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徐冰《我的艺术方法》 >[第7集]徐冰:符号与材料的碰撞——《桃花源》和《凤凰》

视频信息

名称:徐冰《我的艺术方法》徐冰:符号与材料的碰撞——《桃花源》和《凤凰》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徐冰:我所接受的最早的艺术概念

        【雅昌讲堂】徐冰:早期的艺术实验阶段——《在美国养蚕》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有问题就有艺术——《何处惹尘埃》和《烟草计划》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一)——《天书》与《地书》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二)——《英文方块字》与《汉字的性格》

        【雅昌讲堂】徐冰:光的绘画——《背后的故事》系列

 

  导语:

  “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艺术,有问题就有艺术。你的处境和你的问题其实就是你艺术创作的源泉。——徐冰”

  如何理解艺术?如何批判艺术?如何将艺术融入到真正的有能量的生活之中?在艺术与世界、艺术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当下,怎么做艺术?怎么想艺术?怎么看艺术?艺术究竟是否遥不可及?艺术有“方法”去探明吗?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雅昌艺术网、ARTPLUS特邀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艺术家徐冰老师,为您讲述他的艺术方法。

  

  徐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教授

   下边我再介绍一个作品是《桃花源》,叫《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这么一个作品,它在V&A。V&A其实有一潭湖水就在它的院子里,有一潭湖水,我觉得这潭湖水必须利用,因为真的太珍贵了,因为在一个古典的欧洲的这么一个大的庄园的建筑中间,然后这个大的庄园建筑就是伦敦的一个现代化城市的一个代表城市,然后这个装置是由这些不同的几种石头构成的,这些石头都是这种扁平的,我们想造成一个二维半的概念,就是说它是现实的三维的,但是它又是被压扁了的三维的。

  你觉得真的很想进入,但是你真的又无法进入这样的一个东西,这是石头的局部,石头的局部它真的是很丰富,我后来就通过做这个作品,我对中国的赏石文化,其实有了我一个新的一个认识。

  其实中国古代的艺术家,这些画家其实在山里住着什么,真的没什么东西可看的。不像说咱们这个,而且没电,而且不像现在又是电视,又是什么东西都那个什么,可看的东西太多了,实际上他们从自然的这种物体中其实学到了很多对美感的启示,所以才有赏石的一个文化,他把石头搬回家且琢磨呢,琢磨琢磨,最后把艺术和美到底是怎么回事给琢磨透了。

  比如这个,你看,我们要了解贾又福的画,这个多像贾又福的画啊!是吧。这个很像陆俨少的作品,真的很像陆俨少的作品,其实这些好的国画家,真的,他们是从这些自然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再说回来,就是我们在工作室做了一个实验,这些实验在那儿装的一个过程。最后我们就造成了一个,就是我们用各种手段来造成一个我们理想中的一个生活之地。有很多的小房子,然后村庄,然后里头有很多的这种小的洞,影像在房子里,很多的影像,就是这样的,人们都很幸福地生活。

  这个房子大小都差不多,你要是小一点就高一点,就是它是一个没有这个什么的,没有分化的一个,这是一个小岛,你看岛上那个小的。

  这是后来作品在V&A以后,就搬到,这是英国《傲慢与偏见》,就是在这个楼里拍的。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欧洲园林,在这个园林之中,这个《桃花源》这个作品这种对比性就变得很有意思。

  实际上我希望人们看到这个作品,反省我们今天的人类的生活处境,人类其实一直在追求一个理想之境,但实际上好像越追求,离这个理想之境越来越远。这些小的房子,桃房都是扁的,都是菱形的,然后有很多动物、很多人什么的,跟动物一样的生活,都是这样的。

  好吧,最后一件作品,再介绍一下《凤凰》这个作品,这个作品也讨论的比较多,然后也确实费了很多劲,包括康振鹏一直参与这个项目,最后还画了一个跟《凤凰有关的日子》,一个卡通,还是很有意思的。

  《凤凰》其实最早是为这个大楼来做的,这个大楼是在CBD的一个WFC,就是世界金融中心了,为它那儿做的,为这两个中间有一个玻璃房子,这个玻璃房子空间其实很大,但是我其实是最后接受这个项目,我是因为去了工地现场,工地现场我看这些工人的工作状况和今天中国的金碧辉煌的大楼真的有一种很强的一种刺激和震撼。

  

  后来我当时就考虑到是不是有可能用这些建筑废料和工人的劳动工具,做一件东西挂在金融中心的中间。就是建这个大楼的这些废料做一个东西,挂在金融中心大楼的中间,我觉得这个想法其实挺有意思的,他把劳动和资本的关系其实拉得挺深的,知道吧。

  但是后来甲方还同意了,我开始不太想做,但是我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就很想做,我就怕他不让我做,最后他同意了,最后我们一直在做。可是由于这个作品,它真的是具有很强的对资本的一个反省,和对整个的这种,就是说这种整个和中国的这种现实的状况,其实紧密地发生关系的这么一个作品。

