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中美视角: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艺术家与教育 >[第1集]对话: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 艺术家与教育

中美视角: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中美视角: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艺术家与教育对话: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 艺术家与教育
 

  主持:

       宋晓霞: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科研处处长,教授

  嘉宾:

  苏新平: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徐冰: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

  尹吉男:中国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教授

  主题:《中美视角: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艺术家与教育》

  徐冰: “中美视角:当代社会变动中的艺术、艺术家与教育”。我是徐冰,艺术家。我先介绍一下今天的来宾,首先介绍客人:

  首先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李.C.布林格/Lee C.Bollinger校长;哥大执行副校长萨弗尔;哥大艺术学院的院长卡罗尔·贝克尔;校长夫人简,一位优秀的版画家;中央美术学院的主人:苏新平副院长;还有今天参加讨论的嘉宾:人文学院的尹吉男院长;宋晓霞,科研处的处长;余丁教授,艺术管理学院的院长,当然还有很多嘉宾,我就不一一介绍,因为今天的时间确实比较紧。

  今天的活动这样展开,首先请苏院长致词,接下来是宋晓霞教授组织一个对谈,关于刚才这个主题的一个对话。

  首先对苏院长做一个介绍,苏院长首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家,他是60年生于内蒙古,当过好长时间的兵,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他在天津美术学院做了大量的版画,我非常关注他当时的版画,毕业后又去内蒙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后来考上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得硕士学位,现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主管教学,他非常忙,因为现在就他一个副院长,他在艺术界得过很多奖,我现在不一一介绍,因为奖项太多了,还有各种各样的一批人才称号等等,曾经在大英博物馆、牛津、德国路德维希美术馆、波兰美术馆、旧金山美术馆等做过很多展览。

  下面请苏院长给活动致词。

  苏新平:尊敬的李.C.布林格博士、贝克尔博士,各位嘉宾,观众朋友们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聚集在此围绕“中美视角:当代社会中变动中的艺术、艺术家与教育”这个话题展开对话与讨论,在此我谨代表中央美术学院对远道而来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李.C.布林格博士,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的院长贝克尔博士表示诚挚的欢迎。

苏新平

  同时我也要对徐冰教授、尹吉男教授和宋晓霞教授的热情组织与参与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当前身处网络与信息技术日新月异、迅猛发展的时代,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沟通方式和表达方式都不可避免地受到这种发展的影响,并且不由自主地向着我们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方向前行。

  与此同时,近些年来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有关经济发展问题、环境问题,以及恐怖袭击事件、难民等等的问题,正在成为各个国家都需要去关注与面对的共同课题,在这样的社会变动的全球语境中,艺术的角色是什么?艺术家发挥怎样的作用,以及相关的艺术教育如何开展是我们作为艺术实践者、理论研究者以及教育者需要迫切思考和讨论的问题。

  中央美术学院与哥伦比亚大学过去十几年一直开展着良好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去年我院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两校之间正在积极开展着硕博士的培养,以及双方在专业学位和美术教育、科研方面的合作,我相信通过教学研究、学术论坛等多个层面与形式的交流与共建,我们两所学校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一定会不断地走向深入和全面、全面和深入。谢谢大家!

  宋晓霞:在今天的研讨中,主办方之一中央美术学院请出两位嘉宾:一位实际上是在全球艺术家中,我觉得是最有智慧的那堆人里的那位;另一位他不仅做古代艺术史研究,也是古画鉴定的专家,更是做当代艺术批评的,他的批评是细腻而冷静、敏感而冷静,我想说的是这两位也是我们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的主任和副主任,也就是说今天我们中央美术学院来对谈的嘉宾是高度重视我们哥大艺术学院的这样一个研讨,所以我们先有请徐冰教授来做一个五分钟的发言。

宋晓霞

  徐冰:谢谢晓霞的介绍。今天的这个问题实际上确实有一些值得讨论、值得费脑子,但是确实是长期的问题,一直纠结我们的问题。我在这儿想简单地谈一点自己的想法,也是提出来和大家讨论。

  首先说到艺术,实际上我们今天非常需要做的是要辨别什么是艺术?艺术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总是在想,在今天确实是由于科技、由于技术的进步而让人类的旧有的关于法律的概念、道德的概念、宗教的概念等等各种各样的概念都受到质疑和挑战,是人类的思维面对今天的世界变异之快,我们的思维是被动的。为什么会这样?

