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12集]朱仁民:艺术、生态、经济——用艺术修复城市生态实践漫谈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朱仁民:艺术、生态、经济——用艺术修复城市生态实践漫谈
 

  主讲人介绍:

  朱仁民:教授,研究员,总工程师,浙江大学生态修复联合研究中心主任。

朱仁民

  导语:

  “城市创新”正日益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所呼唤的普遍主题。城市发展迫切需要找到其自身超越既往因袭性城市化范式的思想蓝图、价值准则与操作工具。在这片想象力的处女地上,广义公共艺术的介入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创新发展起到重要的规划及引领作用。公共艺术不仅可以标示城市的精神高地、浇铸城市的文化魂魄,更能够以其超越狭隘功利主义的充沛创造力与浩瀚视野,为中国的“城市创新”提供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引导力。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以“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为主题,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对艺术如何介入和引领“城市创新”展开研讨。

  主题: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十二部分:艺术、生态、经济——用艺术修复城市生态实践漫谈

  大家下午好!我讲的是用艺术能拯救生态吗?我在30年前,36年建立这个这个学科叫人类生态修复学,我建立了心灵生态、自然生态、艺术生态三个系统,写了上百万的字,讲这个问题,但是我又要用几十年的案例来证明这个理论,就是你自己生态了吗?你心灵不生态,自然不会生态,我们那个年代,多少是造起来,多少是毁掉的,又多少是造起来,又多少是毁掉的,人民钱都在耗掉,心灵都伤掉,我们的空气不对,我们的水分不对,什么都不对。

  现在我们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了,我自己感到真的来到一个希望的田野上了,前多少年我做这个时候人家都需要我,抓也被抓过,打也被打过,他说你这个神经病你弄什么生态的东西,很多的企业、很多的人民币的列车开过来你是挡不住的,你有矛盾的,朱教授你这个钱哪里来,你怎么弄,你要去对抗他,现在我不需要对抗了,现在大家都支持了,现在大家会叫我站在这里讲话了,我很满足了,我问一下如果我不来这里没有宣传过,原来知道这个人的有没有举举手看?很满足有四五个人,谢谢大家很感动。

  这是我的一种理念,我有两个母亲,一样苦难,一样伟大,一样善良,一样勤劳,但母亲都有毛病,浑身是疤,神经有时候犯毛病,踢我两脚,打我几拳。但她永远是我的母亲,我是她生,我黑头发、黑眼睛、我跑到老外那里我一点都抬不起头来,现在我们抬起头来了,我40年、30年过来,我们走出去,我把学问抬的很高的,我们上来了,这三百年打了一个瞌睡,打个哈欠醒过来也应该的吧,很伟大。

  我们来到希望的田野上,我们可以做非常大的事情和非常伟大的事情,我们可以把生态的改造压缩到比欧洲莱茵河、多瑙河、新加坡河更短的时间,我们现在的速度就是这样,我研究这个课题,但是我只能用漫谈形式,因为时间很短,课题也不会展开,这个时代不缺钱,缺思想,缺精神,一种大国文化的精神、一种奉献的精神,一种大无畏英雄主义的精神。

  你会做什么,你怎么拯救生态,怎么做呢?这是我的方式,我永远跨过不了前面的大山,但是我用前面大山的东西做我的东西的,我做了40年,这是一个学科,在浙江大学,人类生态修复学,这是我刚才讲的三十年前全反对的,二十年前大家思考这个问题了,十年前开始支持我了,现在大家全部认同了,而且支持了,会标榜了,我很幸福,所以我跑到国际上,跑到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把我的画举在那里,他说我们从来在粮农组织总干事、总部里头从来没有办过艺术展,我们就办一个用艺术拯救生态,做人民的艺术展,一百多个国家的大使参赞全给我们剪彩,为什么呢?

  有一个农民工的人他看懂我艺术了吗?没看懂,他知道你这种理念,他看到你的案例,所以我觉得我非常幸福。他说我才知道艺术可以如此的辽阔,艺术可以拯救生态的,我的案例一放他们觉得这个很好,我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讲,他们说我们纽约30多万的艺术家在街上没事干,弄个什么行为艺术,让他们去拯救生态。

朱仁民向联合国粮农组织捐赠自己的作品《金秋》

  这是联合国的一个顾问,访问浙大的时候他看了浙江大学为我建的艺术馆,他在下面写了这句话,这是一个中国的米开朗基罗,中国的雷奥纳多达芬奇,他是达芬奇家乡的人,这些都有,大家都很认同,浙大的校长说朱老师两个字,震撼,你到浙大来我给你建立一个个人艺术馆,建立一个个人艺术基金会,建立一个个人名字命名的生态研究中心,浙大校长说我们给你们建一个上海交通大学驻人民国际艺术学院,为什么他们都希望这样?因为整个民族都看到这个问题,都知道了。

