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 >[第1集]Jurgen Kocka: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绘画的复兴—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看绘画的历史与当代影响》Jurgen Kocka: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导语:

  表现主义的出现可以说是德国为“经典现代主义”所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表现主义艺术家拒绝对具象的题材进行模仿式的描绘,他们更倾向于对具象进行抽象化的处理,他们的目标是透过这个世界的表象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因此也就对绘画的表现方式进行了彻底的革新,颜色完全脱离具像,摆脱了其描述性的功能。“西方绘画的回归:吕佩尔茨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展”第四场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

  主讲嘉宾:

  尤尔根·科卡(Jürgen Kocka):著名历史学家、教授

 

尤尔根·科卡(Jürgen Kocka)

  主题:绘画的复兴——德国新表现主义与中国当代艺术再思考

  第一部分:Jurgen Kocka:对未来的想象如何影响对过去的阐释

  Kocka:非常感谢邀请,也非常感谢朱教授的导言,亲爱女士们、先生们,非常亲爱的听众们,正如刚才朱教授介绍的,我是一名历史学家,我今天的题目是“未来与历史学家”。

  接着下来的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以内,我希望能用我的演讲,让大家渡过这个美好的时间。如果人们在谈起未来与历史学家的时候,经常人们谈起的是人们怎么能够从历史当中获得对未来的一些教训和学习的经验,可是今天我不会谈这个东西。在我的这个讲座里边,我想把我的视角刚好调换过来,我想提问的是对于未来的这种想象,怎么影响了历史学家的工作,我想向大家表明对于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的关系的这样一种想象,对于西方的历史思考是非常得重要,非常具有基本意义的。

  然后尤其是在个别的历史学家那里,他们对历史的呈现和他们对未来的想象之间是有非常大的关联的。如果涉及到史学家的工作,那么就有许多很好的理由支持我们对过去、现在、未来这三者进行思考,并且这样的做法也有许多的实例可循。

  最早的例子是在公元三世纪的罗马作家,他将绝对时间划分为过去、现在、未来,下面是他的引言:就此而言,过去没有入口,未来也没有出口,而居中的现在既短且不可理解,它没有长度,只不过是勾连着过去与未来,,除此之外,现在是如此的飘忽不定,从不会停留在同一个地方,它所穿过的一切都取自于未来,并且拿给过去。

 

奥古斯丁《忏悔录》

  希腊公元五世纪的基督教教父也是著名的神学家奥古斯丁也常常被引用,他在《忏悔录》里就谈起了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种种的微妙的关系。

  最近在认知科学家和大脑的研究者当中也把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三者描述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因为他们在神经的一种反映的过程,和在大脑当中也有经验上可以查明的对应的现象。

  时常我们可以听见这样的要求,就是说要把时间体验的这三种层面或者说是模式放到一起来讨论,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向你们表明在历史编撰学的这个历史当中也应征了这种看法。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在其著名的导论《何为历史》当中,观察到古希腊作家基本上没有历史感,比如说修昔底德就认为在他所描述的事件以前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在此之后也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所有的事情不过是重复而已。

  以及其他研究古希腊、罗马、历史思想的专家虽然对这个看法有更精微的一些描述,但是大体上还是赞成这一看法的。

  古代的作家并不认为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因此他们才会希望直接从历史当中汲取经验和教训,通过重构出过去是如何解决某种问题,他们希望为将来解决本质上类似的问题做好准备。这个是拉丁文的一个短语“历史是生活的老师”。

 

卡尔·洛维特《世界历史与救赎历史》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卡尔·洛维特在他的《世界历史与救赎历史》这本书中展示出正是在犹太教和基督教末世论的背景之下,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的联系才得以重新思考,并且历史被理解为一种运动、一种过程,它有一个开端,经过各种具有决定意义的路标,最后走向一个可以构想出来的未来,也就是说在这一过程中未来与过去彻底地不同,但同时又相互紧密地相连。

  在公元五世纪,奥古斯丁就开始将人类的历史比作一次朝圣,朝向目标的一种运动。在中世纪的历史学家的历史著作当中也发现了对于在时间中的这种本质性的转变的这样一个观点的某种理解。

  直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之间,也就是14-18世纪之间的这段时间里面,现代的历史思维才得以出现,过去、现在、将来它们之间有一种本质性的差异的这个观点才逐渐盛行开来,并且成为历史思想的一个基本的要素。

