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范迪安+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 >[第3集]范迪安对话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三)

视频信息

名称:范迪安+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范迪安对话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三)
 

  嘉宾介绍: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曾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政协委员。范迪安教授长期从事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当代艺术批评与展览策划、艺术博物馆学研究。曾发表美术研究与评论上百万字,策划百余项反映时代主题和中国美术发展成果的学术展览,组织多项国际美术研讨,与国际著名艺术博物馆和美术院校建立合作关系,曾担任“中法文化年”“中意文化年”“中俄文化年”“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中国艺术美国行”等国家重大文化交流年(节)中方展览项目总策划,促进各国优秀艺术成果交流,提升中国美术的国际影响力。

范迪安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前馆长。艺术史家、美术馆策展人。曾出任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馆长,法国政府造型艺术评议会委员,巴黎国立美术学院院长。2000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帕克芒是众多展览的策展人,他近期策划了理查德·塞拉在多哈的展览,塔基斯在东京宫的展览,布鲁塞尔《旅行邀请》展览(法国国际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联合举办),凡尔赛宫的李禹焕、安尼施·卡普尔和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展览,荷兰国立博物馆的亚历山大·考尔德展览、 胡安·米罗和吉塞普·佩诺内展览等。帕克芒目前任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荣誉馆长,他同时也是诸多展览图录和专题著作的作者。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

  主持人:

  余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国家艺术与文化政策研究所所长,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创始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余丁作为中国著名的艺术展览策划人,致力于中国艺术走出去。2012年,作为联合策展人策划了德国中国文化年“大道之行:中国当代公共艺术展”。2015-2017年,作为“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品牌总策划,策划、组织并实施了三届“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纽约系列活动。

余丁

        导语:

        2017年5月24日晚,央美毕业季讲座“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范迪安院长对话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前馆长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在今年美院毕业季的同时,恰逢中法文化之春,举办了一系列文化艺术活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艺术活动就是5月28日于北京红砖美术馆开幕的“高压:杜尚奖的法国当代艺术现场”展览。而帕克芒先生便是这个展览的策展人。

海报

        主题: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

        第三部分:

  余丁:其实现在当代艺术和现代艺术不一样,现代艺术和现代艺术的传播是两维,先有创作然后有传播,所以在现代艺术当中我们说艺术家的创作总是要有一个给观众理解的问题,但是今天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就像刚才范迪安先生所讲的,当代艺术的创作和传播之间现在是一种共时性、共通性,在艺术世界里面是互为主体的关联之后,它是共同发生的,有的时候甚至是互相之间在穿插,所以这就使得我们对于艺术是什么的问题就产生更多的疑惑,也使得到底什么是传播,什么是创作这样的问题产生了更多的个体。下面我想请帕克芒先生来谈谈他的观点。

  帕克芒:刚才范迪安老师确实提出了很多的问题,触及到了一些非常根本性的主题,那么在我来说,我在传播的问题上可能首先会考虑的就是如何来进行信息的分层级,哪些信息是对哪些人来说是最主要的。

  我想在今天来说因为我们的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后人们可以迅速地接触到各方面的信息,所以有了大量的信息进行处理的软件来对我们的数据进行分类或者是叠加。这就使得我们的信息它所具有的价值也许跟我们之前的信息的价值是不一样的。我想就是在我们今天要谈的这个领域也就是现当代艺术更确切的说是当代艺术这个领域当中,我们是有一些机构能够进行这种相关信息的分级的,比如说像我们现在所说的美术学院,还有就是我们的博物馆,还有艺术中心,出于我们各种自己的原因,我们会来决定在我们看来哪位艺术家他是值得来进行展出,值得进行传播的。

        正如刚才范院长所说,今天在当代艺术的情境之下一切的行为都会加速了,作为过去他可能只是一个小圈子范围内的这些艺术家们,他们可能能够即刻的通过网络就得到人们的认知或者是承认,但是他们还是要依赖于这样一种筛选或者是我刚才所说的分级的这样一种程序的,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你光是有自己的网站或者是博客,可能还是不能够完全起到作用的,因为我们说到在艺术圈这个语境当中,像艺术评论家还有研究员、博物馆的研究员,这些人其实他们还是会起到一个中间的作用,同时能够对艺术家的作品来进行筛选,所以往往他们的这些评价就会给人们一个指向,哪些艺术家的作品是值得来展出的。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在讲座现场

  另外就是影响到我们今天对艺术或者是艺术家来进行分级的这样一个力量就是媒体,还有就是我可以称之为艺术市场的这种极端的作用,所以我想对于我们今天的这些公共的艺术机构,包括我们的美术学院也好、博物馆也好,我们都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首先当然我们应该倾听这些我刚才提到的像媒体和市场他们通过施加影响的方法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的是自己的一种独立性,我希望我们的公立机构能够先要进行我所称之为这种知识分子的这种思考模式,也就是说根据我们的知识来进行思考,最终来作出决定,哪些作品还有哪些艺术家是值得我们来向观众推广的。

