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收藏未来:A80新收藏家论坛 >[第2集]对话:收藏新趣味和投资新方向

视频信息

名称:收藏未来:A80新收藏家论坛对话:收藏新趣味和投资新方向
 

  主持人:

  张译元 (青年艺术 100 客户总监)

  主讲嘉宾:

  刘钢(知名收藏家)

  李艳锋(中国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 总经理)

  孙贵珍(安盛艺术品保险亚洲区总监)

  赵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彭玮(青年艺术 100 总监)

  对话: A80新收藏家论坛——收藏新趣味和投资新方向

  张译元:三位代表方已经发言结束了,希望大家对A80藏家计划有了一个比较全面和准确的认识,刘钢刘总,您的很多访谈我们都知道您开始收藏的经历是怎样的,也知道您的很多的收藏的故事,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当您在买第一件油画作品的时候我知道那是一个很偶然的购买行为,您那个时候有没有意识到您未来会从一名大律师跨界成为一个知名的收藏家这样的一个身份呢。

  刘钢:你是指最初买画?最初买画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收藏那种没有什么概念,那只是怎么说呢?视觉消费,觉得这个画比较有意思,跟自己的情感、经历、当时的状况有一定的关联,挂在办公室,挂在家里比较好看,这就买了,所以那一块对于收藏是没有任何概念的。是很偶然的。

  张译元:您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一名专业的藏家?

  刘钢:其实我对收藏家这个定义,实际上是有一个渐进的一个认识的过程。从买的第一件作品之后,那是493年,大概是一直到99年基本上就是视觉消费,就是买一些比较好看的东西放在家里,从99年开始就是买一些在艺术史上能有记载的一些作品,那个时候觉得收藏家就收藏一些东西,但是越往后越觉得这个收藏家身份实际上是承载的含义是非常非常的深刻的。

  我觉得要做一个好的藏家,首先第一点就是说你必须要有收藏,同时要有鉴赏,你不能说是我收藏,至于找一个顾问,我觉得等于就是怎么说呢?那是顾问的收藏,你只不过掏钱而已,那个鉴藏是很重要的一个,对收藏家来讲是要有很重要的一个,第二个我觉得要有一定的量,并且还要有一定的质,就是说不能说是我就是几件作品,虽然是价值很高,但是我觉得还严格意义上来讲还不够,那种高水平的收藏家,一定要有量还要有质,并且收藏的藏品之间要有一定的关联,不管你是从什么概念来讲一定要有一定的关联。

刘钢(知名收藏家)

  最后一点实际上是最难的,就是我觉得真正能称得上收藏家的那些人是在历史中记载着的人,只有你的名字和藏品能在艺术史中记载下来,那才叫真正的收藏家,所以到目前为止我都觉得我不属于那种,我会往那个方向努力,但是我到现在为止我还觉得我还不够那个德。

  张译元:刘钢先生一直这么谦虚,其实我们看到您一路走来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还有一个在您最初的收藏的时候您说您是没有时间去逛画廊的,所以您就干脆直接去拍卖行,因为拍卖行里的作品都是精品,名家,大作。我知道在今天您也收藏了非常多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很多青年艺术家都是初出茅庐或者是刚毕业,也有很多是在我们青年艺术100平台上您发现的艺术家,我想问一下您在挑选青年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你会比较着重地去关注他们哪些方面呢?

  刘钢:我收藏青年艺术家作品主要的目的还是觉得要因为我的收藏理念就是藏品,要跟着时代,以前包括清末民国还有文革期间我都有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收藏不能光停在这儿,必须继续进行,而年轻的画家一方面我觉得他表现的艺术,表现方法,还有表现他的内容跟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我也挺欣赏他们这一点的,所以我买的,我关注的那些年轻的艺术家,他表现的都是他那个时代的东西,并且他的表现手法一定要心不能说是重复前人的。

  张译元:因为您的收藏体系是以历史脉络为主的,这个我们都知道,然后有很多经典的油画藏品,您刚才也说了从清朝一直到今天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都有涉及,很多门类。现在当下的创作语言的环境是非常多种多样的,很多青年艺术家他们的语言非常丰富,您看像戴丹丹,您收藏过戴丹丹她的作品是用尼龙编织的画面,还有郑晶他是用签字笔来排上万条线条来构成画面,还有韩国艺术家金正直他是用超写实的技法来演绎经典的人物形象,卡通形象,您都有收藏,您能不能借此来分享一下就是说您对于现在青年艺术家们不断涌现的这种新颖的语言甚至有一些都是已经是很新奇的语言,您是怎么看的呢?

