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第53集]对话:安迪·沃霍尔 不是波普艺术家(上)

艺术家策展人讲座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家策展人讲座对话:安迪·沃霍尔 不是波普艺术家(上)
 

相关链接:

安迪·沃霍尔  不是波普艺术家(下)

导语: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木木美术馆联合举办论坛“安迪·沃霍尔:不是波普艺术家”。该论坛以木木美术馆近日举办的展览《安迪·沃霍尔:接触》为背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王春辰,木木美术馆展览总监Presca Ahn,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私人摄影师Christopher Markos以及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Eric Shiner出席本次论坛,以全新的角度解读这位20世纪的传奇艺术家。

  

  《安迪·沃霍尔  不是波普艺术家》宣传海报

  主题:安迪·沃霍尔  不是波普艺术家(上)

  王春辰:大家知道安迪·沃霍尔来了,就像我们知道今年在中国有很多的国际艺术家来到中国,上海的贾科梅蒂,太多了,艾瑞森,北京的劳森伯格,我们现在做的录像艺术,虽然不是个展,楼上还有两个艺术家的个展等等,包括在北京的一号地红砖美术馆还有两个意大利的艺术家,从这些现象我们看到在今天的中国艺术界,中国艺术交流、国际交流非常密切,正是在这样一个密切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去认识发生在世界,特别是二十世纪这些艺术的现象和艺术家,包括我们今天所要面对的安迪·沃霍尔。

  

  王春辰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

  为什么这个展览的题目叫“不是波普艺术家”,因为在组织这个活动的时候,木木美术馆问我王老师起一个什么题目?因为他知道我们美术馆在几年以前做过一个安迪·沃霍尔的个展,当时那个题目是“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都有十五分钟的艺术家的机会,但是反过来如果我们再重新认识安迪·沃霍尔,特别是劳森伯格也来了,这都是同一批艺术家,都是被叫做是波普艺术,但是有一点,如何理解波普?波普是不是像中文那样理解的是流行的、通俗的,甚至是不高雅的等等,其实由于语言的这种误读,甚至也由于作品本身的表现,使得我们对安迪·沃霍尔的认识,因为我知道在中国经常会说安迪·沃霍尔很俗,很俗气、很庸俗,但是如果看了我们楼上的录像展,看了安迪·沃霍尔的一些作品,你会提出一个问题,他到底是谁?我们不是为他做广告,不是做一个商业推广,而是做一个更深入的学术的判断。

  这也是使得我们今天对世界的艺术能不能有一个新的深入的认知,包括明年我们还会做杜尚的艺术展览,这一系列其实都是为了中国艺术的发展,也是为了中国当代艺术和国际的交流。所以说这是我的一个开场,也是为什么举办这样的展览,也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话题,反着说一个话题,这倒不是故意的吸引大家,而是说通过这个话题,我们可以深入讨论,我也带了很多的书一会儿我们来看。

  Presca Ahn:但是能听到我的声音吗?非常高兴来到中央美院,非常感谢王春辰教授,我想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兴奋的一天,也是今天安迪·沃霍尔第一天的展览,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看这个展览。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一个展览,他也展现了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我们想展现安迪·沃霍尔的艺术、艺术品,那么他有非代表了二十世纪著名的艺术家,同时给大家带来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想法。我们非常的兴奋能够希望大家去看这个展览,我今天非常荣幸主持今天的一个演讲,我想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演讲嘉宾。

  

  Presca Ahn:《安迪·沃霍尔:接触》展览策展人

  那好,从字母的顺序来介绍,我想介绍我的朋友Christopher Markos,Christopher Markos是安迪·沃霍尔当年的摄影师;

  他是高中以后到了纽约,他在巴黎学的建筑学,当时是学徒。安迪·沃霍尔是Christopher非常好的朋友,同时也是经常给他摄影、给他照相,他当时有非常多的进行了非常多的安迪·沃霍尔的肖像,他的肖像在全世界都有展览。在纽约的MOMA、泰特modern,还有纽约其他的博物馆,而且还有西班牙的很多的博物馆,还有长沙也有展览。

