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 >[第23集]邵彦23集:文人画的兴起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中国美术简史》邵彦23集:文人画的兴起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邵彦01集:中国美术史的范围

  【雅昌讲堂】邵彦02集:中国美术史的分类

  【雅昌讲堂】邵彦03集:史前至唐代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04集:原始文化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5集:夏商周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6集:春秋战国时期美术和边疆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7集:战国时期的楚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09集:六朝时代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0集:佛教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11集:佛教艺术——隋唐敦煌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2集:唐代墓室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3集:唐代卷轴画

  【雅昌讲堂】邵彦14集:唐代工艺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5集:五代宋元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16集:五代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9集:五代和两宋时期人物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20集:人物画里的政宣和规谏题材

  【雅昌讲堂】邵彦21集:人物画里的风俗题材

  【雅昌讲堂】邵彦22集:五代和两宋时期花鸟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23集:文人画的兴起

  主讲人介绍: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导语:

  中国美术史源远流长。与美术风格总是在变化的欧洲不同,中国美术几个世纪以来保持了令人惊奇的延续性。从上古时期,到秦汉,再到盛唐,从明清,到民国,再到解放后,上下五千年的历程里,那些重要的美术家、美术作品,与美学思想,在华夏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课程邀请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中国美术简史》课程。

  课程题目:《中国美术简史》

  第23集:文人画的兴起

  1、胸有成竹:文同与《墨竹图》

  兴起的文人画,由于文人并不擅长特别专业的造型,所以早期的文人画世界就集中在墨竹与墨梅花上,不过和文人在文字中宣扬的那种放逸草率并不一样,我们看到了文人的一些作品,早期文人画这些作品实物留下来实际上画的还是蛮细致、蛮规整,只不过和当时职业画家的作品还是有一点的差别。

  

  文同 墨竹图

  这件是文同的《墨竹图》,文同是苏轼的表叔,苏轼曾经为他写过一篇“文与可画墨竹记”,文同是被任命为浙江湖州的知州,但是还没有赴任就去世了。苏轼就被接着任命为湖州知州,结果在湖州知州任上被朝廷抓起来了,关在御史台狱中,因为有人告发苏轼,苏轼被关在御史台的监狱里边,这场官司就被称为“乌台诗案”,乌台诗案是有记载的最早的文字狱之一,之前也不是说绝对没有,但是就是因为某一个诗人的失语,语犯违禁要把他抓起来,甚至差一点要杀头,这个是标准的文字狱。

  所以这个可以看到宋代比较矛盾的地方,矛盾的这些方面。一则我们感到宋代是一个比较自由的时代,人的个性比较张扬,但是出现了这样的文字狱,后来到南宋绍兴时期文字狱就更多了,而且因为宋代就处在一个从中国社会整个比较自由、比较开放,当然也可能是比较混乱的历史时期,向中央集权加强君主制管理的非常严格细致,但是人的精神面貌越来越压抑的明清时期过渡的阶段。中国历史上纯粹由汉人建立的朝代其实并不是很多,很多朝代多少都有一些异族的血统,在汉人政权当中,宋和明是避不了的,从宋到明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制度的继承,也可以看到有很多在明代非常黑暗腐朽的制度的做法,其实在宋代已经有萌芽了。现在有很多人梦回宋朝,其实宋朝并不那么美好,宋朝有宋朝的问题和矛盾。

  回过来说,在这个哥俩虽然一个还没当成湖州知州就死了,一个到湖州去当知州结果坐了牢。但是此后人们就把画墨竹的画派,凡是画墨竹的人都称为“湖州竹派”或者称为“文苏余韵”,不过现存苏轼的墨竹或者枯木竹石作品,我们能见到实物和图片的有几件,可惜没有一件是靠得住的。日本收藏的那件文同《墨竹》是一直是发表当中的代表作,现在看应该是明代的作品,当年唯一可靠的真迹应该就是这件文同的《墨竹图》。

  这件《墨竹图》虽然没有款识,大家都公认确实是文同的作品,比较大,也很宽,所以应该也是屏风,画纯用墨,但是有非常明显的写实意图,竹子的分支这种小的枝梢都画出来,竹叶深墨为面,淡墨为背,每一片竹叶正面颜色深一点,反面颜色浅一点,都是用墨的浓淡区分出来的,构图实际上是一个折枝构图,万竹丛中仅取这样一枝,极尽变化姿态。

  刚才文同的《墨竹》还是画在绢本上面,苏轼还称赞文同“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胸有成竹”就是这么来的。

  2、杨无咎《四梅花图》与南宋前期的题诗形式

  

  扬无咎 四梅花图

  这一件是南宋初年的一个文人画家杨无咎的作品《四梅花图》,这件作品首先它是纸本作品,而且这个纸张到现在将近八百年了,纸张的自然的老化,是非常可靠的,我们现在遇到的宋画凡是画在纸上的都要特别警惕,首先要观察这个纸张是不是宋代的纸,是不是有足够的自然老化的痕迹,还是人工做旧,当然包括对绢也是要这样,有些绢看起来很好,但是人工做旧的,而大部分的宋画画在纸上看起来纸张都特新,像这个技法风格其实都是有问题的,用纸这种材料实际上是跟文人墨画墨竹的兴起有关,职业画家那种工笔敷色的画还是画在绢上。

