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3集]安•汉密尔顿:触向不可知的手

视频信息

名称: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安•汉密尔顿:触向不可知的手
 

  主讲人介绍:

  安·汉密尔顿:1956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莱马市,先后毕业于堪萨斯大学、耶鲁大学,并分别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现为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生活、工作于哥伦布市。汉密尔顿的作品曾在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日本熊本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瑞士基斯林华纳基金会、法国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荷兰市立凡艾比美术馆、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维克斯纳艺术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英国利物浦泰特艺廊、美国纽约迪亚艺术中心、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机构展出。并先后应邀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等国际大展。荣获美国艺术家基金、Heinz家族基金的人类成就奖、麦克阿瑟基金奖、国家艺术基金奖和古根海姆纪念基金奖等荣誉奖项。

安·汉密尔顿

  导语:

  美国知名装置艺术家安·汉密尔顿,她创作数十载,风格多样,多件大型装置在博物馆、双年展上震撼展出,并于2014年获得了美国政府给艺术家的最高荣誉奖项“美国国家艺术勋章”,汉密尔顿的作品以其大型多媒体装置、公共计划和行为艺术合作项目著称。而不论是规模大到一个广场式的街区、一座八层的圆柱形高塔,还是一个纯银的顶针,汉密尔顿在使用普通材料做场域特定作品,使人联想到特定的地点、集体的声音和劳作的群体。她密切关注语言、书写和演说,常将文本和声音置于创作触觉与隐喻的核心位置。这位卓越的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体验是怎样的,她对空间的思考又有哪些独到见解?

海报

  主题: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三部分:触向不可知的手

  在旧金山圣弗朗西斯科一个旧的停车场,我为这个旧停车场创作了一个作品,我的材质就是这个作品的使用基金8000美金。这个创作基金变成了创作的材料,你眼前所看见的就是流通货币中最小的价值单位也就是"一分钱"。这个一分钱就是地面的皮肤。如果想到人力和价值它们之间的关系,这个地面的皮肤就是使用蜂蜜把它在地面上覆盖起来。所以动物经济就和人类的经济结合起来。

  然后你可以看见它在周围边缘就开始渗透。走进这个空间你就看见地面是这种金黄的,铜的展览,但是你却能闻到动物的气味。所以生活在这个空间里面的动物就跟洗手的那个人生活在一起,表达的是人和动物之间的结合,他们一起面朝着大街。然后人们还是能够找到它们,车库的门是开着的。在街的尽头是一个学校,学校里面的许多孩子都还从没有见过羊。

《蜂蜜、绵羊与8000美金

  这个项目有一个保护人,一个12岁的小孩找到了这件作品之后,他就决定要成为这些羊的保护人,不让其他孩子欺负它们,他也保护使人们不踏上这个地毯,他也决定为这件作品成为一个讲解员。这件作品使人们能够找到这里来,他们也不一定非得要把这个当成一件艺术品。他就使我想到怎样来创作这样的一个过程,使人们变得心胸开阔,变得开明。

  刚才是在创作的过程中,现在就开始打扫了,这些钱都会被清洗,然后被数数,然后这些钱就用来邀请艺术家来到这个地区来驻地创作。这个帽子和剩下的那些蜂蜜就是这个作品唯一剩下的了。

  许多年后在另外一件作品中我又开始想人和动物之间他们互相依靠的关系,存在在一个空间里,而这种"关系"并不能用语言来表达。这件作品可能是徐冰老师刚才介绍的。当你走进这个空间来,你马上能意识到你的脚下是一片马鬃毛的海洋,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烟雾的味道,好像什么烧着了。如果要来到这个"海洋"中间的那个人的身边,你就必须和这些材料这些马鬃来打交道,马鬃毛记录着所有动物的记忆。

《转身》(Ann Hamilton, tropos ), 1993-1994年

  这些马鬃记录的一些细胞上的记忆,但是作为人类我们记录记忆的方式是通过写作,所以坐在这个桌子旁边,一个人在读一本书。在这个人读的过程中他的速度是根据他的手来定的。他在阅读过程中这个烙铁烙过的字变成了烟,烟雾又传到马鬃当中,所以语言就恰恰在你手能触及的范围之外。

  在这些窗户之外有留声机录下的声音。我知道一位中风的患者,他已经不能再用语言来表达了。所以这个非常美丽的声音,它就是刚好你能触及的范围之外,因为它沿着窗户一个一个的移动。所以你朝着有光的窗户走去,用手去触及它,因为我们习惯性地伸出手去触及我们不懂的东西。在这个房间里面你能感受到种种从内往行走的"困难"。我认为还是那只手,那只手触向不可知的手,是我创作的手。

  在非常非常不一样的语境下,我作为美国的艺术家的代表来威尼斯双年展做了一个展览。最大的困难就是来寻找一种语言,它在当代是使用的语言,但是又没有使用的一种语言。然后还有这种非常复杂的一种"光荣感"来代表一个国家。所以这件作品里面我使用的语言是使用"盲文"和"光"。盲文所记录的是查尔西这个诗人在一百年前所写下的关于经济、贫穷和暴力的一首诗。我当时想的很多就是这个非常非常正式的一个"后古典主义"的一个建筑来代表美国这个国家。然后怎样的用它来表达非常困难的这种"历史",因为它使用奴隶制度把这些历史带到当前来。

  所以,这些感觉好像有毒一样的红色粉末从墙上面掉下来,掉到盲文上边,就好像"烟雾"一样,就像某种物质没有办法去把它抓起来或者是触摸,从盲文上面落下来,使这种不可见的一种"阅读"在短暂的时间内变得可见,但是很大程度上还是没有办法知道的。就好像美国历史一样,在很大程度上无时无刻地在扩散,这些红色的粉末也飘到威尼斯的每一个角落,就好像天气一样,这种"出现"和"消失"每天都不一样;有时候它是可见的,有时候它是不可见的,就好像这件作品的主题。

  从那一件作品就使我想到怎样来使用声音呢?在那件作品里面"声音"就是"材料"的一种。想到使用我自己的声音来做创作,其实当时是很恐惧的一件事情。

上传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