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4集]徐冰:公共艺术的尴尬性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徐冰:公共艺术的尴尬性
 

  主讲人介绍:

  徐冰: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国际当代著名艺术家。

徐冰

  导语:

  “城市创新”正日益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所呼唤的普遍主题。城市发展迫切需要找到其自身超越既往因袭性城市化范式的思想蓝图、价值准则与操作工具。在这片想象力的处女地上,广义公共艺术的介入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创新发展起到重要的规划及引领作用。公共艺术不仅可以标示城市的精神高地、浇铸城市的文化魂魄,更能够以其超越狭隘功利主义的充沛创造力与浩瀚视野,为中国的“城市创新”提供内部驱动力和外部引导力。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以“艺术引领城市创新”为主题,围绕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对艺术如何介入和引领“城市创新”展开研讨。

  主题:艺术引领城市创新——第一届公共艺术与城市设计国际高峰论坛

  第四部分:公共艺术的尴尬性

  大家好,我这个题目是公共艺术的尴尬性,这个题目本身就有点儿尴尬,我其实并不太喜欢传统概念的公共艺术,所以好像不容易讲,我想先讲一个什么呢?就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公共艺术它带有尴尬性,这种尴尬性来自于什么?

  在我看来,其实世界上包括中国的很多的公共艺术,它与周边的历史文化没有关系的这种巨型的艺术作品,它永远的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空间,这类艺术一般来说被称为公共艺术,但是在我看来这类艺术一般来说都不太好看,这种尴尬性来自于什么呢?一个他们缺少放置的理由,为什么这么说?在我看来,在我们的经验中,一般一个邮箱或者是一个电线杆子我们并不会觉得它难看,虽然它没有太多的设计,因为它有一个放置在这块的理由,实际上我们的审美来源,我们内心对于审美的判断,其实有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说他必须有一个放置在这儿的理由,而公共艺术一般来说许多都是缺少这么一个理由,特别是早期概念的公共艺术。

  另外一点是什么?就是他最有问题的是对周边的居民带有一种强迫性,这种强迫性来自于什么?就是说你这个居民今天不管心情好和心情不好,都得强迫你看这么一个东西。

  另外一个问题是说不管周边的变化是什么样的,是晴天也好、雨天也好,还是闷热的天气也好,大雪天也好,它都是不变的。这种强迫性我觉得对于居民来说是很残酷的。

  另外一点我想说视觉的强迫性实际上充斥在所谓的现代化的进程中,或者说城市化的进程中的生活之地。我总觉得视觉的污染在今天未必不比空气的污染严重,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由于经济背后的利益所驱使的,它和空气污染是一样的,财政要发展,经济要发展,空气自然不好,停止工业生产,空气就好了。

  实际上视觉污染它背后也是这样的一个经济驱使的结果,为什么有这么多过渡设计的建筑,支棱八角的建筑,或者是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建筑,因为甲方要花一笔钱让他的建筑比周边的建筑要刺激眼球和吸引别人,而设计师为了表达我没有白花你的这一笔设计费,我的东西一定要显示出强烈的设计痕迹,但实际矛盾性就在于真正好的设计是不露痕迹的。

  我是想放几张片子谈一下我的一个公共艺术设计的体验,当然我确实不是公共艺术家,但是很多人让我去做公共艺术,我一般由于上边的理念,我确实不做,但是我有时候接受一些东西,我的原则就是我的公共艺术品是不影响视觉的,而且他带有实用性,比如这个是个实景。

  简单地讲用我的新英文写的书法刻在石头上,是一条小径,观众走完了这条小径,就读完了一首古诗,它是这么一个东西,这是LIFE,春夏秋冬这样的。

刻着新英文书法石头的小径

  我再分享一个案例,我正在为纽约曼哈顿的下城,曼哈顿桥边的一个小广场,这个项目做了说实在有四年多的时间,这个过程其实我学了很多资本主义社会的完整性、严密性和他的成熟度,这么一个小广场其实没多大,但是前前后后折腾的,比如说他需要你不断地去他的社区答辩,这个设计仍然是和我的新英文书法有关系,而且他们要用新英文书法在周边的社区让当地的老百姓看你们到底能不能看懂这个东西,他们统计出一个百分比,如果百分比太低了或者是太别扭了,他们可能就不用这个方案,当然也要和地方的各种各样的社群去答辩,为什么这个所谓公共艺术或者是这个设计要放在这儿,各种各样的部门。

