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 >[第1集]现实中非遗人的生活状态

视频信息

名称: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现实中非遗人的生活状态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成琳 胡社光 杨二车娜姆:国内外非遗传承保护现状

        【雅昌讲堂】山月:五个步骤实现“非遗”商业化

        【雅昌讲堂】邬建安:关于“非遗”传统文化的接触与反思

        【雅昌讲堂】邬建安 胡社光:用当代艺术和现代设计保护“非遗”

        【雅昌讲堂】成琳 曾辉:“非遗”复兴的长远构想

 

        导语:皮影戏、国礼潮绣、苏绣、剪纸、傣锦、宫毯织造技艺、景泰蓝……这些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工艺如今正与我们渐行渐远;还有更多你叫不上名字的“它们”正淡出视线,而它们却有个你熟知的统称——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工业化已经如此成熟的今天,我们反思:“非遗”自身如果没有足够的生命力继续发展下去?我们今天的保护是否就成了对“非遗”的临终关怀?。

        9月25日下午,一场关于“非遗”的讨论:北京设计周特约ARTPLUS论坛《用设计的力量保护非遗公益项目——非遗保护的实战派,六人行公开课》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开讲。本次论坛由雅昌艺术网旗下ARTPLUS联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艺术与管理研究中心、大栅栏跨界中心、北京国际设计周、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IOV共同发起;论坛由ARTPLUS跨界平台总负责人程璐主持,并邀请到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北京歌华创意设计中心主任曾辉,中国手工坊总经理山月,转转会女主人、建筑学博士、资深收藏家成琳,作家、收藏家杨二车娜姆,将“大棉袄”的元素带入全球视野的时装设计师胡社光,及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书记、当代艺术家邬建安共同讨论。

 

主持人:雅昌艺术网市场总监 程璐

  主持人程璐:大家的小礼物是ARTPLUS和邬建安老师一起合作的一款,大家都习惯圣诞节去买礼物,但是大家没有试过春节的礼物,我们希望唤起大家对一些传统的节日春节、中元节,对这样的一些节日设计一些礼物送给他,大家知道今年是羊年,很多时候羊年不是特别吉利,好像女孩子属羊不是很好,今年是60年难得一遇的羊年,都是神组成的,有镇宅、驱邪的作用,还有色彩丰富的那一款,如果大家关注到我们的帐号上可以看到我们的新年礼盒,有一些历史的包,我们肯定会有一些小互动,互动里如果大家对关于非遗的问题我们也会奖励给大家,还有一些是小礼物,这些很好的记忆都离我们很远了,我们希望通过一些好的小礼物唤起大家对这块的记忆。

  大家好!刚刚说了这么多我来介绍一下我是雅昌ARTPLUS的负责人程璐,非常荣幸北京设计期间承办论坛,首先特别感谢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特别邀请,学院的老师看到我们的论坛主题、嘉宾阵容的时候也是立马说快来,大周末带着我把北大办活动的场地都看了一遍,最后因为时间的关系选中了这样的场地,我们没有想到原来北大教室这么先进,智能讲台没有办法移动,导致像甲乙双方的的辩论比赛。

  非常漂亮、非常熟悉的杨二车娜姆老师,娜姆姐现在致力于唐卡艺术还有诸多文化的传播,她今年在上海办了一个展在正大艺术馆里头,她改了将近100件肚兜在美术馆进行展出,把这个展览有一种美叫“害羞”。

  转转会的主任、建筑学博士、资深的收藏家成琳老师,他们是非常有意思的会员组织,非常关心艺术与自然与生活的对话,最重要的是大家关注他们的帐号会发现策展形式非常独特,现在成琳业也是非常忙,北京设计周期间她有一个分会场,她带了非常多的作品,大家到歌华保税区可以去看一下。

  著名的当代艺术家邬建安老师,他的艺术语言借助当代艺术的激进、锋利的美学经验,最擅长把很多传统古老的东西唤起,让他非常的返老还童,上半年也在恭王府举办了他的白蛇传大型个展,他和皮影戏的非遗传承人进行对话,也把皮影戏带我来演出,非常不错的展览。

讲座现场

  时装界的鬼才设计师,大家已经知道了,今年在 张馨予在嘎纳电影节穿的大红袄的战袍,几乎找不到一些固有的模式,同样他也是荷兰皇家御用设计师,荷兰女皇对他的设计情有独钟,习大大去荷兰的访问也是他来带队的,他也从荷兰的钧瓷唤起一些创作灵感,他的作品是一场新闻艺术。

