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徐冰《我的艺术方法》 >[第3集]徐冰:有问题就有艺术——《何处惹尘埃》和《烟草计划》

视频信息

名称:徐冰《我的艺术方法》徐冰:有问题就有艺术——《何处惹尘埃》和《烟草计划》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徐冰:我所接受的最早的艺术概念

        【雅昌讲堂】徐冰:早期的艺术实验阶段——《在美国养蚕》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一)——《天书》与《地书》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二)——《英文方块字》与《汉字的性格》

        【雅昌讲堂】徐冰:光的绘画——《背后的故事》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符号与材料的碰撞——《桃花源》和《凤凰》


        导语:

        “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艺术,有问题就有艺术。你的处境和你的问题其实就是你艺术创作的源泉。——徐冰”

        如何理解艺术?如何批判艺术?如何将艺术融入到真正的有能量的生活之中?在艺术与世界、艺术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当下,怎么做艺术?怎么想艺术?怎么看艺术?艺术究竟是否遥不可及?艺术有“方法”去探明吗?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雅昌艺术网、ARTPLUS特邀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艺术家徐冰老师,为您讲述他的艺术方法。

  徐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教授

  下面再讲一下9·11,9·11前一段刚过,后来我其实每到9·11的时候有人就把我过去写的一篇文章拿出来传一传什么的,后来我才想到又是9·11了,这是我在纽约工作室的楼前头,在工作室,我在威廉斯,就是隔着一条河对面就是曼哈顿,那天早上我们那个助手来了急急忙忙说坏了出事了,有一个飞机误撞到双塔上头了,后来我就到前面街上来看,街上来看,最后我就眼看着另外一个小的黑点就像苍蝇一样的,远处那么慢慢过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最后就撞到第二栋楼上。

  后来等过了一段时间上面那个楼它就开始倾斜,就是倾斜有一点点的倾斜,我觉得好像我眼睛出现幻觉了,但是它确实有点儿幻觉,当时第一栋楼就这样倒下来,从上边这样倒下来。第二栋楼再过了我忘了多长时间了,就是它好像模仿第一栋楼一样的这样的倒下来,就像被地心给吸引下去似的这样的一种感觉,但当时看的时候你真的不会有特别的震撼的感觉,是因为他真的很像美国那个大片,因为你不能想象现实中这两个东西它能够顷刻间就变得没有了,但是我当时其实有一个很强的意识就是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变了,其实我当时想到的画面是北京的89年时候的画面。

  

  但是北京那个时候已经很安全了,发展得很好,美国反倒变得这么不安全。我真正的震撼来自于第二天出门,我第二天出门以后感觉这个生态变了,感觉好像这边缺了一个东西似的,那两个东西确实真的太大了,所以后来那个报纸上就说,一个家长就说,他那个孩子上学什么的,他说你要找不着家你就看这两个大楼你就可以找着家了,但是那两个大楼没了。这个事情其实对整个世界的震撼是很大的了,我们人类始终对这个事情在进行反省,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能做什么呢?

  后来我当时过了两天我就去纽约下城去收集了一包灰尘,当时收集这包灰尘不知道干什么用,等后来过了其实两三年的时间后来我有一次又读铃木大拙的书,结果他的那个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句诗其实又给我一个刺激,我就想到这包扔在那儿的灰尘,后来就做了这样的一个作品,把这个灰尘吹到展厅,在吹到展厅之前底下放着这些字形,落定以后再把这些字形再给拿开,就像一个老房子一个茶杯移开以后它有一个印子一样的,这个作品其实挺美的,而且很安静,但是给人一种紧张感,这种紧张感就来自于好像一阵风吹过世界就会变化。

  

  这个装置上有几张小的图片,这几张图片其实是解释了我怎么样把这些尘埃从纽约带到威尔士的一个过程,因为实际上一包土过关其实很困难的,别说是9·11的一包尘埃,后来我就做了一个这种东西,这个东西我就把这些灰尘我后来给它当石膏粉一样的最后就给它翻了一个娃娃的一个模子,后来就做了这么一个小人形,因为我是艺术家,我就带着我的作品就过了关到威尔士,到威尔士以后我们又把它给重新再碾成粉末,然后重新再吹到展厅里边,这是我们一个工作的一个过程。

  这件作品其实不是在谈9·11事件本身,其实它是在他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人类其实是一种资本主义单一的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发展,这种影响其实我们把人类最基本的一些知识概念的东西都忘了,比如说尘埃,实际上在佛教,包括基督教,包括犹太教这些原教义它其实对尘埃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了,都是来自于尘埃又回归于尘埃了。