  然后我刚才所说的这一点其实并不是说我们不信任艺术市场上工作的这些人,因为其实我刚才就说了我们的杜尚奖实际上就是和我们的私人收藏家之间公私合作的这样一个奖项,我想说的是我不希望市场这个势力成为唯一的排外的决定性的势力来决定哪个艺术家值得人们来欣赏。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觉得就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了,就像我作为蓬皮杜中心的馆长来看,如果我们这样一个机构当中完全是由市场来主导我们的话,我觉得那是非常令人遗撼的事情,市场的导向来自私人方面的这些导向,我想它是可以和其他的这些方法来互为补充的,这样也许能够使我们找到一些在市场之外没有为人所发现的一些其他艺术家的闪光之处,因此我觉得关键是我们要找到一个平衡,怎么样在多种传播方式之间的一个平衡。

  另外就是媒体化的这些操作,从原则上来说我认为是很好的,当然一位艺术家他如果能够得到更广范围的公众的认可,速度更快的话,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包括比方说我们通过一些大的报纸或者是其他的创办商业企业的一些做法,我觉得问题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只要这不是唯一的一种做法就可以了,所以在这当中我还是想强调公益机构应该保持自己的方向,即使现在面对着诸多的传播方式向我们进行了挑战,我们要继续来推广和宣传我们所认可的这种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这里我也是需要向大家传递一个重要的讯息,因为我们是在美院的学校里头,再加上我曾经也是担任过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院长的,我面对的是大家是一些学艺术的同学,所以大家可能有时候会认为一些人他可能通过在艺术系统当中的一些操作迅速的获得自己的声望,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成功的唯一的道路,因为我们有的时候艺术的追寻需要很长的时间、走过漫长的道路,但是我相信最终大家经过艰难的摸索所实现的肯定是会比这种媒体化商业操作的这些成名的人要更有成就。

  余丁:刚刚帕克芒先生讲的当代艺术传播的信息分级问题,我也想请范迪安先生他作为一个策展人,一个曾经是中国美术馆的馆长,致力于把中国的当代艺术向全球传播做了很多展览,他对这个问题怎么去思考?特别是在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传播?

  范迪安:在回应余丁先生指定的问题之前,我还是要对帕克芒先生刚才讲的做一个很好的评价。他最后这一段话我想还是很好地体现了作为一个博物馆的馆长和作为一个美术学院院长,一个是艺术管理者,一个是艺术教育家的一种学术评论,尽管我们处在一个纷繁的世界面前,但是每一个机构仍然有自己每一个机构的属性,的确现在我们都很担心一个信息时代的到来使我们整个世界都扁平化了,因此我们处在一个扁平的空间里面,一个方面是天网恢恢,充满着各种制造出来的信息,另一个方面这个世界又是扁平的,因此我们作为一个文化机构或者是学术机构的责任者来说是要防止这个机构在我们手上扁平,所以这就谈到艺术教育。

范迪安在讲座现场

        艺术教育显然今天任何一个大学都是开放的,巴黎高等美院在巴黎有它非常优越的地理位置,它就在卢浮宫的对面,在奥赛馆的同一侧,所谓的左岸。所以它从古典到现代这个时段都处在艺术的中心。中央美术学院我们原来的校址也是在王府井离国家美术馆不远,现在到了望京一个非常活跃的以798为代表的这样一个艺术生态区也非常接近。所以,一方面美术学院又需要借助周边的整个文化生态、艺术生态,但另一方面又如何使我们自己的教学,我们对艺术的一些研判有抵御市场干扰、抵御外部喧哗的一种能力,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当然了,回过头来的话,如果说到传播有分级,当然他就会化解到我们具体的每一项工作中去,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现在整个的各种的展览策划到展览可能还不仅是一个策划,是展览的一种布局吧,都跟以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不能在这里谈我的一些策展的所谓的经历或者是经验,这个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我想我们可以谈威尼斯双年展,这个展览现在才刚刚揭幕,也有很多信息,也值得我们来分析,就像帕克芒先生刚才也讲到在威尼斯的那个平台上中国艺术家的声音更加活跃,中国艺术爆发出非常有强劲势头的这样一种力量。

        我也是这么看,尽管大家对威尼斯双年展永远会有见仁见智,但是媒介都还有很多吸引人的亮点,就以从传播的角度来说,像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也非常重视传播,它的组委会也就是主题展这部分在一开始就要求所有的参展艺术家要提供自己的个人官方网站,我听说我们的参展艺术家邬建安先生原来是没有个人网站,是不是这次在威尼斯双年展的要求下也要建立?也就是说像这样的大型展览已经不满足就在军械库展出的那么多艺术的所谓的原作,同时一开始就建构一个庞大的社交空间,所以要求参展艺术家要尽可能提供。