  新上任的浙大校长说你这样艺术能够拯救生态,能够把文化和艺术,我们浙大的理工结合的这么好,真的是我们学生应该读这个书,这个是联合国里面的画,是我画的,永远挂在那里,他要去大运河,中国馆进去这边是李鹏总理给联合国的清明上河图,三五米长的,这边要求你们再弄个现代的中国大运河,有现代文化的,挑来挑去挑到我那里,我把它挂好,很高兴在墙上永远挂在那里。

朱仁民应邀为联合国粮农组织中国馆创作作品

  这是在米兰理工大学,在美国伯克利大学,在北京大学,大家都喜欢这个事情,这个信息是国家发布的,他们在意大利找了一个用艺术拯救生态的艺术馆,我们今天的会议也就是这个主题,艺术跟城市的建设能结合吗?这个大楼是贝聿铭大楼,达芬奇当时都在那里干过活的,这个楼变成艺术馆。

  浙大的馆、上海的馆,莲花岛上的馆,这些都讲这个事情,就是大家对我的认同了,我学了大量的书,出版了大量的东西,就讲这个学科的,大家都认为你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到现在我没有碰到春节,我也没有过过一次生日,我也没有碰到双休,我们永远在干活,我交了几个亿的税,我也没有用过国家一分钱,中国的知识分子,当他能够为这个民族爆发出他最大的主观能动性的时候,他就很强大的,什么苦都吃得了,这是一个中国人。

  我做了三十多年,比如说我做过一个荒岛,包括做沙漠,中国所有被人类破坏过的地貌我全部修了一遍,基本上修完了,修完了我开始忽悠了,我必须把它忽悠出去,我必须让我们的孩子们都知道我们的民族怎么回事,我们应该怎么做事情,我们能做的,在座的都是我们的希望,你们条件比我不知道好一百倍。就是李总理提出来生态上去了,经济下来,GPD上去了生态下去了,谁能够两个都上去吗?我们浙江一个代表说有的,浙大这个老师四五个都上,文化也上来,艺术也上来。

普陀山边的莲花岛是世上最像观音的天然巨佛

  大家看到这是一个莲花岛,一个观音躺在水面,一模一样,后面是普陀山世界最大的观音道场,他们要把这个全部扎掉、填掉,做房地产,我心痛、我难受,人家说你难受干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就是难受,观音,天工开物,几十亿年造成的,不是你造得出来的,就这么一个岛,那我没有办法,呼吁也呼吁不了,我们几百个岛被我们填掉了,我们很痛苦的。

  我自己在岛上生活了50年了,然后你看就是岛上的情况,台风来的时候浪从山头上撞下来,原子弹爆炸一样,我一个人也要上去,我用圆珠笔画这么一张画,我就把它造出来了,艺术能拯救生态的,很难画的,水要跳起来的,我没有读过书,我只读初中本科,我用素描画了一张,我用中国的线条画了一张,现在都放在中国浙江大学的博物馆里面,然后我开始造,造了十八年。

  现在我要买岛了,我等到潮水涨得最高的时候把地就买下来。它的大陆架很平缓,太阳、地球、三线成一个直线的时候,把海水引上了两点多米,等到潮水三月初三的时候,太阳、月亮、地球在这样的时候,海水下降几米,我们小时候都在捡海螺,海螺这个时候都露出来了,因为大陆架很平缓,适合我把罗汉全部放到水里去,这样我的国土面积几百亩出来了。

  但是你看我这个造出来,不管雕塑、芦苇、建筑、山头,这是一个荒岛,原来根本没有的,他色彩非常和谐,他非常大地主义、文脉主义、生态主义、什么都有的,我看过所有的国际上大师的这些书,我觉得包含了很多的东西,舟山渔民画我弄出来的,渔民没有鱼打了,都画画了,让他们在里面画画的。

墙上的艺术作品

  这是我在墙上做的艺术作品,浮雕,我自己做的,要这样做能够好看起来,文化起来,这个建筑就变成艺术品永远在了,现在玻璃一装灯光一射都是文物了,我们造了那么多马克思,以后都是建筑垃圾了,我这个永远不会垃圾了。

