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1集]前言(徐冰+陈小文):用感知了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安·汉密尔顿《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前言(徐冰+陈小文):用感知了解艺术
 

  主讲人介绍:

  安·汉密尔顿:1956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莱马市,先后毕业于堪萨斯大学、耶鲁大学,并分别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现为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生活、工作于哥伦布市。汉密尔顿的作品曾在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日本熊本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瑞士基斯林华纳基金会、法国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荷兰市立凡艾比美术馆、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维克斯纳艺术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英国利物浦泰特艺廊、美国纽约迪亚艺术中心、美国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机构展出。并先后应邀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等国际大展。荣获美国艺术家基金、Heinz家族基金的人类成就奖、麦克阿瑟基金奖、国家艺术基金奖和古根海姆纪念基金奖等荣誉奖项。

安·汉密尔顿

  导语:

  美国知名装置艺术家安·汉密尔顿,她创作数十载,风格多样,多件大型装置在博物馆、双年展上震撼展出,并于2014年获得了美国政府给艺术家的最高荣誉奖项“美国国家艺术勋章”,汉密尔顿的作品以其大型多媒体装置、公共计划和行为艺术合作项目著称。而不论是规模大到一个广场式的街区、一座八层的圆柱形高塔,还是一个纯银的顶针,汉密尔顿在使用普通材料做场域特定作品,使人联想到特定的地点、集体的声音和劳作的群体。她密切关注语言、书写和演说,常将文本和声音置于创作触觉与隐喻的核心位置。这位卓越的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体验是怎样的,她对空间的思考又有哪些独到见解?

海报

  主题:词与线——汉密尔顿的空间装置

  第一部分:前言 用感知了解艺术

  徐冰:我们能够把安·汉密尔顿请到中央美术学院来做讲演,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她在当代艺术这个领域做过很多事情,她的作品对艺术圈特别是对我个人有过很多的启发。我其实是90年去了美国以后在纽约参与艺术圈的各种活动,我们最爱去的一个地方就是在切尔西的Dia Center,这个Dia Center我觉得是当时那个时期上个世纪最后十年,在纽约最值得看的一个地方。Dia Center现在已经搬走了,但是这个地方最吸引我们的是这个中心是一个很大的工业空间,前面有几棵树,下面有几块石头,这几块石头被传说是博伊斯的作品放在那块的。

  因为我们刚刚去纽约,对当代艺术是有各种各样的想象, Dia Center中心其实到现在为止给我最深刻的一个展览是整个空间非常大,地面上铺满了马鬃,中间有一个桌子,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衬衫在那儿用一个小的烙铁这样的在烫那本书上的字,很安静,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它烫穿,这样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当时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因为实在是在哪儿都没见过这样的作品。

  其实在哪儿都没见过并不是我的孤陋寡闻,因为在当时确实是整个艺术圈没有见过这样的作品,安特别善于用这种特殊的材料,让这些材料说话,与空间发生一种关系,实际上她在装置的这种语汇上对国际的当代艺术特别是装置领域,空间怎么样使用,她确实有很多启示性的贡献。这就是我对安的一个感受。

徐冰

  过了一段时间,我认识了安,认识安是我们在一次PS1的展览上由陈小文给我介绍,所以我们就开始认识了,所以我今天实际上是想把陈小文引出来。

  陈小文是中央美院请来的一个"千人计划"里面的一员,千人计划实际上是非常难,要求很高的一个计划。一般都是科学上有贡献的人,我想艺术和文化上可能他是唯一的。陈小文他以前在罗德岛艺术学院和康乃尔大学做特聘教授,是阿尔弗雷德终身教授,在中国和美国的艺术圈和文化圈中间他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在康乃尔主持过建筑和艺术学院这种多媒体的项目等等的一些。并且在2013年获得了纽约艺术基金年度奖项。

  所以,他能来中央美术学院,参与中央美术学院学术的建设,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今天的讲演由陈小文来主持,也算是他第一次跟美术学院的关系公开的一个露面。大家欢迎。

  陈小文:谢谢徐冰老师,当然也谢谢在座的这么多的师生过来一起参与这个活动,尤其是要谢谢安·汉密尔顿能够安排时间到这儿来,满足了我多年的心愿,从2000年跟徐冰、安在PS1看展览那天起,我就埋下这个种子,想将来我们三个人能不能在中央美院、在北京再相聚。十五年了,时间过的真快,终于在这一个很有意义的地方又重新见面。