        除了一般提供艺术家网站,他们还提出要求每个艺术家要录制一个10分钟左右的视频,也就是你要谈你参展作品的所谓的创作、体会,这也很有意思,也就是说他还需要更多的由艺术家本人在说话、在言说的,跟他的创作有更密切相关的这种表达,放到这个展览的组成部分里面来,所以这就一下子使威尼斯双年展变成一个焦距,我们讲信息焦距的一个巨大的地方。其实像威尼斯双年展这个是很难办的,你说每两年一次有那么多新的话题吗?有那么多新鲜的可以吸引人的最新作品吗?这个都是非常难的,但是我们看到这个媒介还是努力形成了他们的主题,就像这一届的总主题中文翻译成“艺术万岁”,或者也可以翻成“永生的艺术”,所以人们还是有一种信念,有一种理想,这门艺术尽管有许多困难,他还要在这样一种空间里穿行,而能够绽放出他的光彩,而在威尼斯双年展举办期间,今年也特别增加了所谓的圆桌讨论,是开放式的一个开放桌open  table这样一个概念,由此形成了更多的交流。

讲座现场

        甚至我这里也要简要评价一下中国馆的策展的理念和他的形态。策展人邱志杰先生,我觉得他也是无形中把这个传播的意识贯穿在他的展览策划之中,或者说在他的展览策划理念中有无形中的叠印出传播的这样一个概念,为什么呢?他本身就是要在不同的媒介、不同的手法之间来寻找关联性,所以这里面有应用中国传统媒体的、媒介的艺术家,有用新媒体的艺术家,有被称之为经过正规训练的艺术家,有完全来自民间的艺术家,甚至还包括了皮影的、刺绣的这些媒介,这还不仅仅是一种跨媒介的交流或者是交互,更重要的是在邱志杰先生的展览中国馆的名称“不息”这个词里面,我们也隐隐约约看到了从远古穿越过来的一个传播的理念,他试图找到中国艺术或者说他的参展艺术家的一种相互关联的线索,由此及彼,由彼再及彼建立起这样一个网络式的师徒相授,迭代相因的这样一种关系,所以他不断地去寻找这些艺术家的身世,包括他自己的身世,他的老师辈,老师的老师辈,由此建立起这样一个艺术的谱系,我想在无形中他就把一个当代的网络结构变成了他进行研究的和包括他所想展示的一个结构。

        这个好像是很有意思,当然对中国馆也好,对法国馆也好,我们都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解读,解读是为了什么呢?其实解读是为了我们今天能够站在一个转换性的角色上面来思考艺术,比如说对于中国艺术界来说,有一段时间我们听到了一些批评的声音,注入策展人权力太大,美术馆是个牢笼等等这些,阻碍了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也先入为主的做了一些界定等等,其实我觉得今天我们要更多的在一种角色互换的情境中来思考问题。艺术家可以更多从策展人的角度来思考,策展人也要从艺术与公众这些对象上来进行思考。由此才能够使得我们每一场的艺术活动都能够有他在这个时间点上的一个独特的魅力,所以在这里我完全不能完成余丁先生提出的任务,叫我谈谈什么策展的经验,我倒是觉得我们今天是应该大家共同从不同的角度来参与到对整个艺术的当代发展之中,这不可能是我们要做的事,所以我想讲这么一段。谢谢!

  余丁:最后请两位专家,两位对谈者给我们在座的毕业季的同学们讲一两句话。先请帕克芒先生讲。

讲座现场

  帕克芒:我想如果是对从事美术创作的毕业生而言,你们将要走上是的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毅力,还要有决心,但是我认为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走自己的路,要有自己的信条。

  余丁:请范迪安先生。

  范迪安:我想像全世界任何的艺术大学一样,所有毕业生的作品既反映了他所在的学校的教育特色,同时更展现了整个时代的一种艺术发展变化趋势。我也很遗憾还没有来得及认真地看完每一件作品,我相信对这些毕业生同学作品做逐一的深入的观赏和思考的话,能够捕捉到中国艺术也包括中国艺术与全球艺术希望关系的这样一个时期的许多新的征候,这就像我们在耕种一块土地一样,我们撒下去了很多的种子,收获的当然是这些种子萌芽成长乃至成熟的形态。

        但是有谁能够说所有这些成长起来的这个素描或者是秧苗、禾苗是一个样子呢?他们中间所呈现出的许多差别可能于于整体处不容易察觉,但是于细微处是可以分析到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央美院的毕业展也好,或者是各个艺术大学的毕业展也好,都是可以使我们看到一种青春的正在不断成长的一种艺术生机,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就以我们中央美院的毕业展来看的话,也跟今天晚上谈的传播的话题有点儿相关。

        一方面学校希望我们的毕业生作品能够更好地展示给社会公众,让大家了解每一位个体,所以要求每个毕业生在自己的作品前面尤其是研究生要写一段自己关于创作的阐释,我想这个功课过去可能做的不多,所以我也看了一些,反正写的形式有所不同,角度也不尽而一,但是大家都努力了,同时好多作品面前还有一个二维码,扫进去可以看到我们同学更多的作品和他的工作现场。所以我们也是在运用一种传播的方式来加强学院与社会的联系,毕业班的同学我们也有这种愿望要更多的与社会建立联系,但是我想所有这些说到底,他还是艺术的一个方面,所以要对我们的毕业展说什么特别是对毕业生同学们说什么的话,只有一句话:“传播自我,回到内心。”

  余丁:好,传播之维、传播艺术、传播思想,今天的对话给我们的毕业季带来了学术的甘甜,感谢大家的参与,让我们用掌声给台上的两位传播者。好,今天的对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