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郑岩《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新观察》 >[第2集]郑岩:什么是一尊佛像及佛像在具体礼仪中的作用

视频信息

名称:郑岩《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新观察》郑岩:什么是一尊佛像及佛像在具体礼仪中的作用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郑岩:关于青州龙兴寺古代佛教造像新观察的概述

        【雅昌讲堂】郑岩:佛像的自身力量和它的传奇故事

        【雅昌讲堂】郑岩:世界艺术史大会——从新角度看艺术

  主讲人介绍:

  1966年生于山东安丘,198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200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历史学博士。先后师从著名历史学、美术考古学家刘敦愿先生,杨泓先生。曾任山东省博物馆研究馆员、副馆长,美国芝加哥大学美术史系访问学者,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视觉艺术高级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现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文化遗产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汉唐美术史与美术考古,开设有《考古学概论》、《中国美术考古学》等课程。

郑岩

  导语:

  郑先生是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的副院长,也是博士生导师,他200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是考古专业的博士毕业。这次展览“破碎与聚合”这个展览是由郑老师策划的,这个展览也是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的一个特别展览,郑岩老师在世界艺术史大会上是第七分场的一个中方主席,此次他会跟我们详细地介绍他的一些思路,而他的整个策展思路其实是背后隐含着他很厚的历史学跟考古学为基础的对青州佛教艺术的一种研究的成果。

  主题:破碎与聚合:关于青州龙兴寺古代佛教造像的新观察

  第二集:什么是一尊佛像及佛像在具体礼仪中的作用

  按就回到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一尊佛像?这个问题需要讨论。我们知道佛教是一种像教,在传到中国的时候;佛像是整个佛教崇拜当中的一个核心,整个礼仪当中的核心,但是我们也知道像其他佛教一样,佛教在公元前6世纪在印度南亚次大陆产生的时候他并不崇拜偶像,现在看到比较早比如说印度的大塔里边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形象,但是就是没有释迦摩尼的形象,因为他觉得神明这个东西不能随便塑诸形象。

        当然后来在发展过程中历史发生了变化,这都是常识,我简单说一下,他在向西北传播到了今天印度西北部、巴基斯坦这一带就是所谓犍陀罗地区的时候,正好遇到亚历山大东征以后,整个在西亚和亚洲腹地,西亚、中亚这一带整个这个地方,整个希腊化的一个浪潮,佛教传播到这儿的时候遇到这个东西,希腊化时代马其顿亚历山大东征等于是把爱琴海的文明一直带到了今天新疆这个地方,所以当佛教传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和这样一种文化相遇,他们就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像也开始来做偶像,所以在公元一世纪、二世纪的时候在今天的巴基斯坦、阿富汗这一带开始出现了造像。

亚历山大东征

  再传入中国的时候完全变成了我们概念中的“像教”,这个像教当时是非常强大,可以想象到他,大部分人,当然佛教的传播靠经典,我们都说吃斋念佛念佛经,实际上跟佛经同步传播的还有图像,因为大部分人不识字,所以图像这个时候发挥它的作用和力量在那儿,他弘法传教普及过程中图像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大家可以想到在中国比如说在今天的大同、在平城一下子北魏王朝他作为国家的意识形态来支持佛教的时候建立了巨大的造像的时候,在中国人的心目当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我们知道中国原来也没有一个偶像崇拜的传统,至少是不明显,虽然我们也可以找到一点零星的材料,比如红山文化还发现过所谓牛河两女神庙的像,还可以找到汉代墓葬墓主的像,但是总体来说我们没有偶像崇拜的传统。

  大家可以想到这些巨大的造像在中国突然出现的时候,对中国人的心灵的冲击是非常强烈的,一下子改变了中国人关于神明的概念,关于彼岸的想象,整个都不一样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美术史来说关于图像是什么?中国人开始有一个深切的切身的一个体验,我们想象一下我们传统文化当中对图像其实不太强调,道教道家不强调这个东西,道家说图像这个东西是不道德的,五色令人盲;儒学可能会多少强调一点这个东西,可以成教化、助人伦、辨贵贱,建立一个社会秩序,靠色彩或者是什么东西来辨别,但是图像在儒学当中更重要的是经典,而不是形象,但是佛教不一样,他开始带来这样的一批东西。