  旁边是负责整个非遗线亲自带着设计师团队下乡的总经理山月,她是真正跟绣娘一起生活的人,一会儿大家可以听她说怎么形成非遗保护的兵团的。

  还有一位特别重要的刚刚我已经提到了,我们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的副主任曾辉曾主任,由于设计周的活动频次蛮多,正在上一场活动讲话,在赶过来的路上,一会儿可以把特别尖锐的问题留给他。

  开始的时候既然我们是一堂公开课,关于非遗我们来一个小互动,看看大家对于非遗现在是知多少的状态。

  旁边屏幕上也会有一些图案的提示,也有一些文字的提示,大家可以看看你们能知道这是什么非遗吗?能说出这样的名字吗?如果可以说出来马上有一个小礼品送给同学吗?梭纺、织锦、夏布,这是夏布,我特别怕成琳姐看,因为她一眼就知道;

  接下来他们出了一个特别难的,苗绣大家还是蛮熟悉的,但是苗绣里经常绣他们的图腾、也日的图案,把什么绣在布上面?苗族服饰是穿在身上的史书,有可能是祖先移动的什么什么,迁移是吗?可以算穿白衣服的姑娘先说吗?关于他们几百年的迁徙史,他们会织在他们的布上面,非常有意思。

  这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反正我没有答对,是一个“官补”,大家知道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吗?猜的最近的一个我们就取胜。一万、三千、四千六、七千八、50万、10万……太了你们帮我节约了一个礼物,它知多少钱呢?500块,我们笑完蛮凄惨的,真的500块,两个月绣花出来的500块,现在的传承人还愿意做这事情吗?现在对于非遗是特别好也是特别坏的时候,特别好是我特别感谢这么多同学,虽然大家有可能学的是经济学今天来听非遗的讲座,特别这儿多专家讨论,特别糟糕、特别残酷或者是特别悲摧的是这帮传承人不再愿意学他们了,非遗就是他们的生活体验,他们天天面对的,是平淡无奇,这种平淡无奇变成一种熟视无睹,让他不愿意再去学习了,根上的原因是他没有在这个上面找到自我价值,包括他的经济价值也包括自我认可的价值,我今天希望有六位嘉宾和我们一起讨论出来他们,接触他们、保护他们的过程当中到底遇到了什么,希望今天可以留下一些干货,留下一些思考给大家。

  今天所有嘉宾讨论的内容会整理成报告会呈现给文化部市场司保护处。

  接下来请几个真正下过乡的嘉宾和我们一起

分享一些他们亲眼看到的非遗人的生活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先请山月,山月已经亲自带队到贵州和云南,我以为她偶尔去一次,她说几乎大半月全在那儿,跟我们聊一下你第一次看是什么样的状态?什么东西对你蛮触动的?

嘉宾:中国手工坊总经理 山月

  山月:我最近看过一句话比较概括地来描述,现在非遗传承人的状态就是“匠人易老,巧艺难成”,刚才主持人程璐老师也在讲,很多非遗手艺人,真是有一身精湛的手艺,但是面临非常现实的问题是他们没法靠自己的手艺好好地活着,这是我们下去的时候看到大山里一身手艺的传承人面临的问题,还有他们大部分年龄已经很大,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生存状态又不是特别好,给我触动特别深的是我们做非遗传承保护过程当中,跟现代文明在赛跑。不到三个月或者是半年的时间再去一次的时候会发现这个古老的村落村子全部没有了,全部变成整齐划一的“新农村”,再也看不到那些很古老的,甚至挂在墙上的一个物件,甚至站在街头弹的很有味道的鼓都很难找到了。

        包括非遗传承人,这些手艺者,我认识一个布依族一个老阿妈她已经80多岁了,我看过她做的布依族的服饰特别精美,可能一年就做两三套,一个官补要做两个月的时间,一套的布依族的服饰要做至少几个月的时间,一年就做两三套,我上次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了,因为她已经病了,不可能再做了,她的后代没有学习他的手艺,年轻人会觉得我做这个东西赚不到什么钱,做一件衣服就赚不到一千块钱,无法养活自己,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去了,没有办法,看到这些事情我们有一种紧迫感,尽可能多做一些,做得更快一些,让这些手艺人更好地有尊严地活着。

  主持人程璐:山月去了云贵,邬老师07、08年去的陕西,能说说那会儿你去陕西看到皮影戏那帮人是什么样的状态吗?