  14、15以及16世纪的欧洲作家他们对遥远的古希腊和古罗马非常感兴趣,他们突出自己时代和古代之间的差异,并且力求复兴古人,从而将自己与古代相比较,同时从这个角度来看中间,就是说古人和他们现在中间的那段时间主要被看作是衰落、衰退和没落的时代,是黑暗的中世纪。

  中世纪这个概念就出现在那个时候,也就是14-16世纪之间,其实准确地来说是在17世纪的早期。这就使得启蒙时期的作家会把自己理解为现代性的代表,在17、18世纪西方历史思想已经习惯了这种区分古代、中世纪和近代,并且在与过去的比照之下,认为自己的时代是进步的结果。

 

孟德斯鸠

  后来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系统地阐发了过去与当下有别的这一理论,并且表明这一思想对历史性思想的中心意义,其他启蒙时期的作家论证说人类可以为了获得未来发展方向的意义而研究自身的历史。进步是可以想像的,是可能的,也可以被预期到的,发展也同时成为了一种重要的范畴,发展的各个阶段以及进步也是被构想出来,在历史当中也是被发掘了出来,对历史以及历史时间的想象力在未来就显得尤为重要,未来总是与过去区分开来,并且通常作为今后进步的一种场所,经常被想象成是目标。

  在18世纪晚期到19世纪尤其在德国出现了一批很有影响力的史学家,他们要与这种启蒙式的进步的历史思维一比高低,同时也与他们相匹,然而他们却保留了启蒙这种历史思维的形式和结构。

 

赫尔德

  德国著名的历史哲学家赫尔德在1774年发表的名著《关于人类教育的另一种历史哲学》当中,这本书可以作为早期的一个例证,赫尔德强调人类的各种形态,依赖于他们自身的发展,以及与周围环境的关系互动而形成的这种多样性,他看到并赞成历史成为爱国主义精神的源泉,以及为各民族及政治制度之间可见的差异提供合法性源泉,同时还强调从西方启蒙运动的概念产生出来的某种普世的普遍模式。

  即便是历史学科德国学派的创始人兰克,尼布尔和德罗伊森也是后启蒙时期的产物,他们生活在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之后批判启蒙运动的基本思想,并质疑由伏尔泰、孔多塞,苏格兰哲学家以及康德发展出来的各种不同的进步观,他们拒绝其中暗含的普世性,并致力于把历史看作是个别化的源泉。并将历史知识阐发为可以为不同的现代化道路提供依据,并为之辩护的这样一个根据,这些道路中当然也包括德意志和普鲁士道路。

  这种新的历史思维也就是我们后来说的历史主义,它和启蒙运动史观截然不同,在许多方面有对立,但是我要指出的是他们还有相同的地方,他们同时也有一种幻象,一种对未来的想象,以及一种朝向发展的姿态。对于发展和未来他们是有所期待、有所预期。那么对于这些思想家、历史哲学家来说,他们想象中的未来是一个屹立于民族、国家之林中的德意志的民族国家,这个被他们拿来作为或者是明确或者是模糊的一种前景,而他们从这一前景中得出了他们研究和呈现历史所采用的视角和问题。

 

讲座现场

  18世纪的启蒙运动和19世纪的历史主义截然不同,并且在许多方面甚至是相互对立的,然而他们却共同享有一种作为认识论前提的一点,也就是受德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所描述的,在关于历史的思考里,经验的空间与期待的天际线之间的这种对立,坚信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存在着一种根本的差异,尽管现在可以勾连过去与未来,同时这两者也可以处在一种连续形成的关系当中,但是这种差异是根本性的。

  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一种交叉的关系在方法论上也有一种双重的后果。一方面,历史分析的结果影响着对于未来所怀有的预期;另一方面,史学家满怀期望或者是满怀忧虑,充满怀疑或者充满信心的对未来的想象又影响着他们研究过去和重构历史的方式。在这层意义上来讲,对未来的想象一般而言是历史研究和呈现的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不仅是在历史研究和呈现他们在欲求进步的时候,或者是比如说是将西方现代性作为评判标尺的时候,一般而言它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对于在过去、现在和未来关系的某种特定的想象,对于西方的历史思想以及对于我们历史的专业,直到今天都是具有根本意义的。

  关于改变历史学家时间体验的未来想象是各式各样的,不断翻新变化并且还经常是潜在的,此处不合适详细地勘察这种未来的想象是如何影响了20世纪和21世纪初期的历史学科,不过下面这些零碎的片断或许可以表明我们这样做的尝试或许是值得的。

