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 >[第6集]朱青生对话英格宝公主:作品的力量

视频信息

名称: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朱青生对话英格宝公主:作品的力量
 

讲座现场

  所以这样一来我们就构成了今天我们在抽象画里面到底要什么的问题?所以我们说的第三抽象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在抽象的表面来动用它的色彩和形式的变化,而是在同样的一个痕迹中间如何增加它的层次和深度的变化。

  我们现在在讨论的是这个问题。

  英格宝公主:很难回答。一幅画当然应该是有深度的,但是我认为最关键的还是要有力量,她是给予这个作画的人和给予这个看画的人,如果说是一幅画就是说她能够达到这样的画如果仅仅是通过练习,她觉得可能也不一定。

  朱青生:现在我用中文讲是为了让大家更方便一点地了解我们在讨论什么,现在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你们会注意到在刚才我们看到的波洛克,这些人,刚才你们看到波洛克,还有德库宁,她到纽约去碰到的这些大师,这些人都是现在的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都可以今天在博物馆里跟达芬奇他们的作品挂在一起的。

讲座现场

  这些人他们都有一种力量就是画出来都有一种力量,但是在中国的书法的评价中间,凡是写得特别有力量的字,我们都会把这样的字看成是中等水平的字,不是最高的水平,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这个里面有火气,没有内涵。也就是说王羲之的字并不是最有力量,当时肯定有人比他写得更有力量,但是我们把那样的字看成是比较不算最低,也只是中档的字,所以我们看到有一些就是说没有什么修养的人却能写得很有表面的力量,但是越有修养的人的字表面上反而看不出来有力量,把力量就含在里面,这个就是所谓的内涵,这个东西就是中国艺术的精华之所在,我们称之为笔墨。这个就是我们和西方的艺术家的不同。

  英格宝公主:对我来说很难理解有力量为什么却不能是最好的。

  朱青生:为什么有力量不能是最好的。

  英格宝公主:这个我对此说不了什么,因为我不是这样认为的。我看到中国的这些水墨画我反而是觉得有很多很多的力量在里面,而不是缺少力量。

  朱青生:这个力量我们现在说的就是一个重大的区别,也就是说在西方人看来他要的是这个力量,而在我们看来是要的内涵,力量和内涵之间的差异大概就是我们今天要来讨论一个痕迹之所以可以成为艺术的原因,否则的话因为我们现在也很难想象就是说当然她刚才说她看到过很多艺术学院的艺术家现在的这些大师们会有力量,我想这些大师们在我们的文化的历史上恐怕还不能算是大师,所以她没看到。

讲座现场

  英格宝公主:如果我有幸会见到真正这些大师的作品就好了。

  朱青生:我现在跟她讲我今天已经开始给她做展现了,如何来做这样的问题了,因为我现在推进的第三抽象运动其实就在寻找这样的可能性和实践这样的可能性,因为我们有几个艺术家跟我一起工作的像尚扬,像谭平,像王怀庆这些,他们都在朝这个方向在做。现在中国如果能够把这个问题做出来的话,抽象的情况就会从外在转向内化,内涵的东西就会增加起来。这个也是我要慢慢地来向西方展现的部分。如果要是没有这个部分的话,抽象就会变得简单。

  英格宝公主:在西方,力量我认为恰恰表示的是一种内在,而不是外在,图像的这种力量所表达的正是内心所在的力量跟内在所积聚的力量。我所说的力量是一种冥想的力量,是一种冥想的能量和一种回到自己的能量。

  朱青生:这个我们今天也讨论了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会把生命的力量,比如说一朵儿花快要开了,你会注意到花萼,花朵托上去的那个快要开花的那个花萼里边所包含的力量它是一种内在的力量,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枝芽参差形式的强度,但是这个里面的力量却有一种生命的一种内涵和膨胀,这个就是说我们是讨论问题的一个方面。

讲座现场

  但是这一种力量我们看到还是一个事物它所具有的本质的力量,就是说它本体所具有的力量,而我们现在所要讨论的问题是这种力量如果仅仅在艺术中间获得表达的话,我们只不过是把一种力量生命做了一次形式性的转移而已,但是这种转移是不足够的,我们今天如果说要在寻找对于中国艺术的,比如说从王羲之开始到八大山人的这种艺术的他的意义之所在的话,正好是要对这种所谓本体的力量进行一种对抗性的否定,也就是说不能让这种力量变成表达,否则我们就会让这个力量没有人在这个里边控制他的自觉性,就是作者在里边人为的自觉性就得不到充分的呈现,也就是说内在力量的表达和对这种力量否定的过程中间人为的一种控制和呈现。

  这种矛盾才会使得笔法之间具有他的深刻的强度和不可言说的一种能力,你想王羲之是如此,八大山人的画也是如此,其实他们并不是画的那个东西,也不是表达的一个人的生命的这个部分,而是对于生命,一方面获得直接的表达,另外一方面时刻控制着对表达的这个状态,并且对它进行关照和否定,这种力量才会变得深刻起来,所以一个艺术家,一个写书法的人可能写了几十年,最后他剩下来的只有一笔,在外人看起来他的这一笔和五十年之前的那一笔表面上并没有明确的区别,甚至在直接的生命的力量上面,可能五十年之后还不如五十年前那么饱满,但是我们可能都知道只有在这样多的积累之后,人的存在才会在这条线条里面获得寄托和表达。

  也许这个就是我们可能要讨论的问题,我们正好借助这个机会进行了讨论以后,也就是把我们冠以抽象的问题就不把它看成是一个表面上的一个画面的问题,而把它推向一个学术问题。她基本同意我们的说法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