  这个《四梅花图》一共有四段,每一段都是画一束梅花,梅花从含苞待放到半开到盛开,最后到开残,也是有一个起承转合的时间过程,在绢后,这个画家又流露出诗人本色,他写了四阙《柳梢青》词,自己亲笔写上去,也可以称为是诗书画三绝,不过这四段《柳梢青》词都是在绢后一起写的,不是画一段是一段,这也可以反映出当时文人在画上题诗他是怎么做的,他没有像后来元代那么成熟的就把诗词写到画上去,把文字和画形成一个整体这么一种观念,我们昨天看到米友仁的画也是题在其他的纸上,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做过一些个案研究,在纸上的宋画又是在画面上题上诗,作为北宋末年南宋初期年代,仔细考察这些作品都靠不住,这是年代可靠的标准器,南宋前期是这样处理的。

  3、金代文坛领袖:王庭筠《幽竹枯槎图》

  

  法常 枯树八哥图(叭叭鸟图)

  画上这个水墨比较干,这是禅僧画,法常的《枯树八哥图》,还有法常的三联画,中间《白衣观音》是法常自己画的工笔画。这是李公麟传的白描,两边猿、鹤,这是禅僧的花鸟画,我们看鸟和猿本身画的是比较细致的,树石配景是比较粗的,这是一些特种工笔画。

  

  王庭筠 幽竹枯槎图

  这件王庭筠的《幽竹枯槎》也是中国美术史上非常有名的,王庭筠是金代的文坛领袖,金是和南宋对峙的,所以一说金代它的年代大体上就相当于南宋,只不过是在北方,南方就保留了北宋文化的很多传统,金也实行科举制度,虽然没有北宋和南宋那么发达,但是在北方也形成了一个文人圈子,作为社交手段,经常举行雅集活动,他们非常崇拜苏轼,在苏轼生日的时候就经常举行雅集庆典活动,北方的文坛领袖王庭筠、赵秉文,书法都学苏轼的书风。

  王庭筠画《幽竹枯槎图》实际上也是学苏轼的枯木竹石,这件作品从构图上看是中间截取一段,这在金代也有,但是对于这件作品本身,以前我是深信不疑的,近年有一些动摇,因为这件作品是在日本,现在没有办法看到原作,不好做出明确的结论。只能说美术史上一般认为这件作品是王庭筠的真迹,而且是以书入画,书法的这种枯笔飞白来作画。但是我怀疑的恰恰是这种孤零零的年代感,放到金代有一点孤家寡人,四边不靠谱,就是他同时代或者比他晚一点时代的人都找不到第二个用这种飞白用笔的实证。

  4、“宋四家”中苏轼的书法风格

  苏轼和黄庭坚、米芾、蔡襄共称为“宋四家”,宋人尚艺,擅写行书。宋人风格特征各不相同,苏轼是单钩指,是这样三个手就能写,有点儿像我们今天拿毛笔,他这个笔是斜的触纸,因此这个字写的结体就比较扁,而且整个是有左低右高呈菱形状,这都是他的单钩执笔,斜触纸造成的。

  

  这是苏轼写的一封书札,还是单钩执笔,但是这个笔比较小,书札的字写得比较小,触纸的时候他有意识地保持笔和纸的垂直,不像创作的书法作品一个个字给写平,把笔卧倒一些斜着写,这是有意识垂直写,所以这个笔法特征比较大的字不太一样,这件反映了苏轼生活当中一些很具体的细节,从形式到内容都是非常可靠的,这是苏轼贬职黄州期间,给他的朋友陈季常写的。刚才说到苏轼在湖州被抓起来,乌台诗案,最后没有杀他,给他判的是贬职到黄州去当团练副使,实际上就是监视居住,在黄州贬职居住了好多年,留下了一系列重要的作品,包括著名的《黄州寒食诗》,现在这个书札就在黄州期间作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书札的格式。

  5、“宋四家”中黄庭坚与米芾的书法风格

  

  黄庭坚  《诸上座帖》

  这是黄庭坚的《诸上座帖》,黄庭坚的执笔是高执笔,就是一根笔这样竖着,他是捏笔捏在笔杆的上端,四指执笔,通过手指非常细微的动作就可以反映在纸面上或者绢面上,这个笔画的变化就非常的明显,非常的夸张。

  

  米芾 《蜀黍帖》

  米芾是动手腕为主,自称是八面出锋,刷字,米芾是发展了二王的技法,在二王系统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这是米芾的《蜀黍帖》,写在蜀地的丝织品上,可以算是绢本。右边是《蜀黍帖》,颜色有点儿变,左边是纸本的条形诗,《蜀黍帖》是清宫旧藏,现在是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一直在清宫。

  

  清宫旧藏 《笤溪诗》

  《笤溪诗》也是清宫旧藏,是清帝退位以后1920年代初被溥仪带出宫去,后来在东北流落市场上成为东北货,辗转回到北京故宫,这两件作品分别在两岸故宫博物院,原来都是清宫旧藏。很巧的是这两件作品的书写实际只差一个多月,这个书从同一时间写的,一个纸本,一个绢本,笔墨的效果就不太一样。这么短的时间作者的书写习惯肯定是一样的,这个绢上容易有点儿涩,笔画的钝折就显得比较方正,因为在绢上用的笔,挑的笔也比较硬,在纸上写比较滑,比较流畅,也比较软,另外就是绢上墨色的变化其实还是更明显一些,因为绢吸墨,所以墨会蘸得比较重,很快吸干了再蘸一下,在纸上墨色就相对均匀一些,笔也比较软,一笔软就意味着羊毫的成份多,羊毫成份多就可以吸更多的墨,蘸了之后可以写好多字,还没到墨尽笔枯就可以再蘸一下,整篇的墨色就相对匀一些,这个绢上用笔比较硬的,笔头含墨量越是少数,偶然写干了也要去蘸一点。

上传日期:2016年07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