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 >[第3集]山月:五个步骤实现“非遗”商业化

视频信息

名称: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山月:五个步骤实现“非遗”商业化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山月 邬建安 杨二车娜姆:现实中非遗人的生活状态

        【雅昌讲堂】成琳 胡社光 杨二车娜姆:国内外非遗传承保护现状

        【雅昌讲堂】邬建安:关于“非遗”传统文化的接触与反思

        【雅昌讲堂】邬建安 胡社光:用当代艺术和现代设计保护“非遗”

        【雅昌讲堂】成琳 曾辉:“非遗”复兴的长远构想

 

        导语:皮影戏、国礼潮绣、苏绣、剪纸、傣锦、宫毯织造技艺、景泰蓝……这些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工艺如今正与我们渐行渐远;还有更多你叫不上名字的“它们”正淡出视线,而它们却有个你熟知的统称——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工业化已经如此成熟的今天,我们反思:“非遗”自身如果没有足够的生命力继续发展下去?我们今天的保护是否就成了对“非遗”的临终关怀?。

        9月25日下午,一场关于“非遗”的讨论:北京设计周特约ARTPLUS论坛《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非遗保护的实战派,六人行公开课》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开讲。本次论坛由雅昌艺术网旗下ARTPLUS联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大栅栏跨界中心、北京国际设计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IOV共同发起;论坛由ARTPLUS跨界平台总负责人程璐主持,并邀请到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北京歌华创意设计中心主任曾辉,中国手工坊总经理山月,转转会女主人、建筑学博士、资深收藏家成琳,作家、收藏家杨二车娜姆,将“大棉袄”的元素带入全球视野的时装设计师胡社光,及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书记、当代艺术家邬建安共同讨论。

 

  主持人:程璐

  主持人程璐:我今年刚刚从四川回来,是参加非遗节,其实我看到非遗节的时候我也挺落寞的,政府圈了一大块叫非遗园,如果不开非遗节那些地方全是荒着的,而且里边特别豪华、特别大的像体育馆一样的建筑,但是陈列非常糟糕,很像摆摊,特别可惜。还好我们项目长亲自自己召开了非遗保护的论坛,挺务实的,他们想做三件事:

  一鼓励设计师和高校到西南西北地区18个文化生态保护设立工作站,帮助当地非遗改善手工艺品的配色、材料、品质和设计,这是项目长自己说的。

  二是让非遗传承人到优秀的设计公司去,当时有洛可可的公司,还有无用他们都参会,特别欢迎非遗人到创意公司来工作学习,提升他们的眼界,告诉他们你的手工是非常有价值的。

  三是会申请设立文化部重点实验室,帮助非遗解决一些关键技术屏障的问题,为什么有一些非遗人的布料会掉色等等,其实很需要我们去解决,如果掉色是没有办法进入到市场,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我们想请因为依文集团山月他们做了很多工作,文化部的事是他们在做了,直接把工作站设到山里上去,帮助他们解决技术上的问题,请他们聊一下他们是怎么进行保护的。

山月:中国手工坊总经理

  山月:我也站起来说,站起来离大家更近一些,刚才我听了娜姆老师、胡老师、成老师讲的,不同角度讲这个问题,中国手工坊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可以用四个词来讲我们非遗保护接下来要做的四个词八个字:第一是国际化,二是时尚化、三是生活化、四是品牌化。如果能够把这四点做好不能说非遗保护,我们更多的是在传承和发展方面。依文集团是一个商业化的公司,很难做到像政府或者是公益组织说更多的精力放在把这些东西保护起来、收入、分析,我们的重点是希望合作、跟一些组织和政府合作,他们做前端的事情,去把这些非遗的手艺、技艺、歌声、舞蹈等等收集、记录下来,再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它,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我们也是在跟一些院校、国内国外,包括北京服装学院、伦敦艺术大学、圣马丁学院等等也在合作做中间的一段,根据非遗的手艺、元素等等去重新再设计、再创意、再开发,这几乎是所有的非遗手艺人面临的问题,他们的东西只能放在博物馆里、镜框里,放在珍贵的保险柜里,很难走到生活当中去。成琳老师要这些生活化怎么去做。

