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第19集]彭德19集: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彭德19集: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相关链接】

【讲堂预告】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4月3日登陆雅昌讲堂

【雅昌讲堂】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总述美术与方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相人术与人物画

【雅昌讲堂】彭德:相人术在古代与现代的运用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解读风水的五音姓利及风水与营造的关系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山水画与风水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的重要性及阐释“美”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阐释“国”与“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基础概况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诸子百家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的渊源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六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与五岳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五礼与礼教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道教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道教的名山名观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兴衰及四大道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诸神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禅宗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概述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解读五色系统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正色与间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与五行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时色与五方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的运用与依据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相化与五色寓意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西方思想与非西方思想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文哲学与科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弗洛伊德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本主义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萨特与马尔库塞的理论观点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语言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解构主义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后现代主义艺术特征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传统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三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外四大金刚”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内四大天王”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的知名艺术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体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不同时期的前卫艺术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美学与批评

   主讲人介绍:

  彭德,1945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湖北美协),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江苏美术出版社)。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湖南美术出版社),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江苏美术出版社),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北岳出版社),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艺术广角》1992年第2、5期);《图载论》(第五届深圳水墨论坛);《修史与批评八问》(《画刊》2009年第12期);《六法考》修订稿(《西北美术》2014年第2期);《老态美与病态美》(中法当代艺术哲学研讨会,2015年)。

  

  彭德

  主讲内容:

  本期雅昌公开课主讲内容主要涉及 云冈石窟敦煌石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等内容

  主题: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云冈石窟

  最后讲一下四大石窟寺,云冈石窟,云冈石窟是建在北魏,这个云冈石窟,当时离北魏的都城比较近。云冈石窟里最重要的是昙曜五窟,昙曜五窟实际上是按照北魏的早期五个帝王的像塑造的五尊佛像,实际上那个佛教造像,包括雕塑,包括绘画和“色空这个观念”完全是相悖的。既然色空你为什么雕凿佛像。大概在半个月前有一个终南山的高僧到我家里去聊天,我就问他,我就问了这个问题,佛教造像,佛教的供具,佛教的一些仪规同色空是直接对立的,你们佛教怎么解释?那么如果佛教所有的形象都是什么?都是一个形象,你们看各个地方的佛像、造像都是一样的,那么怎么体现他的个性?怎么体现这个佛的他的特征?或者说体现他的功能,主要是他没有表情,他表情永远是那个样子。二一个是印象,印象主要是手相,就是他有各种各样的手,他手有单手,有的是双手,手可以搭配,一般来讲就是一只手就是一个相,你比如说这个就是“色无为相”,无为,大无为就叫无为。你要搞懂佛教的造像就看他手相,佛经上都有详细的记载,各种各样的手姿,他不是靠表情来体现,而是靠手相。

  

  敦煌石窟

  敦煌石窟,敦煌石窟应该比大同的云冈石窟更早,更早一点。敦煌学是和斯坦因联系在一块的,斯坦因本来他是一个,他是英国籍的,后来在英国,他在印度考察佛教的时候就到了敦煌,他到敦煌的时候大概是45岁的样子,正好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发现了敦煌的一些经卷,这些经卷是谁发现的呢?是我的老乡一个湖北的道士叫王道士,姓王的一个道士,他有一天随手敲一个佛窟的一个墙壁,是空的,,把它打开一看是一个洞,藏了大量的经卷,那个就叫藏经洞,有大量的唐代前后的经文、绘画放在那个里面,完好无损。然后被斯坦因知道了,斯坦因就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手法,就把里面最好的绘画、最好的经文把它买下来了,大概花了40锭银子和500卢比,很小的一笔钱,现在值多少钱,你现在要买其中一片都买不回来了,现在在大英博物馆放着。后来震惊了世界,英国人,然后法国人买,俄国人、日本人就去买这些残存的经卷,然后还有一些在沙漠里边去发掘,这样敦煌学就从斯坦因那里开始了。斯坦因是敦煌学的鼻祖,但是在二三十年,三五十年以后我们介绍斯坦因的时候,把他是完全作为一个反面的角色,你们现在去查一查百度,我估计斯坦因不是一个反面角色了,没有斯坦因就没有敦煌学,王道士的藏经洞发现的这些经卷并不是斯坦因怂恿他去发现的,他早在他来到敦煌之前他已经就发现了,如果没有斯坦因那么王道士发现这些东西很可能在文革破四旧的时候会付之一炬。现在被当作宝贝藏在英国、法国、印度、俄罗斯、日本还有其他一些欧洲国家,包括美国都收藏了一些经卷,其中最全的就是日本,日本把所有其他地方的藏品他都复制了,所以日本人现在号称研究敦煌学要到日本,而不是到敦煌那儿去,敦煌那些石窟都是空的了,比如说日本人拿一个某种透明胶贴在那个石窟里面,然后贴上了以后一撤下来整个那个画就到日本去了,现在留下都是一个空洞。