  这个墙面我写的,东海上一个作品,又为慧能和尚造了一个广场,这个日本人,第一个点起香火。他在五台山请了一尊观音到日本去,观音不肯走,就在岛边上起风浪,一停下来风浪没有了,又开,开了又起风浪,他知道观音不肯走,这个历史书上是真实的,这个都写在那里,就是说东瀛没有福气,日本人民没有福气,观音不肯去的,我想恢复青铜的船,因为我对面就是莲花,这条船晚上开出很多莲花来了,实际上海豚,海上很多的,我小时候在那里游泳的,它一看以为是铁莲花开出来了,对面就是普陀山。

莲花岛慧锷广场

  我这个岛是中山本岛和普陀山之间唯一的一个岛,他觉得这个观音不肯走,肯定想看看我这个岛,破山一个,他就到普陀山一看充满仙气,就把观音留在普陀山一个姓张的渔民家里,写了一个不肯去观音院,现在还在,一千两百年,我根据这个事实我给他做了一条象征主义的船。

  这种石头都是我自己做的,后面观音不肯去,我给他刻了96种观音,我朝着日本的方向,冬至那一天阳光从这条线折射到中轴线上,我这里有一个泉水留下来的,对照日本的,台风怎么样走,台风来了,浪从这里掉下来的,造好了。

  我这个岛上很多东西呢,这是艺术馆,这是艺术馆里面的东西,所有雕塑、建筑、景观绿化全我一个人干了,所有员工都逃走了,一分钱也没有的,文化部给我全国师范教育基地专门教育大学生,你们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努力,好好地保护我们的家乡,保护我们的土地,用艺术来保护,谁也不敢去敲了,都是菩萨。这个时代的菩萨是不一样的,不是你老早庙里弄出一个就叫菩萨,不是这样。

莲花岛五百罗汉

  我们要去做引导性的时期,做的很多,你们相信我,一个人雕了十八年,谁会跟我去雕,一分钱也没有的。这都是跳到莲花上去,对面就是普陀山,跳下去了,很休闲,二郎腿敲着罗汉,我离开那里刻上四个字“永久免费”,留下一个班子,你们以后谁去就永久免费的,因为你们没去过,南方都知道的,美国都知道,这个海堤有800米长,罗汉一路摆过去,这个世界上没有的,一个人感觉的,一个人的钱,买下岛以后水、暖、电、路、通讯、码头、航线,什么都没有的,死去活来的,是真的,需要很轻松的,我眼泪都滴着呢,但是很开心,永远在了呢。

  我们中国人实际上那么多人你有这个东西留在世界上,我们替民族,替老百姓做好事情了,你一个开发,有这么一个景点够了,全世界都来了,我这里来了不知多少人,从官员到地方都来的,我要把路造到上面去,22个人抬上去把水泥浇了,下面搭了,再把路拆掉,他的整本费比大陆要高,这个是贿赂和尚了,但是我做的这种雕塑都很专业的,一看是学院派的,没有读过书,很崇尚学院派的,我们只能抬头看着中央美院,我跟潘公凯说我还有资格读吗,他说没有资格的,年龄早就超过了,我很会画画呢,一般真的没对手,你不知道我在全国美展获了多少次奖,你们没有调查过呢是吧。

朱仁民的莲花岛

  我讲话可能会比较轻松,大家住了一天让你们开心一天,这么一个地方,我人在这里,几里路长,50米高,前面只有20米归你用,这是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跨到那里下来了,山后面就是普陀山,下来以后就这么一个东西,为什么这样呢?我们辟山造地,造城市,前面又造停车场,停车场要停多少呢?一万辆,我没想到一万辆根本就不够,干什么去,全拜菩萨去,头疼死了。

  然后我画了一幅画给市场,要不要,要我把你做出来,中国画他说看不懂你们书法很好,我说书法都是方案,很好看。造好了,他们叫海上布达拉宫。我从这头走过那头,我整整里面要磨一天,一塌糊涂,设计费还没有人家做一个小区贵,我造了三年,里面全是领导,说这是我们家里养猪的,我说是的,养猪能获国际最高奖,你们家里全是玻璃幕墙活过来的,这种艺术品,因为这条路打过去打歪了,里面有70米长,后面就是普陀山,歪掉风水不好,全国找了半年,找了6米高的一个汉白玉,刻上妙法莲花经,放上,这里很好了,后面写上彼岸两个字,同等彼岸都到普陀山去了,这个荒滩没有一棵树的。