  我们做的是最后一端是商业化,不仅仅是设计师,设计师做出来很难做到商业化,我看到很多设计师作品很优秀就一件永远是展品,永远是样品,我不能让在座各位所有人都穿上一件带有苗族的蝴蝶妈妈元素的东西,很多设计师做不到,但是我们可以做到,我们现在也在做。

  主持人程璐老师讲大家做这件事,确实是政府的领导和组织们想得非常系统和深入,我们也在做,但是我们做的方式有一些跟其他的组织不太一样:

  第一步我们在大山里建手工艺术博物馆。刚才主持人程璐老师说把这些非遗传承人请到城市里来,一次、两次可以,这是不现实的,他们的生活状态离不开大山,离不开他们的村子,我们要把手工博物馆建在他们的身边,分不同的主题,苗族博物馆村寨全是苗族的,苗族很丰富,单在贵州苗族有173个支系,在这个里属于黑苗、白苗,分不同的主题,把这个当地非常棒的绣娘的作品服饰、相关的外延的产品收录到博物馆里面,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设计师的力量依据他们这些东西重新创意开发的产品也要在这里面同台呈现,这是第一步。这些手艺人可以在博物馆上班,不需要在村子里,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做,我给你提供订单,一会儿我会说后续所有的东西。

  第二步是这个博物馆我们做的事情不会说和当地政府说给我一块地建一个博物馆,不是的。我们全部是来自于他们,服务于他们,政府会给我们提供所有在当地具有非常保护价值的建筑物,我也不要地、不要楼,只要给我这么一个有文化的地方,在当地非常认可,认为是一个有文化传承的地方,我来重新做装饰,现代的设计师从他的设计、装饰等等全部是重新去做。这个基础上面这个博物馆里面同时也是我们的培训交流中心,我会带国内、国外的设计师带过去,跟这些当地的手艺人者一起交流、一起生活。刚才大家也看到我们绣娘手艺人面临最主要的是三个问题,我对绣研究的比较多一些:这是布依族,他们让我一定穿上布依族的服装跟他们一块工作第一是他们解决不了你刚刚讲面料的问题,他们的面料全部是自己手工织的粗布、土布,自己用植物染的,它的厚重、掉色、穿着的舒适度这些功能都不具备,现在生活当中没法去。二是纹样和图案,这里面没有放很多苗绣,苗绣是非常丰富的,是所有绣当中文化含量最高的一个民族绣。但是它的颜色是非常的饱满、丰富、红色、绿色、黄色等等撞在一起,生活当中很难真正穿出来;三是工艺的问题,他只是做一个绣片OK,但是要做成一个成品,做成一个包包的其他工艺解决不了,这些都是他们面临的问题,但是我的设计师和制作师跟他们在一起跟他们研究,告诉他们、培训他们如何在更高端的丝织面料、羊绒羊毛的面料,新的面料怎样把你的设计呈现出来,我会保留你的文化,比如蝴蝶妈妈是苗族的元素,但是我怎样让蝴蝶妈妈变得更时尚、更国际化、更现代化,我有一个样品给大家看一下,现代设计师做的时候蝴蝶不是红色、绿色、一群翅膀、一堆蝴蝶蛋,不是那样的,他的颜色会更清淡、更清丽一些,感觉很好,这个就是设计师设计的,这是苗族的蝴蝶妈妈,这个做得相当不错,整个苗族第一要素是蝴蝶妈妈的元素,把蝴蝶的纹样、颜色重新做了,不再用红色、绿色,用蓝色、紫色这种颜色去配非常受到用户的欢迎。第二步是是培训中心他们会受到很大的提升,我们的设计师也会受到很多激发。

