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第33集]彭德:胡塞尔的现象学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彭德:胡塞尔的现象学
 

【相关链接】

【讲堂预告】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4月3日登陆雅昌讲堂

【雅昌讲堂】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总述美术与方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相人术与人物画

【雅昌讲堂】彭德:相人术在古代与现代的运用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解读风水的五音姓利及风水与营造的关系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山水画与风水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的重要性及阐释“美”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阐释“国”与“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基础概况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诸子百家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的渊源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六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与五岳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五礼与礼教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道教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道教的名山名观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兴衰及四大道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诸神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禅宗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概述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解读五色系统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正色与间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与五行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时色与五方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的运用与依据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相化与五色寓意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西方思想与非西方思想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文哲学与科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弗洛伊德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本主义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萨特与马尔库塞的理论观点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语言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解构主义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后现代主义艺术特征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传统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三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外四大金刚”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内四大天王”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的知名艺术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体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不同时期的前卫艺术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美学与批评

   主讲人介绍:

  彭德,1945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湖北美协),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江苏美术出版社)。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湖南美术出版社),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江苏美术出版社),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北岳出版社),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艺术广角》1992年第2、5期);《图载论》(第五届深圳水墨论坛);《修史与批评八问》(《画刊》2009年第12期);《六法考》修订稿(《西北美术》2014年第2期);《老态美与病态美》(中法当代艺术哲学研讨会,2015年)。

  

  彭德

  主讲内容:

  本期雅昌公开课主讲内容主要讲胡塞尔的现象学,涉及到现象、本质、意识经验等内容。

  主题: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胡塞尔

  胡塞尔的现象学是现象学的开山之作,这个人是犹太人,他的代表作就是现象学的观念,这本书有4万字,我建议大家人手一册,不会超过10块钱。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我看了一遍我看不懂,我看了第二遍勉强懂了,因为他不是纯粹的形而上学,他比较复杂,纯粹形而上学反而好懂一点,非常奇怪。他是一种思辨哲学,你说他是先验论吧,他也从经验的角度出发,然后把经验的东西全部排开,他没有完全无视经验。

  胡塞尔认为规则也就是人们认识到的规则,人们制定的规则,人们发现的规则天赋于人类的本性之中,就是这个规则不是人创造的,在他的认识里面规则就是一个先于人类出现的东西,这是我的理解。其实很多东西他是自己进化的一个结果,你比如说我们人类,我们人类的这个历史有多长呢?大概有4亿年左右,如果追溯到800万年前的非洲古猿,从非洲古猿往前推可以推10亿年,如果再往前推推到单细胞,单细胞的产生至少是在38亿年前,你想我们人类历史充其量就是五千年左右。五千年该出现了多少事,有多少的发明,创立了多少规则,但这些规则在胡塞尔的论述里边他就是一种宇宙规则,它是一种自然法则,我们现在科学实验非常粗浅的。比如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不管是什么人,大家只要交配就可以生孩子,但是现在发明的插座,插头和插座有140多种你就插不进去,这个规则很莫名其妙,联合国都没有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制定规则远远不如自然法则那么合理,所以我们人为的规则胡塞尔认为他就存在在我们的人类本性之中。这是胡塞尔,天庭饱满,大脑很发达,善于抽象思维,胡塞尔认为自然思维深不可测。胡塞尔写这本书的时候是1907年,那时候天文望远镜已经发明了300多年,那个时候人类发现了这个认识的对象是深不可测。宇宙太无边无际了,太浩瀚了。比如说我们目前发现的宇宙最大的星系是总星系,就是比银河系还要大的星系总星系,总星系它的空间跨度是150亿,至少是100亿光年,我们知道一秒钟的光速是30万公里,它是151亿年,然后乘以光速再乘以365天,太可怕了。后来在90年代美国发射了哈勃卫星,哈勃望远镜,哈勃望远镜的可视范围非常辽阔,他可以从北京看到华盛顿郊外的一只萤火虫,但是对于总星系来讲它仍然非常有限至于总星系外面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这个认识是深不可测,认识对象无论是大宇宙还是从元素到基本粒子,我们现在都没有找到,我们都没有探底,远远没有探底。但是当时的人就是胡塞尔时代的人,认为认识的可能性显而易见。宇宙无非拿一个天文望远镜去测。然后细胞无非用显微镜去观察,还有更精密的仪器去观察元素和基本粒子。

  