  实际上因为人类思维的节奏是我们与生俱来,由于长期的人类活动和我们的自然生活节奏所造就的,我们判断一个事物,我们要深思熟虑,我们要反复地验证,最后我们要下判断,我们在古代去跟谁谈一个事情,或者是去跟哥大的校长谈一个事情,我们可能得坐船坐好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跟他见面谈这个事情,这半年时间在船上我就可以想我怎么跟他谈这个事情,我应该怎么决定这个事情,我可以深思熟虑。

  但是在今天我们把手机一打开,一个电话进来,我就要马上决定这个事到底怎么办。所以实际上人类思维节奏的这种生理性与今天科技的节奏所推动的人类的思维强迫我们去判断这些事情,比如说美国的大选的结果,非常突如其来,而我们无法判断,这个是我觉得今天的人类思维基本的一种“狼狈”。

  当然了再说到艺术,人类探讨艺术探讨了好几百年上千年,到底什么是艺术,而探讨到今天这个时代,最后进入了人类对“艺术是什么”最不清楚的一个时代。因为艺术的现象和它与社会的连接方式,以及与任何其他的学术领域的方式实际上都在变化,是我们无从判断的。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关于艺术”,因为人类没有足够的经验来反省或者辨别、判断当代艺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当代艺术与我们的现实世界是如何发生关系的,这都是一个新的课题,因为当代艺术的历史太年轻、太短了。

徐冰

  第二个问题说到艺术家。艺术家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做艺术教育必须要搞清楚艺术家到底是干什么的?从我多年的艺术实践,我真的体会艺术家他的工作差不多是什么呢?差不多是要保持一定的原始的生理状况,而有一部分是永远不要受到人类的理性、数字的判断和分析、逻辑来左右的一部分最原发性的动力的工作。就是说我们必须是要有一部分人做这样的工作,为人类的旧有的这个概念、文化的概念和知识提供新的东西,而怎么样提供新的东西,实际上我们要通过艺术的方法做出来一些过去的旧有概念无从判断的东西和旧有的知识里头没有的东西,而交给艺术理论家、批评家和艺术史家和哲学家来分析,最后归纳出新的概念。

  这是我们其实是用艺术的方式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比较基本的东西,当然说来说去,我们光有理论是不行的,实际上我们必须要把我们的想法落实到提示一种新的前所未有的艺术语汇上,为什么要提供新的艺术语汇?是因为我们说的话是过去没有人说过的,过去人说过的话是不值得再说的,而我们说的东西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才体验到的,我们感知到的,而我们必须说的,要把这句话说好,要说得到位以及敏感,必须要找到一种新的说话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整天在工作室,在探索、摸索新的艺术的语汇,因为旧有的所有的艺术的语汇和流派、风格都不工作,那就是说过去那个时代的事情的方法,这是我对艺术家的一个判断。

  第三艺术教育。当然艺术教育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刚才说到艺术家真正核心的东西是一种原发性的东西,这种原发性的东西怎么样教育?我们怎么样把一个人培养成更具有原发性的东西,这是一个很难的课题。所以我的教育经验实际上可教的部分都是可量化的部分,比如说素描怎么回事、色彩怎么回事,比例怎么回事等等,这都是可量化、可以教的。但是我心里清楚这都不是艺术核心的部分,你点到了这个就不是艺术的核心部分,所以教的我们总是围着艺术核心的部分说来说去。

  艺术教育有它的特殊性,当然晚一点我们还可以讨论在今天这个时代艺术教育的特殊性在哪儿,等等这样一些课题,我们教给学生什么,我们教给他新的艺术风格流派的比较和判断吗?比如说在一些大学一个学生做了一个作业,教授就会说你要去看一下谁的作品,意思是说他看那个作品一定是和他所选择的材料和手段是有关系的,我觉得这就是害学生,就是让学生在艺术形式风格流派中比较来比较去,我觉得让学生真正能够把自己的智慧调动出来的最重要的部分,是要教会给学生如何与社会现场发生关系,如何让自己工作室的工作与社会当今的现场问题,以及现场所聚集出的巨大能量之间如何发生关系,如何把这个能量转换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以及强化和坚固自己的艺术创造理念,我觉得这个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培养非常关键的部分,就是让他懂得如何去创作艺术,或者如何丰富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力,我先简单讲这么多。

  宋晓霞:谢谢,有请尹吉男教授。

  尹吉男:我说一些关键词,今天是美国大选的结果,好多年以后人们会讨论川普到底读没读过《了不起的盖茨比》或者是《麦田守望者》,讨论文学和大选结合的关系,他们的关系会更复杂,当然更多的研究会开始。艺术史的题目就是川普到底看过哪些博物馆的名画,川普看没看过中国北宋的《清明上河图》,当然这是一个问题,这里都带出一个问题来,似乎某些艺术资源好像是跟某些创造性,或者是特殊的不可想象的结果发生关联,这是让我个人去想的问题。

尹吉男

  对我个人来讲会有很多不同的身份,一方面首先是在艺术学院,你是一个教师,你作为教师肯定希望学生是全面的掌握以往的知识谱系,至少这样的谱系能够传承到下一代,或者是在不同的学院,能够准确地传达出知识的人。可是另一方面是矛盾的,你又知道其实那些知识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因为你希望所有的学生都要颠覆那些知识,都是要做一个新的创造,这是一个矛盾。

