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6集]对话: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的融合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对话: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的融合
 

  主持人介绍:

  王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城市设计学院院长,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

  嘉宾介绍:

  叶长安: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创新设计院创院总监、文创移动首席执行官、福布斯中国设计排行榜设计师,独立策展人。

  李凤禹:思朴国际创始人,首席规划设计师,住建部生态城市专家委员会学术委员,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客座教授、城市设计与创新研究院副院长。

  王向荣: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住建部风景园林专家组成员。

  导语:

  “城市创新”正日益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所呼唤的普遍主题。城市发展迫切需要找到其自身超越既往因袭性城市化范式的思想蓝图、价值准则与操作工具。在这片想象力的处女地上,广义公共艺术的介入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创新发展起到重要的规划及引领作用。公共艺术不仅可以标示城市的精神高地、浇铸城市的文化魂魄,更能够以其超越狭隘功利主义的充沛创造力与浩瀚视野,为中国的“城市创新”提供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引导力。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以“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为主题,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对艺术如何介入和引领“城市创新”展开研讨。

海报

  主题: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六部分: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的融合

  王中:我们会邀请三位嘉宾来参与讨论环节。有请独立策展人香港理工大学的叶长安博士,思朴国际创始人,住建部生态城市专家委员会学术委员,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李先生;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中国风景园林协会副理事长,景观专家王先生。

  因为我们的论坛只有一天半的时间,明天上午是针对北京城市副中心发展战略的内部讨论,所以我们对外公开的论坛就是今天的一整天,我负责主持的是上半场的论坛,下半场我们还有另外一位主持人。

王中

  我觉得有非常多的像在座的三位,他们研究的领域和他们的学术高度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但是很遗憾由于时间的限制,我们也不能都安排主讲发言,所以我就特别想借这个环节听听我们这三位先生,包括上午其他的几个演讲嘉宾所带来一些思考等等。

  大家来做一个简单的讨论,当然底下我们的同学们也可以提问。因为我知道其实目前这三位我认为他们都是在做跨领域的事情,其实在今天更多的都是从各自的专业飞跃出来进行学科融合,我觉得都不是跨专业的概念,都是一个跨领域的事情,所以我想先从王先生先谈谈。

  王向荣:谢谢王中老师,我觉得无论世界各地,当定居下来开始从事农业生产的时候,就是对整个地球的表面进行了一个特别特别大的改动,这个时候延续了几千年的时间,每个地区的人都有一套自己构筑建造的方式,这个方式基本上都适合这块土地,适合这个地方气候条件,能够在这里头得到很好的农业的生产,能够繁衍人口。

  大家共同的哲学是这样一个哲学,所有的问题是一个综合的问题,农业的发展,水域的利用,地貌的改变,居落的建造,包括在这个地方土生土长的人在这个地方繁衍的文化是一个综合的问题,所以大家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宗教、什么是建筑、什么是城市,揉在一起分不太清楚,这个时候整个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总体的和谐的问题。

  但是慢慢到工业社会的时候,特别是到后来工种的发展,像奥斯曼对巴黎的改建,那个时候大规模的改建,就开始分工种了,有建筑师、有艺术家、有工程师、有桥梁,有结构师等等,分了很多工种,然后这个城市就开始逐渐逐渐地可以把某一些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加的精细,更加的完整,交通可以更加的通顺,水的排放可以更加快捷,城市生活也许某些方面更加的方便,但是最后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呢?所有的地方全都分离了,都是独立的,所有的都是一个没有整体的综合,艺术家似乎陶醉于自己的天地里头。

王向荣

  建筑师也是,似乎也不太愿意听别人的声音,自己陶醉在建筑领域里,我主要做园林景观,当然也是在这里头做一种修修补补,建筑师做完了建筑留下点儿空间我来做,工程师就想着水利怎么能够排放得特别方便,能够不能首要洪塞,所有的人都考虑到自己的方面,于是这个城市某些方面似乎觉得更加的光鲜,更加的方便,但是都分离了,我们讨论今天什么是公共艺术,什么是建筑,其实历史古代的人没有这个概念,他们都是融合在一起的。

