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13集]对话:用公共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上)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对话:用公共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上)
 

  主持人介绍:

  周榕:中国当代建筑、城市化、公共艺术领域著名研究学者,评论人,策展人;中央美院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

  嘉宾介绍:

  王玉龄:台湾公共艺术策展人,台湾蔚龙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执行台湾重要大型公共艺术上百件案例。

  余丁: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邱志杰: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荷兰著名艺术家,享誉世界的“大黄鸭”作者。

  吴玛俐:高雄师范大学跨领域艺术研究所所长,致力于关怀地方社区艺术及环境生态。

  导语:

  “城市创新”正日益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所呼唤的普遍主题。城市发展迫切需要找到其自身超越既往因袭性城市化范式的思想蓝图、价值准则与操作工具。在这片想象力的处女地上,广义公共艺术的介入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创新发展起到重要的规划及引领作用。公共艺术不仅可以标示城市的精神高地、浇铸城市的文化魂魄,更能够以其超越狭隘功利主义的充沛创造力与浩瀚视野,为中国的“城市创新”提供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引导力。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以“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为主题,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对艺术如何介入和引领“城市创新”展开研讨。

  主题: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十三部分:用公共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上)

  周榕:刚才朱教授成功地把下午的论坛带到了一个高潮,下面想继续给大家再火烧焦油一下,有请最后一个环节对谈的几位嘉宾,台湾公共艺术的著名策展人王女士;著名的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老师,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老师,著名的艺术家霍夫曼先生。

  欢迎各位来参加论坛,这个论坛王中院长已经提了是不限时间自由散打,也不限路数,怎么谈都可以,那么我想先抛砖引玉,有请王女士先谈一谈,因为我知道台湾这些年重要的公共艺术的活动,大概60%、70%都是由您这儿经手来做的,包括霍夫曼先生在亚洲地区很多的工作都是由您亲手来引进并落地的,您能不能先谈一谈在自己参加的这些实践活动中有哪些体会对于公共艺术,尤其是大型的公共艺术在亚洲地区如何能够落地,能够对城市产生贡献。

周榕

  王玉龄:好的,主席、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我的公司是一个私人的公司,但是在台湾我们帮政府做很多的修法,2008年的时候是第一次台湾的公共艺术设置办法大修,我们就帮当时的文监会后来改名为文化部做修法的整个的一个修正条例。

  其中有一项第六条非常重要,其实今天下午几位建筑师分享他们的建筑,第六条就是讲公共艺术,公共艺术作品最大的规模就是建筑物,如果说建筑物能够做得好的话,其实就是对城市来讲,他本身整个景观就有非常好的一个作用,同时对于民众的美学素养是最直接的,不管是他在看到建筑物或者是说他在这个建筑物当中去使用,或者是在整个环境上面的重视其实是非常重要。

  在台湾建筑师大部分是理工学院,他们的艺术素养比较没有那么高,所以基本上他们的建筑设计我觉得基本上是对于一个城市来讲,他没有办法让这个城市有更好的景观,所以我们当时在公共艺术设置办法的时候就立下这一条的条文,鼓励所有的建筑师能够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发挥他们的设计,还有他们的艺术才华,能够设计出更好的建筑物。

  其实下午分享的时候,朱培建筑师他的个人作品我就觉得非常好,台湾第一件通过公共艺术设置办法就是它可以被认为公共艺术的建筑物就是伊藤丰雄先生2014年完成的,台湾大学的图书馆,那个案子也是我们协助整个的一个执行,台湾第一件通过建筑物作为公共艺术的一个案例。

王玉龄

  刚刚朱培建筑师他的作品本身来讲就具备了这样的一个条件,所以在这个方面其实在整个的一个审查上,我们也不希望建筑物每一个都可以当做公共艺术,这个标准一定要提到很高,才能够让他对整个城市的景观起到作用,这个部分我们一直在做,后来只有南洋博物馆是原则性通过,目前台湾只有伊藤先生所做的这一件是已经通过的。所以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案例。

  后来我们在整个台湾的执行上面,像公共艺术年鉴我们也做了八年,对整个台湾的影响也很大。后来我们也做一些基金的研究,台湾有公共艺术基金之后,其实对于城市他就不一定要做公共艺术,有这样的公共艺术基金的使用的时候,它的经费就可以很灵活地应用,因为很多老旧城市可能没有新的建设,所以就没有经费,因此利用这样的方式能够取得有一些资源跟经费来作为这些城市当中的一些艺术节庆,或者是一些旧有的城市的一个翻修,或者是美化等等,都能够让当地的居民对他所居住的环境有更好的想象。