  所以后来奥运会开幕了,最后我们的财来也就受到限制了,因为奥运会有三个月不让施工,然后紧接着经济危机等等的,后来这个之后,甲方资本家他对艺术的容忍度在经济高涨的时候,他们其实很潇洒的,但是在经济出问题的时候,他们其实对艺术的容忍度其实是在变化的,这个就很有意思,最终没有挂到这个大楼中间。最后《凤凰》有了一个去世界各地游走的这么一个故事。

  这个作品其实我挺喜欢的是它带有一种底层性,我们和工人一起在琢磨着怎么能做,因为他们对这些材料是最熟悉的,而且他们对这个作品最后是很有感情的。

  我们看这些,这个凤凰其实它有28米长,最早那两对28米长,就是他的一些羽毛什么的,这是那个尾巴,这个作品其实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探索的一个东西,在语言上的探索,其实我觉得这个作品他有很强的中国民间艺术的手法。就是民间艺术他基本上就是用一种最低廉的材料,做了一些东西,能表达现实中无法达到的东西,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期许的东西,这是民间艺术的一种普遍的一种手法了。

  

  《凤凰》里其实藏着很多灯,这个灯就是这个光线从白天它就是非常沉重的这些现实的材料的“凤凰”,但是光线暗下来以后,沉重性就消失了,它的残酷性也消失了,最后就成了真的像凤凰星系一样的,它很平、很优美、很远的一种东西。

  后来这个作品又去了美国,在MassMoca展览,MassMoca其实是美国的一个没落的一个工业小城,后来被艺术家给改成了当代艺术的一个美术馆。这个《凤凰》在那儿展,又有特殊的意义被阐释出来了,因为这好像是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两只《凤凰》是在东方发生的,而没有资本主义就没有这两只“凤凰”,但是这两只“凤凰”好像又伤痕累累的,最后又回到了它的今世前生的一个关系之中。

  后来又去了纽约的圣约翰大教堂,这个教堂《凤凰》在那儿的效果真的是很好的。因为什么呢?因为实际上在那儿效果的好,因为那个教堂实在是太辉煌了,简直是,太大,我老担心《凤凰》在里头会小或者说会弱,但其实没有弱,而且这种相互构成的张力,真的是很有意思。是因为什么呢?是大主教就很高兴,他是说实际上《凤凰》的这个作品对底层的关怀和我们的圣约翰,他是圣约翰圣工会教,他说和我们对底层的关怀实际上是一样的,在这一点上,这两个东西共同构成了一个非常奇异的一个空间。

  当然了,这个作品现在,我们后来又为了威尼斯双年展的这个展览,又重新制作了两对,这就是一对《凤凰》,这个是后来为了新的《凤凰》适合威尼斯的空间而制作的,就是在一个大的仓库。就像好像我们在制作两个巨大的“怪物”一样的,这两只“凤凰”变得更凶猛,而且更有进攻性,因为它很像“变形金刚”,真的很像“变形金刚”,它有一种变身的一种重新组装的一种能量。

  

  因为什么呢?因为现实就是世界今天的现实的这种紧张感和这些问题其实是,其实它是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应对的了。是这样的,这个是威尼斯的空间,这是在两个船坞,威尼斯两个造军舰的两个船坞,修船的两个船坞,这是在威尼斯的海上,这是在那儿施工的情况,这个很难,在那儿挂着很难,因为在水上浮抬什么的。

  当然这个作品它确实,它里头有很多可阐释性,就是可阐释的东西。比如说今年威尼斯的这个主题,其实它是“世界的未来”,当然现在展览开幕以后,有很多的讨论和批评,也有赞扬等等的。

  它“世界的未来”其实策展人最原始的概念,就是他是从本雅明的最早的评论克里的两张画,这两张画就是克里画了一个《新天使》,这个《新天使》实际上被飓风吹的翅膀是扭曲的,但是这个“新天使”不愿意离开他的离开之地,一直回头去看着这个东西。但是呢,本雅明最后说了一句话,说这个强劲的风就代表了“禁锢”,后来70年以后,最后由这两只凤凰,所以那个策展人特高兴,说这简直是历史的一个衬语一样的。

  这个《凤凰》晚上很漂亮,底下有水。这个作品其实和其他的当代艺术作品比较起来,其实它不太一样,因为一般的作品,当代艺术作品就是比较喜欢解构或者调侃,或者批判或者提出问题等等的,带有一定的破坏性,通过破坏性来推动进步,这个作品其实它带有一定的建设性。所以他们就说这个作品很像人类怎么样面对我们的碎片和这些垃圾,怎么样把它们重拾起来建构未来。

  好吧,PPT就放到这儿,作品就介绍到这儿。

上传日期:2017年01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