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参与 • 交融: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9集]薛梅:美术馆的沉浸式体验

视频信息

名称:参与 • 交融: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薛梅:美术馆的沉浸式体验
 

  导语:

  中国博物馆事业已进入高速发展期,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国际博物馆高级别论坛中强调“博物馆事业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在此会议精神引领下,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和美国博物馆联盟共同举办的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呈现,旨在深化国际合作,完善博物馆的社会职能,促进知识的传承与创新,共谋文博领域的交流、互建和发展。

  此次研讨会已邀请15位美国博物馆和21位中国博物馆的专家学者围绕世界博物馆教育专题,以主题发言和学术对话两种形式参与会议。此次会议将从理论层面探究,从体系层面建构,深度诠释公共教育与当代艺术的复合关系,并就引导公众参与艺术活动的策略与博物馆知识生产等方面集思广益,凝聚共识,促进公共教育领域的学术积累、实践经验和团队职业化建设,推动博物馆更好地承担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的职能。同时,会议将邀请国内多位博物馆、美术馆的业界同仁交流研讨,望以此为契机,丰富多元的民族、历史与文化的交融。

  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首次聚集中美两国博物馆公共教育界的领袖人物与国内众多博物馆、美术馆的相关负责人,以文化自信的实践者为先驱,对于推动国际博物馆事业的繁荣,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海报

  主题:参与交融——2016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

  学术板块四:当代艺术家与公众参与

  主讲人介绍:

  薛梅:原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CEO

  发言题目:美术馆的沉浸式体验

  各位早上好,感谢CAFA,感谢王璜生馆长,还有任主任邀请我,我是薛梅,来自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我今天要讲的题目也是蛮有意思的,因为大家都在谈美术馆如何跟公众连接,我来分享一下UCCA在这几年中我们做过了哪些,我们是怎么样不断地在探索中,不断地改进,我今天的题目是《当代艺术的多样性及其观众的互动性》。

  当代艺术有众多的观点,在不同的媒介中,这样的环境中他跟我们的当代艺术是完全不同的,那么作为一个美术馆的从业人员,我们需要考虑的不仅是当代艺术如何需要打破欣赏中看与被看的关系,还有一个是我们如何通过其形式本身或者是通过展览的观众体验设计,让观众走进当代美术馆去体验展览,感受艺术家的创作,所以这个一直是我们无论从展览、公共项目还有教育,甚至于我们的零售都有很多的这种形式在里面。

薛梅:原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CEO

  UCCA大家都了解,我们是2007年由比利时的男爵尤伦斯夫妇成立,是他将热爱中国的情怀将藏品转入,构建了一个在798的当代美术馆,我是2009年加入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一直到2011年作为CEO,然后邀请了田霏宇、尤洋加入到美术馆,我们在UCCA的整个的九年时间,我们与国际艺术上的交流扮演着重要的桥梁作用,UCCA对于公众的这种公众互动,我们前期叫公共项目,也叫公共教育,我们最后将比较含糊的词改成了公共项目,把它分开以后,教育改为幼儿教育。

  我们在这里面到底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转变,我们更加的了解到公共项目它的这种多样性让大众的参与性,而不是教育他,儿童我们做了很多关于教育类的,这是我们研发了三年的一个课程,我们在教育幼儿的时候,并不是说教育他怎么去对话,而是教育他怎么去创意,在小孩生长中,他的幼脑如何去构建,两岁有两岁的课程,三岁有三岁的课程,而不是去拔苗助长的。

  那么UCCA在过往的一百多个展览中,在观众的审美的角度上既有学术性,也有较强的观赏性,比如我们在2010年做的ON/OFF展览,这里面也有中国的建筑师的结合,跟当地的建筑师的这种完美的结合,让观众在2010年就体验到在物中,不断地在整个展馆中,你不知道你走向哪里,不断地转换的空间以及颜色,带你到另外的一个梦境之中。

  还有在2013年夏天,我们做了一个曾获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的艺术家叫提诺,可能很多美国的同事一听提诺估计都非常了解他,其实这个展览给我们带来特别特别大的一个挑战,他的展览是有很多个步子,第一步可以用他的人像,第二个不可以有任何他的过去展览的介绍,第三个反正总之全都是不,他本人来到中国是坐了船、坐火车、然后坐马车,就是不能坐飞机,所有现代化的他都不能坐,我们在前期的宣传,前期任何的所有的,这个给我们造成了挑战是非常大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整个的项目是希望有观众参与,你要怎样去说服观众来参与这个表演,我们每个人要去练口才,每天去练怎么去说服,怎么去征集演员,而且不是表演的演员,而是我们从社区里招来的不同年龄阶段的,那么提诺在这一点上他不需要你对作品有任何的形象、影像性的记录,我们在所有和他远程的交流中,我们克服了所有的困难,成功地说服了大量的参与到这个展览中的作品的一部分,有儿童段的,初中、高中、成年以及老年段的,整个的作品的演员的构建是非常庞大的,我们从几百个筛出来,我们又做了大量的工作去培训他,全部是用口述的方式。

提诺·赛格尔在UCCA

  那在这个展中就是又能够体现了来看展览的观众是被动的一个角色,也变成了一个共同的创造者,这个可能是UCCA在整个的这九年中做的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个展览,很多长期支持UCCA的会员以及我们的长期观众提起提诺的展览是非常非常感动的,也有很多的建议都是来自于他们的参与,对这件作品的一个更深的了解,我记得在招募志愿者的时候,我们有特别特别多的故事,基本上我们展览部的同事每天都在哭,然后我们公关部的同事每天也在掉眼泪,为什么?因为你要说服小孩子,要去说服家长,说服完家长要去签合同,总之就是整个的庞大的项目经历了很多很多的UCCA同事的不懈努力的,而且没日没夜的坚持,招来了然后要培训,培训一半又走了一半,再接着去招,到最后展览的呈现。