  这个过程我体会到了很多东西,与我们正在发生中的中国的城市化的过程,其实形成了一个非常强的对比,当然他们的这种工作方法实在是太繁琐太累赘太复杂,还是中国的多快好省的方法好,但是他这个东西一在那儿就会是永久性的,而咱们的东西过两年可能看着就已经很烦了。

  我们看一下是这么一个小广场。我的概念还是我的一个理念,就是这个东西存在在那儿,但是实际上看上去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广场,这个小广场从这儿上去,那边就是曼哈顿桥,然后从这儿上去,这儿是一个小广场,我实际上是用什么呢?从桥头堡拆下来这个石头,又把它转换成了像一般的座椅性的东西在竹林的前面,在椅子前面刻的是一句中国的古诗,这句古诗是“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实际上他会穿过中国城的一部分,这句李涉的诗我觉得非常合适在那儿。

从曼哈顿的旧建筑上拆下来的石头

  这些就是从曼哈顿的这些旧的建筑上拆下来的石头,我们把这些石头转换成了这样的一些座椅,这是在加工的过程,这是正在施工的一个过程。

  第二个部分,我想谈一下公共艺术的概念的尴尬性。如果把群众参与式互动式的作品也算作是公共艺术的话,或者是另一种概念的公共艺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思路,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新的方法和数字方法无孔不入的今天,所以我其实非常赞成吴玛丽女士的发言,我们很早就认识,在国际上其实参与过很多很前卫的当代艺术展,她现在做很多的公共项目,实际上她早期是一个非常前卫和实验性的一个艺术家,我们无法想象她的前卫性。

  实际上在今天数字化无孔不入的这么一个关系中,公共艺术的概念受到一个挑战, 我们应该相信一点,就是任何一个人为的公共艺术作品都不如一棵树伟大。

  我下边想举几个我自己的实践,这是一个木林森项目的标志,木林森项目简单讲已经做了十多年了,最早在肯尼亚发生的,实际上我是设计了一个很简洁的教科书,这个教科书就是两三页,整个概念最核心的宗旨就是最低的消费,因为他是为了世界上缺少树木的地方恢复树木的这么一个项目。

木林森项目

  我教当地的孩子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画树,而孩子画的树最终会变成真的树生长在地球上,他是一个自循环的体系,这都是肯尼亚孩子画的画,我觉得非常好,这些画会放到网络上和展览上被一些热爱环保的人收藏,当时是在一些网络购物等等的,但是当时并没有那么发达,现在就更方便,为了这些孩子画的升值,我又复制了他们的画,画成了大幅的山水画,这是我做的青绿山水,实际上每一个局部、每一棵树都是拷贝于孩子的。

  当然不管怎么样,这个项目是综合了教育对于地区孩子的美学的理想和地方的环保理念,和这个公共的参与性,是一个非常综合的项目,当然他确实带有很强的公共性,我们这个项目从肯尼亚开始,后来到了巴西,前年又去了台湾的三地门乡,还有土耳其等等的一些地方,这个项目就像一个种子似的,他其实传播一种环保理念,而到每个地方其实当地的环保理念又对这个项目进行了无限的丰富,比如说三地门乡的头领,他说三地门乡的原住民自古的理念就是跟随自然生活。