  所以我觉得今天是有一个这样的契机,我们有一个机会对整个的地表,也不是机会,就是说也带来这个时候可能跟农业社会相比要面临整个地表会再一次更大的改变,今天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各个学科、各个工种要融合在一起,今天处理的问题会比以前更加的复杂,但是一个人可能没有这样的能力,不像古代有一个人他什么都懂,像百科全书似的,但是今天我们可能要更多团队的合作,更多的学科相融,来讨论我们居住的环境。

  我们的建造应该是怎么一个途径把所有的问题融在一起,不是分到底什么是艺术,都分开了,确实会产生很多的分裂,必须把这些融在一起来解决我们共同的城市的问题,自然的问题,我们谈到文化的问题或者是一种传承的问题。

  王中:我觉得王教授其实谈到了一个核心问题,就是重新认识综合的价值。因为我觉得特别是在中国在今天我们的学科的设置就有问题了,我们的规划、建筑、园林景观和艺术它是一个垂直系统,就是刚才像王教授谈的,个干个的事,规划师做完规划以后,请建筑师来设计建筑,完了以后配一些园林景观,最后找几个艺术家扔几个艺术作品搁在那儿,这就是我们的城市,整体面貌就是支离破碎。

  比如说整个望京地区你单独看觉得望京SOHO很漂亮,甚至绿地中心也没有问题,放在一起这个城市就没法看了。它不是一个整体性的概念,我觉得王教授的想法也是这样,就是我们应该重新认识综合的价值,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性,我把它叫发展与回归,当然我们不可能像菲迪亚斯、像达芬奇一个人来做整个一个城市,但是我们有可能在一开始就形成联合的方式。

  当时我谈到的一个纵向机制,我们可不可以建立一个横向机制,这个横向机制就是说我们不同方面的人上来就横着系统进行联合,来解决我们的城市问题,我想这也是今天王教授所带来的一个话题,也值得我们在座的很多专家学者同学们老师的一个思考,我们把话筒交给李教授。

  李凤禹:谢谢王院长,也感谢在座所有的专家和听众,其实我就是王院长这个横向机制吸引到美院来的,因为我本身是规划师也是城市设计师,在政府部门也在境外设计机构工作了大概很多年,也深深地感受到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过去中国的城市从无到有,快速的增量,现在我们行业在谈存量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还是停留在一种在做规模,在做所谓数量的一个表面的层面上,那么我们想到未来的话,我们今天谈的话题我觉得非常的必要,就是谈品质,我们要构建一个有质量的高品质的生活工作环境。

李凤禹

  在这个命题上,我们也参加过很多的论坛,包括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在2010年我们曾经谈过一个话题,就是说我们的城市发展进入到一个非常快速,非常多变的时代,但是我们的社会制度、技术规范制定了很多的藩篱,很多的格子,让大家的协作变得非常困难,所以在2010年我们谈出一个叫跨界与融合的词,其实跨界和融合这个词是当时我们跟中国规划协会提了一个融合的概念,当时他们说提出跨界的概念,其实我们在反思这件事情的时候到现在过了六年,这个现象并没有实现,当初提出了很多事情大家是在跨,但实际上都提出另外一个词,我是非常反对要整合,其实都想去整合别人。

  实际上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合作,没有产生内心深处的交流,真正的一个所谓的尊重,我的理解是大家还是在学科,在比拼,在挤压别的专业的空间,更多是一种科技和技术的不断升级,比如说我们在看很多的年会上,你有大数据我就有别的模型,你有模型我就有别的东西,大家在偏执的科技的方向上越走越远,其实让我们的社会关注人的精神,关注生活的感知,关注美,越来越远,其实城市会变得越来越陌生,跟你没有关联,所以才会出现一个社会现象,叫乡愁。

  其实我今天在这儿特别想说一件事,我觉得跟王院长聊过很多次,包括我在美院来了之后,我觉得大家有一个非常好的愿望,让我们的城市有故事,让城市有韵味,让城市有魅力,所以今天我参加这个会议也特别想表达一种愿望,就是作为城市设计师,过去当我们看到城市的问题靠我们的技术是难以解决的,如果用具体的技术问题,我觉得基本上背离了城市发展最初的原则,杨院长也提到这个问题,只有技术和艺术紧密地协作,城市才具有创新的可能性,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物质高度发达的现在,我觉得在中国实际上精神价值偏离的整体状态下,在城市不够有吸引力,缺乏城市场所和魅力的情况下,我觉得艺术家要有更大的视野。