  

  龙门石窟

  这是龙门石窟,龙门石窟的奉先寺,龙门石窟最大的一个窟,中间这个本尊像就是卢舍那佛,卢舍那佛他是一个报身佛,这个佛,我刚才说了横三世佛,中三世佛,他还有三种佛,还有三种佛就是无形的佛,就是他不能有形态来描述他,是最高的、最抽象的、最形而上的,他不能被塑造;第二种就是宇宙佛,他是涵概整个宇宙的;第三种就是报身佛,他有具体的对象,卢舍那佛就是报身佛,但他也是佛,他也可以称为卢舍那佛,奉先寺是谁负责雕凿的呢?武则天,这个卢舍那佛就是武则天的像,就是她的肖像,谁也不会砸她,武则天真是一个大聪明的人,这个相当于无字碑,她的无字碑谁也不会砸它,因为没有字,她的塑像在人间所以不敢去砸,因为她是卢舍那佛,但是卢舍那佛他是佛教真身完好无损,当然现在还是损坏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卢舍那佛

  我昨天晚上下载了孝文帝的《礼佛图》,你们到时候到电脑上面去查一查,这个不容易,最伟大的皇帝就是孝文帝,孝文帝就是把北魏的都城从大同迁到了洛阳,然后整个民族汉化,完全汉化,穿汉民的服装,用汉民的语言,用汉民的典章制度来治理整个国家。这个《礼佛图》它不是一个平面绘画,它是画的,但是它是在龙门石窟的一个石壁上先雕凿,有点儿像汉画像石,比汉画像石的浮雕感还要强,然后在那个浮雕上面涂了颜色,这个《礼佛图》现在在哪里呢?现在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正客厅一进门的正厅的最大的一个厅你回首一看那就是《礼佛图》,保存得非常完好,如果不被那些盗贼把它卖到美国去,那么文革的时候这个《礼佛图》肯定会砸烂了,所以我们在面对这个《礼佛图》的时候有种非常复杂的感情,一方面竟然卖到这里;一方面不是他们它可能就被砸毁了,所以中国很多文物都很奇怪的,在国内的很多都被砸坏了,“文革”的时候砸了多少文物,数以百万计,很多私人都烧了,剩下的菩萨都全部砸烂。

  

  麦积山石窟

  麦积山石窟,它占地面积很小,但是很壮观,因为有些佛像很不错,四大石窟我是去过三个石窟,敦煌石窟我没去,我是一个特别好地理的人,我从小对地理、对每一个省的最高的山峰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很多现在我都能背出它的那个标高。但很奇怪,我这个人一生走最西的地方就是麦积山,天水之西我没有去过,四川大足之西我没有去过,峨嵋山没去过,云南没有去过。我从小6岁的时候就向往云南西双版纳,六七岁,但七十岁了没有去过,我觉得很奇怪。我喜欢神游,神游是什么呢?就是拿一本古地图,拿一本现代的地形图和行政区划图然后拿着什么《徐霞客游记》或者是《二十四史地理知》在那里翻一个人在联想,等到我一去那里都是人看人,每一个景点都是人满为患,我就烦了,所以我不出去,就是看,看地图、看照片,看影像,我就不去,这个就叫神游。

上传日期:2016年04月2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