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8集]朱锫:自然的态度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朱锫:自然的态度
 

  主讲人介绍:

  朱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 著名建筑师。

朱锫

  导语:

  “城市创新”正日益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所呼唤的普遍主题。城市发展迫切需要找到其自身超越既往因袭性城市化范式的思想蓝图、价值准则与操作工具。在这片想象力的处女地上,广义公共艺术的介入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创新发展起到重要的规划及引领作用。公共艺术不仅可以标示城市的精神高地、浇铸城市的文化魂魄,更能够以其超越狭隘功利主义的充沛创造力与浩瀚视野,为中国的“城市创新”提供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引导力。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以“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为主题,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对艺术如何介入和引领“城市创新”展开研讨。

  主题: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八部分:自然的态度

  我想结合我最近的一些工作,谈的更加理论、更加宽泛,作为一个建筑师把我平常的工作,包括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及哈佛大学的一些教学的工作结合在作品里边给大家做一个汇报。

  题目就是“自然的态度”。我觉得很巧合,福柯林讲了很多当代艺术的绘画,我又把大家拉到一个遥远的时代,这是元代高克恭非常重要的一张绘画,通过这个绘画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启示,实际上艺术是相通的,比如在这里面我们读到了什么呢?首先这里边第一个关键词就是自然,整个画面是以自然为主,只看到了一个很小的人工的构筑物,很显然它不是一个荒野,不是一个没有文明的地方,但是自然中带有人类文明的一种关系,所以自然是大的,人工是小的,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观念。

  换句话说是不是因为文化,因为我们的宗教,或者是因为我们的亚洲或者是我们的人种的差距,我们的建筑就有很大的差距呢?实际上如果你要是仔细看,就是建筑可以跨越区域、文化和你的位置,他有很多共通点,这个是什么造成的呢?很显然就是气候、地理,我们说的自然塑造的,我们可以惊人地发现不管是位于美洲的沙漠还是非洲的沙漠,甚至于我们中国新疆地区的沙漠,实际上建筑都有惊人般的相似,过去人没有交流,这不是一个主观的行为,很显然是时间、自然的冲刷塑造了在特定的气候条件、自然条件下,建筑有着惊人般的相似,当然并不是形式的相似,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从高克恭这张《山雨图》里所读到的。

 

高克恭 山雨图

  第二个是什么呢?从元代到文艺复兴,元代比文艺复兴还要早一些,我们会看到同一时代两个地方,欧洲跟东方的绘画的差距,我们的绘画很写意、很抽象,中国的传统艺术家们不会坐在一个山前进行具体的写生,他肯定是游历,肯定是体验,最终把自己关起来,把心中的这种情、这种经历,把他的记忆,把所有的事情、精力放在一起,所以看到这张图很难判断这是哪座山,是哪个地方,但是他给我们讲述了很多,这种抽象性我们在同时代也可以看到。

  文艺复兴的绘画,出发点和目标都不太一样,文艺复兴吸引当代人研究古典绘画,包括《蒙娜丽莎》之所以这么引人关注,实际上就是神秘造成的,蒙娜丽莎这个人背景本身等等一切都是不清晰的,甚至于是模糊的,不肯定的。所以我觉得“抽象性”肯定是一个特点。

  第三个,在绘画里画面有50%以上都是空的,实际上这个空它寓意了很多,这个作品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这些绘画今天之所以还让我们为之而动情,最重要的不是靠作者本身完成的,它是靠我们读者和作者一起完成的,我觉得建筑恰恰是落在这个点上,所以自然包括抽象很容易跟当代结合。

  刚才谈到的建筑的复杂性、完整性,我在这里谈到更多是建筑的空无性和不完整性,实际上恰恰可能是建筑很重要的一个观念,我们看到这个《三鱼图》实际上中心也是空的,但虽然中心点是空的,实际上它寓意了很多,我们似乎所有的想法都在这个上面。

 

三鱼图

  结合这三点,结合我目前的三个工作把这个关系讲一下,第一个当然这个建筑是在大理,跟杨丽萍合作做一个表演艺术中心,我们看到苍山、大地完全是自然。在这个地方正好有两个建筑,现在表演艺术中心就在这个位置,当然大理就是这样的特点,完全自然为主导,所有的人会在田野里唱歌、山上跳舞等等,自然绝对是这个地方的一个特重要的观念。

  建筑实际上是源于刚才我说的这几点,最重要的,因为大理是一个气候非常好,人的活动生活方式是户外的,我们想做一个表演,不希望他完全变成一个传统的剧场关起来,具象一点就像中国的阴阳。

  再看到第二个,我们看到山跟水中倒影之间的关系,大理就是这样的关系,一个水平线往下就是水,往上就是山,当然最终这个建筑就是根据这个,我们主要做到的就是一个屋顶,这个屋顶提供了一种刚才说的可能,气候的可能,因为大理气候非常好,人主要在户外,我们的表演所有的活动就在户外,更重要的不仅仅是这个,因为有了户外,建筑有很多空的地方,刚才我说的《山雨图》和《三鱼图》一样,空的地方恰恰是我们可以去创作的可能性,而不是作为一个建筑师来定义它的可能性。