  所以现在即便台湾的一些文化局或者是文化部都有一些艺术介入空间计划,或者是艺术浸润计划,这些老旧的城市或者说一些艺术家你们都可以自己来提一些想法,然后他们就可以补助,让这样子的公共艺术进入到空间的可能性变大了。

  周榕:下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余丁院长,您作为中央美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本身也是一个很好的策展人,参与了很多公共艺术活动,您对公共艺术和城市设计这样一个引领城市创新的主题有什么回应呢?

  余丁:实际上今天的这个题目,艺术引领城市创新,我觉得是在以前没有提出过的一个题目,因为城市创新这个问题在最近这些年来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全球的各个研究报告里面,现在最引人注目的报告就是城市创新能力,我们在2014-2015年也有中国的城市创新的一个发展报告蓝皮书,在这个里面其实把城市分为了四类,一类叫资源型城市,一类叫资本型城市,一类叫创新型城市,还有一类叫智慧型城市。

余丁

  从狭义的角度来说,城市的创新是跟城市的创新能力有关系的。作为一个创新型城市他一定要有一定的标准,但是从一个广义的角度来说,城市的创新能力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他跟经济水平没有关系,就像刚才朱先生谈到的,他可以在一个滩涂,在一个沙漠,在一个河流用艺术的方式来对自然生态、对城市进行改造,这是城市创新的一个能力,他不纯粹依赖于资源和经济的发展,所以今天的这个题目“艺术引领城市创新”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新颖也是非常好的一个话题。

  事实上在我的个人经验中,我从2012年开始策划一系列的国际公共艺术的展览,2012年我在德国的卡塞尔策划了一个中国公共艺术的展览,这个展览是在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之后进入到了所有的卡塞尔的市中心的每一个地点,基本上他的市中心的20多个主要的地点,包括博物馆的门前都被我用掉了,这个展览是跟非常当代艺术这样一个中心城市,因为卡塞尔是文献展的发祥地,很难做,因为这是一个艺术城市,怎么样能够跟这个城市进行对话,这是我们作为中国当代艺术、中国公共艺术怎么能够切入到卡塞尔这个城市的发展,这个是我们的一个课题,所以我们定下来是三种对话:

  第一个是要跟这个城市的历史对话,因为正好那一年是建城九百年;

  第二个是跟这个城市的人民对话;

  第三个是跟这个城市的艺术进行对话。

  根据这三个方面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卡塞尔公共艺术项目,在这儿大概展出了172天,我没想到的是观众人数达到了150万人,这是卡塞尔市政府的统计,比13届文献展100万人还要多出50万人。

“大道之行:中国当代公共艺术展”向阳装置作品《中国风景》

  这个问题就引发了我的一个思考,中国的公共艺术跟不管是在国内还是传播到国外,他一定要与那个城市发生关联,艺术如果与这个城市发生关联以后,他就会使得特别是当地的人,他对于城市的这种亲和力,比如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在卡塞尔的时候,有一件作品是一个屋子,用中国的家具搭建的一个屋子,有很多市民在里面拍了一个照片,其中有一个女孩写了一本很厚的日记,它是一个没有顶棚的屋子,在这个装置里面她呆了三天三夜,她记录下了每天在这个屋子里面看到的人,并且写了一本日记,这个日记包括了她与另外一个朋友之间的对话。

  后来我们在展览闭幕的时候她把这本日记拿上来,她觉得这个作品和这个城市之间的这种关系使得她越来越热爱卡塞尔这个城市,她觉得她身为一个卡塞尔的市民感到非常的自豪。我想这个是艺术对于一个城市的影响、对于城市的综合的特别人的素质的影响是非常有价值的。

  那么另一个角度,从2015年包括今年2016年我又做了另外一件事情,我们有一个项目叫做欢乐春节,中国的农历新年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项目,但是以往的欢乐春节在全世界的传播都是在唐人街,比如说舞舞狮子,舞舞龙这样的方式来传播的,顶多会有一些我们的民间的演出团体到国外演个一场两场就算是过节了,从2015年开始,我在纽约策划了艺术中国汇的大型公共艺术活动,这个活动就是想把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当代转换,能不能够在纽约这个城市与当地形成对话,并且让这个城市在这样的公共艺术项目当中、公共艺术活动当中能够潜移默化的影响到这个城市的市民的意识。

