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 >[第3集]英格宝公主:艺术作品创作来源

视频信息

名称:英格宝公主《抽象与超越》英格宝公主:艺术作品创作来源
 

英格宝公主

  我现在介绍一下项目,我所做的这些项目。这是汉堡的一个教堂,然后他产生于1250年,这就是我为他作的画。然后我所借助的灵感就是这个教堂创建时期的那些画。然后又是有很多的蓝跟红,跟我们刚才看到的一样。然后我们会看到这些黄色都是说看这些就是说这幅图就表示上说上帝无所不在。这个在现实中这个图画有六米高,现在就是整个教堂看起来的样子。这是汉堡最大,最漂亮的一座教堂。

汉堡教堂

  这个是我跟一个波兰的作曲家的一个共同的合作,这个合作是为了他创作一个《安魂曲》,为了是纪念一个神父,这个神父在1983年被杀,然后他当时是攻击政府。这个人对柏林墙的倒塌也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

  然后大家看到的是12个十字架有4米高,这个展览在波兰那个时期是不可能的。然后这个《安魂曲》是非常长的,大概是45分钟,有歌唱,还有乐队。中间放的这个大家看到的是一个金色的十字架,这个也是代表他在牧师在被杀的时候所激起的巨大的力量,他其实在后面就成为一位民族英雄,他死后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来追随他,他仿佛就是重生一样。然后在这个波兰的政治体系共产党执政结束之后,波兰的共产党执政结束之后然后这些画就可以经常被看到了。

  我经常非常喜欢做的一种事情就是和其他不同的艺术形式来共同合作,这个是和波洛克另外的一种合作。因为现在是我为这个交响乐所画的背景图,它是非常巨大的,因为画成这么大是要整个交响乐团都能够坐得下。现在看到的是刚才那个跟它是相对应的,这是一个寂寞的空间或者是安静的空间。这个是完全没有声音的,跟刚才是对照,一点声音都没有的一个空间。这个就像是一个冥想的空间。其实一开始这个最初是为了这个非常喧闹的这些媒体的一个展览所做的。然后在展览中间恰恰放了这个跟周围确实是截然相反的一个,跟周围的喧闹截然相反的一幅安静。

十字架

  这个是在西班牙的一个私人的小教堂里,又是一个非常安静的空间。这是一个大家去冥想的自己去祈祷的一个空间。然后大家会看到这个十字架,就像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幅画,然后我们看到中间是一个像一个玫瑰色的一个东西一样在里面,然后旁边是被涂了金的木头,然后大家会看到两种不同的材质放在一起,然后中间这个石头是非常得坚固,旁边的这个木头确实非常得年轻。然后他也有不同的这种腐蚀期,就像身体和灵魂一样有不同的消失的周期。这个又是另外一个为了音乐会所做的一幅画,然后这个有关,这个是集中营的一个音乐会。

  现在我再给大家展示几幅画。这些画是没有跟任何的项目所相关的,首先我想说一下蓝颜色。然后这是一个冥想的色彩。然后这是非常大的一幅画14米高的。然后如果大家问我画面,哪里是你的家?她可能会说蓝色是我的家。这些画都是比较新的,大概是3米高的这些画,大家会看到这是我的画室。看到我刚才展示的那两幅画他们当时是挂在我的工作室。

英格宝公主画室

  然后现在是变得红了一些,然后我们现在会看到红色和蓝色在对话,一个非常得安静,一个非常得跳动,不过看到这个张力是非常明显的。然后我们看到现在是代表着旺盛生命力的红色,红色既是表示哀、表示身体,表示动力和活力。这些画也是为了这个教堂来做的。我为教堂做了很多的画,这个是有两个好处的,首先是人们坐在那里是非常安静的。

  第二点就是说这是在世界上面很少的这些地方里边坐在那里人们是不想00:50:17。现在快一点。这样又是我的工作室,之后大家会看到我是怎样创作的,你会看到这都不是一个单独的画在那里,我经常一画都是一个系列的,这可能也是受到安迪·沃霍尔的影响,我会同时作很多的画。

  然后会看到一个我经常画这种水彩画,这个水彩画的一个优点就是说他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度,这种自由真的是你用语言就无法把你再带回来一样。这个画是非常非常美的,然后我每次都会觉得介绍这些画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本身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英格宝公主 作品

 之前我还跟朱教授一起对话过,我们在讨论这些抽象画是否真的可以用语言去来说,去来描述到底说的是什么。就是像是你从一个窗户外看一个东西的时候你会问这个窗户本身是怎么样的,这个是比较困难的。从这个大的窗户里面人们可能会看到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而这个是我们所要企图达到的。

  这个我们先说一下他,非常世俗的一些东西,这个是他们穿的水彩画。现在也是我最后的一个题目,也就是说怎样才能画得更抽象,怎样才能抽象的画更抽象,他要做到完全纯粹的抽象是没有任何物体具象在里面的。大家看忽然这个很抽象的东西跟一幅图像是非常接近的,但是在之前却没有任何关系的。

  大家看那幅画里面边上有一幅小角像是一幅风景画一样,他说本来是不要画这种具象的,但是确是突然会出现这种东西,这会让人感觉很困惑。看刚才两幅跟这两幅,然后又是什么呢?这个是一幅图画,然后是在太空外面照的一幅图像。然后是在美国产生的,然后是在你会看到外太空的一幅形象,然后跟我的图画是非常接近的。这个就不是了,这句话就非常像了。后面我们看到的这个是在显微镜下的一个图像,跟前面的这个图画非常像,或者是跟这一幅图,这个也是一幅这个显微镜下的一个细胞图。

 

显微镜下的图片

 这是我画的一幅画。这不是。这一幅也是在那个显微镜下的一个图片。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话题,就是你在画的时候完全不会想到这些东西,你自己觉得是画了一幅新的,没有任何可以去匹配的,但是突然你会发现在自然中其实早已存在这样的东西。这个是我最后的一组图,有人肯定会问这是真的画出来的吗?还是说通过其他的形式出来的?这个是一幅组图,然后是在建筑,在街道建筑的一种反光色彩里面。这个是在展览上可以见到的。

  最后我是想让中国对我激发的一些灵感,介绍一下这个事情。大家现在看到这一幅组图是我跟作家廖亦武一起合作的,廖亦武先生不说英语,也不说德语,他就坐在我的工作室里面吹笛子,然后我就是在这个笛声下受到的启发作的这些画。非常感谢。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