  徐冰老师借这个机会把我推出来,其实我想借这个机会把徐冰老师再说几句。在生活和事业当中我们一生能交结很多很多的朋友,回过头来想一下真正能够对自己产生影响的就那么几个,恐怕不足十个。在学习艺术过程中间见了很多老师、很多艺术家,在研究艺术史,无论是传也好、当代也好,我们曾经喜欢过好多好多艺术家的好多好多作品,但是回过头来想一下,真正能够影响我们一生的艺术家说不出五个人。

陈小文

  所以98年和我的夫人(周圆)一起见到安的时候我马上就想到徐冰,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又跟安说你知不知道徐冰?安说我知道他,我特别喜欢他的东西,见到徐冰我说徐冰你认不认识安?他说我太喜欢这个东西了,我说那好我们纽约见,我当了一个"媒人",把两个艺术家引见到一起,所以我现在回过头来想当时真是很有历史意义的会面。两位大师再加上我三位大师见面埋下了种子。

  总之人是这样,人的情感的相连,往往有的时候真是用不着语言,也用不着对各自的作品有什么深刻的解读,徐冰老师刚才说安的作品用了很关键的词就是"材料"。我有同感,看安·汉密尔顿的作品的时候不需要任何解读,也不需要借助于我们学过的各种史论去解读,同时也不用觉得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怯脸红,我想引用一下徐冰老师在美国讲座的时候常常说的一件事,他说他不喜欢,我不知道徐冰老师现在怎么想的,他特别不喜欢西方当代艺术,这其实招来很多讨论,说徐老师的东西本身就是当代艺术,然后又不喜欢西方当代艺术,这里边是不是有点儿挑事。

  但是徐冰老师说的特别特别准确,就是他认为当代艺术很多的作品、很多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让观众感觉自己无知、感觉自己特别的愚蠢,我觉得在徐冰老师的作品当中,还有安·汉密尔顿的作品当中,你不会感觉自己羞怯、不会感觉自己无知,因为这个时候我们一切看的书、我们对当代艺术所有的了解、所有的我们崇拜的各种观点、各种哲学家,我喜欢法国的思想家的一些论点,到那个时候一切全都抛到脑后了。

安·汉密尔顿(右)在台下

  今天谈安·汉密尔顿的作品,的确让你感觉你是用你的身体来体验,而不是用你的大脑去认识和去解读。在这一点安·汉密尔顿她自己说的特别清楚,她总在各种公共场合上会提到一点,他说其实用我们的感知、用我们的身体来认识这个社会,来了解艺术家,来交流。他认为人的皮肤是所有感官器官当中占据着人的身体最大的一个感知器官--皮肤。这就跟我们平常所关注的问题就背道而驰了,因为我们的视觉文化长期是由我们的眼睛来作为一个统治的,视觉是最高的感觉器官,而安的作品让我们反过来来关注我们其他的感知器官,人可不可以用其他的身体、用皮肤、用耳朵去认识外界,转过头来重新来认识自己。

  安在一个很重要的访谈里边提到她一个朋友说的一句话,这个朋友是一个诗人,同样和徐冰老师一起得过美国的小天才奖,咱们在座的有两位,徐老师和安·汉密尔顿都得过这个奖,他说“听觉是听,是从远处来触摸。”所以我们一会儿看看安的作品是如何用我们大家的身体在远处去触摸。最后说两件对我一生影响很大的事情,关于安如何做作品:

  第一,安阅历极大,读书是安的一个很好的习惯,安今天也跟我说过她家没有电视,她愿意听收音机,读书。每次看她工作的时候身边总是放一本她新发现的新出版的一本书。有一次我和杰西在安家吃饭,吃饭当中安起身到她的书房书架拿了一本书翻出某一页,然后让我当众给客人读那一篇,我感觉很窘迫、很尴尬,感觉安这是在调理我,在公共场合让我感觉很难堪。回过头来买了这本书细读,从她的作品中看到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艺术家,而是一个文化人。

  除了读书之外,就是思考之外,对她来说人的身体极为重要,无论是作为观众去看作品也好,她身体的重要性也好,还是作为艺术家在作品当中,在创作过程当中艺术家自身身体的重要性,举简单的小例子,有一次她做几张版画,我跟她在一起聊天,然后她选择版画应该是多大,有很多样子,有大有小,然后我看她跪在地上,对着印出一张画,用自己的身体双肩去这样量,就这么大。她不是用大脑思考应该多大,根据什么样的规律,而是让自己的身体决定一幅作品的尺度。

  最后一句话就是希望在安的作品当中看到不是一种样式,看到作品之后这个艺术家她的一种文化氛围,她的一种"做活"做工作的一种精神,包括她对观众的在意,对她来说观众是她作品的一半,所以有请安。

上传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