2015年“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纽约主题焰火晚会视觉效果图

  第一年,2015年我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我说我要在纽约放焰火,要怎么放我也不知道。最后大概在2015年的2月8号那一天,也就是年三十的前一天,我终于把烟火在曼哈顿的天空上升起来了,大概20分钟,放了一个新年的烟火,但是我告诉纽约的市民这不是一个烟火,这是一个中国的公共艺术项目,它与帝国大厦的灯光相配合,帝国大厦跟我们合作为中国的新年亮灯,包括我请国家交响乐团的团长为烟火作了曲,我找了三个纽约当地的广播电台,加上烟火,加上帝国大厦的灯光,形成一组公共艺术的项目,不是一个简单的放烟火的问题。

  那一年我们做的很仓促,没有大规模的做广告,即便如此在哈德逊河两岸拥挤了很多人,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知道这是中国的新年,放了这样的烟火,但是第二年在今年的2月份我们又做了第二次,这一次我是跟谭盾合作,我把他叫做声音视觉,谭盾在西方的音乐界家喻户晓,以谭盾的音乐来引领烟火,来设计焰火,同时配合帝国大厦的灯光,再用了15分钟的时间,这一次我们取得了纽约这个城市对中国农历新年意想不到的一个了解,或者是意想不到的一个亲睐,当然我还有其他的活动。首先是哈德逊河两岸的酒店餐馆全部订完,没有空位,大家都知道这一天中国的农历新年要有一个焰火晚会,大家都会去,所有的地方都配了音箱,放谭盾的音乐,所有的公共场合。

2016年“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焰火晚会

  第二个是哈德逊河上面有一个轮船公司,这个轮船公司专门为了看焰火组织了三艘船,每一艘船上大概有300-400个座位是带晚餐的,门票大概是240多美金一张,这三艘船早早在两个月前就全部定满了,其实那天晚上我们把它称之为公共艺术活动的焰火晚会整个纽约市都知道,大家都要到这个地方来,两岸还站了很多人,具体有多少人参与我们不知道,但是当地的电视台做了一些报道和直播,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样的公共艺术项目,对纽约这个城市有什么改变呢?

  因为我们经过了两年的艺术中国汇的活动,包括我们跟纽约林肯中心、跟纽约爱乐合作做新年音乐会等等这一系列的公共艺术活动,在2016年纽约市政府把中国农历新年的大年初一这一天定为了法定的纽约市的公共假日,所有的中学、高中全部放假,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两年的公共艺术活动影响到了纽约的市民,影响到了纽约市政府,在大年初一那一天纽约市全部放公假,就跟他们的圣诞节一样。

  当然我们在大年初一的活动上做了一个叫学校日,大概44所高中的学生在他的国家舞蹈协会的帮助下,大概有100多个孩子到我们的展场跟我们进行互动来跳中国的舞蹈,我就觉得公共艺术会对一个城市所有的人的状态以及这个城市的甚至法律产生影响,那一天纽约市的市长和市长夫人专门写信,同时派了四个纽约市政府的官员参加我们这个学校日的活动,这就是对纽约的一个影响。

2016年“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学校日的中国舞蹈

  今年也就是2017年我们将继续在纽约做艺术中国汇的活动,今年我们要想的是什么呢?怎么能够把中国文化的要素和中国文化的思想、精神用公共艺术的方式对纽约这个城市、这个世界的大都市产生影响,今年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策划,当然现在还没有最后落地,我们可能会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举行我们的开幕式,当然我们会跟纽约的林肯中心做一个城市之间的交换。

  比如说林肯中心在1月30号晚上是中国农历新年的新年音乐会,但是林肯中心的这个广场和二楼的大厅里面需要有一些公共艺术的项目,像展望这些艺术家都在这儿做过,今年我们做了一个特别的构思,就是跟广州市政府合作做一个叫“花城花市”,就是广州每年的春节是要做花市的,而我们把广州的花市拿到林肯中心在同一天开始,林肯中心开的那一天也是广州的花市开的一天,目的是什么?是加强这个城市对于中国城市的一个了解,加强这个城市对中国城市的了解。