  第三步手工坊的这些产品不希望做成现代的手艺人做的廉价的手工品,我不会是那样的东西。我们会全部都是高的社群,现在我们的会员都是企业家、领袖、社会精英,依托博物馆,因为当地的风景很美,我们跟港中旅、美国的克莱斯勒公司合作打造一条高端的旅行路线,除了带设计师会把高端的人群带过去,他们除了做他自己的本职工作,他的剩余社会资源影响力很强,但是没有发挥出来,所有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他们都有一个旅游的梦想,非常希望做这样一件把中国传统的手工艺术尽一份力,把他们带进来了解当地的文化,他在博物馆跟这些绣娘真正学习如何绣,如何画一件蜡染的画,如何做一件植物染的产品,他会有亲自的体验之后会起到很强大的传播作用,同时也会促进很多商业合作。

  比如IBM总裁周总,他们要提供有中国特色的礼品太多了,这种商业化的合作会促成很多订单的产生,会给这些艺人带来更多的收入上有了很大的保障。同时还有很大的一个好处是当地政府非常欢迎,当地的政府没有人有能力把这些国内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请到当地去,这是一个多大的投资的拉动,现在的会员有人已经觉得当地的环境很好在当地做疗养的系统建设,当地政府很支持,政府也很欢迎,这是第三件事。

  第四件事我们会开展很多创意创新的文创类活动,马上跟北京服装学院,跟北京市科委、贵州当地政府启动先选一条线是整个的苗族,因为苗族的服饰非常丰富,鼓励当地所有的苗族,因为他们不再做他们自己的衣服,穿的都是他自己原来的,一套穿很多年也不惜,我们给他一定的资金扶持,你来做一套你认为最棒,你自己本民族的服饰,做好之后给你一些奖励,做好之后我会收录到博物馆里边去,我会跟服装学院召集,我们是合作,他有一个设计师的平台把这些设计师带到这里来根据这些已经做出来的东西以及你的了解,你来重新创意设计出有苗族文化特色的服装、服饰产品来,我们经过评选挑选出比较好的做商业化,因为依文集团在全国有500多家店面,还有很多合作的商业平台,一件服装如果是生产100件,100件服装就是1万件,对于当地的这些绣娘、手艺人来说很充分,如果这个手艺能够挣得他自己很体面的生活,年轻人也会回来的。我们也在促成这件事,我们和一些职业学校合作把很多年轻人拉回来学习,他们回来学习之后他们觉得还是,我虽然勉强来学,你给我免费提供学费,所有的东西都来学,我还是觉得不是很愿意,原因是什么?因为他觉得学完之后还是不知道干什么,还是不知道能不能养活我自己,但是我们把他的后顾之忧解决了,我告诉你你学完之后可以到这里来,做一件有尊严的事情,你的手艺让更多人穿在身上,生活化。

  第五是依文手工坊做这件事是站在公益的角度,做所有的事情过程当中希望把所有的做一点是一点,我们做苗族服饰过程当中把苗族的服饰元素全部记录收集、录制下来,再请一些专家做分析,把最核心的元素提炼出来,我们针对国际的大品牌去做这种元素的输出,我们前两天刚刚谈的伦敦艺术大学和圣保罗学院就谈这个,他们非常感兴趣,他们希望我们把手工的博物馆搬到伦敦艺术大学去,他说派所有的学生来不现实,那么多学生,但是他说这件事情英国人非常欢迎,希望你们可以搬过去,可以换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主题,伦敦艺术大学的学生根据你的元素做创意,做出来之后他们自动自发的,因为有六个学院,会说做展览展示的学院帮助你负责展览展示,做时装设计帮助你做整个的时装设计,还有很多固定合作的商业渠道可以进入到商业渠道里边去,这样的事情是希望让中国传统元素走到国际上去,这是很实在的事情,因为是我亲身一点点操作,可能是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非常有希望。我们也是相当于是一个平台,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做得很小,也做得很棒,他认为针对某一块就做服饰包包,就做苗族的银饰和绣片加在一起的饰品,都是会整合进来,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我们相对更容易,我们给他提供更好的平台和更好的商业渠道,还是很有希望的。

  主持人程璐:大家听的是五件事,这五件事构成了一个闭环,这五件事背后要做特别多的事情,比如说要用蝴蝶妈妈的元素可以带动后边的绣娘非常大的就业量,这是很有效的帮助,很落地。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