  这是我们在台北历史馆做的,把我们那个小的讲义给立体化了,结合历史博物馆和台湾收藏的关于树的一些文物,认识摇钱树等等,然后在台湾我们又发展出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就是收养这些树的孩子,他们画的画生长出的树,他们可以监控和随时跟这个树发生互动,这些树木生长的光合作用、水土、潮湿度等等生长的数据,最后合成的音乐。这些音乐都是随机的,而且是时实的,合成了以后会随时发送到孩子的手机上或者是孩子家长的手机上,如果他今天过生日他可以把它截取一段,这个音乐是非常的可爱的,他可以收集一段送给他的朋友等等。我们后来回仿了肯尼亚的这些孩子,当时的孩子现在都长大了,做着各种各样的工作,但是这个项目对他们一生都是有影响的。

  这是在台湾的一个树的购植的过程,当然在这个项目之前,我整理了很多的作品,和公共性和公共参与性其实总是发生关系的,比如这个差不多是20年以前的项目,在巴西的一个项目,就是当时的比利时当代美术馆请我们一些艺术家去世界各地,到喜马拉雅山去体验,创作。

  我在那儿开始写或者是画我的文字的写生,当时我做了一个作品,复制了他的一个捐款箱,我搬到了美术馆,和观众交换明信片,这些明信片都是由这些视觉的象形文字构成的,这些小草、石头什么的,其实中国的文明理念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是竹编的,土豆,这个就像筐一样,这个项目展览两个月之后美术馆打开了这个捐款箱,里头有5000多美元,最后用这些钱在肯尼亚山盖了一座小学,所以你说这个艺术作品它的公共参与性和它最后的结果,我想现在那个小学还在那儿呢。

徐冰将尼泊尔山村路边的 捐款箱 移置到kiasma展厅中

  当然这种公共参与性其实它有很多的层面,比如说这是我做的一本书,这本书是什么人都可以读懂的,因为里头没有传统文字,它是超越地域文化和文化等级的,从哪儿来的人都能读懂,受没受过教育的人都能读懂,但是它的公共性来自于什么呢?它的理念来自于每一个符号都不是我设计的,都是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实际上是由世界上各个阶层的人设计出来的,而只是被我们整理,最后形成了一件艺术作品。

  而这件艺术作品你说它是艺术作品还是出版物,还是字体设计,还是ICOM设计?实际上都可以,这本书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到哪儿都不用翻译的一个读本,这是我们展览的过程。

  这几个案例是我很喜欢的,最后再介绍一个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个作品。实际上我们正在做一个电影,我后来也在想这个电影的工作方法,其实带有极强的公共性,我们团队没有一个摄影师,但是全中国或者是世界上上传到网络上的监控影像都为我们服务。

  我先放一小段,这是一个片花似的,现在我们正在制作,这个作品完成了以后它是一个90分钟的一个故事片,这个故事片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因为我们没有一个摄影师,而且没有一个演员,可是由于当今的科技手段,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我们这个片子中的一个角色,或者是群众演员。

  这种方法是我非常喜欢的,是非常匹配今天的文明方式的,或者说今天的这种特殊的生活和科技手段让我们的艺术和艺术家的思维与现实的社会现场,也可以说是公共性真正的发挥一种极其透彻的和深入的无处不在的交互和参与性,比传统概念的公共艺术一个东西摆在那儿,我觉得是从它的公共性上和参与性上和他对人的思维的左右性上,我觉得是过去无法相比的。

  这种当代性在于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没有一个摄影师,但是全中国的监控画面只要是放到网络上的都为我们工作,24小时在那儿坚守着向我们提供画面,这种工作方法有意思在于我们需要,比如说我们需要一个画面,一个晚上的画面,是在山区的,有一条路要有一个黑车从那儿过去,我们怎么工作呢?先查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南方哪个部分要下雨,我们知道这个部分它是有这么一个画面的,所以我们就给它锁定在这个画面上,第二天早上我们来检查是不是下雨了,是不是有一辆黑车从那儿开过去。

  这种工作方法多有意思,它实际上就和今天的Uber打车和滴滴打车是一样的,这个公司没有一辆车,但是让全城的车都为他工作,滴滴打车和Uber的体系真的要我说是最具有公共性和公共参与性的艺术,这是我今天要讲的一个简单的概念。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