  同时帝国大厦的灯光,广州市政府也希望我们跟小蛮腰的灯光同时亮灯,在新年那一天,这些东西都是我们2017年的一些策划,我想公共艺术或者是我们把它叫做艺术对于城市的影响,一方面是潜移默化的,另一方面它又是非常的直接的。

2017年“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

  我在纽约做的这个例子就是我们直接影响到了纽约市对于中国春节的立法,他把它变成公假,这是我们亲身的感受。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艺术对于城市创新的引领只是所有城市创新引领要素当中的一个,但是我认为它是最重要的一个,所以我们今天在这儿开这个研讨会,或组织这样的论坛,特别是王中教授一直在致力于中国公共艺术的研究和推动的工作,对于中国在现在的城市化进程的一个关键时候,要奔小康的一个关键时候,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谢谢。

  周榕:谢谢余丁院长,我觉得余院长给王中院长提了一个特别高的标准,就是说中国的公共艺术什么时候也能为我们增加点儿假日,增加点儿节日,因为上一个这么成功的中国人还是屈原,成功地给我们增加了一个节日,我们如何能够通过艺术活动也能增加一个节日,这个事我觉得标准很高。

  但是我特别奇怪,就是余院长您做的这个工作无可置疑,特别好,我特别兴奋,但是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我们艺术真正介入城市,它实际上是一个权力的交换,那么艺术的赋权人是什么人?谁赋予你的权力,这个权力其实是来自资本的?因为你在哈德逊河上要大量的放焰火,形成两岸的餐馆爆满,要达到这个水平是很多钱,这个钱是哪儿来能透露一下吗?这个事是怎么来的?

  余丁:第一年很多人都对我进行质疑。说你拿国家的钱去放焰火,给美国人放焰火。其实第一年我没拿国家一分钱。第一年我们所有的资金全是社会资助,没有拿政府一分钱。第二年当然文化部开始觉得你第一年做的好,第二年给了一点点钱,但是不到整个预算的5%,所以整个的项目是我们靠民间的运作来进行。

  周榕:这个民间是中国民间还是美国民间?

  余丁:中国和美国的民间。

  周榕:中国民间为什么要到美国去放焰火?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

  余丁:目的其实非常简单,第一个我觉得做这件事情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盈利性的事情,因为我们要相信其实很多中国人为今天中国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当我们在谈艺术引领城市的时候,艺术引领一个国家的时候,首先是一种意识,是一种对国家的责任、对文化的责任,很多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不是为了钱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有大量的海外华人,特别是美国纽约的这些华人,他们为这样的一个能够在农历春节看到中国的焰火,而且那么多美国人都走上街头他们感到非常的自豪。

  第三个,纽约的这些主流的艺术界和主流的机构,当他们真正从中国的农历新年当中看到当代艺术的一个状态的时候,因为说实在的,中国的艺术特别是当代艺术进入纽约,进入像这样的主流艺术界,平常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也就是抓住了春节这样的一个机会,是政府之间有这样一种合作的关系,他才会有这个机会跟美国的主流艺术机构合作,才可能跟博物馆、跟林肯中心这样顶级的艺术机构合作。

  但是我们带去的东西一定是要代表这个国家的一个状态。一个国家的艺术的质量和艺术的一个基本的精神状态。所以这一点需要得到认同,而这个正是我们想做这件事的一个理由,而这一点理由我想得到了我们国内很多民间的,我说的这些资本的拥有者的支持,他们认为这个是我们的责任。

论坛现场

  那么到纽约我个人的一个想法,我们能不能够从对一个城市的影响,能不能够从国内的这些中国人,慢慢变成美国人他来觉得你这个东西好,慢慢的他自觉的与你进行对话和交流,其实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城市对你的认可是潜移默化的,很简单,比如说我们在卡塞尔做了172天的公共艺术展,卡塞尔市民就认同中国的公共艺术,现在你到卡塞尔去问任何一个市民,我敢自信地说20万人口里面90%的人都会说中国的公共艺术很棒。

  周榕:我觉得余院长刚才讲的特别精彩,你其实可以马上开第二个论坛,就是把这个论坛的主题稍微加四个字,叫“中国艺术引领美国城市创新”,我觉得就特别精彩。我都没想到我们中国的公共艺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水平了,非常让人鼓舞。

上传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