  那么其实城市设计建筑师要有更大的一个胸怀,大家要彼此尊重,彼此协作,就像刚才王教授谈到的真正的去协作,我们的城市才能变得更好,所以今天这个论坛我觉得是第一届,我们也希望将来能够不断地办下去,过去大家对艺术包括自己都是一知半解,觉得我学过艺术,看过艺术史我是建筑师,我画的就是艺术,发现今天徐冰教授讲到的,其实艺术跟公共艺术,跟公共生活之间的关系,我今天听了之后受教非常多,我们需要倾听社会的声音,跟艺术家合作,跟建筑师、景观师来合作,共同塑造一个能够面向未来的社会,所以还是非常感谢在座的专家和领导,谢谢!

论坛现场

  王中:谢谢李教授。李教授现在也是我们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创意研究院的副院长,能请他来真的是我们的荣幸,可能在座的各位对他不是特别了解,他是在中国非常资深的城市设计和规划师。我觉得谈到了几点,包括城市要有故事,要有友善的表情,这些都是我们将要讨论的话题,但是我觉得其实艺术特别是公共艺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能,真的是能培养人民的。

  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有一个雕塑家代表团第一次去欧洲访问、考察,在米兰这个城市当地的地陪的一个女性导游陪我们这个团五天,每天她的衣服和包,包括首饰、丝巾全都是不一样的,这五天下来我们都傻掉了,就是说她真的比我们的服装设计师还有水平,就是说她对文化、对审美的这种认知,我们就在想她并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可想而知她从小是被这个城市熏陶出来的,这个城市绝对是能改变人的,是能教育的人,是能提升人的整体的文化水准的,能够提升整个民族素质的。

  其实我们要从这个高度来讲,真的是可以看到一个潜在的价值,包括来自香港的叶长安博士,他是AA的博士,是建筑师出身,但是他现在所从事的领域我都很难概括了,我想让他自己来讲一讲。

  叶长安:我第一次用普通话港普来做论坛,我补充两个概念吧,也多回应一下刚才嘉宾说的事情,第一个我想提的概念就是工厂的概念,刚才听吴玛丽女士还有徐冰老师几位都谈到大众参与公共艺术这个事情,其实我也听过在内地这几年,因为有大的领导在谈工厂这个概念,其实在香港我们应该是同一个想法,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他们不仅是以我们参与,刚才王老师也说过,这里面其实是对参与的人带来不同的改变,是一种不同的,可能是在教学外面的一种教育。

叶长安

  所以这个共创的过程特别是在一些西方的国家,变成社会还有城市民主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其实民主不只是投票,大家可以参与到城市发展里面,这个是很关键的,我也认同公共艺术,但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将大家参与进去,把这个提升一点就是共创的概念。

  我自己看这个事情只是几年,不过我发现其实共创是需要方法的,这里不同大学的老师也有企业的老板等等,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和大家多一点交流,就是让大家怎么去学习,不同的人一起来合作,一起来做创作,我觉得公创的概念很重要。

  第二个是刚才其实我看到好像是吴女士最后做的作品,或者是霍夫曼他让小孩子,我觉得这是另类的游乐园的一个概念,还有徐冰另类的不一样的做电影的手法,其实我觉得都是一种创新,很不一样的,社会创新这个概念和公共艺术是连在一起的,不过你谈社会创新的时候,好处是因为谈创新很多时候你是谈成果,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公共艺术有时候就感觉有点儿浪漫,谈社会创新的时候,同时间你可能有一个评估,但是这个评估不只是在质量上面,也有效益在里边。

  19世纪中叶的时候我们在谈工业革命,那是经济、科技的进步,同时间那个时候不要忘记也把城市建起来,现代的城市就是那个时候做出来的,还有那个时候人的城市生活的变化是很大的,如果你看一看找一找社会创新这个概念,其实最早在文献里面找到是1848年,在英语的世界就谈社会创新,如果你看法语可能早到1834年,我想谈创新是有两面的,一面是科技,另外一边就是社会,所以这两个东西我想大家应该是一起去想。

  王中:非常感谢,谈到社会创新,我觉得我们今天也没法展开,因为时间有限,非常感谢,上半场的发言就告一段落,下半场我们的主持人是中国当代建筑城市化以及公共艺术领域著名的研究者评论人、策展人周榕先生。谢谢!

上传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