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徐冰《我的艺术方法》 >[第2集]徐冰:早期的艺术实验阶段——《在美国养蚕》系列

视频信息

名称:徐冰《我的艺术方法》徐冰:早期的艺术实验阶段——《在美国养蚕》系列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徐冰:我所接受的最早的艺术概念

        【雅昌讲堂】徐冰:有问题就有艺术——《何处惹尘埃》和《烟草计划》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一)——《天书》与《地书》

        【雅昌讲堂】徐冰:文字系统的思考(二)——《英文方块字》与《汉字的性格》

        【雅昌讲堂】徐冰:光的绘画——《背后的故事》系列

        【雅昌讲堂】徐冰:符号与材料的碰撞——《桃花源》和《凤凰》


        导语:

        “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艺术,有问题就有艺术。你的处境和你的问题其实就是你艺术创作的源泉。——徐冰”

        如何理解艺术?如何批判艺术?如何将艺术融入到真正的有能量的生活之中?在艺术与世界、艺术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当下,怎么做艺术?怎么想艺术?怎么看艺术?艺术究竟是否遥不可及?艺术有“方法”去探明吗?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雅昌艺术网、ARTPLUS特邀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艺术家徐冰老师,为您讲述他的艺术方法。

  徐冰: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教授

  上边几张作品其实是我刚到纽约不久做的一个什么呢?就是说那个阶段我做了一些小型的装置和比较观念的东西,这些东西现在看来实际上和当时的我的那个个人的这种处境是有关系的,这个处境基本上是一个文化冲突的处境或者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文化语境之中的或者说中间的一个地带的这么一个处境。所以当时的很多实验其实反映了一个人的就是说他的所面对的现实问题,这个东西让我懂得了一个人其实生活在哪儿就面对哪儿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这么一个道理。

  另外实际上这些作品也反映出了当时我们极力地想进入西方的主流系统,背后就是一个崇洋媚外的一个作为一个边缘的这个当代艺术领域和当代艺术领域很远的一个地区的一个艺术家的一个心态。我慢慢地在分析这个东西。这个作品英文叫做opinion,实际上它等于是一束花,这束花是被桑叶插出来的,但是我在上头其实放了很多蚕,我们可能每个人小时候养过蚕,这些蚕差不多是算好了让他们孵化的,最后开幕式这一天他们把最后的这些桑叶吃完了以后最后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他们就开始在上头作茧,最后这束茂密的、葱绿的、新鲜的花束就会变成一个干枯的和由金色的茧和银色的茧构成的一束花,这件作品实际上它的产生来自于就是我当时创作时候的条件的特殊限制而导致的。

  

  这块我就想谈一下我们的限定性对我们的创造力的发挥的作用,比如说当时其实我当时那个作品我是想用蚕放在一个小的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是我们在美术馆做出来的,里头有各种各样生活的用具和用品,然后有成千上万的蚕在里边开始吐丝,在空间的各个角落作茧,最后展览结束的时候这个空间就成为一个非常怪异的一个空间,但是当时由于季节的不允许,所以这个初春的时候桑叶没有这么多,最后策展人就特着急,我也很着急到底怎么办,后来策展人就把桑树枝掰下来以后插在花瓶里,他觉得这样总是能够保持有一些桑叶,然后把这个给搁在上头,其实是没有用的了,但是到了快开幕那天这些空间都做好了,但是这个蚕它就是没到吐丝的时候,实在是没有办法,而且没有那么多的蚕,最后后来开幕了,后来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作品,这个作品在展览的大厅放在中间,这个新鲜的花束就是这样的,这个作品其实反倒很有意思,因为它吐丝过了几天,过了两三天开始吐丝,最后让这个作品成了一个从展览开幕到结束的时候它这个中间的变异性它是很奇异的。

  所以当时的西方艺术家觉得东方艺术家的思维真的很怪异,你们这个来路不明,他们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事情的。实际上这个作品我当时就意识到在这种所谓的现代艺术的这样的一个概念下,其实我们可以把我们的东方的哲学给放进去。

  

  这个是这个系列一系列的东西,比如说这个书是在过程中的,这个书其实它是由蚕子做出来的,最后这些黑条拿掉以后剩下就是这些有点儿像盲文似的,这是点,黑点,这些黑点最后在展览的时候这些小蚕就会孵化出来,小蚕孵化出来,这个书就感觉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似的,因为很多小的黑蚕从树叶里爬出来,这个是在蚕吐丝的时候包裹一些阅读物,这些阅读物开始的时候是可以读的,当然这个其实是当时的早期的那个打印的乱码,等展览结束的时候它完全被包裹了,之后里面你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东西,我当时其实特别喜欢这种流动性的东西和不确定的东西。就是它的变化你不知道在哪儿开始变化的。

  这个叫《 Silkworm VCR 》这件作品其实我有点儿喜欢。是什么呢?是把一个VCR打开以后把这个蚕放在里面它们在里边作茧,作茧但是有意思的是它这个VCR还工作,然后我就连着一个电视,电视机。所以电视机的影像实际上来自于这一块。但是它有一个视觉上的时间差,我们觉得是直接来自于这儿,但是实际上他是经过数字化的一个结果了。最早这个作品的想法是什么呢?我想把一个VCR,把一个电视机的后盖打开,然后里面放很多的蚕在里头作茧,前面放的就是这样的一些内容,所以这个作品就变得很有意思是我们从这边看,从后边看他是现实的材料在那儿工作,前面就转换成了一个数字的银屏的这么一个效果。当时因为艺术创作实际上它受到很多物质材料的限制,所以把这个电视机的后盖打开以后其实它那个显示屏因为很热,所以蚕就不能够在里头工作。后来就转换成了这样的一个东西。

  

  这都是早期的那个时候的实验,其实那个时候我可以交代一下就是我们刚去纽约的时候,其实那个时候对如何参与到西方的当代艺术的领域之中,其实是我们有很多误区的,比如说当时特别希望能够融入那个社会或者说融入西方的当代艺术这个系统,但是我现在才明白其实当时这种融入的态度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问题在哪儿?由于说你融入了以后就等于把你自己融没有了。融成了和他们一样的东西,实际上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需要再多一个和他们一样的东西。你看这么多艺术家从世界各地或者从美国各地到纽约,其实都是希望能够被一个主流的艺术系统的接受,但实际上有些人会被接受,有些人却不被接受,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知道努力工作,但是现在其实是我会开始意识到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特殊的文化背景,或者说特殊的文化基因,或者说生长的这个背景的影响的基因,每一个人到纽约的人都带有这个东西,但是就看谁能够通过自己的艺术把你身上所带的特有的文化基因的信息带入艺术界,这是首先的。

  另外一点就是说你带入艺术界的东西,带入到那个系统中的东西是那个系统中缺失的。而且是能够对这个系统的盲点起到调节作用的,或者说是多多少少大于哪怕一点点大于这个系统的思维范畴的,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有效地在那儿工作。这是我后来体会到的。实际上就是我们怎么样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带入,而且是通过你的艺术作品,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相信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他特殊的东西,把这些东西怎么样用好和转换好,转换成别人没有的,而唯独你才有的特殊的东西的时候,你的能量就变得很大。

上传日期:2017年01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