  所以后来我展这些作品以后美国这个加州历史博物馆,美国历史博物馆它跟我写信听说你收集了一些尘埃,而且做了一个作品,说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些尘埃或者卖给我们一些尘埃?说我们有一部分讲9·11的,但是我们忘了收集尘埃了。后来这个事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说这种就是不同的这种对物质的判断,其实对尘埃的态度最后是有很大的这种歧义的。

  

  后来我其实一直在想,就是说这两栋双塔,它为什么在顷刻之间能够夷为平地,实际是被恐怖袭击的利用,但实际上是被它们自身的能量所摧毁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东西巨大到了它聚集了不正常的物质能量,所以它可以在顷刻之间成为尘埃,尘埃是最恒定的状况,关于这些东西其实是我们可能了解得更多,在美国其实也讨论了很多。这是这个作品,这个作品其实在艺术的手法上它确实是有东方的四两拨千斤的这样的一种方法。

  我下边再谈一个作品是和社会历史有比较关系的就是我的《烟草计划》,《烟草计划》这个作品实际开始于一个就是说对于艺术的无边界的一种探讨,实际上它是由于味道的起因而引起我来做这个作品的,因为当时我去杜克大学去做一个项目,当时我进了杜克这个杜姆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就可以闻到空气中烟草的味道,后来请我去的那个教授就说这个城叫“烟草城”。

  因为杜克家族的烟草公司是从这儿起家的,他又说这个城市还有一个名字叫“医疗城”,因为杜克大学的医疗中心特别好,对癌症的治疗。是这样,后来我觉得这个关系真的很有意思,后来我说,我太想做什么公共艺术,我想做一个《烟草计划》,后来杜克他们还挺支持的,后来我们做了很多的研究,在杜克大学的图书馆和走访当地的烟草的工厂。

  

  然后这个项目其实我是想给自己限定在卷烟的材料和与烟草有关系的所有的资料上,至于它是什么样的一个艺术形态什么的,其实是事先没有设定的,最后这个项目就成了一个由各种各样的这种大大小小的各种各样的作品,有些是很大的这种装置,有些是很微观的这种作品,构成了一个整体的一个项目。最早在杜克开始的,后来由于我最后研究中我们发现杜克烟草的Bisnes和中国的烟草的发展其实是有很多的关系的。而且它也是通过烟草这个事情,其实他讲了一个世界的经济的一个百年的一个运转的一个关系,后来我就决定这个作品再到中国的上海去做。

  因为实际上杜克是把卷烟技术带到中国来的,卷烟技术带到中国来他是什么呢?因为最开始的时候老杜克他们家族发明了一个卷烟机,这个卷烟机有了以后,这个卷烟就可以卷得很快,杜克他真的很智慧,最后他第一句话就跟他的助手说拿一个地球仪来,他助手拿了一个地球仪,他在地球仪上一看他说这个国家的人数有4亿多人,他就说这个地方是我们要去卖烟的地,他有了卷烟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哪儿销售这些烟,后来这个地方其实就是中国,后来他就派他的这些年轻的工作人员去中国,如果你会说中文你的工资就加倍,而且不能和中国人结婚什么,反正很像当时川椒的这种方式,最后在中国教中国人卷烟什么的。

  

  当时它的一个广告词是什么呢?这件作品我今天没带,因为我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这么多作品,当时他的一个广告词就是说“卷烟技术是一种卫生的、时尚的新文明的生活方式”。其实这个就很像今天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一个营销策略,消费的时期其实是中国人崇洋媚外的这样的一种心理了,这是由香烟插成的一个虎皮地毯,由66万只香烟插出来的。他是这样的一个,这个展览的时候他有很强的味道。

  这个味道、嗅觉其实也是一种艺术的表达的语言了,因为嗅觉是有记忆的。但是这个地毯很有意思,就是说你在这边看是虎皮地毯,但是你随之转到那边以后它又成了一个斑马的一个地毯了,因为什么呢?因为由于你走的时候他那个最后他会跟着你的那个人走他那个光在变化,他就有点儿像一个科技作品,而且这个作品是在中国上海做出来的,实际上他真的很有这种那个时候,这已经是有那么可能十年了吧,很有这种中国当时的对欲望、对享受、对金钱、对资本的一种感觉吧。

  这是在工作状况。《烟草计划》整个这个计划后来又移到了VIRGINIA,VIRGINIA是万宝路的中心,然后又移到了什么很多的土耳其什么这样的一些地方,他最后是一个介于历史学和社会研究和整个经济,整个全球经济运转的这么一个项目。

上传日期:2017年01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