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参与 • 交融: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12集]朱丽叶•弗里奇:当代艺术是否是80后、千禧一代用来拯救(博物馆)世界的秘密武器?

视频信息

名称:参与 • 交融: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朱丽叶•弗里奇:当代艺术是否是80后、千禧一代用来拯救(博物馆)世界的秘密武器?
 

  导语:

  中国博物馆事业已进入高速发展期,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国际博物馆高级别论坛中强调“博物馆事业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在此会议精神引领下,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和美国博物馆联盟共同举办的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呈现,旨在深化国际合作,完善博物馆的社会职能,促进知识的传承与创新,共谋文博领域的交流、互建和发展。

  此次研讨会已邀请15位美国博物馆和21位中国博物馆的专家学者围绕世界博物馆教育专题,以主题发言和学术对话两种形式参与会议。此次会议将从理论层面探究,从体系层面建构,深度诠释公共教育与当代艺术的复合关系,并就引导公众参与艺术活动的策略与博物馆知识生产等方面集思广益,凝聚共识,促进公共教育领域的学术积累、实践经验和团队职业化建设,推动博物馆更好地承担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的职能。同时,会议将邀请国内多位博物馆、美术馆的业界同仁交流研讨,望以此为契机,丰富多元的民族、历史与文化的交融。

  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首次聚集中美两国博物馆公共教育界的领袖人物与国内众多博物馆、美术馆的相关负责人,以文化自信的实践者为先驱,对于推动国际博物馆事业的繁荣,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海报

  主题:参与交融——2016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

 

  学术板块四:当代艺术家与公众参与

  主讲人介绍:

  朱丽叶·弗里奇:美国迪美博物馆教育诠释部主任

  发言题目:当代艺术是否是80后、千禧一代用来拯救(博物馆)世界的秘密武器?

  大家上午好!我是今天最后一个发言者,跟大家一样,感谢我们的主办方,而且非常高兴能够在今天这里跟这么多的中国的博物馆同行进行互动,我认为过去的两天,所有的这些我们的交换,所有的这些分享都让我脑洞大开,我学到了很多,那么我已经有20年的时间就是说我经常来到中国,每次再次回来的时候我都觉得非常非常的激动,我觉得中国的改变是很快的,中国的艺术市场发展很快,所以我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感觉到有一些新的惊喜,在我们的生活之中有很多大的改变,特别是我们的这种数字文化,所以今天我想讲一讲就是我们这种青年人文化的改变,以及他们这种青年人文化的改变对我们博物馆的教育能够有怎么样的改变。

朱丽叶·弗里奇:美国迪美博物馆教育诠释部主任

  我们博物馆坐落于波士顿市中心,是美国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是在1799年创立的第一家开始收集中国艺术品的博物馆,我们实际上是收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藏品,我们一直在收集当代艺术,还有一些物质文化的产品,我们一直有当代艺术的项目,但是因为我们的博物馆已经有两百多年了,所以我们的参观者也是变得越来越老,当然他们不是出生在1799年,没有那么老,但是我们最主要的参观者是50岁以上的女性,受过良好教育,就像我的同事黛博拉说过的我们总体的这种博物馆参观者人数是在下降的,所以这让我们思考,各个博物馆参观的人数都在下降,我们的这种博物馆参观的观众是45岁以下,所以没有那么老,但是还是没有那么年轻。

  所以我想问自己他们为什么要来到我们的博物馆,因为我们不是在波士顿市中心,我们是在市郊的一个小镇里面,所以实际上对于青年人,对于孩子而言,他们很多时候博物馆的参观能够给他们带来毕生难忘的一些体验,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们怎么才能吸引他们进来呢?我们在思考当代艺术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有一些有趣的东西,特别是在美国这些千年一代,或者在中国叫80后,他们不知道能从博物馆中得到什么,所以我们这些年轻一代的参观者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会说好的他们是40岁以下,但是这么一个分类太笼统了,在美国我们叫他们千禧一代,他们是1980年到1997年之间出生的,大概有1.7亿人,在美国是最大的一部分人口,他们也是有最多的消费力,在中国是叫80后一代,他们人数更多,有2.4亿。