  Christopher Markos他在很多的报纸、非常多的杂志,比如说《Artprice》等等很多非常著名的杂志都有发表他的作品。同时他也是安迪·沃霍尔在中国这本书的著作人。

  安迪·沃霍尔等等还有黑白的一些作品,他现在呢?他有一系列的安迪·沃霍尔的作品,还有很多其他的有著名的名人的一些肖像。

  

  Christopher Makos:摄影师,著有《安迪·沃霍尔在中国》

  下一位是Eric Shiner,Eric Shiner是安迪·沃霍尔美术馆的馆长。沃霍尔的美术馆可以说跟我们木木的美术馆一起来工作,举办了这次的一个展览,所以我想介绍一下Eric。

  Eric是在08年加入了安迪·沃霍尔的美术馆,他之前是在大学,匹兹堡大学读的是日本艺术,在1992年他到1994年到了日本,然后从赛克勒大学毕业,他当时读的是赛克勒的历史。之后又读过时尚。同时他是尤克哈玛当时的馆长,同时还加入了耶鲁大学的PHD的学位。他也是我耶律大学我们是从一个学校毕业的。他当时的书没有读完,作为一个独立的策展人在纽约作为一个独立的策展人,当时准备的很多展览都是关于日本的现代艺术的很多展品都在台北的博物馆有展出,Eric同时也是大学里边的东亚艺术的教授,他现在是安迪·沃霍尔美术馆的馆长。09年他的作品关于一个叫《灾难》的一个作品有展出。

  

  Eric Shiner: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

  最后再介绍王春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的主任。同时也是非常有名的策展人。12年他是美国密歇根大学布鲁德美术馆的特约策展人,2014年第55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策展人,同时还是英国学刊《当代中国艺术》杂志副主编及德国斯普林格出版社的主编。2015年英国泰特modern访问研究员,也曾经参与了2013年安迪·沃霍尔《15分钟永恒》,同时还著有《艺术介入社会》、《中国现代艺术》,《艺术的民主通向政治》等书,他一直非常的鼓励中国的年轻的艺术家的发展。

  王春辰教授可以说对于中国的现代艺术有非常大的影响,同时他还加入了和参与了很多书籍的翻译,我想今天他也带来了一些书,在我们今天的这个演讲之后我想他会把这个书展览给大家看。有很多现代艺术的2009年很多的书籍,那么还有政治和艺术这样的书,所以我希望大家听到了我们今天的这些嘉宾的介绍,我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地去提出问题或者是跟他们去交流,我想今天大家不仅会分享专业方面的知识,同时会有很多个人生活方面的一些分享,非常感谢大家。

  王春辰:开始之前,我带了很多书我先给大家看一下。中文叫《艺术的终结之后》英文是《After the end of art》,大家看。这也是《普通物的嬗变》或者是《普通物品的转换》,英文版,这个叫《美的滥用》中文版,为什么我要把这些书带过来呢?包括这本书叫《艺术的终结》中文版,英文也有,这个叫《艺术是什么》都是一个作者写的,这个作者就是阿瑟丹托,事实上阿瑟丹托讨论所有这些书都是在讨论安迪·沃霍尔,跟安迪·沃霍尔有关,所以我们今天的话题跟大家的交流就跟这个有关,所以这些书就是一个佐证,是一个材料,这也是为什么说安迪·沃霍尔不是一个简单的波普艺术家。

《艺术的终结之后》(作者 

  Christopher Markos:我是唯一一个可能见过安迪·沃霍尔的人,我跟他去旅游过,我看过他作画,我看过他写书,我看过他照相,我看过他如何做电影,我们可以在这里聊天,Presca他跟我说茱莉亚这样的一个电影,那么我跟他说我不能看着。我昨天也说,我知道木木美术馆其实昨天开始了这个展览。我真的希望大家去看一看,去走一走,这个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展览,我们为什么说特别,我觉得他不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一个展现,一个展出,这个展出是离你非常近的,离观众非常近的。刚才问题是什么?今天我们有非常兴奋,非常好的这样一个讨论,我们现在在中国,在中国我们不可能每天都开始开展这种安迪·沃霍尔的展览,因为你跟安迪·沃霍尔你跟他工作过,你也同时出版过安迪·沃霍尔在中国这样的书籍。

