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 >[第5集]用当代艺术和现代设计保护“非遗”

视频信息

名称: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用当代艺术和现代设计保护“非遗”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山月 邬建安 杨二车娜姆:现实中非遗人的生活状态

        【雅昌讲堂】成琳 胡社光 杨二车娜姆:国内外非遗传承保护现状

        【雅昌讲堂】山月:五个步骤实现“非遗”商业化

        【雅昌讲堂】邬建安:关于“非遗”传统文化的接触与反思

        【雅昌讲堂】成琳 曾辉:“非遗”复兴的长远构想

 

        导语:皮影戏、国礼潮绣、苏绣、剪纸、傣锦、宫毯织造技艺、景泰蓝……这些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工艺如今正与我们渐行渐远;还有更多你叫不上名字的“它们”正淡出视线,而它们却有个你熟知的统称——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工业化已经如此成熟的今天,我们反思:“非遗”自身如果没有足够的生命力继续发展下去?我们今天的保护是否就成了对“非遗”的临终关怀?。

        9月25日下午,一场关于“非遗”的讨论:北京设计周特约ARTPLUS论坛《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非遗保护的实战派,六人行公开课》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开讲。本次论坛由雅昌艺术网旗下ARTPLUS联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大栅栏跨界中心、北京国际设计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IOV共同发起;论坛由ARTPLUS跨界平台总负责人程璐主持,并邀请到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北京歌华创意设计中心主任曾辉,中国手工坊总经理山月,转转会女主人、建筑学博士、资深收藏家成琳,作家、收藏家杨二车娜姆,将“大棉袄”的元素带入全球视野的时装设计师胡社光,及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书记、当代艺术家邬建安共同讨论。

 

邬建安:艺术家

  在做皮影这个项目的时候,为什么自己对皮影感兴趣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因为我小时候胆子比较小,胆子越小的人对鬼故事越有兴趣,人越怕什么、越恨什么就会对什么东西特别敏感,一个人很难变成他喜欢或者是他崇拜的人,一定会变成你恨的人,你特别讨厌的人,一定会变成那样,千万不要碰。但是你害怕的东西不要紧,你害怕的东西正是你的能量藏着的那个秘密的金库。我小时候特别害怕鬼,我也怕黑,所以我对鬼故事特别感兴趣,也不知道为什么。

  河北、北京丢一些皮影,主要讲一些侠义故事,神怪故事比较少,北京这边的故事,三侠剑等等。西北这一带的皮影有特殊的东西,演很多神怪戏,有很多形象在今天其实什么剧本里都找不到,七八十岁的老艺人他们也不知道,那里边的形象有的直接能对应上明代版本山海经里的东西,《山海经》不是一个故事书,是地图志或者是博物志的书,这个形象刻出来干嘛用,皮影既然是一个戏剧门类,不管这些。这些造型的东西跟神秘古老的神怪相连的东西,带给我很多这种兴奋点,这种兴奋点积累的时间长,我从03、04年的开始对皮影感兴趣,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这么长时间慢慢在你心里自然酝酿生长成一个东西,如果你是一个作家就会写小说或者写诗歌,艺术家要做一个形象,把你压抑的能量释放出来。

  所以今年正好有一个机会在恭王府和他们合作,恭王府是中国展览展示非遗非常重要的一个阵地、一个堡垒,每年都做很多关于非遗的展览,但是展多了之后他们觉得每次做的都是一个高档地摊,很无趣,每都是高档地摊有什么意思,他们想创新,思路定的很有意思,想让传统皮影艺术家当代艺术产生一个对接,从而出现一个新的结果。这个时候正好我的朋友在那边管展览空间,有没有可能做这么一个项目,说好,正好我做《白蛇传》这个项目,就做了这个东西。

  介绍一下,我从陕西的收藏家手里借了一百多件清代的皮影,可能有一些嘉庆年,有一些稍微晚一些,整套《白蛇传》传统故事的皮影,之后把这些皮影串成《白蛇传》正传的连环画,之前我编了一个前传,《白蛇传》这个故事之前发生了什么,现在小黄人的前传一样的东西,我在陕西版本的《白蛇传》里面看到佛道的冲突,以及这个故事里边暗藏着法海的身份,我们习惯的《白蛇传》的阅读里面当成一个爱情故事、爱情悲剧来理解,他的版本是一个侦探故事,法海并不是故事的主角,他只是一个被佛祖本人派下来寻找白蛇、证明身份的角色,变成佛祖一定要制白蛇于死地或者佛祖别人要捉白蛇,道跟佛是两套体系,妖不是佛教系统的角色,道教是魔,佛道之间的关系像今天的中外关系,佛祖本人像奥巴马,为什么非要捉中国的,非要把手伸到中国来捉中国的罪犯,这里面有一个想象的空间,我根据这个出发编了一个前传的故事,用传统皮影的造型语言做了一些尺寸比较大的作品,也以连环画的形式来呈现。