美国迪美博物馆

  所以我们要怎么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一组年轻的观众呢?首先这种和数字化的文化相关的,他们会希望所有的这些数字,所有的这些技术都能够自动的奏效,然后他们这一代人认为技术像家具一样就在那里,他们特别喜欢社交,他们永远都不希望独处,他们会去消费产品或者消费体验,他们分享一切,特别是他们的想法,他们通过不同的平台,他们能够与人进行合作,他们在网上有各种各样的社区,他们分享思考方式,分享他们对于世界的价值观。

  不仅如此,我们还看到尽管有这种总体的参观人数的下降,实际上我们艺术博物馆需要有一些秘密武器,那么我们怎么做呢?并不仅仅是在美国发生,在世界各地实际上都在发生,我们这个秘密武器就是我们需要去小心地使用它,我们怎么才能够做呢?怎么能够实现呢?在美国就像黛博拉说的那样,我们有一个国家艺术基金,他们在2015年做了一个研究,那么首先国家艺术基金是全国最大的政府艺术基金的一个实体,在2012年有30%的美国人他们是使用电子技术、使用数字技术去观看和创造艺术的艺术品,实际上大部分这些博物馆、艺术馆,很多人会觉得很无聊,是精英主义的,是不重要的,特别是我们父母不重要。

  我们是非常关心这个观点,因为我们非常关心这一代人,我们希望能够确保博物馆的可持续性,那么我们怎么能够改变这种让人觉得可怕的这种建筑设计,我们的这种文字的解释有的时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去就人们感兴趣的一些话题给出一种反馈,我们现在跟大家去分享一下,像左边是波提切利的《维纳斯诞生》的名画,右侧是我们的一个当代艺术品,但是实际上他们都是在反映同一个问题,他们总有很多的这种编码,当他们被展示的时候,人们总觉得难以去解读它,难以去诠释它,那么在迪美博物馆,我们曾经是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现在我们是一个历史艺术博物馆,但是我们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我们能做什么,能够了解能够吸引年轻一代的观众。

波提切利《维纳斯诞生》

达明·赫斯特《母子分离》

  我想做的事情是去讲一讲情感学习的概念,实际上在我们博物馆的教育的论坛之中,我们经常在探讨什么是情感学习,所以究竟什么是情感学习呢?我觉得我们需要去了解他们的观点,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特征是什么,我们需要去思考他们的动机、想法、感情、价值观,我们要基于这些去创造我们的内容、我们的目标,所以这个理论并不是新的,我们和一个心理学家一起合作创造了这么一个模型,他们想要人们不仅仅是去暴露于这种作品之下,而是需要去让他们能够去吸收这些作品中的价值观,然后我们需要去制造一些活力的活性、互动性的目标,让他们去看到他们需要去深度学习,一定要去改变我们的情感,这种角度,能够和他们的个人背景相关,需要关于你个人的背景提出问题,这一点在我们的会议之中提到了很多。

  所以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个视频,是关于我们当代艺术家怎么能够走出画廊,能够让人们更多地知道关于当代艺术创造的一些知识,不仅是在美国和欧洲,我们怎么能够通过当代艺术去对当代社会生活、政治生活提出反馈、提出意见,美国视觉艺术家他们做了这么一个纪录片,然后在这样一个活动之中,我们不知道这是一个灯光作品,还是一个装置作品,无论怎么样有很多人参加了这个展览,经历了这种体验,这件作品是关于一个深度沉浸式的展览,它是关于当代艺术家的价值观怎么能够和观众相连,是非常严肃的艺术,关于怎么能够去讨论一些大的当代的话题,关于气候变化,关于难民问题。

  所以在我们这个研讨会之中,我们谈到我们怎么能够把博物馆创造成一种安全的可以讨论世界问题的空间,所以我们需要不仅仅是在博物馆的四面墙之内,我们也需要走出博物馆去讨论当代的话题,并且让更多的观众参与其中,我们还需要让观众有这种游戏感,有一种秘密的感觉,能够找到一些有趣的博物馆的空间,更好地参与其中,他们也会问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全球的艺术,什么是跨国际的艺术,什么是软力量,什么是去创造别人的这种喜好,怎么能够以感情的方式去参展的体验,所有的这些都是关于情感学习。