论坛现场

  刘钢:我觉得年轻的收藏家,因为他见的比较多,比老一代见的比较多,所以他们有一些语言是怎么说呢?比较开放,这是一点,第二点你说郑晶,我为什么喜欢他的作品呢?因为我觉得他我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他是拿了铅笔就是画,一点点地画,他不仅仅画,他还数数,就是数到一个地方他标价比如说1万、十几万,那个是非常非常不简单的事情,对我来讲就是说你必须得全神贯注,你必须要画还要数数,他在创作的时候他是处于一种影像的状态,非常专注的状态,所以我觉得他其实挺不简单的,因为要是我,我想我要坐在那儿最多画五千,我就按捺不住,并且我也数不下去了,我没有那个耐心,但是我觉得他那么年轻,好像是十几万,就是最长的好像是十米的。

  张译元:有一个长卷。

  刘钢:所以我觉得很不简单。

  张译元:是的,说到新锐艺术家新的语言形式也想请李艳峰李总谈一下您是身处拍卖一线的人,您见多了我们平时见不到的那些精品大作,您是怎么看待现在年轻艺术家这种创作语言呢?

  李艳峰:怎么说呢?因为拍卖作为一个二级市场,包括在座有好多朋友经常参加我们的拍卖会,看我们的拍卖图录,可能看到大多数像刘先生的收藏经典作品比较多一些,一些经典的成名的,慢慢已经沉淀下来的作品和一些艺术家为主,嘉德拍卖来讲年轻艺术家的比例占的非常少,或者说是极少,就是说为什么有这么一个态度呢?因为嘉德这么多年以来包括从94年到现在是跟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和一些艺术家,包括生态是一起成长的一个过程,我们也见证了当年的一些那个时候90年代相对中青年的一些艺术家的整个的一个成长的过程。

  所以我们尤为知道就是说当下的年轻人这个市场,我们首先是很重视的,之所以重视是因为他是代表未来的一个趋势,跟一个资源的储备,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个部分我们是采取一个比较谨慎的态度来面对的,因为我们当下的艺术北京博览会,包括每个画廊都在推自己的年轻艺术家,我觉得应该给这些艺术家很充足的时间去成长积累,到自己的创作也好,市场铺垫也好,我觉得需要有一个他们一个相对自发的,或者说他们自己的一个努力的一个阶段,我们觉得这个艺术家的作品能够积淀到一定的程度。

李艳锋(中国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 总经理)

  而且从我们的判断来讲实际已经成熟的时候,我们会愿意积极地去跟这些艺术家,跟这些藏家,跟这些画廊去合作,希望能够助推一把,我觉得嘉德拍卖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板块来讲还是一个密切关注的一个态度,密切是因为本身我们跟一级市场画廊、博览会包括艺术家本身,因为生活在当下都比较熟络,也深知这些艺术家的不容易,所以我们不想轻易的就过早的把他们作品拿到拍卖上来,这样对于他们的成长是有一个不太好的一个作用的,如果时机成熟如果能够锦上添花,能够助推一把,我觉得那是一个合适的适当的一个市场行为。

  所以嘉德对这方面还是比较谨慎的一个态度,当然我们也觉得是密切关注,因为我们也希望能够在第一时间,这个时机不同的时机有不同的把握,我们特别希望我们能够标准这些相对年轻艺术家的一个合适的时期,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市场发展里面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我们也生怕错过一些好的时机,被比如说一些同行占了先机,所以我们也是密切关注,希望能够在这种市场环节里面起一定的作用,起一定积极的作用,而不是过早的去影响他们的节奏,所以嘉德是这么一个态度吧。

  张译元:谢谢李艳峰先生,您把我要问的您的第二个问题给回答了,因为我就想问您,您觉得青年艺术家他到什么时候才适合到拍卖市场上?我想应该就是要有一个慢慢的非常健康的成长的过程。