  这个时候从展览的效果来讲相当不错,我们想让传统的东西复兴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手段,有一些手段是当成一个资源库去使用,里面有很多漂亮的造型或者是比较好看的颜色的秩序或者是一些好听的故事,我们也可以激活,换句话说,让它不再属于我们习惯的认可的,我们不把它当成一个必须受保护的可怜兮兮的东西,甚至是我们的智力没有达到那个高度更深刻的故事,当代人更有兴趣这个故事,因为比较刺激、比较兴奋,比爱情悲剧更受人欢迎,往这个方面引导。引到这个方面就看你有没有才华,如果有才华可以编成特别兴奋的侦探故事,如果没有才华就编成一般一点的网络文学在璐姐刚才讲的《白蛇传》的故事的汇报。

  主持人程璐:有时间听邬老师讲鬼怪的故事特别好玩,听完当代艺术家对非遗保护的看法,我们请设计师来谈谈,刚刚大家看到胡老师的图,这是我自己做我自己方案的时候会考虑到我自己的喜好,胡老师说这是很早期的作品,这是关于蒙古服饰拉开的中国风,我想请胡老师谈一下,你作为设计师,非遗如何正确地对待现代设计又不失传统的精髓?

胡社光:高定服装设计师

  胡老师:非常简单,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表面的东西,它是一种精神文化,这个系列是我三年前刚刚回北京的时候在国外生活了二十多年回来设计的,这个系列其实是我最不满意的一个系列,为什么?因为它只是一个注重外表,没有钻到非遗本身的作品,我一直在模仿,用他的颜色、少数民族的服饰、多么美、多么华丽、松驰,其实我没有钻到骨子里,我最满意的一系列是去年钧窑的系列,我去那儿看当地人怎么做瓷器的时候,我知道钧窑的精神在于窑变,大自然给我们很多美的东西,在一个偶然的机遇里,钧窑这样的东西出现在中国,而不是在国外,它出现在中国就属于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它最美的是当它上釉之后、进炉子之后没有任何人可以主宰它,它自己有自己的灵魂,出来的颜色千变万化,我在那儿住了一个月,在少林寺的旁边,更好玩的是那段时间少林寺每天是灯火辉煌,每天晚上有文艺表演,视觉冲击之下我看到在做传统瓷器的人每天在烧窑,本身的价位我不要再说了,但是他的精神感动到我,我就把钧窑的文物和现代时尚沟通在一起,钧窑的文物拍了很多大片,之后打印在绵阳皮上做了一个现代版的“钧窑”。

  我做的第一件作品蛮有意思,稍微浪费一点时间跟大家说一说,我做了一张10米×10米的一块绵阳皮,打印钧窑纹路在上面,我把线,日常家里用很简单的线埋在这个皮子里面,我要让这张皮有它自己的情感和表情,T台开始之前我叫了一个光着身子的模特走在T台上面大家都吓到了,以为来一个变态或者是重口味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的东西,本身是不分国界的,因为走到T台上的模特是黑人模特,还是光着头的,那个面料我打开了三个口,套在她的身上,当时以抽丝的手法,抽丝是钧窑进炉子的时候对我来说像一个面料怎么变化它,让大自然给我美感,我当时抽动每条线的时候这块面料就变了,变成什么当时我不知道,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抽出一脱晚礼服出来,是我这辈子见到最美的东西,它不是我做的,是大自然给我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精神,我希望在将来不只是看它的表面,不模仿以前的运作模式,我能改变它的模式,它的精神、它的身孕,像刚刚杨二车娜姆老师唱歌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并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多久,我感觉到的是干净,那种干净、灵魂感感动到我了,刚才我听到很多老师讲我不是赞成的一种想法是我觉得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每个人身上都可以得到的,跟金钱、奢侈品是没有关系的,我们老是说我们要很大的财力、人力,其实我们身边每个人都有能力、有权力拥有它或者宣扬它的。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