泰奥·杨森《风力自动机器人》

  那么在2015年,我们邀请了一位荷兰艺术家,他为我们带来了风力自动机器人,这是一个风力自动机器人,他们是想要通过在这种海滩上面减少污染,他们没有任何的发动机,完全是使用一些废料,每个家庭都会产生的垃圾去创造的,这个动物是模糊了艺术和科学的边界,他把他自己工程的背景放入其中,仅仅使用风力去驱动这些机器人,他们在荷兰的海边把这些风力机器人放到里面,去思考人和环境的关系,他把这种风力机器人叫做DNA,叫做基因,那么他的作品也在不断地为其他人复制,但是他完全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版权的意识,他希望更多的人去分享他的创造,所以他从来没有像其他艺术家那样,就自己的版权去起诉别人或者是怎么样,他欢迎所有人去复制,我们把他的这种作品邀请到了我们的迪美博物馆之中。

  我们也知道家庭会非常喜欢这样的展览,所以我们使用这么一个展览,能够让千禧一代参与这种艺术的体验,并且能够使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制造教育项目,而且让不同的博物馆工作人员和不同年龄层的观众能够参与其中,我们集中在一些讨论与当代相关的问题,为什么人们要对这样一个展览感兴趣,我们邀请人们去思考这一切,我们邀请市场,包括我们的藏品部的人员,我们的策展部的人员参与其中,共同去设计这么一个活动,我们有一个清单,有很多很多这种想法,然后我们依据这些想法修改了整个项目的细则,首次尽我们所能去向公众推荐我们的教育项目。

  有的时候风力机器人在海滩上展出,在迈阿密,在展览开始化之前,我们开车十英里去了海边,然后我们发现有5万人他们来到海边去观看风力机器人,这其实也带来了一些问题,造成了当地的交通堵塞,实际上我们的策展人,我们的藏品部的人将这些风力机器人放在海滩上,我们在波士顿其他的海边有一些试点的摆放,然后在MIT的媒体实验室也参与了我们的这次活动,他们很多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都参与了我们关于展览的这些讲座,很多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学生也参与了我们这种巡讲,他们也在向公众去讲解如何去制造,如何去宣传这种风力机器人,然后这些观众就会把我们现场的情境发在他们的twitter上面,很多人都在网上见证了这个风力机器人制造的过程,所以很多人在网上时实观看我们讲座的过程,所以我们希望去了解人们想知道什么。

《风力自动机器人》在海滩上展出

  这个是我们当时画的一个草图,包括设计当中所有的细节,一些部件,对我们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比较有效的学习其实都是网上进行的,还有我们有相关的一些讨论和辩论,那就是我们对于这种激发的这样的讨论和辩论实际上是更感兴趣的,比如说在我们开放日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当时他要把给大家的一个DNA,然后他们就想法建立自己的风力机器人,他也希望最后来给他们收集各个不同的部件,最后把他做成一个展览。

  这个就是我们一个特别关键的部分,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参加到我们这个展览当中来,所有的美国人、越南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他们都参加到其中来,特别是年龄差距也很大,最年轻的大概只有12岁,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工程师还有学生,还有很多的设计师他们都能够参与到这个当中来,比如说我们有一个团队,我们来给他们提供一个展览,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非常重要的就是见证了我们这样的一个改善,就是我们如何能对于用现场的一些东西,比如说睡前故事,各种各样的形式能够给他们量身订做的这样一个观展的体验,这些都需要我们来进行一些头脑风暴,理解所有的这些概念,还包括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等等这些所有的概念。

  所以这个对于我们是不是有年轻人来加入呢?是的,很多年轻人加入到其中,特别是我们线上的一些谈话和讨论,我们部分的讨论就是这是不是艺术呢?我们也非常高兴能够看到这样的一个讨论,这是我们非常自然、非常特别的一点是我们有艺术家给出他们的DNA来进行创作,我觉得这是不是一个秘密武器呢?这可能是一个秘密的武器,但是我们去年当中也吸引了更多的人来到我们的博物馆,有很多人其实是之前从来没有到我们博物馆来参观过的。所以如果我们发现从罗德岛的这个地方,因为是美国西部的特别美丽的一个地区,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和当地的受众结合。谢谢!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