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6集]安•汉密尔顿:公共空间的亲密感

视频信息

名称: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安•汉密尔顿:公共空间的亲密感
 

  主讲人介绍:

  安·汉密尔顿:1956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莱马市,先后毕业于堪萨斯大学、耶鲁大学,并分别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现为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生活、工作于哥伦布市。汉密尔顿的作品曾在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日本熊本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瑞士基斯林华纳基金会、法国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荷兰市立凡艾比美术馆、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维克斯纳艺术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英国利物浦泰特艺廊、美国纽约迪亚艺术中心、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机构展出。并先后应邀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等国际大展。荣获美国艺术家基金、Heinz家族基金的人类成就奖、麦克阿瑟基金奖、国家艺术基金奖和古根海姆纪念基金奖等荣誉奖项。

安·汉密尔顿

  导语:

  美国知名装置艺术家安·汉密尔顿,她创作数十载,风格多样,多件大型装置在博物馆、双年展上震撼展出,并于2014年获得了美国政府给艺术家的最高荣誉奖项“美国国家艺术勋章”,汉密尔顿的作品以其大型多媒体装置、公共计划和行为艺术合作项目著称。而不论是规模大到一个广场式的街区、一座八层的圆柱形高塔,还是一个纯银的顶针,汉密尔顿在使用普通材料做场域特定作品,使人联想到特定的地点、集体的声音和劳作的群体。她密切关注语言、书写和演说,常将文本和声音置于创作触觉与隐喻的核心位置。这位卓越的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体验是怎样的,她对空间的思考又有哪些独到见解?

海报

  主题: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六部分:公共空间的亲密感

  小文老师刚才说阅读对于我创作是很大的一部分,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安静的阅读,当你读给另外一个人听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亲密,通常会挨的很近或者是触及到那个人,我想读给整个纽约市听,我就想怎样把这种亲密感读给这样一个非常开放的一个公共空间,我能想到的解决方案就是我要读给那些鸽子听。

  我们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农场来训练这些鸽子。我听说在北京有一种鸽子哨,你把它装在鸽子的尾毛上,鸽子在飞翔的时候就会发出一种声音,如果在座有人能够有这方面的经验研究跟我讲一下。他们没有进去,但是我们那个时候在训练。我们就把这些鸽子寄到纽约市,它们就坐这些盒子来,这个就是他们在纽约的新家。

  这是一个军械库,最初建造在这个社区里就是作为防守的一个功用。如果换一种说法这个建筑是因为恐惧而修建的,或者是作为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这个建筑物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是提供一种照顾、关照,它的三楼现在是照顾妇女的专用场所。在门背后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直直的空间,它也用来使用军事上的训练,还有其他许多的公共服务性的活动,比如说迎接伊丽莎白女王来到美国,还有其他的公共性基金筹集会,我在他们的记录馆研究的时候就找到了这些记录。

《线程-事件》(Ann Hamilton, the Event of a Thread),2012年

  我在资料里边找到的那些信息不是我最初所想像的,比如会展览军装什么之类的。但是我也在这些人和人之间他们的动作或者是行动、行为当中找到了一种亲密感,我想把我找到的那种"温柔"带到这个空间里面,就是现在的公共服务对社会是怎样的一个空间。我想到的就是一种"接触",这就是我这个项目的题目就变成"线"的一种活动,"线的活动或是线的疑问",我是受是安尼欧博的启发,他是博物馆的主持人。

  织布它就是两条线的交集,而公共服务场所它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相遇。所以我想像的就是怎样来创造一个空间,可以和人们相遇在那里,这个建筑的结构启发我觉得可以挂一些什么东西。我立刻想到从屋顶上超过80公尺挂下来这样一个秋千,我觉得有这样一个认知,当你失去重力的时候,你的身心是打开的,我就想创造一个这样的空间,让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位置,所以我们有48个秋千,每一个秋千就跟头顶上的结构联系在一起,但是每一个秋千都有两根线连到中间挂布的地方,又跟那个布背后的秋千联系在一起,你如果在布的一边来荡秋千的话,你能够感觉到布背后的荡秋千的人的重量,尽管你没有办法通过声音或者是你的手来触碰到那个人,也许你能看到一点点结构线。

  所以这些线的移动它是根据人的动作来决定的。人们就开始在这个布下面躺下来,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因为它是正中间,又是边缘,但是他就变得好像沙滩一样,人们在下面躺下来,花数小时的时间在那儿,和陌生人就这样肩并肩的在那儿躺下来,人真的就变得开放,所以我们海报上面使用的图片就是右边的这张。

  这件作品的中心就好比一个"公园",让我们很团结静止地相处在一起,有两位读者从一个歌剧公司过来的,他们就是在那儿阅读,同时也倾听对方的阅读,在他们阅读的同时,通常有小孩子过来,因为好奇,这些孩子他们对大街上的鸽子完全没有去注意,但是在这儿不一样,这个读者读的文字中间有这样一条文字在正中间,这样的读书方式叫"concluter",他们可以从左到右来来回回的读,或者是自己改变次序来读。

  他们读的声音就在这个小的放声机里面,放声机就用黄色的纸袋子这样包着,这就是我怎样读给纽约市听,因为声音在这个黄色的纸袋子里面,你可以把它随身带着在这个空间里面走,这就是我们能够怎样从远方读给别人听。大家对这个黄色的纸袋子都非常的细心,但是在美国这个就是很简单的午餐袋。有一天我看见一位听众他把这个袋子抱在胸前就好像抱小孩子一样,他创造了一个空间,可以和大家一起来接触,分享这样一个亲密的感觉。

  布的另一端是一位作者,他们在写的是空的信件,这些信是写给空间的质感的。比如说"亲爱的空气","亲爱的光线",尽管这些鸽子它不会飞,但是这些信件可能会被送到某个地方,这件作品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把这些门都打开,把这些窗户也打开,开向大街。从大街上能够看见这个空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作者他就坐在这样一个往回看的大镜子前面,镜子会随着背后的布移动而缓缓移动,面朝大街的一个街景在他的正前方,每天都是有它的规律的,在白天它就比较亮,在傍晚的时候灯光暗下来,整个剧场场景就变得安静下来。

  在傍晚的时候,阳台上会有一个歌唱家出现为这些鸽子唱歌。这些鸽子从来都没有学会怎样从白布上面飞过去,所以我们就把它们带到中间来。他所唱的歌是由作曲家大卫·朗创作的。这件作品有一个礼物就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我们为每一位歌唱家刻光盘的时候,光盘刻录机留下这样蓝色的非常轻的像空气一样的蓝色丝线,这件作品最后留下的就是那团线。

  你的确感觉到在公共空间里有这样一种感觉,一种软弱的感觉。刻唱片的这个人就是和我一起共事了好几年的杰森,没有他我就没有办法创作这件作品。鸽子会飞起来,飞到上面去,它们晚上就在这些笼子里面度过,蓝色的线是唱片机留下的线。

上传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