  《现象学的观念》

  胡塞尔认为哲学思维就不同了,哲学思维关于人的,关于社会的,关于各个领域里边的对思维的思维,认识是硕果累累,但是认识的可能性深不可测,你这样认识别人另外认识,你提出立论别人马上否定,你提出系统,你提出体系,别人可以提出并列的体系,你任何判断,你任何立论都有反论,而且不只一个反论,所以这种认识可能性无边无际,每一个人只要他独立思考,他就有一套认识的逻辑,认识的甚至是认识的体系。所以认识的可能性深不可测。传统的认识论在胡塞尔那个时代是不值得相信的。值得相信吗?不值得相信,很多问题很粗浅,现象学是干嘛的呢?是研究意识和意识的可能性,意识是什么?意识的可能性是什么?它可能的边界有没有?他举了一个例子,以树为例,但这棵树不是胡塞尔举的具体的一棵树,这是我在网上找到一棵树,非洲的树。我们观察这棵树画家观察和生物学观察,生物学家观察和木匠观察,或者土壤学观察他是截然不同的,他有各自不同的角度,画家们就讲他的造型和色调,土壤学家认为这个树干怎么这么粗,肯定这个土壤比较潮湿,然后气候比较适中等等,木匠就会考虑上面是哪一部分适合做家具,他每一个角度就不同,那儿对于树的判断和认识就截然不同。那么胡塞尔就研究什么是树,他的本质是什么?既然木匠和植物学家对树的观察是不同的,那么胡塞尔就认为认识是不可靠的,我们不能找到一个抽象的人,所有观察树的人都是具体的人,每一个具体的人都有具体的知识背景和他的认识的方法和他的观察的方法。所以胡塞尔就主张要清理认识背景,把每一个观察者的知识背景给它清除掉,把木匠的身份清除掉,把植物学家的身份去掉,这个清理的过程就叫现象学还原。还原,比如说我们在观察一棵树,还有一些细节,我们不能考虑,比如说树叶黄了不能考虑,树上长虫了不考虑,它跟本质没有关系,它跟树自身的本质没有关系,所以必须要还原,要清理,把这些外在现象清理,清理掉,这就是胡塞尔做的工作现象学还原,这是一个关键词,实际上现象学还原你搞懂了,现象学这门知识你就懂了一半。比如说阴天观察迎客松,晴天观察迎客松,雨天和阴晴雨雪,我们观察对象的时候使人们就会大发感慨,他们写的诗完全不一样,但是在胡塞尔眼里这些季节的转换,这些气象的变化跟树没有关系,必须要把它清楚,这还是早晨的、黄昏的,这都有碍于对树的本质的观察,我们甚至有时候出于国仇和家恨会有杜甫的这种情怀,杜甫就写过两句诗“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本来花和鸟对人来讲是个中性的存在,它跟我们的感情没有关系,但是当我们伤心的时候我们看到花会流眼泪,而不会愉悦,我们看到鸟我们就感到心情很不平静。

  

  雨天的迎客松

  一方面要清除对象,一方面要有对象。那么所以胡塞尔认为意识经验的内容它既非主体,既非我观察者,也非客体。胡塞尔认为意识经验的内容既非观察者这个主体,也非被观察的那个客体,而是两者相关联的意象结构,就是这两者合并在一起,然后形成一种意象结构。胡塞尔就分析这个意象结构,所以他的论述是背离了传统的唯心主义,因为他还有一个对象,有一个客体,然后返回到原始的现象,就是排除了各种偶然性,各种外在因素的现象,现象这个词汉语这个词和英语这个词是不大相同的,或者很不相同,最早唐代出现现象这个词的时候先是一个动词,现就是呈现,也就是观世音菩萨呈现出他的32好相中的一种形象,这叫现象,现是一个动词;后来他变成了一个名词,现象就是对应本质的一个概念,这个“本质”就是现象内在的东西。

  那么意识如何被导向、如何记忆或者期望呢?胡塞尔又创立了一个属于叫意象。刚才说的意象。使人有意象的缘由是什么?是意义,没有意义的对象它不形成为意象,那么意义就是意思的本质,有了本质我们才会追求他的意义,现象学就是力图对意义进行描述、探讨意象的形成机制。绕过来绕过去画家们是特别烦,但是我们要把它搞懂,其实它非常简单。现象学绕过来绕过去,现象学包括所有哲学在内的这些学问都是把简单的对象,我们常识认为简单的对象搞复杂。现象学的口号是回到事物本身,那么事物本身在传统哲学中是隐藏在表象背后的本体,或者是本质。本质和现象是一组对立的范畴,哲学范畴,是二元论时代的哲学范畴。

  

  晴天的迎客松

  关于现象学还原,他还原了,还原的结果最终还原为先验意识,先验意识就是先于经验的一种意识形态,就是你最后走的什么都没有了,经验全部排除了,一切经验,一切观察,所谓的观察都是经验,从木匠到植物学家,也可以说从画家到一个木匠,到一个土壤学家,他这些身份全部排除以后,他具体的环境排除了,他的病虫害排除了,他的生老病死排除了,就成了一棵抽象的树,这棵树谁也没有见过,但是它存在胡塞尔的大脑之中,他观察的这个树跟所有人观察的树是不相同的,他观察树的本质,而这个本质是在现实中不存在的,只在思想里面存在,这种存在他需要一个对象,这个对象就是树,当然也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朵儿花,也可以是鸟,也可以是大千世界。然后就涉及到一个他的第二个词,第二个词特别重要,对于画家来讲特别重要,就叫“本质直观”。

  

  下雪时的迎客松

  他把所有的观察者的这个身份剥离以后最后赤裸裸地露出来就是本质,但是这个“本质”又是直观的,直观就可以看到的,可以感受到的,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就是本质是不存在的,下士中间不存在本质的对象,同时他又直观,他又创造这样一个术语,这个术语非常重要,实际上在很多理性主义画家的画面中间出现了就是本质直观的图像,理性主义是排除了所有偶然因素的非理性的东西全部排除了,它显现的图像非常理性,非常冷峻。他画的是本质,但是呢他又能提携,他画的是本质,同时又是直观的。这个从现象到本质,这种二元论的观察方法在现代哲学里面已经被抛弃了,尽管这一百多年的哲学的演进已经被抛弃了,因为比较粗浅,如果你现在谁谈本质,谁强调本质,那就是本质主义,你们到网上去查一查本质主义,现在几乎就是一个贬义词了,但是在胡塞尔的时代,知识分子的学术使命是什么?就是寻找本质,寻找一个对象最原初的那个内核,找到了这个内核,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思路生发开来,他就是思维的一个原点,尽管我们放弃了这个现象本质的二元论的这种思维模式,尽管我们在批判本质主义,但是胡塞尔的这个现象学还原和本质直观,他是思考的一个起点,我们永远不能离开它。就像画家你不管画什么画永远离不开素描这个基本功,这里用平面绘画,离不开它。

上传日期:2016年12月0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