  在中国实际上当时是想去香港,因为当时是和 有一个商议,就是说去香港。在那个时候是19世纪几十年代好像是1982年,在那个时候像香港这样的地方有很多灵感,当时有像studio54  54这样的一些摄影室,而且在香港有足够的资金,当时还有像ledy这样的人,他们以及一些英国的艺术家,当时都是在一些非常酷的一些像摩天大楼的一些俱乐部里边,一些艺术家聚集在那里,然后跳舞,然后一起去健身房,他们非常的疯狂,所以说那个时候做了很多很酷的事,做了很多非常奇妙的事。当时有三个晚上在北京进行了这个参观,我觉得我当时看到共产主义的一些因素,当时我们坐在波音飞机上,当时只有一个舱,并没有头等舱,我当时记得在飞机上是提供米饭,是用碗装的,而且一般的飞机有头等舱,但是在那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坐在那一个区域里边然后自由地交谈。很多人问我们在中国呆了多久?实际上我们呆了三个晚上,呆了四天。沃霍尔他有幽默,当时我们一起去了长城,长城非常令人印象深刻,非常长,非常高的结构。当时我们就问有电梯吗?

香港

  另外一个事情就是在我们当时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我们去了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当时并没有到处有麦当劳。他发现每天早上有许多人都在北京饭店门口聚集,我们当时就是住在那里,当时我拍了这些聚集的人群,他们好像在等什么,当时沃霍尔还模仿人们的一些比如像太极,还有一些活动。因为很多人都是清朝在练太极,当时就是想关注生活的点点滴滴。然后我们看到很多元素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纽约是有重合的。当时有一个48寸的一个大电视上面放映着一些艺术的画面,这个和纽约也是很像的。有观众问问题吗?还是我继续讲。

  继续讲当时买东西安迪非常狂热地想买一些中国的东西,当时买毛主席的一些帽子和徽章,他去机场的时候也是,当时我们是头等舱,但是我们的行李还是超标了,因为我们实在是在连锁店买了数千美元的各种的纪念品;我知道当时工作人员可能非常生气,我们回到纽约后安置了一切之后当时助理他是中国人吗?他是一个华裔,美裔中国人,他看到我们买的所有的纪念品,他说他可以买半价买到我们所有的这些东西。不知道大家知道中国城吗?大家去过纽约吗?去过的举手,你们去过中国城吗?去过的举手,大概3%的人去过纽约的中国城,那么谁想去纽约呢?举手,这个很多。多少人想去纽约?不是所有人都想去纽约呀。他们在北京呆的很快乐,但是纽约一直都有蓝天,大家怎么看呢?大家都想哭了,你们可以问我一些更细节的问题,我们展开一下,像1982年当时沃霍尔和克里斯朵夫来中国有很多回忆,参观了很多地方,现在我们来讲一下沃霍尔在中国,在中国的公众面前是在工作合作过程中的一些影响。我想Eric 可以讲一下上次来中国参展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北京饭店

  Eric:我非常高性能再来到中国,我和春辰认识了很久。在三年前我们也是在这里做了一个演讲,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记得1982年沃霍尔来过中国,因为他当时来的时候是非常匿名的,因为在纽约之外不是很多人了解他,但可能他当时在纽约很有名,但是在中国没有人知道他,但是他在50年代的时候也是来过亚洲的南亚的一些地方像日本、香港,所以他后来又很期待再次来到中国。大家应该都知道他这个非常著名的毛主席的画像,在我的这个博物馆也是非常急切、非常想把他的这个展览带到中国来,所以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感谢你们让这一切变为现实。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个开幕式,记得这个开幕式有非常好的一个氛围,当时有数千的一些年轻的艺术家,大家都对沃霍尔非常大的热情。当时放了非常多的一个气球。我当时和中国的艺术家在聊一些行为,聊到开幕式的一些事情,我觉得开幕式是非常有趣。您觉得这个展览在怎么样,公众认为这个展览怎么样呢?就是说上一次的展览是吗?