  我们在说到佛像佛教传到中国以后这样一个过程的时候回过头来想什么是佛?什么是佛这个问题。当然我们历史上这个是逐渐的形成的,但是我们如果看佛经里面谈到的他就变成了另一段历史,他有一些说辞。

  比如有一个故事说释迦摩尼在世的时候,他有一天跑到很高的地方第33天一层一层的天跑上去给他母亲摩耶夫人讲经说法,他要教育他母亲因为他是佛,所以好几天没有回来,地下的人想念他,见不到他怎么办呢?当时地上有两个印度的王,一个叫优填王,一个叫波斯涅王,他们两个各造了一尊如来的像,这个像当然做的很好,过了几天释迦摩尼从天上下来以后,优填王就问他你看看我们做的这个像可能是一个雕塑,说你看看这个像怎么样,他看了以后说非常好,很认可说这就是我。优填天就说我们礼拜他会怎么样?大家可以看“我作佛形象者,为得何等福?”我可以得到什么样的报道,释迦说:“王、大王你要做我的形象就可以眼根不坏,天眼、形体端正,终生天上为天王、名扬四方。”都是好的,可以形体端正,你可以长得很帅,还可以得福佑,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像就做出来了,这当然不一定是事实,但是他是佛教内部关联的一个说法。

        所以佛像做的是什么样子呢?我们可以看佛像按照佛的如来的形象来做,如来是什么样子呢?完全是一个美男子,一个帅哥,他说:“容貌世之希有,诸根淡泊,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又如日月。又像须弥山一样,光明远照。”然后这些信众见到这个像以后心生欢喜,他看到以后很高兴,他就受感动,然后他就开始皈依佛法。也就是是说,我们看到所有的佛像在制作的时候一方面他不是按照今天我们理解的他是要做一件艺术品,他其实是有他的宗教功能,但是他同时又有审美的一个方面,为什么?因为他要做的把佛的各种的像和好都表现出来,所以他要做得非常精彩,这种视觉的东西直指人心能够打动人,这样才能够发挥他在宗教上的一些作用,所以我们看很多佛经当中会谈到一个好的艺术家他如果能做好的佛像,画得很好或者是塑的很好,他本身就是天人的化身,他就有功德,所以在这样一套东西的鼓励下当然就有很多人做很好的画像。比如南朝的戴逵,很重要的一个艺术家。

        戴逵开始怎么做?他说以古法做像,可能是按照中传过来的这东西来做佛像,结果做了以后说不足动心,打开以后大家一看可能觉得这个形象怎么看这么陌生,鼻子怎么这么大,眼睛怎么这么深,和我有什么关系?然后戴逵跑到像的后边去密听众议,大家议论说这个像怎么怎么样,他就出来修改,最后三年内形成,最后这个像极好,这是戴逵的功德。

  我们看一下这个故事也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这种观念在中国艺术史上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想一下这个之前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大概没有人在一张人脸上下这么大的工夫,三年的时间去推敲怎么塑造一个人的形象,但从佛教进入以后这个就开始有了。所以这个我想在中古时期对艺术史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来看这些佛像在具体的礼仪过程当中起什么作用?