朱仁民创作的普陀山码头“海上布达拉宫”荣获IDS国际设计先锋榜金奖

  十五年前我做的建筑,全市最大的公园,十五年前我做的很时尚的建筑。这些都破砖了,后来很多人学我的。我做了很多地面地挂,一分钱不要的,都是农民家里捡来的。完后到处是一毛不长的地方,我把渔民的画全部弄到地上刷出来的,马上成为一个景观了。

  湿地修复,我又投资建了一个国际艺术家村,贫困艺术家住在那里画画,弄了多少年,每个人享受30元,我把房子建造好,我又建了很多年,建好以后我全打好让他们旅游,把村里弄好,把300多条唐宋元明清的佛教保护下来,他们挖掉,卖掉,央视采访我,大运河你们看到这么一个地方,我跟政府说我要修了大运河,杭州市中心,我给市委书记写了那么厚的一本书,两年以后就变成这样了,造好了。

  超过全杭州的所有节,超过南宋,我先画一张长卷画,长卷画好,这三条河对冲了,风水不好,我打个圆把它先画好,画好造好了,你们到杭州去看看了,都做好了,平地起的,原来没有这个东西,垃圾河,杭州癌症高发区,我用东阳木雕一路把杭州运河的景色全部雕了100米,全部建筑,使它文化,现在一块没有,老板进驻以后全部水泥、胡雕、玻璃装成了,G20的时候这里是所有总统、总统夫人参观的重要项目。

朱仁民修复后的胜利河

  这么一块沙地,干了六年,最后上面这块地变成下面这样了,西部地区黄河流域唯一一个国家级湿地公园,全世界没有的,沙地上,我干了六年,员工都逃走了,飞机来去我108趟,没有一分钱,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造好了。

  你看上百万只大型水牛从西伯利亚到澳大利亚去,都在我那里结婚、生子、找对象,幸福得一塌糊涂。建筑、雕塑全是我自己做的,鸟巢老早做好了,二十年前做的,后来他们说没钱,等我到杭州的时候他们说做成饭馆了,后来我说算了,向中央政府讨讨钱饭馆买下的,就造好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变成名翠湖国家湿地公园,这里石头上刻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么一个地方。

  我又去修黄河去了,这么一个黄河,原来推到这里,现在推到那里了,干了三年,马尼拉都到中国了,原来是种不活的,荷花怎么会种得活呢?我半夜立一个人到西湖里去偷荷花,哪个教授会去偷啊,这个都是我自己做的雕塑,镇河,黄河那里再也不泛了,是真的。

  高速公路,最后中国最美高速评出来,中科院沈院士给我鉴定过一次,写上世界领先、国内第一。高速公路不是好弄的,中国破坏,生态的高速公路是排第一的,全部把路隔离开的,我们不但要种起来,而且要把原来的乔木都恢复出来,什么也没变过,原来什么树我都移掉以后再把它移回来,我到杭州,到上海,到龙泉,到永康全是我干的,干了十几年,高速公路上需要建筑学院滩涂上的,景观实在太不对了,我把罗马柱排成一个正的,21吨重从山上砍下来自己做,运到杭州。

朱仁民设计的高速公路景观

  那里交警都不让你运进去,吊不起来,校长说国家要来验收了,没有办法,我发明了一个小专利,我一个月全部吊过来,很壮观的,所有人都去拍照片,我把鲁班师傅斧头、刨子什么全部都变成这种小品了,很好看的,10米、6米长的,学生不知道什么叫木斗,什么叫刨子,都不知道了,鲁班师傅的像全部都做好了,年年校园文化评选他们这个学校全国总是名列前茅,从来不会在三名后面,很感谢我们的,把元素做成功,文化创意产业什么的。

  这是美丽乡村,我们认为不能够把农民拆掉,不拆不移,我们用当地的元素去做,五千年形成的心理,你最起码用五年左右,你只有五个月就称美丽乡村。这张画可以看的,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病上五年,拄个拐杖出门,没人给他一分钱,我要做那么多事情,我现在还睡在旅馆里,我没有房子,也没有车子。

  最早的行为艺术画了300米,画到山下瘫痪掉了,1978年农业学大寨的时候干的,这些全画,因为我庙里出来的,我画庙里的禅宗,画也画得蛮好的。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什么都干,只要有文化,这些都是为这个城市干的,G20艺术品都是我跑到景德镇去做的,这些都是我画画的废纸做的,画画的宣纸我也是珍惜,舍不得丢掉,青铜的,琉璃的,全是自己做的,自己刷的, G20作品,茶杯、茶壶全都是自己做的,提供给这个城市,杭州所以美好,有我这样政府的决策委员和顾问在。G20我是主评委,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