  比如说这个建筑实际上大部分都是空的,这边是剧场,那边是户外剧场,还有一些小的剧场,整体建筑就是塑造了一个屋顶,这样比喻就够了,剩下就是水平线跟自然和当地景观的一种关系,当地是一个非常田园的,所以现在杨丽萍的舞蹈是从户外开始,一直到屋顶,最后进入到室内,最多的杰作还是回到户外,所以我们看到中间的空就是刚才我说的这个道理,它可以让后人,让他人、让活动进去。

 

建筑模型

  设想如果一个建筑做的很完整,那么我们的活动就进不去,也就是说建筑跟我刚才说的绘画道理是一样的,你需要公众,需要人去帮建筑师来实现它的一个完整性,这里边就是各种表演、户外空间,室内和户外可以形成一个最终是剧场,变成了多个,所有的人都是在这样一个大的屋顶下,屋顶上,这里边塑造的就是一个是自然,但是又不是一个传统的。

  剧场是一个公共建筑,我们很难用一个小尺度的空间,所有这些空间实际上都可以变成自然主导,人的活动在主导这个设计。

  看第二个,刚才在这个位置,我们现在刚刚开工的一个项目是大理美术馆,它是在历史的一个唐塔和一个清代的老君庙边上,我们的用地恰恰在过去的一个兵营,右手边的这一侧,很显然这个建筑在苍山的脚下,让我们想到了还是自然的这样一个场景,也就是我们说的包括日本今天还保留着这样的一个残垣的特点,实际上中国的早期园林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苏州园林,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对自然的一种写意的很有尺度情怀的。

  所以我们看到一池三山一直到颐和园,实际上中国人理解的世界就是一池三山,就是这样一个概念,这个建筑基本上就是想藏起来,苍山之大,你要站在我们的地段,实际上你看山是这个角度的,因为苍山突然就拔起来了,所以建筑实际上就是在苍山脚下,这个草图就特别像刚才宋代的那张画《三鱼图》,三个建筑唐塔、清代的庙和美术馆会形成一个很有意思的围合出中间的一个“空”。

 

建筑模型

  原来我在哈佛的一个演讲讲的就是“空”和“建筑”之间特别重要的一种关联,所有的建筑都是利用坡地在地下,我们无非塑造的可能就是那几块凸出来的石头和平台,还有下沉的院落,设想我们在大理的周边,我们看到很多非常好的平台的建筑,这个村子建立在山上,实际上它一个是院子,一个就是平台,人们既需要阳光,又需要遮阳,这个特点就构成了以自然为主,很显然在唐塔边上,这个建筑应该是一个非常谦逊的,这个材料我们正在做,现在已经改成是夯土的一个建筑,最近刚刚开工,我们看到远处的苍山,建筑非常谦逊的藏在里边。

  这是我们刚刚开工的一个项目,在景德镇的一个御窑博物馆,自然并不简简单单的是我们需要把建筑做成像山和水一样,中国人的山水概念不是这样,实际上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我们说的特定的地域因为气候地理和人的生活方式会塑造某种特殊的建筑,这个博物馆就是为了边上这个御窑遗址,在这里我们有陶瓷专家,大家都知道御窑今天的一块小瓷片也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明清这个地方都是御窑遗址,它的对面这一块是我们的场地,要做一个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就是为了收藏这些碎片,和被修复了的御窑的东西,只有御窑里的东西才能在这个博物馆里展出。

  但是你设想盖这么一个博物馆实际上又没有太多要展览的内容,所以最终这个博物馆就定义在一个对瓷的一种经验,经历,这个普遍对我影响特别大,这是很有意思,我一直在观看他们如何塑造这个窑,这是徐家窑,就在我们的隔壁,他们在恢复一个很有意思的窑,这个拱实际上他是用手工做的,没有脚手架,这跟罗马的拱完全是不一样的,罗马是一个几何的,是圆的一部分,我们这个拱是不精确的,靠手的拇指调整砖的角度,这个拱才可以得到一个如此之薄的效果,但是你仔细看它绝对是不严密的,绝对不是精确的,也不是特别完整的方式。

 

  所以就像手工一样,我觉得就像做窑是人卵窑,我们工匠在卵窑的时候特别像做瓷的人在塑造他们的瓷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个窑和瓷它是共生的,这也是我们看到窑它并不是一个方的,当然这里边有很多是因为它的温度和气体要流动的原因,但是我觉得它有着不可剥离的一种自然的观念,也就是瓷跟窑实际上是同体。

  当然瓷是从窑里生产出来的,像山西的窑洞,这种形式它很节能,这个就是窑的道理,这是目前在哈佛大学正在展览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呢?实际上这个表达了刚才我说的建筑的一个原初,就是希望把窑、瓷人的这种经历,窑为什么会半嵌在土里面,为什么它有高有低,为什么它有观察孔等等一系列都跟人的生活、经验有关系。