  我们看一下中古时期很多佛教的一些礼仪,他们的一些行为和观念,比如当时流行的这些“禅法”,他就讲究“观像”,特别是净土宗里面讲“观像”,观像是什么呢?就是你要看像,看像是分几个方面:第一要看;第二是静修、打坐、默念、静坐。这里面静坐的时候想什么?坐禅的时候想什么?就想佛的形象,想西方净土世界什么样子,想不明白怎么办?然后就出来,出来看这个像,看了像以后再回来再打坐,反复多少个回合可能很多年很多年,可能突然有一天一下子就明白了,所以你看他的步骤里面第一步观像是粗见,大约看到一个东西,那个时候就像今天的肉眼凡胎看一个造像就是艺术品,就是石头雕刻,或者是泥巴塑这叫初见,慢慢的你看进去、体会进去,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心眼打开,你不是用你的肉眼看,是你的心眼看,就和佛融为一体,看到西方净土世界这个时候那个像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敦煌莫高窟 北凉

        所以这个像说到底是起什么作用?它是一个人们从眼睛到心灵的一个过渡,它是一个引导物,引导人们进入到这样一个状态当中去,这样就可以理解敦煌最早的窟269窟北凉时期的窟,很小的一个窟,我们看它的结构就很有意思了,在它的正壁是交脚弥勒是未来佛,两边各有两个小龛,这边看不到,小龛非常小的小龛,正好一个人可以进去坐着,可以有四个信徒僧人坐在里面打坐,坐一会儿再过来看像,看完以后再回去坐,反复几个回合,所以我们就知道早期的造像十六国到北朝时期是起到这样一些作用。

  这些像也被认为不是今天只是在博物馆、美术馆展出的一种艺术形象,他本身有一种力量,因为他要引导你进入另一个世界他本身有一种能量,所以可以看到很多故事在里面,这些像好像不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他自己好像忽然就冒出来。

  比如有一个故事在敦煌壁画当中可以看到说的是西晋的时候313年的时候有人说在吴淞口海上忽看到有一尊石佛漂过来,石头大家想石头可以在水上漂过来,说赶紧迎接他,大家不知道佛是什么,大家也没有见过佛是什么?开始的佛认为是西方的神仙。神仙谁来迎接?请道士来迎接,结果就请了道士去迎接,结果这个石像就老靠不了岸,风浪很大,就靠不了岸,他们说显然迎接的人不对,说换一拨人去,最后找到一批很怪的人,说那批人干嘛?僧人,请他们去迎接,僧人一到岸边这个像自己漂上来了,自己坐着船到了岸边,我们看到他自己是有力量。佛经当中有很多这种神异故事,我们也不相信他是真实的,但是传达了一种观念。 

敦煌初唐323窟壁画    “石佛浮江”

  还有一个故事说有一个高僧刘萨河,这个人在北魏太延元年435年的时候他走到今天凉州这一带的甘肃有一个山叫御谷山,他指山说将来过多少年之后这个山上有一个佛像挺立而出,自己从山上冒出来,这个时候他说这个像如果是完整这个世界就太平,如果这个像不完整这个世界就有很多的苦难,结果过了八十多年以后到520年果然有一个巨大的佛像一下从山里面挺立而出不是人造的,是他自己冒出来的,但是出来以后这个像没有头,他们发现以后赶紧让石工雕这个头,雕了头以后就给他安上去,结果这个头就掉下来,再安上去又掉下来,为什么?因为北魏是一个乱世这个头是安不上去的,又过了多少年到了北周立国以后一个新的时代到来再来安这个头,他们又发现了一个头,说这个头新王朝来了头发现了,他们又去安还是安不上去,为什么?因为北周仍然不太平。一直到隋代统一中国,到隋文帝重新弘扬佛法,这个时候那个头自己上去了,我们就知道一个太平盛世到来了,所以大家看到这个像他自己有一种内在的力量,他不是艺术家的创造,他自己有力量。在这样一个观念下,当然大家看到这个故事,敦煌藏经洞出土的画当中可以看到,这是“瑞像”,这是刘萨河,各种各样的情节,这个大英博物馆收藏。

  后来佛经当中讲佛到最后释迦摩尼最后涅磐,涅磐以后他为了向大家来验证佛教的这种不一样,在火化的时候他变成各种坚硬的颗粒,就是我们所说的舍利。各地的僧人、信徒看到舍利以后就取去起塔供养,然后就得福报,这就是佛经当中讲的。

《集神州三宝感通录》

  现在来想如果这些佛像被看成是释迦摩尼的化身的话,他就会有另外一个转换,这个转换是什么呢?