  我们在这里面其实能够分享的有两个故事,一个是其中有一个观众直接看完展览以后冲到前台就讲这个你们是雇佣童工,这是错误的,我要去告你们,我们展览部的同事、策展人拿下面一个小孩子的父母签的合同去解释,在大堂里面有各种呼声、解释声,慢慢的观众才了解到这是一个作品,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在很长的时间,很多人不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提诺的这个展览。

  还有一个是在这个展览中有大量的观众每天都会来,作为一个心理倾诉的过程,每天都可以有人听你去在倾诉,还有是在这里面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我们在这个展览中会发现有很多的演员走到了美术馆,基本上无论你怎么去戴墨镜你也遮不了,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的一张脸就是非常熟悉,但是基本上很多演员从这个展览出来都是掉着眼泪出来的,这是非常让我震惊的,而且他们回去就会将这个展览中的感受告诉其他的朋友,就是这个展览中有大量的非常著名的一些演员,所以这个也是我们觉得在这个展览中这个performance  art他可能一个魅力所在是让很多人参与到里面,让很多人在里面,让很多人在这里面感受,所有的都是普通的大众,他们也是作为这个作品非常重要的一分子。

  那么对于普通中国观众来讲,花了门票看一个展览就是在很多展览中,因为版权的问题不让拍照,还有没有任何的记录的,他们认为这是匪夷所思,我为什么要花10块钱、60块钱、120块钱要去看一个展览,我看一个展览又怎么样呢?我觉得很抽象,我们还要去教育工作,这样的作品基于他们的参与才得以成型,来美术馆参观的人不再是被动型被拖着去观赏,而是作为你应该是嵌于其中,你作为作品的一个部分,我们这种体验式的参与感,从中教育和培养,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了大量忠实的UCCA的观众作为我们的会员,观众的每一次的体验都是来自于他第一次的这种体验,今天来讲的话就是这种体验是让我终身难忘,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还愿意再回来,这个可能也是UCCA一直强调这样去做的。

  2014年我们在五一黄金周的时候,又在大堂做了一个李明维的“声之绽”,艺术家和我们一起在中央音乐学院挑选了一批专业的歌唱演员,请他们来演绎舒伯特的歌曲集,给每一个走进美术馆的观众送上一份礼物。

李明维“声之绽”

  李明维先生在最后一天的时候,这几位同学为他献上了这一首歌,他非常感动。其实我是当时的一个观众,第一天我坐在这边,然后有一个我记得是最右边的那个男生为我唱了这首歌的时候,我也是掉下了眼泪,因为UCCA的顶高有10米,在这种空旷而且在大堂,你被邀请非常神圣有仪式感被邀请坐在那把椅子上,然后他站在对面穿着一个长袍为你唱一首舒伯特的歌,你觉得你会非常非常的有情绪,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个时间,在黄金周的时候为观众带来这么一个展览,使得美术馆能够给观众送上一个非常好的礼物,改变了艺术高高在上的形象,打破了艺术家和普通观众之间的这种距离。

  我们为了更多的能够做到让大众走入美术馆,今天我们又加入了更多的志愿者讲解员,刚黛博拉讲了我们现在刚好是要可以去改变的一个时机,在中国美术馆进程的短短的这几年,对于很多人从对美术馆的陌生,到更多的观众他打破了自己很多生活的习惯走入美术馆,以及到我们现在是在前期的过程,我们尤其是在今年加大了很多的力度推广了我们的志愿者,作为志愿者讲解员,从年轻化变成了更多不同年龄化,使得让更多的不同年龄化的人能够在他们的讲解中用他们的方式去影响来参观这个展览的人,影响他周围的人,影响他家庭的人,让他们走入美术馆。

  我们虽然会发现在新媒体时代,我们也引进了很多手机导览形式,但是在我们用大量的尤其是在劳森伯格的这个展览中,应该是120个志愿者,以及在曾梵志展览中,我们有150个志愿者,在这个里面你会看到观众量不断在增加,而且很多的观众是不断地回来,这个是与我们的志愿者是有非常非常大的直接关系的。就是在让观众在整个的艺术讲解的带领下更好地理解展览,艺术作品还有艺术家的脉络背后包括了很多艺术运动、社会政治、经济的变迁,用每一个经过培训的都是用他的话语讲出来,与观众最直接的接触,这个我们真的是看到了。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中国目前这个现状我们觉得应该是志愿者更加要去加大的,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够做到更好,不同的年龄段和他的地区和地域,很多人问我美术馆到底是给谁开的?我说美术馆一定不是像你想象是金字塔尖的,美术馆是为大众开的,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也意识到要更多的公众去做,而且我们真的是要慢慢地走进我们的社区。

  志愿者又是连接我们展览和公众的桥梁,志愿者变成了我们的大使,他到处去宣传,我们的志愿者有很多是不能够提供经费的比如说工资等,但是我们在这里面有大量的艺术家不断地去培训,然后策展人的培训,有很多的这些其他的奖励机制,使得很多的热爱艺术的不同层面的大众能够参与进来。

  我以上所说的一切都是为更好地做到公众的拓展与参与,这也是我们认同美术馆的社会责任和教育意义的重要体现方式,更是UCCA建馆九年以来,对于我们使命的展示和最好的实现,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