嘉宾:艺术家 邬建安

  邬建安:06-08年连续三年,我们系刚刚开办,其中重要的课程是下乡考察田野采风,我们下去的时候还是模模糊糊,蒙蒙胧胧的感觉,没有很清晰、传统艺术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看过很多照片,也从一些书籍里面,民俗学者的东西里面有过一些文本的想象,到了乡间之后才感觉到你想看这个东西可能仅仅是一个想象,因为照片有时候会骗人,写作出来的文本也是过于浪漫的修辞。真正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过去真是养家每天去劳作,用的道具都尘封在旁边的角落里边,你要去看会搬开什么东西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就是这样的感觉,最初的感受是有一种落差,从图像的记忆、书本里的图像记忆和文本的描述到现实当中的一种失落感。

  主持人程璐:邬老师这次恭王府的展览请过来的老戏人要上生命保险,这帮人随时会离开我们,没有人学的状态。刚刚两位谈了外面的人进到非遗的世界里看非遗,接下来想这个是因为现在没有非遗的人在,我想请从非遗里头走出来的人娜姆姐,我想请娜姆姐谈一谈非遗人怎么看待这帮外面的人进去以及对他们的帮助,他们是怎么理解的?

嘉宾:作家 杨二车娜姆

  杨二车娜姆:其实我们家乡泸沽湖,我们女儿国文化,比如说我们跳的舞叫“打跳”,我们有七十余种跳法,每一种跳法都是从日常生活里,白天在田里干活的时候,一到晚上可以编到舞蹈里面,是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

  比如说我们摩梭人穿的裙子都是用麻布织的。麻布织的时候要纺线,是这样运转的,特别优美。你在这边转的时候要把织好的放在另一边,整个过程是非常美的,加上我们摩梭女孩子穿非常漂亮长的百合裙子,长长的线,转身拿过来这一块的时候整个动作是特别唯美,所以到晚上的时候篝火晚会里面就是白天跳舞……唱歌,然后就跑到这边来,一代一代传承下来,里边有很多我们先辈,现在泸沽湖没有人穿裙子,都穿运动服,要穿的都是布做的,没有人再穿我们家乡前面的麻布的衣服,这种也是在流失的。外面的人进来,有新的,很多人真的是很有心的,很想保护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也很想来保护帮助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但是他来了,就没有这个长期性。更多的来就是为自己的企业做广告、做宣传、做慈善,这个时间长了就没人相信了。来一下一大堆人来给一两百万,前一阵子到我们家乡来,我们织围巾,现在开始织围巾那一块,裙子没有人再织因为太麻烦,现在国家不让我们种麻线,因为麻线有大麻子,那个子是我们小时候每天早上喝酥油茶要放在里边的,所以我们摩梭人的头发黑。杆子织出来的麻线是织衣服穿的,因为比较厚,可以挡风雨,小时候放牛,在山上打柴穿那个衣服也比较暖和,现在没有了,都失传了。

  我的意思是很多人有这个心,发心很重要,我们也是很感恩的,希望有一个比较长线的,别来了感受一下拍张照片就说自己做了这个事了,就没了,这样子的话慢慢的也形不成规模,因为要做传承的东西一定要有现金在后面支持的,为什么没有人再织布了,也没有人创造我们这个舞,其实这个舞是我们摩梭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有喜事、丧事或者是来客人的时候,把这些美好生活对先辈的祝福、祈福的过程都在我们的每一段歌词里面,而且都是即兴的,一到高潮的时候各个都是诗人那样,天生的诗人。

  我的一个感受是现在你在泸沽湖呆着,觉得每个非遗的人或者是保护我们民族文化的人都觉得有一个作秀的嘴脸在后面,你不相信了,这是我希望从我的家乡,从生活的底层上来,我想给大家传递一下这个信息,来就真心地来,在城里准备好了来,和大家沟通好了,一点一点地把文化有始有终带到保护传统文化渗到年轻人,渗到大学堂年轻人的心田里边去,种子种到心里去,不要昙花一现就走了。这是我想说的。

  主持人程璐:这是大实话,这两年提非遗挺多,我相信是不是光华管理学院很多人也是做企业经营的,我们更希望企业真正深入地走下去,一会儿衣文会有一个例子,接下来我们很想说现在非遗是这样的,我们也想请成琳老师,我们知道日本,大家印象里觉得日本、台湾对传统文化保护非常好,其实对日本很多是外来文化,他把外来文化积淀出来变成自己的文化传承下来,我们就是这样的,我想请成琳老师谈一谈,成老师出生于台湾,在日本有学习过,对日本情况非常了解,想听您说一下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或者是到底差是差在哪里?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