  李艳峰:我觉得两方面:一方面就是说刚才刘先生讲的他的艺术创作进入一个成熟的稳定时期,而且从作品的数量到他的推广机制、画廊的这种推广、藏家的铺垫,各方面都相对比较成熟,而且我们能够那个时机能拿到他比较好的作品,拿到拍卖上来展示一下,然后能够跟藏家分享一下,分享肯定不是说画廊里能够买到的作品,这样拍卖的意义就没有了,这样这个艺术家他去亮相二级市场一个相对竞争比较激烈的平台上他不会有什么优势,所以这方面为什么比较谨慎呢?就是说一方面是为艺术家本身考虑他的整个的生态;另一方面也是为我们自己的品牌希望能够起到一个正面的作用,所以这两方面的考虑吧。

论坛现场

  张译元:好的谢谢您,也欢迎嘉德持续关注我们青年艺术100的年轻艺术家们。刘钢先生我非常荣幸的曾经到访过刘钢先生和夫人的家里去参观,那个真的是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艺术品,然后我当时被惊艳到的是地下室那张郎世宁的作品,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您跟夫人有一张跟香康有为这种变法维新的历史名人的合影是一张很穿越的作品,我也看到过您和夫人其他的画像,应该是一些定制作品,所以我想您愿不愿意谈一谈您这些定制的画像作品,比如说这张很穿越的跟康有为的合影。

  刘钢:那一件作品是韦荣画的,时间是应该是在96年,也不是,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那个画的原因实际上就是我是做律师的,我太太也是做律师的,我们都是在法律这个圈子里头,然后我就是那个时代挺有抱负心的,就是要为国家怎么怎么样,要向前辈学习什么了,然后我就找了一个老照片,老照片,那个老照片是民国的。民国然后把身子都留下来了,他们坐姿都留下来,把头都给换了,换成了梁启超、伍廷芳,这些都是第一代中国近代史中第一代从事法律的那些人,然后我就让韦荣去画,画完之后你可以看到那个光影都不太一样,比方身子是这边打的光,脸是那边光,我就想要那种效果就是不同时光,然后我们两个人他们前辈都坐着,我们两个人站在后边,反正这些作品就自得其乐吧,就是这么一个觉得挺好玩的。

  张译元:非常有意思,我当时看到觉得特别有创意,也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在各大报道中没有见到过的您的作品之一。

  刘钢:那个是比较私人化的东西。

  张译元:我刚才说到您家里的这个藏品量几十年下来是非常大的一个量,在这几十年的过程中你们在保存这个作品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一些情况就是比如说因为一些不当的处理或者是不小心对你们的藏品造成了一些损坏,您是怎么处理的呢?

  刘钢:反正我的经验,我的做法就是能挂的地方全挂上,所以我们家里是没有空白墙的,能挂的地方全挂上,因为挂的时候第一不容易碰,第二因为有空调开着,暖气开着,温湿度能调节在一起,说到有损坏也有损坏,因为我是有一个仓库,东西多的话有一些东西就放在那儿,有一阵我把那几个画就叠的靠墙压着,没太注意,结果突然有一天想拿那个东西挂在家换一下,发现给压了一个狠,所以非常非常心疼,从此之后我就不再叠靠了,所以最好还是挂起来。

论坛嘉宾合影

  张译元:不过也没关系,以后这种问题我们找安盛的团队给我们最专业的建议。

  刘钢:我知道他们会不会保这些东西,这种状况。

  张译元:没问题的,我们交给安盛团队对吧。对于您这么多年的收藏成果其实我们很多人也得到了您的分享,但是我知道最近有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就是您出了一本书叫做《时光收藏者:品味中国艺术三百年》您在这本书中也跟大家分享了你的藏品还有您收藏的一些乐趣和体会。这个书您说是十多年前设定的一个小目标,能不能说说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刘钢:这本书是这个月的月末由台湾典藏出版社出的这么一本书,我写这本书的想法应该是在2003或者是04,我记得是我看了一本书,那本书专门是一个小册子,一个小册子专门介绍中国的收藏,收藏界,古代的收藏界,那本书名字不好意思我忘了,但是他就谈到唐代的张彦远写的《历代名画记》说唐朝、宋朝、元朝、明、清这几代一直有藏家就是写书,就专门写他藏品或者是他看见的东西,但是唯独到了民国就是写的当然也有人,但是写的就不好了,到当代几乎就没有人在写了。我当时就有启发我说这个不错,他们写的都是传统书画,我说油画这个应该写一本,所以那个时间我就开始有这个想法就慢慢的去调整自己,就开始写一些文章等等。