  从这个意义上讲,批评也是一样的,一方面在艺术学院,所有学习艺术创作的人他们要尊重艺术历史、了解历史,同时也提示我们,实际上他们并不是重复以往的一些事,还是要颠覆一些事,还是要做创新,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另外一方面,当然说我本身做艺术史研究也是这样,要把现在所有的传世的作品把它放到一个更为合理的文本关系中来,这是我们说的研究或者是我们说的“还原”。但是也希望一个颠覆性的解释。所以说在我们整个教学当中已经涉及了这样相当复杂的矛盾,但是有一点,这些矛盾状态都是通过不同的教师和不同学生和教师的互动,它已经实际发生了。

  我参加一个会议,讨论一个传统文化资源利用,传统文化非常重要,但是传统文化还是包括两个最重要的部分:一个就是价值观;还有方法论。价值观的问题是比较大的,因为有一些价值观它已经不适应于现当代社会的发展,甚至跟当代社会发生尖锐的矛盾;方法论当然是个好东西,哪怕是以往历史上现在被我们遗忘的方法,一旦被发现,被复述,这个方法论仍然会发生新的作用,但是有一点,方法论也会变成一个固定的模式,这是我们的担忧,方法论本身也是需要一个自我的突破和再生能力,或者叫“自我革命能力”,没有这个革命能力,我们的学校培养再多的人,他们可能就是一个“录音机”,可能是一个“照相机”,可能就是一个“记录仪”,这是一个学校的危险。

  另外,不管多么好的大学都有一个自负,都会觉得把一个不太有才能的人培养成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其实大学所能够制约学生的部分相对有限,因为在大学时期前,很多学生已经完成了非常复杂的教育,所以我想这些问题都在我的脑子里不断地盘旋,但是我并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答案,我只希望大学可能具有两重性:一方面是传承;一方面是颠覆性的,有创造力,谢谢大家!

  宋晓霞:关于中国艺术家目前面临的变动,现实中的速度、节奏超出了我们人类思维的节奏,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变动中艺术教育能做什么?是应该跟它保持一个时空上的相对距离?还是应该促使学生和这个变动的社会共同生长?

  徐冰:实际上成功的概念确实不一样,在今天我们更难判断什么是成功,因为一个人的知名度也好,或者说一个人真正的学术水准也好,或者说他在商业上的成功也好,或者说他的真正贡献,由什么来评价?或者说由谁来决定?

  在今天这个时代,我觉得很大的成分都是由网络媒体来决定的。所以就出了很多所谓成功的人或者说是很有名的知识分子,左右着我们的思想,很多的作家并没有真正写出好的作品,但是知名度却非常大,因为他在经营自己。这都是今天这种很特殊的很怪的现象,所以没法评价成功,比如说在我看来一个人的婚姻非常的成功,我觉得真的是很了不起的,这真是一生巨大的成功,且比一个人做了一些作品出来,做了一些艺术出来,其实要我看成功的婚姻实在是最了不起的。比如有一些人一辈子养生,养得非常成功,我觉得也很好,等等的。

  所以我们没法谈论这个问题,但是作为我来说,对于我的学生的要求,我希望他们通过教育或者通过自己的实践,让自己成为一个非常精致的人,对社会有责任的人,思维极其敏捷,而且可以容纳和消化任何文化现象的人,他不做艺术,他做任何的事情,我觉得都是出色的,这个就是作为学生的一个成功的概念。

  宋晓霞:在当代的社会变动中,艺术的功能总在变化,您觉得当代社会的变动,哪个因素对于艺术功能的变化影响最大?比如是全球化?是政治?是经济?等等,当然我这是举例。

  尹吉男:媒体、网络、微信、微博……影响最大。

  宋晓霞:显然这是一个中国的视角。

  尹吉男:过去成功标准是你是否进入了教材,你是不是进入一个历史教科书,你是不是进入博物馆或者是美术馆。

  宋晓霞:颠覆艺术史。

  尹吉男:还有一个是你是不是进入一个尖端的市场,但是刚才徐冰也做了补充,还有超越这些的部分,所以这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那么多长时间做一个了结?我们是一百年做一个了结,选出哪些人是一个成功人,还是我们在五分钟内做一个了结,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它有一个非常难比较的东西。

  还有一点,关于像所谓社会、政治、经济,我认为这些概念作为直觉判断来讲,其实都不是原来我们在教科书上所理解的概念,它其实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我们没有办法用教科书的概念去理解这些复杂的关系。就像今天一样,这样的一种突发性,这样的变化,它完全不在一个数学关系里,你总是强调它是一个数学关系、它是逻辑关系,但是不一定,它是非常复杂的一个关系。

  我想现在一旦把所有的关系打开,把所有的关系开放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就变成所有的关系都有影响,而不像过去,过去说艺术品好坏是国王说了算,或者是皇帝说了算,再发展是专家说了算,现在可能会有一种感觉是越来越多的赵本山人群他们说了算,这个跟文化没有关系,变成了多重的合法性。假如说美国也来一个艺术大选,我有时候担心徐冰能不能选上,是这个问题。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