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马库斯·吕佩尔茨《个人英雄与公众人物》 >[第6集]吕佩尔茨:变化的时代 永恒的绘画

视频信息

名称:马库斯·吕佩尔茨《个人英雄与公众人物》吕佩尔茨:变化的时代 永恒的绘画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608期】吕佩尔茨:做一个纯粹的艺术家

【雅昌讲堂第1609期】吕佩尔茨:色彩与光线的游戏

【雅昌讲堂第1610期】吕佩尔茨:回归传统的创作思想

【雅昌讲堂第1611期】吕佩尔茨:德国艺术家社会地位与创作题材的衍变

【雅昌讲堂第1612期】吕佩尔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专制”管理

 

        我们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马库斯·吕佩尔茨,1941年生于利贝雷茨,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事艺术创作,80年代即已经获得了国际声誉,与基弗、伊门多夫、巴塞利兹、彭克、波尔克等人共同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最重要的艺术家闻名于世,亦被誉为德国国宝级艺术家。作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吕佩尔茨在艺术上有着独特的个人主义追求,同时,作为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院长(任职期长达21年),又需要承担起带领艺术学院发展的责任,并成功地开启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众星云集的时代。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如:彭克、伊门多夫、波尔克、里希特这些璀璨的名字都与吕佩尔茨有着深入的交往与共事经历。这看似矛盾又充满挑战的双重身份共同成就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吕佩尔茨。

艺术家  马库斯·吕佩尔茨

        本次讲座吕佩尔茨将与大家分享他的艺术思想和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艺术探索历程与任职经历。吕佩尔茨坚信艺术家身份的重要性,如何在艺术家与艺术学院负责人,个人主义与社会责任之间做出平衡与选择?让我们一起听听他的见解。

 

        吕佩尔茨:变化的时代

 

        吕佩尔茨:现在academy 招收的学生都被称为大学生了,整个体制已经改变了,学生根本就见不到这些教授,校长为所欲为,不是我,为所欲为干的都是糟糕的事。我已经忘记了当年我的时代,因为现在的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整个的社会关系也不一样了。但是我看到就是我当年的关于艺术学院的这种创意,就是当时我在执掌艺术学院的时候,我们招收的那些学生,都是要去画画的人,这些人是没有钱去买一个照相机,所以想要画画,要是他们有钱买照相机。可能就不会想要成为画家。他们想要从这个创作中获得成功,他们想要获得职业上的互动,他们想要去旅行,想去支持一些项目,到处都是一些项目,就把那个木板都钉到墙上,然后那些玻璃就砸碎在地上,就那么摆着,罐头的白铁皮罐子就一层一层地放那儿,土就一层一层叠起来,不是为了去种花,就是这么摆着看。然后还有一些通道上的舞台,现在的艺术学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博物馆。

  

讲座现场

 

        吕佩尔茨:永恒的绘画

 

  吕佩尔茨:然后就出现了电脑,能够控制着把这个光线变暗,他们用电脑来做,原来必须要手工做,现在都是在用电脑来进行一些创作。在这样的时代是没有什么事情……。在现在的这样的世界当中,我认为好像已经不知道了,我不想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但是并没有让我成为多余的人,绘画与整个的发展也没有关系,绘画是一个独有的这样的门类,是永恒的,绘画是永恒的。绘画永远都不会变,总是要用到色彩、用到画笔还有画布。其他的都是逃离了这个绘画的最重要的这个原则。

  布展后的艺术的概念确实是我也觉得很有趣的,是有娱乐性的,在世界各地都很流行,艺术也能够达到。但是这些都不是绘画,也不是雕像,我现在所从事的这个职业,这个专业是从古就有的,将来也会一直从事下去,但是我们时代的焦点发生了变化,现代艺术家的“头骨”,里面镶嵌了四颗钻石,价值五千万欧元,其实人要有这种精神的活动,现代的这种艺术,所体现出来的这种舒适性,以及呈现的方式,其实是要以当代先进的技术手段作为支撑的。

  绘画现在成了向游客展示魅力的地方。像卢浮宫里的那些游客,几千辆大巴车拉着游客到卢浮宫去,然后去看那些画。就是有人要不停地看,有人在照相、闪光灯或者是,但是这个现象会一直存在。就是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这些艺术家,是在社会当中会继续产生作用。

