子是德国著名的文学批评家瓦尔特·本雅明,他最后因为受到纳粹的迷惑而自杀,他死前也就是在1930年到32年期间,他发表了一些历史哲学命题,我很推荐大家去看这本书,在里边他阐释了一幅天使的画像。这是保罗克利的一个天使画,毁灭历史天使的画像,瓦尔特·本雅明他从这幅画中读出了历史哲学的一个命题,天使看过去是一片狼藉,也就是一战所造成的灾难,他同时又被一个风暴吹着向后看,看到的是一片不可知的具有危险意义的未来,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如何把对过去的阐释和对未来的想象联系在一起,当然这两者在瓦尔特·本雅明当中都是非常悲观的一个阐释。

  我首先要向二位承认,确实不同的历史学家他们对未来的想象各有不同,那么我同时还要说一下的就是在我提到的以未来为导向的这种历史书写当中,确实有分一些谈论宏大题目的历史学家,还有一些是谈小的专业化的问题,但是,那些谈论大题目的历史学家他们的在历史书写当中对未来的想象比那些谈论小问题、专业化问题的历史学家的未来的想象要更清晰一些,但是这些谈论小问题和专业化问题的历史学家他们未来的想象,他们的一些幻想、幻象或者是反幻象对于发展历史学家自己的视角和他们的问题意识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历史学家会用这样的视角和问题意识来处理文献,来发展一套自己的历史书写。

 

论坛现场

  现在我讨论一下德国特殊道路的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仅是在我们德国的历史学是有一场复杂的讨论,并且是在公开的讨论,也就是说不仅在德国,而且在其他的国家从19世纪20世纪开始的这种公开的讨论也就已经开始了。核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德国在大的危机的时候也就是在两次世界大展之间,为什么他不像西方的其他民主国家那样,而是自己发展出了一套极端的法西斯的道路。主要讨论的是我们发展出这个极端的法西斯到底是不是因为我们一战失败的结果,当时被视为是对整个民族的一个羞辱,或者是1933年法西斯的胜利,这个法西斯的胜利是不是德国长期特殊发展的道路的最后一步,关于这两点,我们历史学家之间也进行过非常激烈的讨论。

  我们在德国而且是在当时的民主德国是进行过一种公开的讨论,当然是受过一些压迫和禁忌话题之后了,主要是在1960年代以及之后我们更加公开的、更加透彻地对这个进行了讨论,就是说对于我们在1933年到45年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们不再对这个话题保持沉默,并且我们公开地进行一种自我批评,我们希望由此能够在民主德国当中发展出一种民主的认同感。

  这场讨论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好处,使我们内心更加自信,不管是对于社会和对于国家方面,我们的内心都更加的自信,尤其是在我们经历过那样一场专制的统治之后,对于这种没有禁忌的讨论,当然有时候也会带来痛苦,但是我们诚实的、积极地去面对这场讨论,这个在政治和社会上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好处,也在国际的政治和社会上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好处。

  这个讨论对我们的历史书写也产生了很多的影响,细节我就不说了,可是我先要提出的是这个讨论对未来的掌握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我们希望逐渐地我们可以有一个民主的社会,公正、和平的社会,一个多样化的社会,一个自由的社会,渐渐地这场讨论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慢慢地暗合到背后去了,可是也不是完全消失了,因为刚才徐老师也提到了威克教授的这个发言,可是在德国学者之间我们拥有了一个新的讨论,这是我们达成的一个共识,也就是西方的自我认识如何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非西方的自我认识,当然这是一个全球化的结果,那么在这一点上尤其是中国的学术同仁们对我们来说意义也很重大。

上传日期:2017年08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