  我举三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马克思主义的史学家,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清楚的,某种对于未来的想象它是引领着我们如何重构过去,也就是我们如何产生历史,人们期待和希望着未来是有一个没有阶级的和谐的,并且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未来,这个也影响着或者是影响了我们视角,人们用这些视角和概念他们是用批判性地来阐释过去,并且把历史建构重构为一个阶级斗争的历史。

 

雅各布·布克哈特

  第二个例子是完全截然相反的,这是19世纪著名的瑞士历史学家,他同时也是一个保守的历史学家,雅各布·布克哈特,他对历史非常细微的描述也是受到了他对于未来期望的一种非常悲观的,或者是对这种现代化进程的非常质疑的这样一个未来的想象,他重构历史的时候采用的视角是在非常强力的推进的现代化进程当中,我们过去的许多的可能性都被丢失掉了,他是以这个视角来重构的。

  第三个例子,我本人是属于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德国历史学家的一个群体,那么我们这个群体宣扬的是对历史的一种新的定义,就是历史作为社会史,我们支持的是以社会史的目光来审视历史,并且把这个思想与对于未来的一种民主化的期待联系在一起,同时,民主化有所要求,那么批判这一概念对于这两者来说都是非常中心和重要的,也就是说既对于我们阐释历史来说是很重要的,也对于我们未来的想象是重要的,就是批判这个概念。

  在这里我跳过了后现代的一些纲领,他们对过去、未来和现在的关系的想象,因为不是很重要,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过去十年到二十年间这样突起的全球史的热潮,他吸引我们研究非西方式的历史思想,他们大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定义过去、现在与将来的关系。

  我非常愿意了解一下中国思想是如何来看待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三者关系的,以及他们的关系如何决定了他们对历史的理解,因为我对此知之甚少,所以说在这里不能有所发言,但是我很希望在以后能够对这个关系进行讨论。

  全球史研究的繁荣消解了我们在欧洲西方幼稚的自信的最后一种残余,那么在古典的现代化理论当中,这种自信也是起到一定作用的。然而通过我们重新思考关于人类未来的新想象,我们可以比现在更加强烈的影响与引导对全球史作为历史的研究,尤其是以西方为要求的模式。

 

尤尔根·科卡教授与现场观众交流

  历史在全球化的时代当中能够更强烈地被朴实性的希望或者是恐惧所影响,那么这些要求也可以比现在更强烈的被乌托邦的思想所引领,我们今天就是处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

  这样我就结束了我的演讲,可是我并不想收尾,我希望非常简短地指出三点,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们直接从历史当中学习,也就是拉丁语的那个说法,历史是生活之师,我不认为这是可能的,即便是有可能,也是很受限制的,因为过去与现在不同,那么未来与现在又更是不同。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过去当中来学习的,通过对比过去与现在,我们能够发现现在的一些新的东西和一些特别的东西,有助于我们理解现在,同时这些新的和特别的东西现在出现的这些东西也会对将来会产生影响。

  另一点我们还会通过学习对比过去,我们能够找到一些范畴或者是使一些范畴清晰化,通过这些范畴我们可以分析现在的状况,并且为我们未来的行动产生指导的意义。

  第三个层面,从过去当中学习,这里我引用的是之前引用过的瑞士的历史学家布克哈特,他在1868年说过一句话:我们通过历史经验不会再次变得聪明,可是却会一直变得更加智慧,永远的变得更加智慧。

  布克哈特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还不是很清楚,我想他可能指的是历史学家,作为历史学家可以学会两点:第一点就是认识到时代的转变,第二点是在一个关联当中来进行思考。

  作为历史学家我们会发现转变或者是变化是一个很寻常的事情,从旧的东西可以生出新的东西来,会继续地变,虽然这个变化是非常慢,并且可能是非常吃力的。

  另一点,作为历史学家我们还可以严肃地对待下面这一点,也就是所有的事物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只有真正地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够正确地理解并且理性地行动,也就是说我们要认识到所有事物后面它们都是相互联系的,并且要意识到事物背后它所处的大的背景。

  历史学家们当然还有女性的历史学家们,我们通过这样子可以更好地接近历史,更好地接近社会的、政治的和文化的各种真实的状况,我们拥有了历史感和历史精神,并且我们可以把这样的历史感和历史精神传递给其他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从历史当中学习,从过去中学习是为了将来。这样我结束了演讲,非常感谢大家耐心地听我讲话。

上传日期:2017年08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