安迪·沃霍尔作品《毛主席画像》

  王春辰:中国观众还是很多,我就讲汉语吧,讲英文也可以,讲汉语,讲汉语我们对等、交流,刚才也提到应该是三年以前在这里做了沃霍尔的展览。就像我一开始开场跟大家交流的,安迪·沃霍尔来到中国这样大型的展览是第一次,就是三年以前,但是安迪·沃霍尔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刚才他也提到安迪·沃霍尔第一次来到中国没有人知道这是安迪·沃霍尔,当时在纽约已经是家喻户晓,当我们的问题是安迪·沃霍尔作为一个50年代末60年代崛起,然后又在70年代、80年代大踏步发展的一个艺术家,为什么成为今天一个遍及全世界在,我们的艺术教育里边,在我们几乎很多的媒体,我们的话语当中,我们的交流语言当中都会说到安迪·沃霍尔,这是一个问题,对于中国今天来讲,如果说一个学艺术的人如果不知道安迪·沃霍尔几乎是不可能的,好像没有这样的人,凡是接受过学习教育的都会这样,当然安迪·沃霍尔真正的作品三年以前来的是我们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他刚才也提到苍蝇来了,那个苍蝇欢迎我们开幕,美国人也幽默,我们也没有很慌乱,还是把展览完成了下去,尽管当时吓了一跳,成千上万,当时艺术家讲那个口袋像我书包里装了50万个苍蝇,他是自己饲养的,自己养的,但是这个活动我们还觉得,我们能理解,如果说到,因为正好这个事情跟安迪·沃霍尔还是有一个对话关系的,他的目的也是这样,当然有一点说都说安迪·沃霍尔是西方重要的艺术家,我作为中国艺术家就想跟他进行一次可以说是不对等的对话,因为我是一个不知道的中国艺术家,我就想在这样一个开幕的庄严的现场来进行这种带有一点挑衅性的这种举动,当然影响了我们的开幕,只是慌乱了一阵,当然这个艺术家还是受到中国的治安管理不叫惩罚就是关了二十多天,本来是要判刑的,如果判刑就是四年,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安迪·沃霍尔作品《玛丽莲梦露》

  Eric:但是安迪会非常喜欢这个,因为他很喜欢重复性,所以有这么多的苍蝇。

  王春辰:安迪·沃霍尔他也能理解,就像刚刚所说的究竟怎么理解艺术,比如说苍蝇来了是艺术吗?或者安迪·沃霍尔做了那么多东西是艺术吗?像屏幕上说的波普艺术一样,如果说对这个问题的关系我们不了解或者是理解的有一点点表面上的理解,我们觉得我们都不能够完整理解安迪·沃霍尔和他所象征的或代表的美国那一个时期的艺术,一直包括现在的劳森伯格,因为我也听到很多人说劳森伯格拿来的作品不是他最精彩的,是他晚期的一些作品,说实话他的展览我还没有去看呢,不过我一定要去看,肯定要去看。

  回过再讲,我也是一直在纠结,我也在学校教学,也在翻译书,实际上安迪·沃霍尔还是对他有很多的阅读或者是试图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但是在我自己的经验当中我们先谈我们个体的认识,我们一说安迪·沃霍尔都想到了玛莉莲梦露,毫无疑问,再往下就想到了汤罐,再一想就想到了他很多连续排列的印刷品或者是版画,这是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他就是做这种丝网印的图像艺术家,而且我们在教材上也是这么写,在我们的语言当中也是这么说。所以说觉得安迪·沃霍尔就是一个从商业广告绘画转到流行,为了商业推广的,是不是这样呢?然后当然是不断地走访,也不断地阅读,包括在美国,在很多的馆看了他00:29:59。

上传日期:2016年10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