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 >[第5集]朱青生对话英格宝公主:抽象艺术中的“控制”

视频信息

名称: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朱青生对话英格宝公主:抽象艺术中的“控制”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

  也就是说抽象画里边除了刚才说的偶然性以外,这个偶然性有可能跟动物是一样的,它有可能是累的,也有可能是偶然的一个痕迹之外,一定还有一个比较可以控制的这个故事,而罗斯科这部分在我看来是在他的边界上,就是一个颜色和另外一个颜色交替的时候他有一个互相之间过渡的一个边界,那个边界他有时候要画二三十次,反复地画,边界就留下了一种很奇特的一种晃动的感觉,模糊的感觉。那个时候里边所放进去的精神和厚度就不是一个没有精神状态的生物可以达到的,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可以做到的,所以在历史上做到这个程度的人只有几个人,就是自古以来只有几个人做到这个程度。

  英格宝公主:我非常同意您的说法,完全同意您说的,也非常同意老校长的这个提倡,但是我想说的是一种能量,那种能量给予我们一种可能性,就像章给你一扇窗户一样,以前可能是关着的,现在这扇窗户打开之后你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这一点可能是这个偶然性不能做到的。偶然性他可能会给你展示出这条路,但是绝对不会把你引向这条路,给你展示非常清楚的这条路。然后如果是一个猴子或者是一个小孩子的话可能就是不能够达到这一点的。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

  朱青生:我们实际上做过一个实验在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当老师的时候,我曾经在1984年领导了一个小组在北京市的一个监狱里面工作了一年,每一个星期天,那个时候没有星期六,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天是休息日,我每个星期天都到北京市监狱,这是一个关重型犯人的监狱去做实验,做了一年以后,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两个成果。

  第一个成果就是我们要求犯人,当时因为我们是实验,就是说他画画的时候不能画一个在历史上已经有过的画。对于这个犯人来说,这是一个逼迫,就是他怎么画你都画的是有关的,如果你只要画三次还是别人画过的画你就回去劳改,你就不能再进行了,因为他们特别想要珍惜这个事情,所以他们就要拼命地去寻找,就是有哪一种画没有画过,这是典型的现代主义倾向。

  如果我们中国的每一个学生,包括在座的人都受过这样的训练,或者都有这样的精神的话,那么中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山寨的,也不可能接受一个过分统一的同质。大家明白我的意思(笑)就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这样一种精神,我们现在就缺乏这种教育,只是少数的人连这样的事情都不能够控制他的日常生活以后,所以他就在别的地方就是出格,从而就被关到监狱里去了,当然我说的关在监狱里的大多数都是刑事犯、都是杀人犯这些,这是他的一个情况就出现了,就是说他要想办法做出一个在历史上人类所没有做过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没有能力做。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

  最后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我能不能让我本性中间的东西开始做,于是他们就开始做一次挣扎,因为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太难做了,我们肯定做不到,所以我们就拼一把,然后就回去劳改去就算了,最后在他们拼的最后的时候,发现画出来一批画,这批画我还保留着,就是说他们每个人虽然画的不一样,他们是用抽象的水墨来画的,很像你刚才在工作室画的。只不过他们是用01:14:05。

  英格宝公主:我不需要呆在监狱里面嘛?

  朱青生:不是,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关在监狱里面,只不过我们的精神和心灵都被关在监狱里面,只不过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已经做惯了精神的奴隶,已经不自觉了。我们已经不知道其实我们自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得体的状态的时候那个体制正在奴役我们,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艺术将我们至少暂时地解放,只不过犯人因为有一种身体被固定的情况,所以他的能量被积蓄起来就会一下子爆发出来,爆发出来他们的作品当然不能称之为艺术品,那个不是今天我们看到中国的画他当然不可能这样去做,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晰,就是他们每个人之间的差异特别大,那个小偷画出来的画和流氓犯画出来的画以及杀人犯画出来的画完全不一样,这就是很多的艺术家想要放在自己的风格,结果画了一辈子他就缺少这一点,就是怎么会到他的本性,这个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故事。

  你讲完了吗?这么快就完了,我讲这么多。

  英格宝公主:多少人被放出来呢?画画可以放出来?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

 朱青生: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今天是对话,所以我会把这个话题引出来跟大家,马上我们要说完。

  第二个问题就是有这么一个情况,我们曾经试图让这些犯人继续画下去,但是他们实际上是画不下去,在二十年前的有一天我坐一个出租车坐到北大西门,下车的时候出租司机突然跟我说朱老师你还记得我吗?他就是我们中间的一个犯人。这真的是,姓杨,我一看他,我说你是杨某某,他说是,他说我出来了,他说我放出来了,这个离我1986年的事情已经过了二十年,已经是2006年左右的这个事情,我就问了他一句话,我说你还画吗?他说不画了。

  我就在想这个时候就遇到了第二个问题,就是谁能把一抽象画继续画下去,我在北京大学做过一个实验,这是90年代的事,我就会觉得所有的学生,北大的学生都会觉得这个事情很容易,我也可以拿水墨来画一张画,就像小孩一样去画,但是这一幅画开始画的时候都很容易,比如你画50张可能有一两张都非常漂亮,但是你要让他在每一幅画里持续画50遍继续画下去,他这张画就会越画越坏,画着画着这幅画就没有了。

  这个加进去的东西我今天告诉她的中国的书法和水墨画里面一个艺术家修炼一辈子,就是王羲之在一笔中间修炼一辈子只不过是把这50遍要加进去的方法把它凝固在一起把它做出来,而这个就是中国艺术的精华,这个精华正好和达芬奇所代表的西方艺术构成了世界艺术的两大方向,一个是强调它的造型,一个是强调它的痕迹,就是强调心和人身的痕迹如何贯注在这个画面,而这个痕迹是通过一种特殊的技巧才能够把一般人不能在一幅抽象画上反复画50次以至于推进它的越来越好看,就是这一幅画他画得越来越好,但是如果没有极为高度的训练和能力,他就画不下去,他画到第三遍,第四遍这幅画就破坏掉,小孩也是这样,动物更是不可能,他第二遍都不可能把他进行来做。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