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 >[第2集]安东尼•葛姆雷:我的雕塑艺术(中)

视频信息

名称: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安东尼•葛姆雷:我的雕塑艺术(中)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上)

  【雅昌讲堂】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下)

 

  主讲人介绍:

  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于1950年生于伦敦,是当代应该著名的雕塑艺术家。完成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学业后,曾在印度行历三年,之后回到伦敦,先后进入金斯密斯学院的中心艺术学校和斯莱德美术学校深造。

安东尼•葛姆雷

  导语: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国际艺术家系列谈”项目的第二场讲座,英国艺术家雕塑大师安东尼·葛姆雷将围绕“制造空间”主题来阐述其艺术的脉络。恰逢安东尼·葛姆雷在北京常青画廊个展“屯蒙”开幕之际,本次讲座将回顾艺术家40年来的作品,探讨这些知名作品背后的创作理念和动机。他的雕塑、装置和公共艺术探讨了人体与空间之间的关系,尝试将艺术空间看作是孵化变化的场域,其中产生了新的行为、思想以及感觉。

讲座海报

  主题: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

  ►把高大上的艺术引向一个日常能够触及的事物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作品,名字叫做《床》。我把两块模型对在一起,做出我身体的样子,然后分开,再把这些面包吃出我身体的形状。

  我想用这个作品去追问或是去反溯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概念,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创造艺术的时候是把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投射在大理石的雕塑之上的,雕塑作品的原形一般都是一些很漂亮很性感的女人,但是我想要把这么一个过程反转过来,我想要去讲的是一个生命所存在的过程、事物所存在的过程。

  比如说通常面包是不会被用来去创作艺术的,面包是我们的消费品,我们每天都会去吃,每天都会去用,所以说我是通过自己的一个“艺术行为”把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消费品转变成了一个艺术作品。

  关于这个作品,其实我另外的一个意思是关于生与死,这个东西大家看起来像什么?不只是像一个床,还像一个坟墓,我是故意的,因为这个作品不是一下子做出来的,而是一个一个单片面包做出来的,我是故意要去做这么一件事情,我想要就生与死这个问题进行提问,所以说这里面是在跟极简主义Minimalism进行一个对话,我非常推崇的是在“二战”之后美国的一些极简主义艺术家的艺术主张,我是想要去改变形式主义Formalism这么一种艺术语言,通过消费品,把高大上的艺术的存在引向一个我们日常生活之中能够去触及的事物。

  ►离心力和地心引力之间的互动与张力

  这一部分是在几年之前我的工作室里面。别人拿石膏放在我身上铸成我的样子,然后他们再把我给放出来。我要用这么一个石膏塑成的模子做什么呢?首先我想要让这个模子存在的时间长一些,所以说在石膏之后我把它做成一个铅塑的我的身体。内部的空间完全等同于我的身体,是一个黑暗的、密闭的空间。而这个里面代表的又是我身体存在的反面。

  下一步就是如何将这么一个“身体的模子”放置于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联系之中?我给这个作品起的名字叫做《接近》,我认为这是一个母亲跟孩子之间的关系,是艺术中一个非常传统的主题。这么一个作品所代表的是离心力和地心引力之间的一种互动、一种张力。地心引力在拼命地把想要离散到世界各个角落的物质抓在一起。

  这恰恰就是这些传统的英雄式的男性雕塑的完全反面。看起来很奇怪的模型,是在提醒我们权力的架构是如何存在的。比如中国可能随处可见一些领导人的塑像,实际上他们的存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一个的身体,但是这些“身体”变成了一个个的塑像之后,它就对我们产生了影响,他存在于一个文化、一个权力的架构之中。这是这种雕塑的一种反转,它所代表的就像一个宣言:宣告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有权在空间之中存在。

  ►没有什么是恒定不变的 然而什么是事物的本质?

  接下来我可能会讲一些跟科学相关的东西,现在我想要再次强调一遍:我认为雕塑这种艺术的存在意义是想揭示一种潜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并不是要去代表、要去表现那些有权有钱的人物,而是一种反射、一种反思。

  我想强调的是这么一个概念:就是没有什么东西是固定、稳定不变的。我们会看到地球以大约1000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自转,又以约1100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进行公转,这样一个速度其实比起太阳在银河系之中的一个运动速度又慢了;在过去的50亿年之中,太阳围着银河系绕了20个圈,它的速度是80万公里/小时左右,当然这一切如果和在天文学上所说到的哈勃常数相比就又慢了,我想要去强调的是一个“大爆炸理论”,整个世界的起源是从一个点(原点)爆炸开来,所有的物质都是在向远离、离散的方向去运动的,一个中心向不同的方向彼此远离,所以我再次强调,没有什么东西是固定不变的。

  雕塑这个艺术形式可以提醒我们变化的存在,提醒我们的身体不过是变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我通过这么一个作品想要去提问的是“它和我们究竟有怎样的关系?”。我想要说的是实际上并没有“表面”这么一个东西存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人类所创造的美丽,无论是头发、还是脸庞等等。这些都是虚幻的,然而真正有意义的是什么?

  比如说我造这个东西,它无色、无味、不会说话、不会思考,里面就是一个空壳,什么都没有,但是它确是一个艺术作品,它是一个怎样的艺术作品呢?当我们去看的时候,观者可以说这是一个“人”,可以说他在做什么,这时他在跟我们产生关系,所以这个作品存在的意义是我们观者赋予的。这就是我想要强调的作为观者在艺术创作中占有的,所谓观者是1/2的创造者,所以我认为艺术不是关于对美丽、金钱和权力的占有。它是一种潜在的可能性,可以揭示我们,人体可以是非常弱小的,也可以是非常强大的,所有人都有这种潜在的可能性去创造、改变未来。

  这是一棵大约有80年左右树龄的一棵松树,树心是第一年的年轮,一直到80年从里到外,我想要通过这个作品去探讨什么是表象的存在,“时间”这个概念是如何存在于物体之中的?物体又是如何去拿走我们的时间的?这个“时间”可以用作一种哲学的玄思或者一种思考的存在。

上传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