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徐冰《我的艺术方法》 >[第4集]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一)——《天书》与《地书》

视频信息

名称:徐冰《我的艺术方法》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一)——《天书》与《地书》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徐冰:我所接受的最早的艺术概念

        【雅昌讲堂】徐冰:早期的艺术实验阶段——《在美国养蚕》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有问题就有艺术——《何处惹尘埃》和《烟草计划》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二)——《英文方块字》与《汉字的性格》

        【雅昌讲堂】徐冰:光的绘画——《背后的故事》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符号与材料的碰撞——《桃花源》和《凤凰》


        导语:

        “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艺术,有问题就有艺术。你的处境和你的问题其实就是你艺术创作的源泉。——徐冰”

        如何理解艺术?如何批判艺术?如何将艺术融入到真正的有能量的生活之中?在艺术与世界、艺术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当下,怎么做艺术?怎么想艺术?怎么看艺术?艺术究竟是否遥不可及?艺术有“方法”去探明吗?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雅昌艺术网、ARTPLUS特邀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艺术家徐冰老师,为您讲述他的艺术方法。

  徐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教授

  我再介绍一下《地书》这个作品,这个作品是比较新近的一个作品,但是它开始的很早,差不多十多年以前开始的。它基本上简单说可能大家有些人可能了解就是它是用这些收集来的符号、表情符写出来的一本书,这本书讲了一个人,一个标准的人的24小时的生活,我说的是标准的人,就是他其实是一个就是我觉得是最好的设计,就是所谓的男女厕所的这个标志。你只要是用洗手间你就承认了这个东西代表你。

  24小时,这个东西不是很清楚,有可能这个它本身的光太亮了,就是一个小时一个章节,就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试着读了,其实一个点,从点到点放大,放大是地球,然后一个城市,一个房子前面有一棵树,鸟在叫,住在睡觉,进入他的梦乡等等,最后不管怎么样它起来了,然后第一件事去洗手间,但是他好像有点儿什么问题,最后他在那儿琢磨,在那儿琢磨我说肚子好像有什么问题吗?等着的时候他就玩手机,最后又有感觉了,最后……他回头看一下,这是习惯,会这样的(笑)。

  

  然后冲水的那个就是在飞机上的那个洗手间的一个标志。所有这些标志都是收集来的,没有一个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所以这个书它就变成了什么呢?变成了一个不需要翻译的,在世界各地出版都不用翻译的一本书,而且它其实我喜欢它的这个概念就是说它是超越于我们传统的对文化、文明这个事判断的一个概念的,就是它是超越于地域文化的,也是超越于文化等级的,就是不管你是否受过教育,只要你参与当代生活你就可以读这个书,所以所谓的我们概念中的文盲和受过教育在这个面前其实是平等的,孩子其实很喜欢这个书,为什么这个书做了这么长的时间?

  实际上是因为在当时,当时其实还没有像今天这么多的这种表情符,表情符和各种各样的I  Com和各种各样的符号,但是就是这些年这个表情符和这些指示图表发展得特别的快,所以在三年以前做出来这个书,作为正式出版,现在有很多国家不同国家的版本,实际上使用的这个材料是我们现实中在生长,就是他这个材料本身就是在现实中生长这样的一种材料,因为这都是我们过去工作的一个过去阶段的工作,然后我们也有一个软件,这个软件你打入中文和英文最后它都可以变成Icom语言,等于我们有一个中间站等于是。

  

  然后这样就是说中文和英文之间它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沟通和交流,它是这么一个东西,因为我是觉得今天其实差不多是有点儿像新一轮的象形文字的时期似的。实际上就是说这种传统文字,传统文字其实是确实是在今天的这样的一个全球化的一个关系之中,传统文字真的是很不适应今天的人类的工作和沟通的状态。

  因为这些文字都是几千年以前的,今天的生活和几千年以前真的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其实很多的新一代人其实是使用了很多的精力和能量,其实在寻找一种更简洁的、视觉的直接的一种沟通的方式。所以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什么火星文,什么表情符的表述等等的这样的一些东西。这是展览时候的一个状况。

  当然我其实以前做过《天书》这个作品,但是这个差不多是三十年以前的,三十年以前的作品,《天书》这本书这个作品和我后来在三十年以后的《地书》它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东西,一个是谁都看不懂,包括我自己在内;另外一个是谁都能看懂。

  当然这两本书它在表述的形式上其实是非常不同,因为《天书》这个作品就很像是一个装置作品,可以说是一个很标准的装置艺术,而且这么大型的装置在整个国际的装置艺术这样一个领域中也是一个很早的一个作品。

  

  因为在那个时候,在80年代,其实中国的现代艺术家其实有一些作品做得挺有意思的,而且其实是走的挺远的,而且还挺有创造力的,其实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动力来自于我们对西方当代艺术的想象,就是因为我们觉得西方当代艺术已经走的很远了,而且什么都做过了,我们实在是跟不上或者说我们没有更多的领域可以去插入的,但是后来在国际上参与多了以后我发现其实当代艺术这个领域是一个从全球来说都是一个年轻的领域,而都是一个不成熟的领域。

  而且这个领域它本身带有一种性质,就是在发展的中间就是在不断地做自我瓦解的这样的一个工作,实际上这个领域它有很多空白和很多的空间是可以或者说是没有去触碰过的,而且由于这个东西发展太快,就像今天整个人类的社会发展的太快以外,以后实际上人类其实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反省这些事情。

  就是我们没有经验来判断当代艺术到底有什么东西,就像我们陈雷整个是哲学的滞后,而没有精力、没有经验和时间来判断今天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代艺术其实在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下而成为今天这么不清楚的一个领域。就是人类其实是过去对艺术的多少年的探索,最后对艺术是什么和艺术的概念是什么,相对来说是清楚的,而探索到今天成了一个对艺术的概念最不清楚的一个时代。

  《天书》和《地书》这个东西其实是带有共同性,这个共同性就是说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上传日期:2017年01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