  景德镇是因为窑而生,完全是它的特点,城市就是由一个一个窑构成,一个窑周边就有它的工作坊,就是做瓷的,是它的基柱,这样一个窑挨着一个窑最终就形成了景德镇,所以你发现景德镇并没有中心,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以这样一个平行状态一个一个独立的东西构成,路是为了运输这个东西到河岸,我觉得这个模型表达了设计的一个出发点,就是对窑体的尊重,当然这是最初的想法。

 

建筑模型

  基本成型就是一组被抽象了的窑,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一个小的单体呢,当然第一个是尺度,我们看到周边有明清,比如到49年以后一直到今天盖的各式各样的住宅,各式各样尺度的建筑,所以这个建筑就在寻求它的尺度关系,这是第一个。

  另外一个在历史街区里我们做建筑就肯定要注意有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果然这个事情就发生了,当我们正在做这个建筑的时候就发现了遗迹,就在这个地段里面发现了这样一个遗迹,我们为了把建筑做的很小、很碎,地下的这一层主要是展览的空间,上边是一些小的展览空间,它通过下沉的院落,当地的建筑院落是非常有特点的,很像徽州民居,气候的原因,用纵向的很多东西穿起来,我们在做很多这样的研究,实际上就是想追求我们说的艺术,实际上是一种工匠,是一种熟悉和陌生之间的一种建筑,大家都了解这是一个窑,但是你要仔细看的时候确实跟我们心目中的又不太一样,而且每个窑都不一样,每一种类型的窑也不一样。

  所以在这个建筑里边就强调了它的这种艺术性和手工,就是这种所谓的熟悉跟陌生,如果你要是太陌生了,人很难接近它,因为我对你不了解,所以我们很难有沟通,但是如果太熟悉了人也会远离,这样的道理实际上我觉得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我们说的似与不似,就是陌生与熟悉这样的一种感觉。

模型

  我们发现的这个明代的遗迹,它窑的遗迹就融在这个建筑里边,整个建筑是非常完整的窑体的拱跟我们看到的罗马拱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每个拱都几乎有微差,每一个拱都是这样的,所以你可以设想这是一个多么手工的活,它不是一个很标准化和工业化的,在我们开工以后就发现了,这是我们最终的一个建筑的构想。

  希望建筑能够把御窑遗址彻底地给限定出来,当我们行走在里边,希望它能形成类似于这样的一种非常的原始、朴素,这些东西实际上就是景德镇很关键的一些特点,同时你也会觉得像这种空间有一种我们说的叫冥想,学艺术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化一直在讲究没有一件事能跟一个人的冥想或者思考,这可能是我们在思考问题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过程,所以整体的建筑在处理之中,窑与窑之间实际上是有缝隙的,有自然的天光。

  窑体跟西方的窑是不一样的,它非常的薄,中间加着各种各样的楼梯,把人带到地上,地下,包括周边所有的这些木头的构造可能都是跟中国的木构架有关,这个是当地的一个窑,也是一个卵窑的过程,包括目前的解决,因为这个空间要做到特别的原始,跟现代文明并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所以像这些灯都是藏在洞里边,就很像窑的观察孔和铃珑祠的特点。

  这是当时我们在推敲它的窑砖,这个窑砖跟罗马的砖也完全不一样,跟我们正常看到的红砖也有差距,完全像瓷片,做得非常薄,而且因为它的温度原因,它有黑色的、棕色的、浅色的和红色的。

建筑内部

  这是在你行走的过程中会看到这个遗迹,整体我们看到有很多空的拱,这些空拱实际上是一个气候原因,就是刚才我说的要塑造很多空的空间,让别人的活动可以进入,可以来演绎这个博物馆到底是如何使用,比如很多这样的类似于这种空间,包括这条竖向报告厅前面的空间,我们看到这条切缝你会发现它不是一个传统的一个机械性的切割,它是一个手工的切割,当然它跟那个遗址的垂直是有关系的。

  这是一个咖啡和书店的位置,你坐下来会强调水平遗址,当然这个空间我认为是最好的表达了就像当地的一种窑,是有点儿近似于龙窑的,一头低一头高,窑体是向上走的,你置身于像报告厅里这样的空间,多少会让你觉得这个空间跟瓷的文化,跟瓷的经历是有关系的。这是我们看到整体这个博物馆,有很多类似于我刚才说的空的空间,在地上很多地方都不是被封在室内的,当然这是一些细节,包括一些园林。

  

  我最后一张照片结束在这儿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刚才我们从中国的绘画里边我们会得到自然,但是我们并不是对一个事物的具体的模仿,就像中国的绘画很写意的,似与不似就是很抽象,相对抽象是靠别人来完成这件事,所以我们的建筑也是,建筑不应该完整,建筑也不应该做得很实,就像那张绘画一样,当我们人走进去的时候,就像这个报告厅,设想没有人的存在这个报告厅是不完整的,这就是我今天的三个点吧,谢谢各位。

  

上传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