  

讲座现场

        但是艺术和整个绘画的整个的小的圈子,并不会成为大众教育的这样一部分。因为这种视觉上面的享受或者说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电脑或者是通过我们的手机来实现的,对艺术品的欣赏,每个人可以说口袋里面都装着一个博物馆,所有他的这种知识和享受到的这种教育,都在用电脑,所有的问题都能够借助于手机或者是电脑得到解答。但是这个中间,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时间的空档,因为所有的这些,可以很快地瞬间就能够得到,然后就会产生一个无尽的无聊,然后人就不会,就失去了原来保持警醒的这样一种能力,不再有中间的空间。

  还有就是在欧洲,你去那些火车站,在火车里面,在餐馆里面,到处都能听到不断播放的这样一些流行音乐。如果要是终端音乐,然后出现一个空白的话,大家都觉得难以忍受。然后就是像在我们有时候看现场的音乐,当中会突然停下来,又去插播另外一个团体的艺术,还有就是你坐车时,也不断地听到这些音乐,就是永远都不停歇。

  我有时候会观察我女儿写作业,女儿写作业的时候要拿着手机,然后电视还要开着,然后笔记本电脑在腿上放着,笔就放在旁边。我们现代人是已经非常得依赖于这种现代的手段,来传播这种视觉的画面,但是我们的人类必须要体悟这段时间,也许会出现一些这方面的革命,会出现一种解放性的革命,这些职业,就是这些画家的职业又重新得到重视。

  他们会变老,慢慢也许就达不到我们这种要求。无论多大的年纪其实你只要是从事着绘画,从一开始就注定你已经就是一个老人。我就从一开始,就反对购买一部手机,也不用电脑。我开车的时候也不会开收音机。我以前有一个开关,就可以打开关上。现在有更先进的一种手段,可以有一些播放的模块,但是我并不想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告别,这也是我的时代,我能掌控这个时代,我深知可以一个人飞到中国来。而且飞行途中还把自己也照顾得很好,然后安全抵达。关于作为画家的很多的问题谈到这里。

 

        朱青生: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自由

 

  朱青生:我想他的讲话,在中国恐怕会受到普遍的欢迎,因为如果中国的美术学院,与其说曾经脱离过绘画,不如说到现在还没想过,是否要脱离绘画。因此的话,我想他在那里将会成为很多艺术学院的教授们和学生们的一篇邪文,去反对中国刚刚开始发展出来的实验艺术、当代艺术。

主持人 北京大学教授 朱青生

        不过我想他讲的主要的一点,请大家一定要注意到,就是说他强调的是,任何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自由,而这个自由曾经在欧洲是经过文艺复兴的重大的努力,是在最后19世纪末期,才有艺术家最终获得的,而这种自由既是对于一些艺术家,作为一个工匠的自由,艺术家不再是工匠,他不为别人的订件,不为别人的要求,不被别人的意志而服务,同时更重要的是,他也不为强权服务,他说的政治就是强权,就是权威,就是任何理由、任何权威要利用他们,组织他们来进行服务的,都是对艺术家的一种限制,如果一个艺术家被限制了,他就不存在艺术,更不存在艺术家,不管他具有什么样的社会条件和社会的、经济的基础,都没有用,这一点我想这是他今天反复跟我们讲,只不过是他说的情况,是在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

        你们都知道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是博伊斯工作的地方,是在博伊斯去世之后,他才进行了学院的另外一种改革,这是西方已经经过现代艺术长期的变化,来到绘画回归的一个新的时代,出现的一种思想,当然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给我们提出来的这种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忠诚,对于自己手中、对于自己感觉的信任,甚至对于天才的一种崇仰,他曾经被传说,只要看到学生的作品不好看,就会从窗口把他的作品扔出去,说你这样的人怎么能继续做艺术呢?这种在我们看来,在我们孔夫子所建造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国度,显然显得比较得令人亢奋惊叹,但是也是因为这一点,才使他今天的讲座使得我们感觉到别有一番风景,我们再次感谢他。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