  张译元:这个太好了,这是普惠大众的一件事情,您也真的是从人无我有的独乐乐上升为跟大家分享的众乐乐了,非常感谢您,很期待这本书。

  刘钢:谢谢。

  张译元:收藏本来就不是一件一蹴而就或者是急功近利的事情,这个过程肯定是要潜心研究去学习的一个过程,李艳峰先生作为资深的艺术行业从业人员我想问一下您能否分析一下就是您所观察到的当下青年艺术,当代青年艺术的市场的现状和未来的一个走势,给我们一些启发。

  李艳峰:像刚才说的,其实我一直是站在旁边在密切的观察,就是咱们年轻艺术家的板块,观察是代表一个新的收藏趣味跟一个未来的艺术的一个收藏趋势,我想刘先生这种藏家他在已经收藏经典作品之后他的收藏要前进,要继续发生上去,所以他肯定会收藏当下的东西,我觉得当下的东西他有很强的互动,他跟自己的生活趣味,跟整个的当下的文化,当下发生的一些差别也好,一些事件也好是息息相关的,能跟当下的生活有一个很强的互动的。

  另一方面我知道像刘先生的儿子他也在渐渐的介入这个当代艺术圈,也是一种收藏的传承也都发生着,我觉得从这种方方面面来讲,从市场到审美,到这种整个的深入生活的这种趋势来讲,就是年轻的当代艺术家是非常容易而且是最合适的一个切入点,他比其他的门类要更为贴近一些,所以这个板块其实对于拍卖公司来讲,他总是希望能够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能够切入进去,而且也希望能够优先地切入进去,占领一个优先权。

  因为这个资源是很厉害的,嘉德肯定不是那么着急的切入,密切观察,这这一块就是说他反正是从方方面面应该是从这种普及度到这种数量来讲包括多样化的这种形式来讲,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重要的艺术消费,当然他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必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拍卖的中坚力量,到那个时机比如说我们之前年轻的70后艺术家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市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比如说之前年轻的比如说仇晓飞、王光乐,他们经过十年的这种铺垫,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市场的一个骨干力量,在当下比如说80后的艺术家里面也会出来一些翘楚。

  比如说刘先生也收藏了一些陈飞这样的艺术家,也慢慢的在成熟,在前进,所以慢慢推下去,每一代我觉得都有好的艺术家、优秀的艺术家会沉淀下来,进入一个二级市场,比如说一个藏家的一个比较面对面的一种跟一些重要藏家面对面交流的可能跟机会。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个板块来讲,我觉得从各个方面,从画廊博览会到拍卖公司,方方面面都是想急切的,而且还是想非常重视的这个板块,也希望未来能够参与进来,分得一杯羹,这一块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共识。

  但是我也希望能够这个生态里面的各个环节相互的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能够获得一个共赢的局面,我觉得大家都肯定不要着急,希望慢慢的让艺术家慢慢的稳定的成长。我们的旁观者给予一些鼓励,给予一些比较谨慎的,安全的一些方式方法,让他们成长,有一些引导。

  张译元:我们作为青年艺术的平台和机构我们也是会继续努力,做好这个青年艺术市场的一个良性的积极的一个推动。我们今天也是简短的就是请两位专家为我们大概聊了一下收藏这件事,刘钢先生您多年的收藏经历能不能给刚刚开始做收藏的新藏家的群体还有一些尚未开始收藏,但是已经跃跃欲试的这些人一些收藏的建议和提醒?

  刘钢:收藏的建议就是我觉得就是多看美术馆,多看点儿艺术史的书籍,因为我觉得只有艺术史中记载的那些藏品,就是艺术品,才知道值得收藏,要不然的话你不知道你说的哪天你真的是一文不值,真的是93年到99年,花了很多的冤枉钱,就是买了很多的艺术品,就是最后真的是你想原价卖出去都没人要,都不知道卖给谁,不会有人要的,所以建议就是说一定要怎么说,多看看艺术史,要把自己的收藏跟艺术史紧密地联合起来。提醒就是说提醒大家不要老盯着拍卖的记录,有一些记录是不真实的。

  张译元:好好,非常感谢刘钢先生还有李艳峰先生,刘钢先生是学者型的藏家给收藏界带来一股正能量,然后也感谢李艳峰先生在行业中给当代艺术市场带来的正向的引导,感谢二位。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