  我先解释一下舍利。舍利因为它是释迦摩尼真身的骨质在火化以后变成这种东西,所以供养的时候大家觉得供养这些骨质的碎块等于是在供奉佛本身,我们看到很多故事,比如印度的“八王分舍利”都去争夺舍利,为此还发生战争,这些故事里面也说到在中国也有很多舍利传到中国。比如在东吴的时候舍利曾经传到建康当时的首都南京;还有说玄奘法师在唐代取经的时候也带回舍利,但是我们想一个人,如果释迦摩尼是一个真人他的骨质能有多少块,没有多少块,所以这个舍利是非常有限的,真正的舍利被叫做“生身舍利”,各地都要起塔供养不够怎么办,就开始把舍利的概念逐渐扩大,扩大到什么程度?

        比如有一种“法身舍利”,佛经里面说的法身舍利最常见的是抄写的经卷这些东西也被看成是舍利;后来进一步扩大,有一些经典讲如果你没有舍利怎么办?就以金银、琉璃、水晶、玛瑙、玻璃众报这些东西都可以被看成舍利。行者无力者连这些东西都得不到怎么办?到大海边上捡非常漂亮的石子也可以被看作舍利,还有这些药草、竹木根节这些东西也可以当做舍利,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替代物。我们现在发掘很多佛塔的地宫或者是天宫也出土一些类似被看作“舍利”的东西,其实是杂七杂八的。这样说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信佛的,有点儿不礼貌,有一些可能是动物骨骼或者是牙齿,有的是铜钱或者是什么玻璃珠之类的东西,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认为这是“舍利”,其实通过这个东西来传达出他们的一些观念。

  在扩大的过程中,我们就可以看到最后扩展到哪里?在龙兴寺一直扩展到造像、扩展到造像本身。

  当然大家知道法门寺出土过唐代的佛指舍利,现在看到这些碎块这些指头、这些残块在古代也被看成是舍利。刚才说造像是释迦摩尼的一个化身,大家看成是他的一个替代物,那么这个造像被毁掉僧人们就会把造像毁掉想象成释迦摩尼涅磐,涅磐以后,那么这些碎块就被看成是他的真身的一些化身,也被看成“舍利”。

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镀金僧人肉身像

  所以有一个非常直接的证据就是离青州不远的临朐明道寺,这个地方离青州不到50公里,在80年代他们也出土了一批非常破碎的造像,这批材料发表的很晚,晚于龙兴寺发表,前些年发表以后我们看到跟造像一块出土的还有长篇的题记,读一下这个题记我们就知道他的故事了。说是在北宋1004年的时候,当时有两个外地的僧人走到了临朐这个地方叫沂山明道寺这个地方,看到附近有很多很多碎的造像,大概有300来件,他们觉得这些造像被打得很碎,他们就觉得很难过,他们就开始捐钱、捐衣服,找很多人都来凑钱,最后建了一个宝塔来把这些东西埋起来,这些东西全部出在佛塔的地宫里面,这个塔叫什么呢?这个塔就叫舍利塔。其实大家想想根本没有舍利,舍利是什么?他说这就是舍利。最有意思的是在这里边提到当时建了宝塔以后为了举行法会,还有几位龙兴寺的住持参加了这个仪式,这样就把龙兴寺和明道寺联系起来。反过来想龙兴寺这个佛像的埋藏他的动机应该也一样。

  当然我说这些根本不是我个人的研究,有两位学者写过文章,现在还有一位学者我的好朋友芝加哥大学的一个教授林伟正也在做这个研究,有人听到他在北大和有一些地方的演讲,因为他的文章没有发表,我虽然看到过但是我也不宜引用,我想说国内学者有这两位发表文章,也就是我前边讲的其实不是我个人的发明,是一些常识型的问题,我只是赞同这样一种说法。

  我的问题在于什么呢?前面学者把问题只是事实呈现出来,我觉得非常有说服力。

上传日期:2016年1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